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112章 若有长生我自取
    姓郑的衬衣男被霍棠一句话呛得不知道如何开口,好在下一刻大胸妹开口让衬衣男不至于太尴尬:“他说的对,如果我们连第一天都活不下去,确实没有资格让人记住名字。”

    “这房屋至少有一个月没人居住了,而且不仅是没人,连任何生命都没有出现过,包括蛇虫鼠蚁。”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那个醉醺醺的中年人终于抬起头来说了一句话。

    此刻中年人正好站在窗户边,他已经打开了木质的窗格,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隔壁也是一处民居,两家相隔很近,在这里基本上能够清楚的看到隔壁的院子。

    “如此说来,这栋房子果然有问题,不仅无人居住连蛇虫鼠蚁都没有了,这又不是单独的一处房屋,那么很可能在很大范围内,这个村子或者这个镇子,甚至是这座城市都没有生物存活?”听了中年人的话后,几人都陷入了沉思,而后大胸妹在已知的信息上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大胸妹的话无人表示异议,所有人的脸色包括霍棠假扮的赵四都显得有些难看。

    “那么大家动起来吧,既然太墟殿将我们出现的地方安排在这处民居内,或许这里就有线索存在,我们几个都没有急着离开,不正是都想到这一点吗?看样子很快就要天黑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家抓紧吧!”很快郑姓衬衣男就语气急促的说道,说话时他已经在四周搜寻起来,将柜子打开,还在一些犄角旮旯查看起来。

    郑姓男子做事雷厉风行,说起话来也条理清晰,而且不自觉的给人一种信服感,语气又略带一点紧迫,很容易将人的情绪调动起来,看起来也是带过团队的人。

    很快郑姓衬衣男还有大胸妹和醉醺醺中年人都开始在屋内寻找起来,霍棠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人忙碌,至少到目前为止,三人的表现都还让她满意。

    三人搜寻过程中不时看向假扮成赵四的霍棠和液态机器人变成的霍棠,不过三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什么,毕竟大家都不算一个团队,别人做不做事也无权干涉。

    “你们不用找了,这处民居是个诡异的凶杀案现场,看看你们附近的杯子和锅碗吧,里面那些粘稠的液体是某种生物的尸体搅拌后形成的肉浆。”忽然赵四变成的霍棠口中说出一番令人头皮发麻的话,他语气平静而冷漠,让这番话更具恐怖味道。

    霍棠在时空屏障里就已经发现了这里的诡异,她们降临的地点就是伽叶子的家,那些肉浆正是一个月前伽叶子杀死佐伯刚雄后留下的。

    另外三人闻言都在自己附近找到茶杯或者碗碟查看,他们发现那是一种黏糊糊的,确实像是血肉混合的浆液。

    “这.....这里面是人肉!”忽然醉醺醺的中年人连忙后退几步,此人的观察力似乎远超常人,刚才他用案板上一根筷子插入碗中搅拌了一下,立刻吓得一脸死灰的说道。

    郑姓衬衣男和大胸妹都连忙走到中年男身旁,同时看向了那个盛满肉浆的碗里。

    因为刚才用筷子搅拌,一枚指甲盖已经被翻到了表面,那像极了人手指上的指甲盖,或者说就是一个人的指甲盖。

    “不对啊,如果这里已经有一个月时间无人居住,那么这些肉浆应该已经干涸,为何看起来还如此新鲜?我们甚至连腐烂的恶臭都没有闻到?”被吓了一跳之后,郑姓衬衣男脱口而出的说道。

    他的这个疑问正是所有人的疑问,也是一开始霍棠就有的疑问。

    而她控制液态金属机器人说出那些话,也算是在指引这三个新人,一来看看这些人的反应,二来想看看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

    “只有一种解释,这个屋里存在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或许就是它杀死了房屋的主人,小心......它应该还在这里!”大胸妹脸色苍白的喊了一句,当她喊出这句话时,下意识的躲在了郑姓衬衣男的身后。

    霍棠闻言也是浑身紧绷警惕的看向四周,液态金属机器人变成的霍棠也快速的与她靠近。

    当屋内所有人都无比紧张的紧盯四周时,忽然一声凄惨的叫声在屋外响起,那声音中透露着无比的恐惧,好像声音的主人被拖了深渊。

    “冒险者编号:995432352死亡,黄字9527小队剩余人数11人。”惨叫声戛然而止,而所有冒险者包括远在万里之外的沈行知,脑海中都出现了太墟殿的提示。

    “这就死人了?发布任务还不到五分钟吧?她们究竟出现在什么地方?”沈行知原本还在和天皇说着话,一听太墟殿的提示顿时一脸愕然。

    他现在还不知道霍棠等人就是降临在长岛的,也不知道伽叶子已经变成了满含怨恨的厉鬼,更不知道长岛城已经变成了可怕的地狱。

    “怎么样?只要你弃暗投明,朕可以带你去高天原,这个世界已经腐朽不堪,所有生灵迟早泯灭,只有高天原可以让人活下去,甚至能够让你得到永生。”天皇已经和沈行知说了许多,大意也就是让沈行知弃暗投明,他可以既往不咎还很赏识沈行知云云,最后他忽然话锋一转,提到了高天原,还有什么生灵泯灭,只有高天原能让人活下去并且永生。

    沈心知也被天皇的话一惊,他从天皇的话中大概猜到了长岛时政和玉藻前为什么要发动对高天原的神战了。

    不久前沈行知就已经知道,一个世界也是会死亡的,死亡后的世界是没有生灵存在的,如果这个过程无法逆转,那么逐渐消亡的世界中,智慧生命们应该思考的就是如何延续生存。

    很显然高天原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但是这种地方又一定无法满足所有生灵,那么势必会出现两个无法调和的阶级。

    一个就是能够继续生活在高天原的群体,还有一个就是被抛弃迎接灭亡的群体。

    “那么我那位叔叔就是代表后者吗?其实他是一位革命者?是这个时代的先驱?”沈行知思维急转,分析着长岛时政在这个世界扮演的角色。

    不过很快他又发现说不通的地方:“我那位叔母可是地级传奇强者,不管高天原上的那些所谓神灵是些什么?如果只是多住几个人它们一定会卖这个面子给叔母。所以叔父她们应该还有更深层的缘由。”

    想到此处沈行知便毫不客气的对天皇说道:“尔贵为天皇,世代受百姓供养,却不思为万民谋福祉,到现在还只想着苟活而已。我长岛家的男儿不屑与尔等为伍,不管这天地变成什么样?我们长岛家都不会放弃追随我们的勇士,若高天原上可得长生,我们也会自己去取!”

    这番话沈行知说得很大声,他还用上了自己伪玄级的力量,将声音扩散了方圆十余里,让所有跟他来攻打江户皇城的武士都清楚的听到了。

    沈行知的这些话确实有意说给这些人听,不过最后那几句若有长生自己去取,却是学当年曹皇后的。

    这句话沈行知的语气气势都像极了曹皇后,而说出来之后他自己都觉得念头通达。

    “说的好,我长岛家的男儿就当有此等气魄。”在遥远的镰仓,长岛时政和玉藻前正远距离的看着江户城外的一幕幕,当他听到沈行知对天皇说出的那番话时,对沈行知的喜爱变得无以复加。

    “他已经具备了成为一个强者的基本素质,我们这个侄儿或许还会给我们带来许多的意想不到,咱们就拭目以待吧。”玉藻前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她也开始期待起沈行知接下来的表现。

    长岛时政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而后声音略低了些说道:“那等他这次回来,我们就将一切都告诉他吧。”

    玉藻前这次没有答话,只是等了片刻后慎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