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114章 鬼王的钢铁宫殿
    “这几个忍者是来送信的?送给这个城里一个叫伽叶子的人?”大胸妹下意识的说道,不过她却不敢去接信封。

    赵四假扮的霍棠看起来不近人情,而且她如果不说话时存在感极低,此刻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当着几人的面将信封撕开,而后取出里面的信笺,快速的浏览了起来。

    “这封信是一个叫长岛行知的人写给伽叶子的,这三个忍者就是那个长岛行知派来接伽叶子的,信里没有说别的事,就只说了让伽叶子跟这三个忍者去镰仓。从字里行间来看,这个长岛行知和伽叶子关系匪浅。”赵四语气冰冷的说道,简单的将书信的内容说了出来。

    这封信正是沈行知写给伽叶子的那封,这三个忍者就是来接伽叶子的,但是当他们来到长岛时,伽叶子已经惨死了。

    “不对啊,整个城市所有人都是离奇死亡的,说明这些人都是被鬼怪杀死。但是为什么这三个人是自杀?而且看他们死时的样子和神态,并没有什么恐惧和惊吓,倒是有些愧疚。他们面朝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应该就是镰仓,所以他们不是被鬼怪杀死的,而是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自杀的,这是忍者以死在捍卫自己的荣耀。”郑姓衬衣男听了书信的内容,眉头紧锁的说道。

    被郑姓衬衣男这么一说,另外几人也若有所思,很快大胸妹就继续说道:“那我们可以做一种假设,这三个忍者没有被城中的厉鬼杀死,说明他们三人的来历或者身上的东西得到了厉鬼的认可,那么这个厉鬼应该就是这位伽叶子小姐了。可是正常情况下,他们三人发现伽叶子小姐死亡后,应该是立刻返回镰仓去告诉那个叫长岛行知的人,而不应该选择在这里自杀啊,所以这里又说不通了。”

    “也不是说不通,如果伽叶子小姐不会阻止他们离开,而他们也想回去给主人复命,最后却面朝镰仓自杀在这里,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他们根本无法离开这里。而如果无法离开的原因不是来自城内的厉鬼伽叶子,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城外还有更大的危险了!”郑姓衬衣男又接着大胸妹的话说道,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还真把事情分析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一番分析之后两人相视一笑,顿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而霍棠则是心中暗暗点头,这两人的分析和想法与她想的出入也不大。

    “那我们到底还出不出去啊?”后来加入的一个冒险者小声的问道,此人早已六神无主,只能跟着郑姓衬衣男等人了。

    “当然是继续了,好歹看看是什么危险吧,反正留下来也很可能被厉鬼杀死,至少我们多了一种可以选择的死亡方式吧?”郑姓衬衣男忽然笑着说了一句,他也是唯一一个现在还能笑得出来的。

    被郑姓衬衣男这么一说,加上他的笑容还真感染了其余几人,竟然让气氛变得不再那么压抑。

    霍棠发现这个郑姓衬衣男天生就具有一种领导气质,而且到目前为止他的表现都可圈可点,尤其是在这种极端环境下还能给队友无形的安慰和鼓励,这在冒险者之中是很少见的。

    因为霍棠的刻意放任,无形之中郑姓衬衣男已经开始主导这个临时小团体,这一次霍棠依然没有提出异议,继续跟着这几个冒险者向城外走去。

    不过在路上霍棠注意到,郑姓衬衣男和大胸妹走的很近,两人还不时的小声说几句话,有时还会偷偷的看自己一眼。

    但霍棠一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终于在天就要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几人来到了城门口。

    直到此刻都没有出现意外,也没有新的冒险者阵亡的提示出现,大家也都渐渐的放松了警惕,尤其是那两个后来加入霍棠她们的冒险者,看向城外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往前一步就走出了长岛城,按照一些恐怖片的设定,鬼怪有着自己的活动范围,或许再走出一步,这些冒险者就能摆脱危险了。

    但是真正面临这最后一步时,无论是衬衣男还是大胸妹,都犹豫了起来,而霍棠也只是认真的看着城外的景色。

    霍棠看到城外无比荒凉,看起来就像一处荒原,显然这个世界资源有些贫瘠,人类的生存条件并不好,而且这城内城外仅有一墙之隔,城外却没有一点人类活动的迹象。

    “现在怎么办?”善于观察的中年男也踌躇不决,他自然也看到了城内成为的巨大差距。

    虽然长岛城中到处都是死法诡异的尸体,还有一个看似无解的厉鬼存在,但这里至少还是曾经人类生活的地方,可城外却是真正的荒原,完全的未知。

    “我受不了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终于还是有人一脚迈了出去,正是那个开始被吓尿的男人。

    当这人一脚跨出长岛城,霍棠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等着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意外。

