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91章 昔日邻家女,今朝他人妇
    “说起来这也算青梅竹马吧?不过伽叶子应该已经嫁人了,不知道还在不在长岛?”沈行知一边走着一边胡乱的想着,很快就来到了他在这里的家。

    长岛藩的人虽然都知道,当今幕府执权长岛时政是出自这里的,不过在人们的记忆中,长岛时政很小就离开了长岛藩,后来也没有回来过,在长岛藩长岛这个姓氏就是第一大姓,街上随便抓个人一问,十有七八也叫长岛,所以根本没人知道这处不起眼的屋舍竟与执权长岛家有关。

    自然更不知道,沈行知就是长岛时政唯一的侄子,下一任执权的唯一继承者。

    沈行知穿的也是毫不起眼,就算有人看到他觉得陌生,也没有过多关注,直到他打开屋舍的竹门,一些邻居才意识到,这家的主人时隔多年又回来了。

    扶桑列岛的建筑风格包括人文风俗,都与沈行知记忆中另一个时空的太阳国非常相似,这里的屋舍都是以木质结构为主,床榻是低矮的榻榻米,桌子也是不高的矮几,坐的不是草垫就是布垫,就算是天皇或者幕府也最多换成锦垫。

    沈行知在长岛的家已经十几年没有住人了,当他推开格子木门时,屋内一股腐朽陈旧的气味就扑面而来。

    那一股霉灰味,差点没把沈行知呛得背过气。

    说起来沈行知在这个世界的身份牛逼的不行,但眼下也确实苦逼的不行。

    长岛时政不准他暴露身份,也没有武士忍者跟着供他驱使,回了老屋一切都还要他自己动手打扫。

    沈行知苦笑着摇了摇头,光叹息也是无用,于是挽起袖子开始找出工具洒扫屋舍。

    这老屋十多年无人居住,光是厚厚的灰尘就花了沈行知好几个小时,而后老屋一些地方年久失修,沈行知又花了许多时间,将那些危险的地方修缮,这一番操作下来就是大半天时间没了。

    还好降临任务世界之后,那种濒死状态并不是那么明显了,只是表现得比正常人体质略差一些,虽然沈行知显得有些累,但还不至于失去基本的劳动力。

    等沈行知将屋舍内部收拾妥当,已经快要到黄昏了,他看了一眼屋舍外的篱笆院墙,发现花台之中也是杂草丛生,那些木质栅栏也大多腐朽。

    索性他又找来了一些木条木板,将腐朽的栅栏换下,又用小铁铲松动花台中的泥土,将杂草清除。

    伊势神宫乃是专门存放祭祀三神器八咫镜的地方,所以神宫地位超然,神宫不仅培养有大量的武士忍者,甚至还有精通术法可沟通召唤妖物的阴阳师。

    这个地方对于敬畏者来说是神圣之地,可对于心怀不轨者就是龙潭虎须。

    平日里神宫不对外开放,每年只有特定的一段时间会对外开放,而今年开放的日子,还要等到一个月之后了,这也意味着沈行知还要在旧居老屋住上一个月。

    沈行知埋着头清除杂草松动泥土,脸上和身上都沾满了泥土,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过他也是乐在其中。

    原本破败凌乱的故居老屋,在沈行知的努力下已经焕然一新,这种小小的成就感也是挺不错的。

    “阿娘,这里好像有人了,是这家的主人回来了吗?”沈行知还蹲在花坛边,忽然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出现在栅栏外,明显那小男孩说的就是自己。

    小男孩疑惑的声音落下,却没有听到有人回答,也不知小男孩口中的阿娘为什么没有说话。

    沈行知本能的站起身来看向栅栏外,此刻他的脸上还有汗水粘着泥渍,看起来样子有些滑稽。

    而栅栏外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沈行知,在小男孩的身旁还有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她一手拉着小男孩,正出神的看着沈行知的故居旧屋,眼神之中好像满是回忆,看样子这妇人就是小男孩口中的阿娘。

