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113章 伽叶子小姐亲启
    天皇听到沈行知的回答依旧面不改色,继续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就为了这些蝼蚁?你放弃的可是长生啊!”

    沈行知忽然感觉眼前天皇的样子有些熟悉,他看向其它人的眼神满不在乎,显然他早已将自己视作了更高等的生命。

    这种感觉曹末身上出现过,地字0009小队的三个传奇强者身上也出现过,但这都是沈行知所不喜的。

    沈行知清楚每一个世界都是鲜活的,每一个人也都是鲜活的,他们有妻儿老小,有朋友知己。

    他们大多数人一生只为生计奔波,在某些人眼中或许这就是卑微,但他们也是有希望与梦想的,那些梦想或许渺小,有可能只是活下去,只是让家人活得更好一些。

    但不可否认,在那些看似平凡的生命中,他们依然是一个个故事的主角。

    沈行知不是圣母,他也有喜怒哀乐,甚至惹怒了他也会毫不留情的杀人灭门,但他不会因此看不起任务世界的普通人,或许这就是理念的不同,让他注定无法认同天皇。

    “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吧。”沈行知懒得和天皇废话,他脚下轻轻用力,整个人就化作一道遁光冲天而起,转瞬之间就出现在距离天皇不足百丈的空中。

    这是沈行知第一次身化遁光,第一次体会到玄级力量的快感,不过当他脚踏虚空站在空中的时候,却没有直接提着天丛云剑杀向天皇,而是双手缓缓的向两侧平摊开来。

    下一刻沈行知脚下的海水无风起浪,那些浪花不高,但是溅起的水珠却凌空飞起,很快无数的水珠出现在沈行知四周。

    这些水珠好像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都在不停地抖动,而后在抖动中不断的拉伸变幻着,很快变成一柄柄只有手指大小的剑型。

    那密密麻麻的透明小剑布满虚空,如同一道巨大的水幕出现在沈行知身后,虽然还不知道威力如何,但这卖相却是一点都不差,甚至超过了苍穹上两大式神太常和天空。

    这些密密麻麻的水剑,正是沈行知自创的玄级术法《三生万物诀》,这门术法最大的特点,其实并非那个可以分出几道难以分辨的分身,而是可以将世界的一切化为剑器,这也是《三生万物决》这个名字真正的由来。

    这门术法最基础的表现自然是将施术者自己的身体化为剑器,也就是沈行知以前用的手段,而他现在有了伪玄级的力量,已经能够施展出化物为剑的手段了。

    当然这种化物为剑也还不能做到万物皆化,现在伪玄级的力量也就化一化像水这种容易塑性,极易掌控的东西。

    至于山石草木这类实体沈行知还做不到,而更加高深的风火雷电之类的蕴含毁灭力量的自然现象更加不行了。

    在沈行知创造《三生万物诀》的时候,想象中最后这门术法的终极应该就是化一个世界为剑,蕴含时空足以劈开混沌。

    至于为什么是剑?想来应该与沈行知看得小说和影视有关吧?

    毕竟帅的人大多用剑!

    紧接着沈行知五指张开,掌心朝着江户皇城,他身后数之不尽的水滴小剑如同潮汐一般向着皇城席卷而去。

    这一刻天皇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他一咬牙从衣袖中拿出一枚玉圭,而后有些心疼的将玉圭扳断。

    就在玉圭断裂的瞬间,一道紫色的光芒出现在江户皇城上,这光芒以城墙为界限,将皇城笼罩其中,当沈行知那化作万剑的潮汐涌入城头时,立刻被紫色光幕挡下,那些小剑顿时变回水滴,最后又汇聚成海水顺着城墙滑落。

    看到皇城上出现的护罩,沈行知并不意外,如果天皇一族连这点底蕴都没有,那恐怕也早就玩完了。

    一击不曾他也不气馁,接着又将无数海水幻化成剑型,一道更大的潮汐蓄势待发,准备朝着江户而去。

    沈行知明白,任何能量护罩都有其承受的上限,而护罩本身也有能量枯竭的时候,只要超过这个护罩的能量值,自然就打破护罩了。

    江户城的战斗陷入了短暂的僵持,而长岛城中冒险者们却是险象环生,巨大的恐惧和阴影笼罩所有冒险者。

    听到屋外的惨叫,屋内几个冒险者对视一眼,而后都向着屋外跑去,虽说在屋中寻找线索很很重要,但现在突发变故,出去看看情况更加重要。

    霍棠故意走在最后,她在即将出门时,身体在屋内神龛前停留了一下,那神龛上供奉的是一只猫型神偶,在扶桑这种猫型神偶用作镇宅招财,也被俗称为招财猫。

    看着这可爱的神偶,霍棠目光又落在了身后下方的一块红色垫子上,当她下意识的准备去搬动猫型神偶时,一直徘徊在屋内充满怨恨和阴冷的气息忽然暴涨,仿佛一个可怕的恶灵就要现身而出。

