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105章 半妖少女
    楼船经过几日的航行,即将抵达扶桑最大的城池,也是整个扶桑世界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镰仓了。

    原本这里也很普通,只是因为是征夷大将军府所在地,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变成了扶桑最繁华的地方,自然也是人口最多,最雄伟的城池。

    沈行知站在船头,远远就看到镰仓港口船只往来异常繁忙,而海港之上入眼是一片连绵的粉白,那是扶桑最受喜爱的樱花的颜色。

    一路上沈行知的脑海中都不断地浮现出长岛时政的样子,他在回忆着自己脑海中关于长岛时政的一切。

    在沈行知的记忆中,长岛时政是个长相儒雅,终日穿着华丽而繁复的宽大和服的中年人。

    这一番回忆下来,沈行知惊讶的发现,自己记忆中的长岛时政竟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有的记忆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叔叔,对自己照顾有加视如己出,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极深刻的印象了。

    每次想到长岛时政,沈行知的脑海中总会出现一个画面,在纯木为主色调的屋舍中,一个身着华丽和服,坐在案几前批阅着公文,还时不时的咳嗽几声,偶尔端起案几上的茶盅喝上两口,看到自己时脸上总是露出期许笑容的中年男子。

    “有些古怪啊......我那叔叔怎么说也是这个世界的枭雄,真正的无冕之王,可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任何枭雄的气质,似乎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他对我和秀子的关爱。他是如何一步步独揽幕府大权,如何培养笼络超乎想象的强者和势力,这些我竟然都不知道?”沈行知越想越觉得奇怪,他发现作为亲侄子,还是唯一继承人的自己,对自己的叔叔长岛时政竟然知之甚少。

    “算了,先不去瞎想了,反正很快就要见到了,如今我修为恢复,如果长岛时政有什么特别的,应该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眼看楼船即将靠岸,沈行知停止了胡思乱想,他此刻完全将自己视作了长岛行知,他不想在长岛时政面前流露出任何异常。

    沈行知的楼船并没有驶进那处繁忙的港口,而是进入一条水道,来到了一处安静的海港,这里停泊着大量船只,而且井然有序,那些船只上都挂着一面旗帜,沈行知认识那旗帜上的图案就是长岛家的族徽。

    这里是专用码头,也可以称之为军事码头,是长岛时政麾下水军驻扎的地方,港口里的战船可以载着长岛时政麾下的武士,前往到扶桑的任何一个地方。

    等楼船稳稳的停泊之后,沈行知发现风魔小太郎和风魔之里的忍者都已经不见了,他们的任务是保护自己,看来到了这里这些忍者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沈行知下了楼船,他看到眼前是一条空旷的道路,在道路尽头是烂漫的樱花树,而樱花树下是一个身着米黄色和服,撑着一把油纸伞的美丽少女。

    那撑伞的少女正在道路的尽头遥望着沈行知,她的脸上慢慢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秀子?”沈行知看到樱花树下的撑伞少女,下意识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随即沈行知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堂妹,向来古灵精怪,估计也是长岛秀子挥退了码头上的士兵,让这里看起来空无一人,而她也是故意出现在这里等自己的。

    或许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吧?沈行知下意识的想到。

    在沈行知的记忆中,他与秀子的关系非常好,一点也不比那些亲兄妹差,相比于叔叔长岛时政在自己记忆中模糊的样子,秀子倒是让沈行知记忆深刻。

    沈行知快步走向秀子,而秀子依旧站在樱花树下,撑着伞静静的等着沈行知过来,她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她迷人的笑容配合此情此景,仿佛是世界最美的风景。

    “哥哥,秀子等你多时了。”等沈行知走近秀子的时候,她终于主动向前走了一步,美丽动听的声音让这唯美的画面更加灵动真实。

    沈行知看着眼前如画中人般美丽的秀子,在记忆惯性的作用下,对着秀子脱口而出:“让秀子担心了,哥哥可是无时无刻不想你。”

    “我呸,这该死的记忆,幸亏我和秀子是真的兄妹之情,要不这话也太肉麻了!”那句话刚脱口而出,沈行知就觉得太过肉麻了。

    记忆中他与秀子确实应该兄妹情深,可那只是长岛行知的记忆,如今多了沈行知几世的记忆,让他面对秀子时已经不能完全像记忆中那样了。

    “哥哥你好像变了?”忽然秀子一脸认真的对沈行知说道,说话时还上下打量着沈行知。

    沈行知闻言心中一紧,他担心秀子看出了自己身上有什么破绽。

    愣了一下沈行知故作镇定的也打量了自己一遍,然后笑着问秀子:“还是以前的样子啊,秀子觉得哥哥哪里变了?”

    “哥哥变黑了,也比以前强壮了,更比以前好看了!”秀子微微仰着头,一脸爱慕的看着沈行知,好在这种爱慕很是单纯,就是妹妹看向哥哥的样子。

    这种爱更多的是依恋与崇拜。

    沈行知心中长舒了一口气,他明白这应该是因为自己完成了《九转生死元神经》第一转后带来的改变造成的,毕竟自己以前就是一个病秧子。

    “无论我怎么变,永远都是秀子的哥哥。”沈行知那该死的记忆惯性再次主导了他,这些话恐怕他以前没少对秀子说,完全都形成本能了。

    秀子听到沈行知的话,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下意识的伸手拉起了沈行知的一只手,显然这个动作她与沈行知之间早已习以为常。

    “那咱们回家吧,阿爹也等哥哥很久了。”秀子的声音依旧那么动听,她的笑容好像包含了世间的一切美好,让人赏心悦目忘记所有烦恼。

    不过就在秀子的手拉住沈行知的手掌时,沈行知身体本能的一颤,他的心中猛然一沉,目光深处有些惊恐的看着秀子。

    “半妖之体?秀子为什么是半妖?也就是说不是我那个叔叔是妖怪,就是那个秀子出生时就死去的叔母是妖怪?”沈行知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伪黄级巅峰的实力配合登峰造极的医道造诣,让他接触秀子的时候便察觉到秀子的与众不同。

    这一发现倒不是让沈行知对秀子或者长岛时政产生了防备,而是他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一直以来沈行知都以前两个任务世界的经验来判断,他几乎已经笃定伽叶子就是未来的终极恶灵,可现在他产生了一丝怀疑,会不会秀子才是那个终极恶灵?

    “哥哥你怎么了?”秀子感觉到了沈行知的变化,立刻一脸关切的问道。

    “我是接到叔父紧急传讯赶回来的,讯息中说叔父病重,可我见秀子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沈行知不可能直接说秀子是半妖,而是将刚才发现的另一个疑惑说了出来。

    秀子闻言浅浅一笑,在她的脸上确实看不到对自己父亲的一点担心,而后她继续答道:“父亲那是老毛病了,他也只是想哥哥你了,才谎称病重的。”

    沈行知闻言明显愣了一下,他不觉得秀子在骗自己,但是本能告诉他,长岛时政在自己夺取八咫镜后立刻招回自己,绝对不是因为想自己那么简单。

    那长岛时政急着招自己回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