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89章 三倍难度世界
    元祐帝带着群臣请太后一同拜谒太华山,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天下,一时间百姓都称颂当今皇帝孝顺。

    朝堂之事沈行知很少过问,也从不发表什么见解,而元祐帝似乎也不指望沈行知这位侯爷出谋划策,大半个月时间都没有再找沈行知。

    而沈行知也以身体抱恙为由,已经半个月没上朝了。

    “行知,如今陛下整肃朝纲,你却倒好整日窝在府中,现在多少人挤着要在皇帝跟前露脸,你这长此以往会不会失了圣眷?”周茹找了个机会直接提醒了沈行知。

    沈行知正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别说这段日子他虽然处在濒死状态,可却是他几世之中过的最悠闲最舒适的一段日子。

    这大半个月中,沈行知不用考虑工作,每日有山珍海味各种美食珍馐。也不用考虑修炼,反正也没得炼,就连阴谋诡计暂时也没有需要考虑的。

    “大嫂多虑了,陛下许我荣华富贵,可不是指望我做一个好官的,这段日子难得清闲,恐怕等陛下拜谒太华山后,就有我忙的了。”沈行知很随意的说道,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嫂为自己是真的操碎了心,所以他在周茹面前也没有太多的顾虑,不过有些话也只能点到而止,不能说的太明白。

    别人或许不明白,但沈行知心中清楚,自己能被元祐帝看重,武宁侯这个身份也仅仅只是表面的,或者说是元祐帝无数计划中的第一环。

    重用沈行知这个武宁侯,元祐帝更多是给武勋贵族一种姿态,也是他打破与萧太后势均力敌的契机。

    而实际上元祐帝在朝堂上势力彻底压倒萧太后,确实是从沈行知出现后开始的。

    但是沈行知更明白,元祐帝的野心可不止是一个世俗帝王那么简单,他真正注意到自己是从自己躲过禾山道的玄级强者暗杀开始。

    所以沈行知清楚,元祐帝要的不仅是武宁侯的效忠,更要的是一位武道高手,一个与他一起对抗宗派的臣子。

    “主君,宫里送来了陛下的手谕。”就在沈行知和周茹说话之时,一个三十余岁看起来稳重内敛的锦衣男子恭敬的出现在沈行知身后。

    此人名叫沈周,是沈行知从侯府旁系中选的一个远房亲戚,用来接替那个被自己杀掉的沈重,现在这个沈周就是侯府新的大总管,辅佐着周茹处理侯府的日常事务。

    沈行知微微睁开眼睛,顺手接过沈周递来的一册折子,这种折子正是宫中皇帝日常书写用的。

    这手谕不是圣旨,所以也谈不上宣旨,沈行知就那么躺着直接看了起来。

    沈行知看着手谕,脸色露出了笑容,皇帝的手谕内容不多,就只说了一件事。

    那就是元祐帝以沈行知身体抱恙为由,让他留守帝都,就不用跟着去太华山了。然后在手谕的末尾看似很随意的提了一句,皇后和国舅李炎也会留守帝都。

    就在沈行知接到手谕的第二天,朝堂上就公布了皇帝拜谒太华山的随行名单。

    不出沈行知所料,这份名单上至三省宰相六部尚书,下到九卿二十四司曹官几乎全部在列,可以说元祐帝这次拜谒太华山是整个朝廷倾巢而出。

    沈行知重病缠身在帝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他没有随行太华山并不让人意外,让人意外的是,太后都要去太华山,为何皇后不去?

    一些不知情的人甚至在猜测,是不是元祐帝真正掌握了朝政大权,开始嫌弃商贾之女的李皇后了?

    这些谣传让沈行知嗤之以鼻,倒也是他在侯府之中难得的笑料。

    眼看元祐帝就要带着满朝文武去太华山了,沈行知却是觉得越来越无聊,好在此时那个戏班的班主许汉三主动的找上了侯府。

    沈行知正愁无聊,便应了对方的请求,答应他们在侯府后院搭台唱戏。

    侯府之中本也有乐师舞女的,只是沈行知看了一次后,实在是欣赏不来,或许是真的太过高雅了,便再也没了兴趣。

    沈行知为了图个热闹,便让府中所有人都到后院看戏,这一日侯府之中确实热闹非凡。

    很快戏台上帷幕拉开,沈行知看到白鹭班的乐师都是一身崭新的行头,而且每一个人精气神都很不错,看得出来这些人为今日是认真准备了的。

    白鹭班的人确实很感激沈行知,所以今日这些人也是铆足了劲,誓要将最好的呈现给沈行知,以报他的知遇之恩。

    要知道沈行知对白鹭班的恩情可不仅是送了钱,解决了他们的根本问题。

    更重要的是今日白鹭班在武宁侯府演出的消息一旦传开,那他们白鹭班的名声立刻会水涨船高,肯定会有其他高门大户请他们去演出。

    原本他们这些人只是扬州的普通伶人,在帝都毫无名气,来帝都也只是抱着闯一闯试一试的态度,可谁想一个劫数因祸得福,让他们认识了沈行知。

    今日之后白鹭班虽不敢说名动帝都,但要让他们在帝都立足是完全没问题的。

    “听说今日这出戏是从未演出过的,是他们为了报答你特意编排的。”周茹一脸笑意的坐在沈行知身旁说道,这侯府之中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今日周茹也是非常的高兴。

