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50章 缝尸
    就在沈行知和王大力说话之时,整个苏家已经被捕快们搜了个底朝天,几个身着仵作服饰的男女也走进了卧室。

    不过很快那两个女仵作就快速的跑了出来,扶着柱子哇哇的吐了起来,又过了片刻另外几个男仵作也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

    王大力看到这一幕也是脸色犯难,刚才他也走到了卧室门口,不过看到那屋子里的惨状硬是没有走进去。

    沈行知明白这些仵作都是被那满屋子的碎尸给吓住了,虽然如此表现显得这些仵作业务水平不够,不过其实[乐文小说 www.lwds.xyz]也是情有可原。因为据沈行知了解,江州城上次发生命案还是两年前,而且还是普通的命案。

    仵作虽然对尸体有远超常人的承受力,但是任何人都有一个承受极限,眼前的情景明显超出了这些仵作的承受极限,一时间让他们很难克服心理恐惧。

    “还是我来吧,如果能在现场拼凑尸体,或许还能找到更多线索。”沈行知看了王大力一眼,直接从仵作带来的工具箱里拿出了一副白色的围裙和一双厚布手套。

    “我和沈叔叔一起去。”沈行知刚走出几步,苏倩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沈行知皱着眉头看向苏倩,先不说这不合规矩,就是苏倩的表现也太过反常了,这绝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镇定。

    “那是我娘亲,我不害怕,我想让她死后体面一些。”苏倩似乎看出了沈行知和旁人的疑惑,她低声的说了一句,语气依旧显得无比平静。

    最后沈行知还是同意了苏倩一起进去,不过她只让苏倩拿着案薄和笔,负责记录自己所发现的一切,一再提醒她不能触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当沈行知跨入房门后,第一次完整的看到了案发现场。

    他小心翼翼的绕开所有血迹,目光先是在屋内扫了一圈。

    沈行知可以肯定,这屋里并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也就是说余氏是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人砍得支离破碎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里并非真正的第一案发现场,有可能余氏是在其它地方被杀,而后移尸到这张圆桌上,再用利器肢解的。

    “记,女性碎尸一具,共有.....三十二块。桌面有斧痕,疑似被利斧分尸,血迹呈自然散发状,屋内无打斗痕迹。尸块皮肉切面略微卷曲,有轻微缩水痕迹,推断案发时间为两到三个时辰前。”沈行知蹲在距离圆桌最远的一个尸块前,那是一个从脚裸处被斩断的左脚。

    从尸块断面皮肉收缩的程度,加上天气的因素,沈行知判断余氏是在两到三个时辰前被分尸的,那个时候正好是自己在家中做菜的时间,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没有听到响动倒也说得过去。

    “王捕头,让弟兄们仔细搜索一下,看有没有一把斧头。”沈行知从分解尸体的圆桌上看到了上宽下窄的砍痕,那明显是斧头留下的痕迹。

    沈行知在屋里喊道,屋外王捕头立刻吩咐重点寻找斧头。

    斧头这种东西不便于随身携带,所以凶手不至于拿着这么明显的作案凶器逃走,那么分尸的利斧有很大可能还在苏家。

    “从碎尸散落的规则和位置来看,死者是被面朝下肢解的,一个有意识还能动的人,绝对不会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让人砍的......”沈行知再次打量起散落的尸块,他的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出一副画面。

    余氏在失去意识甚至已经死亡的情况下,被人搬到了这里,而后面朝下的放在了圆桌上,接着凶手举起利斧重重的落下,利斧每落下一次,余氏的身体就被砍下一块。

    想到此处沈行知也不由得眉头紧皱,如果余氏已经在其它地方被杀了,那凶手为何还大费周折的弄到这里来分尸?

    沈行知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苏倩一眼,不知为何一开始在看到案发现场时,沈行知脑海中下意识的出现了两个嫌疑人,一个自然是嫌疑最大也最有作案动机的苏大常,另一个却是既没有作案时间更没有作案动机甚至没有作案能力的苏倩。

    从案发时间来推断,案发时苏倩应该还在学堂,而后一直和沈行知在一起,等到回家离开沈行知的视线也才不过一刻钟多一点。

    更重要的是,以苏倩的体能和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杀人碎尸的过程。

    沈行知很快将目光移开,开始认真的打量起这些尸块的分布,他之所以进来主要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将尸体收集完整。

    只见沈行知先从散落的尸体外围捡起,他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尸块,将这些比较完整容易分辨的尸块有序的放在了圆桌上。

    接着他又将那些躯干部分的尸块捡起,不过在收拾躯干部分的时候,因为这些尸块夹杂着大量的内脏器官,所以这个过程非常缓慢。足足花了近一个时辰,沈行知才将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按照该有的位置摆放在了圆桌上,此时终于能看出是个人形了。

    “现在我要将你母亲的尸体进行缝合,你还是回避一下吧!”沈行知一边拿出缝合线和竹镊子等物,一边对苏倩说道。

    用针线缝合伤口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这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的产物,不会因为时空不同就没有,这个世界同样也有。

    而沈行知作为一个医道高手,对缝合之术也有涉猎。

    “我想跟沈叔叔学。”苏倩盯着沈行知手中拿的缝合用具,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沈行知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开始用针线将那些散乱的尸块进行缝合,而苏倩则认真的看着。

    “沈叔叔你就不害怕吗?”沈行知正在缝合着余氏的肩膀和脖子,苏倩忽然毫无征兆的问了一句。

    这句话原本也没什么,可是此情此景,这句话还是从死者的孩子口中说出,竟让沈行知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一个年幼的少女,冷静的看着自己母亲支离破碎的尸体,却还问旁人害不害怕?

    “人死了本就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尤其是那些被杀害的人,他们含冤而死更是可怜,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害怕。”沈行知依旧手上不停的缝合着余氏的尸体,不过口中还是回答了苏倩的话。

    “其实,这对她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她的一生太不幸了,死对她来说也许也是解脱。”苏倩继续说着,这些话让沈行知觉得越来越不对味。

    而且无论是以前还是此刻,苏倩对自己的父母从来都是以他们来称呼,好像那是与她无关的人。

    沈行知抽出一根线头,暂时停了下来,而后转头看向苏倩,一脸认真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了解你,你的表现会让我将你列为头号嫌疑人?”

    这句话沈行知刻意压低了声音,只有距离他很近的苏倩能听到。

    然而回应沈行知的并不是苏倩慌乱或者解释的声音,而是无比冷静的说道:“我知道,因为我表现的太冷漠了是吧?好像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的母亲?”

    这一刻沈行知只在苏倩眼中看到了冷静与理智,但是这种不符合年纪的冷静,竟让久经生死考验的沈行知都感觉有些可怕。

    而后只听苏倩接着说道:“他们心中早就没有了我这个女儿,任由我饿死冻死,我只是这个世界多余的存在,又如何将他们看作父母?如果我死了他们会不闻不问,更不会有一点悲伤,那么我现在的反应难道不正常吗?”

    沈行知看着苏倩的眼神变得有些怜悯起来,他知道苏倩说的都是事实,因此他更不可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说一句什么“那毕竟是生你的父母”之类的话。

    “他们虽然将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但却视我为意外,我与这个世界一直都显得格格不入。直到你的出现,我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是你让我重生的,你比他们好一万倍......”苏倩继续说着,这些话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

    沈行知甚至注意到,苏倩在看向自己时,眼神深处藏着眷恋的神情,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