    就连这个走出去的男人也是一开始闭着双眼,不过等了片刻却并没有什么意外出现。

    “哈哈哈哈,没事,我没事......”男人缓缓睁开眼睛,见自己还活着,高兴的喊道。

    霍棠等人看着男人身后,她们发现此刻天彻底的黑了下去,而这个世界的黑夜是一点光亮都没有的,城外漆黑一片就像无尽的深渊。

    “不对,快回来。”忽然衬衣男朝着城外的男人大喊,他本能的感觉城外有危险正在苏醒。

    不过当衬衣男提醒外面的男人时,这个男人也看到了此刻长岛城的变化,因为他是对着城内站立的,所以能够看到长岛城的天空。

    他看到在长岛城上空一片漆黑,但是就在黑夜降临的那一刻,一双巨大而血红的双眼浮现在天空。

    那双眼之中充满着怨恨,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女人的眼睛。

    “不......不不......不能回去,她出来了,你们都会被他杀死的!”男人被那双血红的双眼紧盯着,巨大的恐惧已经让他无法自拔,连身后的变化都无法察觉。

    与城外男子相对的是霍棠等人,她们还没看到头顶出现的巨大血眼,倒是先看到在城外漆黑如深渊的夜幕中,无数双幽暗的眼睛亮起,那是一双双择人而噬的眼睛,代表着一个个可怕的妖魔。

    而在那无尽的妖魔之后,一座钢铁宫殿出现在黑暗中,宫殿通体钢铁打造,上面有斑驳的血迹,一盏盏铜灯发出幽暗的光,让整座宫殿充满着森森鬼气。

    庞大的钢铁宫殿不知从何处降临而来,而无论是钢铁宫殿还是宫殿周围的妖魔,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长岛城,跃跃欲试的盯着上空的巨大血眼,两方竟然出现了一种对峙的事态。

    城外的男人终于注意到衬衣男等人惊恐的眼神,他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可就在他回望的刹那,无数的妖魔一拥而上,瞬间就将他撕咬的粉碎。

    不过这些妖魔将男人撕咬后,就停在了城门处不断地朝着城内咆哮,却始终没有迈入城内一步,似乎这些妖魔也不敢踏入长岛城,它们害怕那双充满怨恨血眼的主人。

    “冒险者编号:995432111死亡,黄字9527小队剩余人数10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脑海中又出现了太墟殿的提示。

    沈行知还在不断的轰击着江户皇城的护罩,这才隔了不到一个时辰,又听到冒险者阵亡的提示,让他的心中也有一丝不安。

    “该死,她们究竟出现在什么地方?希望霍棠能撑到明天与我联系吧!”沈行知莫名其妙的也产生了一种紧迫感,他始终记得太墟殿多次提醒了这个世界是三倍难度的世界,似乎随着冒险者的全部降临,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也正开始浮出水面。

    沈行知倒不是有多担心霍棠,毕竟他们现在还只是粗浅的联盟关系,远谈不上任何情分和友谊,只是沈行知也不希望这个曾经小小的坑过自己的冒险者这么早死去,他还有许多疑惑需要霍棠来解答,甚至后期许多计划还要借助霍棠。

    长岛城中,霍棠等人看着一个冒险者在自己眼前被妖魔撕的粉碎,一时间竟然都不知所措。

    上前一步是无尽的妖魔,和未知而令人恐惧的钢铁宫殿,身后是同样未知且无解的厉鬼。

    好像无论如何选择都是死路一条,这是真正的无解剧情!

    就在霍棠和衬衣男大胸妹等人急速的思索着如何应对眼前状况时,城外的妖魔忽然安静下来,而后一个身材矮小,看起来像个小孩,但是长着一对尖尖耳朵,浑身布满如同钢针般毛发的妖魔出现。

    “伽叶子,鬼王殿下即将苏醒,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归顺殿下便不再追究你杀害茨木的罪过,否则殿下醒来之日,便是你魂飞魄散之时。”那个恶鬼童子伸出利爪般的手掌,指着天空巨大的血眼说道。

    下一刻天空中巨大的血眼更加明亮,双眼中的怨恨更加明显。

    当日伽叶子杀死佐伯俊雄前,变回妖魔之身的佐伯俊雄也曾说过,鬼王铸造了宫殿即将降临,要杀死所有的人,其中包括沈行知。

    也因为这句话,伽叶子直接将佐伯俊雄虐杀而死。

    现在看来城外的钢铁宫殿就是那所谓鬼王的,而佐伯俊雄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茨木。

    “回城吧,这个伽叶子虽然变成了厉鬼,也杀死了城中所有的人,但她实际上是在变相的守护这座城市,或许我们也会被她杀死,但至少还有个过程,现在出去倒是必死无疑了。”衬衣男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他也没了先前的豁达和轻松,表现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些妖魔围困长岛城,恐怕也是为了防止有外人进入,这个伽叶子的力量来源好像是怨念和恐惧,没有新的人进入长岛,她的力量就无法增长,而我们现在是她力量增长的唯一来源,她没有立刻将我们全部杀死,只是在放大我们的恐惧和怨念,好在杀死我们后获得更大的力量。”霍棠语气沉重的说了一句,让原本已经非常沉重的气氛越发压抑。

    尤其是那个刚才加入队伍的冒险者,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郑姓衬衣男和大胸妹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深深的绝望,只是还没到崩溃的程度而已。

    而那个善于观察的中年人,却是目光隐蔽的瞟了变成霍棠的赵四一眼,好像在寻找那封沈行知写给伽叶子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