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94章 你打我的第137次
    伽叶子已经无比厌恶这个家了,所以她白天尽量带着佐伯俊雄在外面,至少外面没有家里给她的压抑大。

    佐伯俊雄去了楼上房间,伽叶子和佐伯刚雄沉默的吃了晚饭,两人没有一句多余的交流,等到饭后佐伯刚雄伸了个懒腰也回楼上的房间睡觉去了。

    伽叶子开始默默的收拾着饭桌和地板,等她把这些都做完之后,才上楼进了佐伯俊雄的房间。

    虽然对这个莫名其妙而来的儿子很是厌恶,但伽叶子作为母亲还是尽职尽责的,每天睡觉之前,她也会来看一看佐伯俊雄有没有盖好,会不会着凉。

    扶桑列岛的夜晚都是黑暗的,哪怕是这些人类聚居的城市,普通平民家庭夜晚也照不起烛台。

    推开房门屋内光线昏暗,伽叶子看到佐伯俊雄正盘坐在窗户边,他并没有乖乖的躺在床上,而是愣愣的看着窗外。

    顺着窗户看向外面,伽叶子看到黑暗中一栋熟悉的屋舍,那是沈行知的家。

    伽叶子走到了佐伯俊雄的身后,她正欲开口说话,想要催促儿子去睡觉,可她顺着窗户看过去,正好看到沈行知坐在自己屋内,他的案几上摆着一团冰冷的饭团。

    沈行知刚回长岛,家里什么都没有,这些饭团还是他进城时买的,沈行知吃的有些艰难,因为这口感味道确实很差。

    偶尔沈行知还捂着胸口咳嗽几声,加上他寒酸的穿着,破旧的家宅,那落魄的样子看了都让人觉得心疼。

    伽叶子将这些看在眼中,心中不由的有些酸楚,他的双眼更是湿润,看向沈行知已满是疼惜。

    在伽叶子心中,沈行知一定是在镰仓混不下去了,这才返回长岛故居的,可惜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阿娘,长岛叔叔看样子活不久了!”忽然窗前的佐伯俊雄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那声音就好像黑暗中一只猫发出低沉刺耳的叫声。

    伽叶子被佐伯俊雄的话吓了一跳,她很早以前就隐约感觉到,自己这个儿子好像有些不同常人的地方,似乎他能看到人的寿命。

    这种情况伽叶子已经遇到很多次了,一开始佐伯俊雄说谁要死了,伽叶子还会呵斥他,但是那些人无一例外都被佐伯俊雄说中了,后来伽叶子也就慢慢习惯了。

    可是此刻佐伯俊雄说的却是沈行知,这是伽叶子不愿接受的,她抓着佐伯俊雄的衣襟一下将他提起,而后狠狠的给了一个耳光。

    “我不准你胡说,他不会死......就算所有人死了他都不会死!”伽叶子的目光也变得无比寒冷,似乎长久的压抑让她真实的内心也产生了扭曲,一直以来她将这些深深的隐藏了起来,但此刻却因为沈行知而完全暴露了出来。

    佐伯俊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他本就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排指印,不过他没有哭也没有闹,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他的脸色没有畏惧也没有怨恨,反而是露出似笑非笑的样子。

    阴暗的小屋内,母子二人就这样相对而视,一个面容阴冷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一个似笑非笑目光空洞,看起来无比的诡异恐怖。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片刻,佐伯俊雄缓缓的低下头去,他的声音低沉的响起:“呵呵,阿娘你又打我了,这是第137次了。”

    佐伯俊雄的声音有些低沉,同样听起来还带着笑意,完全不像一个孩子的语气,当伽叶子听到他的话,也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伽叶子没想到佐伯俊雄将这些记得这么清楚,连自己打了他多少次都记得一清二楚。

    “回床上去睡觉。”伽叶子声音严厉的说道,她拿出了母亲的威严,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

    佐伯俊雄闻言没有在顶撞也没有争辩,还真就怪怪的走向了床榻,他动作流畅的平躺到床榻上,顺手从脚底拿起毯子,轻轻的将自己身子覆盖。

    此刻的佐伯俊雄看起来乖巧懂事,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而后闭上眼睛,似乎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伽叶子看着床榻上乖巧的佐伯俊雄,心中那一丝母性又涌了上了,有些后悔刚才打了他一巴掌。

    下一刻伽叶子叹了口气,走到窗前准备将帘布拉上。

    她伸手放在帘布上,又看向了相隔不过数丈的沈行知。

    沈行知刚刚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他感觉有目光窥探自己,便顺着感觉抬头看去,正好就看到了佐伯俊雄的房间。

    不过下一刻他只看到房间的窗帘被拉上,那种被窥探的感觉也瞬间消失。

    沈行知目光之中露出思量之色,他看向伽叶子的家宅也是神色复杂。

    通过前两次自己的降临地点和后续的剧情发展,沈行知基本已经能够确定,这个世界的终极恶灵会与伽叶子有关,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伽叶子。

    “老子在长岛生活了好几年,其它记忆都模糊的像打了马赛克,偏偏与伽叶子青梅竹马的事情那么清楚,要说这没古怪,恐怕鬼都不会信!”沈行知在心中吐槽着,这太墟殿的身份安排总是这么巧合,让他想避开伽叶子都不可能。

    当沈行知在看着伽叶子家宅思考的时候,伽叶子已经走出了佐伯俊雄的房间,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她与佐伯刚雄的房间。

    从几年前开始,佐伯刚雄和伽叶子就没有合床而睡了,他们虽然还睡在一个屋里,但是却是两张分开的榻榻米。

    佐伯刚雄喝了酒已经沉沉的睡去,他的呼噜声在房间中回荡,伽叶子厌恶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佐伯俊雄,而后疲惫的躺在了自己的榻榻米上。

    她侧躺在榻榻米上,面朝着沈行知的家,她的神情看起来很纠结,尤其是耳畔还有佐伯刚雄的呼噜声,让她更加心烦意乱。

    当整个长岛的人都入睡以后,沈行知推开了屋舍的门,他走出屋舍站在了院子里,抬头看向了漆黑的夜空。

    沈行知看到头顶一片漆黑,这个扶桑世界的夜晚连月亮和星辰都没有,当一个人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黑夜中,那感觉就好像坠入了深渊一般。

    “人美,倩儿,现在我们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夜晚如何?传说之中普通人在夜晚离开了城池就只有死路一条,或许此刻的城外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沈行知缓缓的向外走去,意识中还在与褚人美和苏倩说着话。

    “叔叔以前不是很谨慎吗?你现在这样子,又没有多余的寿元能够让我和美姨帮你,就不怕出了城回不来啊?”苏倩有些打趣的说道。

    沈行知闻言笑了笑,却是无比自信的在脑海中说了一句:“放心吧,我那位叔叔不会让我轻易死去的。可不要小看了执权的能量,他可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无冕之王!”

    黑夜如同无尽的深渊,而沈行知毫不犹豫的一脚踏了进去。

    (一天两章没有少的,昨天实在是回家太晚只有一章,后面会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