    “哦,大嫂是如何知道的?”沈行知同样一脸笑容,而后故作意外的问道。

    周茹嫣然一笑的答道:“婷儿好奇,嚷着要去后台看看,便带她去看了看,期间听那位许班主说的。”

    “原来如此,那可以好好看了。”沈行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他到不是真的有多好奇,只是觉得大家都这么高兴,要是自己显得太过无趣,那府中这些人肯定也无法轻松起来。

    确实在这等级森严的侯府之中,沈行知的一言一行喜怒哀乐,会直接影响无数人。

    此刻他与周茹有说有笑的,加上戏班子的音乐,整个后院气氛明显更加轻松了,那些下人也不像先前那么拘谨了,整个侯府都感觉非常融洽。

    随着一阵前奏结束,戏台上终于缓步走出一个身着青衫的人影,那人做书生打扮,行走之间每一个动作都经过精心设计。

    下一刻台上小生开口,是一种沈行知有些陌生的戏腔,但大体意思他能听懂。

    这出戏讲的应该是一个书生的故事,不过故事一开始就与寻常故事不同,并非那种书生寒窗苦读金榜题名的老套路,而是反其道而行的讲到了书生落榜,无颜再回家乡面对父老乡亲,而流落京师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开头有些不一样,也确实让观众产生了好奇,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如何在人生地不熟的帝都立足?

    沈行知看了一会,他发现饰演这个书生的戏子很不简单,一开始书生身上表现出了意气风发誓要金榜题名的豪情,接着名落孙山的不甘与自责,都演了出来。

    而后流落街头的落魄,那副失魂落魄漫无目的的样子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咦,这个书生竟然是沐心反串的!”忽然沈行知从书生眼中看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他想起来这一眼与一个月前在城门外见到的那个沐心一模一样。

    沈行知也没想到,这个书生竟然是一个女子反串的,关键还反串的如此逼真,一开始连他都没看出来。

    “沐心?这个名字倒是蛮好听的,想来就是白鹭班的台柱了,真是想不到这书生竟然是个女的?”周茹也无比意外的说道,显然对那个叫沐心的女子也很好奇。

    沈行知此刻好奇的打量着台上的沐心,他同时也回答着周茹:“是啊,挺不错的一个名字。”

    而台上的沐心也看到沈行知对自己流露出好奇的目光,顷刻间表演的更加卖力,这一刻她已经做到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灵魂与角色合一,现在的她就是这出戏里的书生。

    恰好此时这出戏的高潮也要到了,书生在帝都之中遇到了一个足以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个神秘人身份的揭晓,同时揭露他为什么要帮助书生。

    然而就在此时,沈行知原本轻松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而后他在最精彩的地方豁然起身离席。

    随着沈行知起身离席,整个后院气氛都变得无比压抑,台上乐师的乐曲也变得不自然,就连沐心也从与角色灵魂合一的状态中走出,她虽然还在继续演着,但是看到沈行知离开的背影,眼神之中满是失落。

    “怎么了?是演的不好吗?”周茹也没了心思再看了,她跟上沈行知一边走一边小声的问道。

    沈行知快步向外走去,同时语速也有些急促的说道:“我忽然心血来潮,必须马上闭关,这一次应该能解决身体的问题。此番闭关时间可能会有些长,如果陛下从太华山返回我还未出关,宫中来人催问的话,大嫂就说我在闭生死关就行了。对了,待会多给戏班子些银钱。”

    “我都记下了,行知就放心闭关吧,一定要好好的出来。”周茹见沈行知如此严肃,一听他是为了解决身体问题而闭关,便郑重的说道。

    沈行知所谓的闭关,自然是前一刻脑海中响起了太墟殿的提示,只是这次提示与前两次进入任务世界的提示大为不同。

    “冒险者任务将在一刻钟后开启,请冒险者提前做好传送准备。”

    “注意:该任务世界为三倍难度世界。”

    前两次太墟殿都是提前十二个时辰告知,而这一次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只有一刻钟的时间给沈行知准备,这就是他为什么突然离席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