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末世异形主宰 > 第3110章 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异形文明吗
    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从“异虫”诞生就存在的“狰卫”,被“咕噜兽”连皮带骨吞了下去。

    一生中只参加过两次战争,一次被重伤,第二次直接就被吞噬,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狰卫”就这样结束了它的“虫”生。

    “离开还是回去看看呢?”

    吞下了“狰卫”,“咕噜兽”又犹豫起来。

    除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以外,“咕噜兽”最起码自己感觉并没有欺骗“异形主宰”。

    它的做法和它的想法也是一致的,在“萨尔图兰”大人没有出现之前,它就想找一个强大的文明庇护。

    当然,它也可以选择躲在很少有文明或者生物涉足的河系边缘。

    但是“咕噜兽”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真正目的,那就是寻找“萨尔图兰”大人。

    谁都会死,“萨尔图兰”都不会。

    在“咕噜兽”眼中,“萨尔图兰”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就它接触过的那些强者,只是拿“异形主宰”来比较的话,至少在“咕噜兽”看来“异形主宰”根本比不上“萨尔图兰”大人。

    不仅是“萨尔那加族”最优秀的基因生物学家,同时还是“激进派”的首领,“萨尔图兰”同时还是“咕噜兽”前身的导师。

    对“萨尔图兰”的尊敬那几乎就是隐藏在基因中的,这就像虫子和它们的“主宰”。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数千万年,但是“咕噜兽”坚信“萨尔图兰”还活着。

    或许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他可以是一只强大的异兽,甚至可能是一个“科技文明”的统治者,还有可能是一个超级联盟的领袖。

    “咕噜兽”坚信,“萨尔图兰”迟早有一天会以一种强势的姿态重现,铸造“萨尔那加族”的光辉。

    所以,“咕噜兽”在耐心地等待之余,却也想在一个强大的文明庇护下游历的同时,看自己能不能幸运地碰到“萨尔图兰”大人。

    更何况,这个文明还是“异形文明”。

    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异形主宰”跟“萨尔图兰”大人一定存在某种未知的联系,这也是“咕噜兽”铁了心想要跟着“异形文明”的主要原因。

    “主宰进入的那个虫洞是陷阱,现在他不知道在哪里。”

    “异形的数量太少,但是它们前不久才有过一次进化,整体实力起止是质的飞跃。”

    “只是突然杀出来的这个文明,异兽数量多,个别异兽实力几乎可以媲美异形主宰,更何况它们还有舰队辅助攻击。”

    “那么,异形文明会不会撑下去呢?”

    “那么,我要不要回去呢?”

    思来想去,“咕噜兽”最终还是放弃了回去的念头。

    贪生怕死的性格,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哪怕现在的“咕噜兽”甚至拥有恐怖的实力。

    先前它因为在异形大军附近游荡,幸运地被没有被突然杀出来的异兽大军包围,最终侥幸地逃走了。

    但是现在再回去,“咕噜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那么幸运。

    一旦被对方盯上,舰队配合那些强大而的恐怖的异兽,“咕噜兽”估计就算自己拥有“异形主宰”一样的实力,却也未必能再逃得掉。

    “算了。”

    “就像人类说的那样,各安天命吧。”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打完了再去看看。”

    “要是异形被歼灭了,那就回去。”

    “人类跟萨尔那加族有特殊的联系,特别还是地球人类文明。”

    “萨尔图兰大人曾经就不止一次去过地球,异形主宰也是源于地球人类文明,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如果大人迟早有一天强势复出,知道了地球人类文明和我这个萨米尔神兽的名号,就一定会去看看的。”

    “到那时,我也就能再见到萨尔图兰大人了。”

    很快便做出了判断,又感觉到了一次剧烈的空间波动掠过自己所在的虚空,估摸着战争已经进入了惨烈的白热化,“咕噜兽”也不敢再待下去,随后在快速的飞行中一个闪烁便消失了。

    已经离去的“咕噜兽”,它并没有跟“弗瑞格联盟”接触过,自然不知道突然出现攻击“异形文明”的,却就是遵从了“大帝使者”命令的这个超级联盟。

    事实上,在那个距离“众城”的不远的“虫洞”开启之前,“弗瑞格联盟”都不知道他们要跟哪个文明开战。

    “虫洞”的开启,是悄无声息的。

    如果不是突然收到了不知在哪里的“大帝使者”发送过来的消息,“弗瑞格联盟”都不知道“众城”的不远处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虫洞”。

    已经准备好了出战的大军,异兽大军或者舰队。

    舰队拥有绝对的高科技,异兽大军中存在着不少拥有空间能力的异兽。

    但无论战舰或者某个异兽,却都没有察觉到“虫洞”的开启。

    对“大帝使者”或者“大帝”的敬畏又加深了不少,所以在“大帝使者”的命令下达后,早已经完成了集结的“弗瑞格联盟”直接就开动了。

    直到异兽大军通过“虫洞”的瞬间跟异形大军冲撞在一起后,“弗瑞格联盟”才骇然发现他们的敌人竟然是前不久才送走的“异形文明”。

    “我记得你们当初说过,光是裂吻一个就足以击杀所有异形。”

    “现在,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裂吻会被异形寄生?”

    “而且,它们现在还拥有六只足以媲美裂吻实力的异形!”

    “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异形文明吗?”

    浩浩荡荡的舰队当中,一般银白色的主舰当中,“弗瑞格联盟”的领袖科弗代尔沉声说道。

    本来,像这样的战争,做为联盟的领袖,科弗代尔根本没必要涉险亲自参加的。

    但是因为“大帝使者”说过的那些话,科弗代尔哪怕还能心安理得地坐在联盟当中。

    如果这一战失败,按照“大帝使者”所说的,“弗瑞格联盟”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假如“弗瑞格联盟”真的失败,联盟都不复存在,他这个领袖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科弗代尔来了,经历了先惊后喜、又喜又怒再到现在的忐忑不安,科弗代尔的情绪隐隐急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