    沈行知站起身来,正好出现在小男孩和妇人的眼前,下一刻沈行知的目光与那妇人隔空相对。

    那小男孩的母亲虽已作妇人打扮,而且看起来样子也有些憔悴,但实际年龄也就二十刚出头的样子。

    小男孩母亲的目光与沈行知对视,她先是愣了一下,可能是感觉到自己失礼了,连忙歉意的低下了头。

    不过下一刻,男孩的母亲又猛然抬起头来,脸上更是露出惊喜的表情看向沈行知。

    她的神情变了又变,沈行知注意到,这个年轻的母亲在短时间内好像出现了许多情感变化。

    先是惊讶,接着是惊喜,而后又有些悔恨,再变成了失落,最后目光又带着几分希冀与不确定的看着沈行知。

    “您是行知君?”小男孩的母亲鼓起勇气开口问了一句。

    当听到这个年轻母亲的声音时,沈行知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双马尾的小女孩形象,慢慢的那个小女孩的样子与眼前的年轻母亲相重合。

    “你是叶子?”沈行知也愣了一下,脸上也带着几分惊喜的反问道。

    沈行知几乎已经能确定,眼前这个少妇就是自己记忆中的伽叶子,他也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伽叶子还在长岛,而且好像她还住在原来的家宅中。

    当伽叶子听到沈行知脱口而出的叶子,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羞红,而后有些慌乱的低下头。

    ‘叶子’是伽叶子的小名,已经许多年没人这样叫过她了,沈行知一声叶子,不仅让伽叶子脑海中浮现出许多儿时的记忆,就连沈行知也回忆起了许多往事。

    在沈行知的记忆中,伽叶子是个腼腆内向的小女孩,她的父母好像对她也不是很好,小时候伽叶子就成了同龄人欺负的对象。

    不过儿时的沈行知作为邻居,又比伽叶子大上两三岁,就很自然的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伽叶子,为此他还和附近的几个熊孩子打了不少架。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儿时的伽叶子对沈行知很是信任和依赖,总是跟在沈行知身后,还时常被沈行知取笑为跟屁虫。

    两人隔着栅栏愣了片刻,无数记忆纷沓而至,显然都回忆起了儿时天真烂漫的时光。

    伽叶子的儿子似乎感觉到了异样,他的小手拉了拉伽叶子的手,一下将伽叶子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俊雄,快叫长岛叔叔,他是咱们的邻居。”伽叶子连忙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好像也是为了掩饰尴尬。

    不过这个叫俊雄的孩子似乎并不喜欢沈行知,他目光有些阴沉的看了沈行知一眼,而后身体向伽叶子靠了靠,好像在躲着沈行知。

    沈行知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他以为是自己脸上的泥吓到了小孩,于是连忙用一种柔和的语气说道:“他就是伽叶子小姐的孩子啊?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沈行知尽量表现得开朗,不过伽叶子听到沈行知的话后,神色却显得更加纠结与悔恨,而后竟然有些落寞的说道:“行知君,你应该叫我佐伯叶子了。”

    伽叶子这句话说的很是落寞,甚至隐约感觉语气还有些凄惨。

    沈行知脸上再次露出尴尬的笑容,不过他脸上有泥,笑起来并也不怎么好看。

    伽叶子的话已经很明确告诉沈行知了,她的夫君姓佐伯,在扶桑列岛的风俗中,女子出嫁后就要随夫姓。

    此时沈行知忽然想起了星爷一个经典的片段:以前小时候跟在人家身后叫人家行知哥哥,现在嫁人了有了孩子,再见面就叫行知君了......

    “在行知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个伽叶子。”忽然沈行知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声音依旧轻柔,而他看向伽叶子的目光也有些特别。

    这一句话落在伽叶子耳中,让这位已为人妇的母亲身躯微微一颤,她连忙低下头,有些慌乱的说道:“行知君天色不早了,刚雄也要回来了,我先告辞。”

    伽叶子的眼眶微微湿润,她丢下这句话后,立刻拉着佐伯俊雄,转身就走进了隔壁的屋舍。

    沈行知看着伽叶子落荒而逃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刚才他突然说出那种明显有些撩拨的话,并非沈行知随口一说,而是因为苏倩在他的意识中苏醒了,并且苏倩醒来的第一句就是:“叔叔,杀了这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