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107章 老娘陪你疯魔到底
    “侄儿也不必惊讶,我的本体就是玉面金毛九尾狐。”沈行知刚看到那九条金色的狐狸尾巴,玉藻前的声音就跟着响起。

    只是当玉藻前直言不讳的说明自己身份后,她裙摆下的尾巴瞬间消失不见,好像刚才是她故意显露给沈行知看的。

    沈行知心中震撼,也是无比庆幸,震撼的是这个世界竟然有地级传奇强者,而且还是自己的叔母。

    庆幸的是玉藻前真把自己当侄子看了,因为她将自己本体这么重要的事都直言不讳的告诉了自己,说明她没有将沈行知当外人。

    自己的叔叔是扶桑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手握数十万大军,麾下高手如云。而自己的叔母又是盖世大妖,地级的传奇强者,试问有这两尊大神给自己撑腰,自己还怕什么?

    “侄儿拜见叔母,侄儿此番伊势神宫之行,让叔父和叔母失望了!”忽然沈行知对着玉藻前和长岛时政一拜,而后主动从怀中拿出了那块已经裂成两半的八咫镜。

    此刻沈行知一脸的诚惶诚恐,他这是在主动承认错误,虽然还不知道长岛时政和玉藻前要八咫镜干什么,总之先认错肯定是对的。

    长岛时政和玉藻前看到沈行知手中已经断裂的八咫镜,夫妻二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长岛时政有些虚弱的咳了两声,而后玉藻前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说道:“原本我们是打算集齐三神器打开通往高天原的大门,现在这八咫镜被你弄坏了,看来只能用另一个办法了。你是长岛家唯一的继承人,将来我与你叔叔的一切都是你的,这东西弄坏就坏了,你也不必太过自责。”

    听到玉藻前的话沈行知长舒一口气,不过他也从玉藻前的话语中了解到,自己这叔父和叔母要三神器竟然是想要打通高天原的门户,那么他们的目的显然只有一个了。

    传说中高天原是神灵居住的地方,而强大如玉藻前这样的大妖,自然不会是想去高天原拜见神灵,做一个虔诚的信徒。

    唯一符合玉藻前和长岛时政身份的动机就是她们想要发动诛神之战,她们打开高天原的门户,是要去讨伐这个所谓神灵居住的地方。

    “很久之前我与你叔母就商议好了,我们打算将你的名字改为长岛时宗,正式确立你长岛家继承人的身份。另外我不日就会宣布,让你先担任问注所别当,只待时机成熟,我就将执权之位传给你。”沈行知还没消化完玉藻前的话,长岛时政就接着说道。

    今日玉藻前现身,似乎她与长岛时政早就商量好了,要对沈行知摊牌,显然这种摊牌是对沈行知寄予厚望。

    一听到要将自己名字改为长岛时宗,沈行知就知道自己这便宜叔叔和叔母是真铁了心将自己视作传人,因为在扶桑名字代表的意义非比寻常。

    沈行知沉默了片刻,而后恭敬的说道:“叔父正值年富力强,叔母又是盖世强者,行知愿做先锋,为叔父叔母君临天下扫平障碍。”

    这句话沈行知说的很有技巧,他不是为自己即将得到滔天权势而高兴,而是处处在为长岛时政和玉藻前考虑,让人觉得他十分孝顺。

    听到沈行知如此回答,长岛时政和玉藻前脸上的笑容都更明显,不过也并没有多少意外。

    沈行知是她们看着长大的,其实已经对沈行知有过多次考验。

    “一家人便也没什么好瞒你的,我与你叔叔相识时,已经成就元神,肉身无漏污垢。加上我是妖族基本不可能与你叔叔诞下后代,但我们更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使用秘法消耗元神之力,与你叔叔诞下了秀子,也是因此你叔叔才变成现在这副样子,这种秘法用一次便是极限了,我们是不可能再生育后代的,所以长岛家的未来还要看你。”玉藻前将一个更大的秘密告诉了沈行知。

    沈行知今日听到了太多秘密,其中很多他都还来不及消化,当然现在也不是让他消化的时候,他看着长岛时政和玉藻前,终于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若叔叔想君临天下,又担心后继无人,侄儿觉得到大可不必为此忧心。侄儿愿为秀子妹妹扫平一切障碍,让她成为扶桑的女皇。”沈行知目光坚定的看着长岛时政和玉藻前,说出了一句让长岛时政和玉藻前都动容的话。

    不过沈行知也注意到,当他说出这番话后,长岛时政虽然有些动容,却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笑的时候还摇了摇头,而玉藻前倒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真是这么想的?可这世间从未有过女子为皇的先例啊?”玉藻前神色颇为玩味的看着沈行知,又问了一句。

    沈行知神色变得更加坦然的说道:“侄儿心中所想,绝无半点虚言,既然从无先例,便让我们来成为先例不是更好?”

    “哈哈哈哈,好一个自己来做先例,行知所言甚和我意,那这次便由你亲自领兵,前往江户皇居将天皇和家眷抓来镰仓,到时候我们以血祭之法打开高天原的门户。”忽然玉藻前大笑着说道,这一刻她身上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这才像一个盖世大妖。

    说完这番话后,玉藻前直接衣袖一甩,一枚古朴的玉钩和一柄剑身弯曲,像刀又像剑的兵器出现在沈行知面前。

    “这就是剩下的两件神器,八尺琼勾玉和天丛云剑,现在都归你了。秀子还不知道我活着,更不知道她的母亲是个妖怪,我一直为此而发愁,侄儿可能为叔母分忧?”玉藻前继续说道,眼都不眨一下的就将另外两件神器给了沈行知,不过最后又提到了秀子。

    “叔母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开导秀子妹妹的,很快她就会主动来见自己的母亲。”沈行知无比自信的说道,他也毫不客气的收下了八尺琼玉勾和天丛云剑。

    八咫镜让沈行知寿元翻倍,他自然希望剩下两件神器还能让他寿元增长。

    对别人来说寿元或许只代表活得久一些,但对沈行知来说却代表着强大的力量。

    许久之后沈行知离开了长岛时政的公所,因为他抛出了让秀子成为女皇的计划,也因此说服了长岛时政和玉藻前不给他改名字。

    离开了自己的叔父和叔母,沈行知又向秀子居住的宫殿而去,他自然是去告诉秀子身世的。

    只是这件事也一点都不轻松,因为沈行知既要告诉秀子事实,还要让她不对玉藻前产生恨意,他需要让秀子在极短的时间内对玉藻前产生母女之情。

    “有些难办啊……”沈行知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他甚至都忘了去思考,长岛时政和玉藻前我为什么要发动对高天原的神战?

    长岛时政的公所之中,玉藻前一脸柔情的看着自己的人类丈夫,她有些不解的向长岛时政问道:“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你已经看到了,咱们这位侄儿比我们想象的要成熟和强大许多。”

    “无聊他如何强大,在我心中只是那个顽皮的侄儿,我一日不死就要为他和秀子遮风挡雨。这个世界已到迟暮,有些事终归是要有人去做的。”长岛时政一脸认真的回答道,好像在他身上还承担着许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

    玉藻前一直满目柔情的看着长岛时政,渐渐的脸上露出疼惜之色说道:“你啊一把年纪了还是和年轻时一样倔,明知不可为偏要去为,不过老娘就是喜欢这样的你。伐天而行逆转阴阳,我赌上这一身道行也要陪你疯魔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