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86章 打脸 (月票100加更)
    第二天沈行知的队伍就如期离开了玉泉山庄,那三百私兵队伍虽然没什么大用处,不过这做起仪仗护卫还真是不赖。

    华丽的马车行驶在官道上,数百骑兵相随烟尘滚滚,这架势当真是风光无限。

    不过沈行知心中却有些不同的感受,尤其是在大周世界见识了那些地级传奇强者之后,深刻认识到实力差距的巨大鸿沟是何等可怕,这些世俗的风光富贵都是过眼云烟。

    大周女帝何等惊才绝艳的人物,她一袭红衣挥斥方遒意气风发的样子何等气概,可这样的人在时光神杖下连动弹都做不到。

    石中剑战衣只是一人,就将大周世界强者全部灭杀,而且他还明显没有尽力,那苍天泣血白骨盈野的景象现在都还深深的震撼着沈行知。

    这一次沈行知回来身体虚弱,一路上也少了往日与周茹和沈婷的嬉笑,他静静的坐在车厢中,周茹偶尔看向窗外,倒是沈婷还不是问上几句,沈行知也是只是简短的回复几句。

    玉泉山庄距离帝都不远,估摸着时间也快要到帝都的城门了,然而就在此时沈行知的马车忽然停下,整个队伍也在官道上停滞不前。

    沈行知还没有向外询问,便听不远处传来这一阵子吵闹的声音,而后屠二已经在车窗外恭敬的说道:“主君,前面出了些意外,挡住了去路,我们要不要绕道?”

    听到屠二的汇报,沈行知面露疑惑,他知道这里已经靠近帝都城门,平日里往来行人车辆都不少,而且这里是帝都,怎么会无缘无故挡住去路?还有如此多的人围观?

    “去看看怎么回事。”沈行知坐在车厢中说了一声。

    “是。”屠二应了一声,立刻转身上前查看。

    只等了片刻,屠二就折返回来,在车外说道:“主君,是萧国舅的公子干的,一个外地戏班的牛车走在前面,这位小国舅嫌牛车走的慢,派手下护卫驱赶牛车。那些外地人不知是小国舅,便出言骂了几句,而后小国舅就让护卫以八匹宝驹套着牛车将其拉的四分五裂,那头牛也被宰了,现在护卫正在教训那几个外地人。”

    屠二打听的倒是仔细,几句话就将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

    沈行知一听这狗血的剧情先是一愣,不过下一刻他脸色竟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萧国舅是太后的兄长,家里只有这么一个独子,向来颇得太后宠爱,据传此人在太后面前几乎有求必应,乃是帝都有名的小魔王,要不我们绕道吧?”周茹注意到沈行知脸上的变化,她连忙开口说道,似乎有些担心沈行知一时冲动与这位臭名昭著的小国舅结下梁子。

    “哦,既然如此得太后宠爱,那本侯更要见上一见了。屠二,带人把那些肇事的人围起来,本侯要亲自去看看。”沈行知没有因为周茹的话而改道,反而铁了心要教训一下这位小国舅。

    在大虞朝有两位国舅,一个就是萧太后所在的萧家,另一个才是皇后李娴的李家。

    而且萧家是老牌的外戚,除了没有李家有钱意外,其它方面都要超过李家许多。

    屠二闻言还愣了一下,放以前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和萧国舅家作对,不过现在他只犹豫了一下,就立刻领着手下骑兵围了上去。

    很快前方就传出更嘈杂的声音,还明显夹杂着兵器出鞘的声音,而原本围观的百姓则退的老远,一个个噤若寒蝉。

    “这里人多眼杂,你们就留在车上吧,我很快就回来。”沈行知对周茹和沈婷说了一句,而后便起身走出了马车。

    周茹和沈婷虽然也很想出去,但沈行知说的也有道理,她们是侯府女眷不宜随便抛头露面,便撩开车窗一角,悄悄的看着不远处。

    很快沈行知就在几个私兵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前方,他看到地上散落在许多车厢部件,还有一头牛被斩断了脖子,流出一大滩血已经倒在地上没了气。

    而在那头牛尸旁,几个男男女女被十几个身穿劲装手持钢刀的武士押在地上跪着。

    在这群人的前方,则是一个身着锦衣,看起来风流倜傥,颇有几分卖相的俊美男子。

    屠二带着私兵也只是将这里围成了一个圈,他不敢擅自对小国舅动手,只是将百姓隔开。

    “好威风啊.....京都之中敢带着铁甲骑兵出行的,只有那位捡漏的武宁侯吧?”俊美的公子手中摇着折扇,他看到沈行知出现,立刻阴阳怪气的说道。

    此人将捡漏二字咬的极重,虽然满脸不屑,但他的目光看到沈行知那一身高贵的紫色蟒袍时,还是难掩嫉妒和羡慕。

    紫色蟒袍是大虞朝世袭勋贵独有的服饰,就算太后的兄长萧国舅也没资格穿,尤其是沈行知还在一群铁甲骑兵的簇拥下出现,这如何不让小国舅嫉妒。

    年轻人嘛,总是心比天高,小国舅也是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他觉得沈行知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可就是这个所谓的运气,让人最觉得不公平。

    沈行知目光淡然的看着小国舅,他刻意端着步子,看起来就是一位稳重的帝国勋贵,脸上还露出一种长辈看晚辈的神情。

    又朝着小国舅走了几步后,沈行知才缓缓的开口道:“你就是萧衍的儿子?”