    霍棠心中一紧,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十足把握对抗这股念头背后的恶灵,于是将手收回,跟着也跑出了屋舍。

    当霍棠跑到屋外,就看到一条空旷冷清的小巷,郑姓衬衣男和大胸妹等人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眼看就要到小巷的拐角了。

    霍棠和液态机器人赵四紧随其后,拐过小巷后看到一条相对宽阔的街道。

    这条街道同样冷清,不过霍棠看到在一些地方还有死状古怪的尸体,而到了这条街道,已经能基本看出长岛城的布局了。

    长岛城依山而建,在高最处就是城主府,如今城主府上依然飘扬着旗帜,只是看不到一个人影,霍棠看到有几个冒险者正在向城主府跑去。

    而先前跟着马小帅的冒险者,有两人还一脸惊恐的瘫坐在地上,郑姓衬衣男等人正在靠近这两人。

    在两人的不远处,一具死状更加奇异的尸体倒在地上,那尸体从脖子到脚部,好像缠绕着一条蟒蛇,可仔细看那形似蟒蛇的东西,竟然就是人体的大小肠,

    一圈圈的肠子将人紧紧的缠绕,看尸体的脸色显然是窒息而死。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人被自己身体里的肠子勒死了,你们看到了什么?”郑姓衬衣男摇晃着地上一个已经吓傻的冒险者询问到,他们出来就看到眼前的一幕,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有鬼......这个地方有鬼......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一块阴影,接着他就像陷入沼泽一样,我们用力拉他都拉不出来。然后他的尸体就出现在了现在的位置,就变成了了这个样子。”被郑姓衬衣男一阵摇晃,又看到身旁多了几个人,这个新人冒险者勉强讲述了看到的一切,而就算是他亲眼所见,也无法解释这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霍棠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人类最恐惧的就是未知,如果这个冒险者是被什么怪物杀死,其实还不至于让人如此恐惧,可越是诡异越无法解释越未知,人就会越害怕。

    “这应该是个鬼怪类世界,如果我们找不到这个鬼怪的本体或者寄托物,这就是一个无解的剧情,马小帅他们一定是前往城主府寻找线索了。”大胸妹努力的平复着心情,而后喘着气说道,可以看得出来她在极力的保持冷静,但是上下起伏的胸膛又显示着她并没有真的平静。

    “既然鬼怪在城里,那我们可以尝试走出这座城市,路上小心一些就是了。”原本醉醺醺的中年人此刻也没了丝毫醉意,倒是很快有了一个应对思路。

    他的话立刻引起了衬衣男和大胸妹的共鸣,霍棠也跟着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显然认同了这个提议。

    一开始马小帅有句话说的对,对于这个剧情世界来说,霍棠和这些冒险者的起点都差不多,她也并没有多知道什么信息,而且如果她没有克制鬼怪类的道具,在这里的生存能力并不会强多少。

    很快原本的五人加上两个没有跟着马小帅前往城主府的冒险者,小心翼翼的向城外走去,不过他们一边走一边捡起路边的石子,用石子在街道上滚着探路。

    死了一个冒险者后,那个鬼怪好像要休息一会,也可能它想将这些闯入者的恐惧放大。等到霍棠等人一条街道都要快走完,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危险。

    只是这种方式太过耗时,眼看天就要黑了,他们距离城门也还有一段距离。

    “等一下,你们看那些尸体是不是有些不同?”忽然善于观察的中年人指着街道一侧的一个墙角说道。

    在中年人手指的地方,是三具跪在地上,一身黑衣黑巾蒙面的人。

    这三人双手握在腹前,他们的小腹部位都插着一柄刀,看样子这三人都是切腹自杀的。

    “这是忍者的装束啊,他们是破腹自杀。他们为什么要自杀?”大胸妹看着三具忍者尸体,她发现这是到目前为止她们看到的第一个以自杀方式死亡的。

    霍棠指挥着液态金属机器人赵四走向三具尸体,而后在几个冒险者惊愕的目光下,直接伸手在三具尸体上摸索了起来。

    此刻赵四变成的是霍棠本来的样子,几个冒险者看着一个古装美女毫无顾忌的摸索着尸体,都是震惊无比。

    很快赵四就从一个忍者怀中摸出了一封信,她站起身来走到几个冒险者身前,先给众人看了一眼信封。

    信封上写着‘伽叶子小姐亲启’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