    “大胆,你敢直呼家父姓名?”沈行知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本就让人不舒服,小国舅本就不爽了,当他听到沈行知直呼自己父亲名字后,已是怒不可遏。

    沈行知继续满脸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那样子真的让人看了很想揍他,继续用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本侯乃国朝世袭罔替的武宁侯,你父不过区区一个外戚,直呼其名有何不妥?”

    此刻的沈行知真的表现得很嚣张,小国舅气的将手中折扇一合,作势就打上来。

    不过下一刻几个身着铁甲的私兵上前一步,又吓得小国舅后退一步。

    刚才沈行知的声音很大,四周围观的百姓都听到了沈行知的声音,虽然他们对这位新晋的沈侯不太了解,但就凭刚才沈行知那番话,也让这些百姓觉得这位侯爷不一样,而且这些百姓都能看出来,这位沈侯明显是来找小国舅麻烦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以前沈侯是什么人,至少这一刻百姓们心向沈行知,希望他能好好教训一下萧家的小国舅。

    “你等着,别以为一个侯爷就了不起,我姑妈会让你后悔的。”小国舅心中好气,可也明知眼下斗不过沈行知,自己就十几个护卫,沈行知却是有三百铁甲骑兵,于是丢下一句狠话,就打算先离开这里。

    “慢着,这就想走了?”小国舅已经转身,但沈行知忽然又开口说了一句,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你还想怎样?”小国舅真的快被气炸了,可四周那三百虎视眈眈的铁甲骑兵又让他只敢说狠话却不敢真动手。

    沈行知环顾四周,顿了片刻这才说道:“大虞律法规定,无故损坏他人财物者,照价赔偿。性质恶劣者,受十仗责。”

    这一下小国舅真的被气笑了,他没想到沈行知居然对他搬出了律法,而后只见小国舅怒极反笑的说道:“想让小爷赔钱?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有种你找太后要去啊!”

    小国舅也是真的被逗笑了,那样子简直就是在说有种你打我啊?

    “本侯还真没想要你赔钱,若国舅府拮据,这些赔偿本侯代付也不是不可以,我武宁侯府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只是本侯想代你父亲教训你而已。”沈行知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意,这一笑正好落在小国舅眼中,吓得他身躯一颤。

    下一刻沈行知身形一晃,两三丈的距离瞬息而至,而后所有人都听到一阵清脆的啪啪声。

    只见沈行知手掌在小国舅脸上左右落下,顷刻间就是几巴掌,等声音停下,小国舅原本一张白皙俊美的脸庞上,已经落下了一排指印,那一张脸更是变得通红,指印深的地方还有明显的血丝。

    “好样的,侯爷好样的。”不知何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百姓们竟然激动的为沈行知喝彩。

    打脸纨绔好像永远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这位小国舅平时风评真的实在太差了,此刻被沈行知如此羞辱,不仅没有得到丝毫同情,反倒迎来一片喝彩。

    小国舅就是脸皮再厚也顶不住这样的羞辱,他恶狠狠的瞪了沈行知一眼,连狠话都不敢说了,领着一群护卫狼狈的逃走。

    “不服气的话,让你父亲萧衍自己来找本侯谈。”看着小国舅狼狈离去的样子,沈行知还一脸笑意的说了一句,似乎他根本不将萧国舅和太后放在眼中一样。

    周茹在车厢中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虽然沈行知直接出手教训小国舅很让人解气,但她觉得沈行知有些太鲁莽了,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担忧。

    倒是沈婷看着沈行知,显得一脸兴奋,口中还嚷嚷着:“叔父又把坏人打跑了,叔父真了不起。”

    小国舅狼狈离开,这里的事也算差不多结束了,那些围观的百姓也陆续散去。

    “别人装逼是费劲,我装逼是费命啊.....就这么一下又少活十天。”沈行知心中吐槽着,人却走到了那几个被小国舅教训的人身前。

    他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递给了为首一人:“你们在外行走也不容易,牛车和东西都被小国舅毁了,这些钱拿去以解燃眉之急吧。”

    沈行知看到这些人带的东西都被小国舅的马匹践踏过了,那些多是戏服道具,自然是用不成了。

    反正沈行知此举的目的就是树立一个形象,或者说在朝野内外营造出一个正直刚正的人设,他自然要好人做到底,几十两银子对现在的他来说确实也不算什么了。

    (今天居然更新了1.1万字,太可怕了.......厚着脸皮求点推荐票,我推荐票好像太少了,求求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