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48章 悲惨童年
    院门外,沈行知看到苏倩依旧蜷缩在角落里,他慢慢的靠近苏倩,而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靠近,似乎已经快要睡着了。

    “估计你爹娘今晚不会回来了,去我家住一晚吧,明日你还要上学堂,这样在外面蹲一宿也不是办法。”沈行知的心到底还是有些软,他不知道太墟殿安排他出现在这里会不会如同黄山村一样存在着因果,但是他更无法对苏倩的遭遇视而不见。

    苏倩的情绪明显又低落了下去,她背起书箱如行尸走肉般的跟着沈行知回到了家中。

    沈行知一直是单身,家里只有一个床榻,今夜他主动让出了床榻,又用屏风将床榻和外面隔挡,他就在屏风的另一侧打了个地铺。

    好在苏倩只有七八岁,沈行知与她同处一室倒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只是苏倩明显一直在床上辗转反侧,好像很难入睡。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估计你爹娘明日就会回来了,你就安心睡吧。”沈行知以为苏倩是担心父母,便出言宽慰道。

    然而苏倩的回答却让沈行知吓了一大跳:“他们永远不回来才最好。”

    “胡说什么啊?天底下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他们此刻一定也很担心你的。”沈行知不知道苏倩为什么会那有说,他感觉这孩子对父母的怨气很大。

    “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他们,别说他们了。叔叔我想问你个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苏倩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说到自己父母时好像真的在说外人一样,看起来她确实不愿意多提自己父母,主动的岔开了话题。

    沈行知闻言一愣,这个问题倒是很好回答,不过他不能说实话,于是想了一下说道:“我的梦想嘛,自然是去了六扇门成就一品咯。”

    “对了,你的梦想是什么?”沈行知感觉和一个小孩子谈梦想有些滑稽,不过此刻也想与苏倩多说几句,希望能让她的人生观正常一些。

    苏倩顿了片刻,似乎深思熟虑了这个问题后才回答道:“以前我的梦想就是希望他们再也不要出现,不过从现在开始不是了......”

    苏倩的话让沈行知觉得有些害怕,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的话,竟然让他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一个孩子对父母有多大的怨气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苏倩语气冷静,绝对不是一时的气话。

    从来小孩子都是希望父母常陪在自己身边,也不知道苏倩究竟经历了什么,以前的梦想竟然是要自己的父母永远消失。

    “那现在变成什么了?”沈行知好奇一问,他是真的有些担心这孩子价值观有问题。

    这一次苏倩想也没想的就说道:“和沈叔叔一样,成就一品。”

    苏倩声音还有些稚嫩,不过这话说的异常坚定。

    沈行知闻言哑然失笑,他觉得这话从一个孩子口中说出,有些不切实际。不过至少这是个正常的梦想,比苏倩原本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多了。

    于是沈行知带着鼓励的口吻说道:“小小年纪志向不小嘛,那你可要好好学习了,只有努力学习才有可能靠近梦想的。”

    “我会的。”苏倩很简单的说了一句,而后两人便一夜无话,渐渐的沈行知察觉到苏倩已经睡下。

    毕竟还是个孩子,累了一天就是再难过也会睡去,倒是沈行知又坐了起来,直接在地铺上打坐修炼起《基础內功》来了。

    第二日一早,苏倩幽幽醒来,她看着有些陌生的床榻先是一愣,不过很快记起昨夜发生的事情。

    她有些恍惚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昨夜睡的竟是从未有过的踏实。

    “醒了?来把这冰糖雪梨羹喝了,我见你昨夜已经不怎么咳嗽了,应该好的差不多了。”苏倩刚一醒来,沈行知就端着一碗冰糖雪梨羹出现。

    苏倩何曾被如此关心过,险些又要在沈行知面前哭鼻子了。

    幸亏沈行知很快放下就离开了,还不忘催促着苏倩动作快些,不要去学堂迟到了。

    用过早饭之后,沈行知送苏倩出了门,这孩子倒也省心,什么洗漱梳头都是自己完成,要真让沈行知来他还只有两眼一抹黑。

    苏家的大门依旧从外面锁着,苏倩只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就朝着沈行知一笑说道:“谢谢沈叔叔,我去学堂了。”

    “去吧,待会我要去衙门,顺便让同僚查查你父母的情况。”沈行知挥手说道。

    然而一旦说道自己父母,苏倩脸上反而没了笑容,而后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待苏倩走后,沈行知收拾了一下,也出门而去。

    今日他确实要去衙门一趟,毕竟作为公职人员,沈行知要离开江州也需要交接,这些手续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

    在衙门交接的时候,沈行知闲聊般的与几个曾经的同僚说着:“这两天江州城没发生什么事吧?我隔壁那苏家两口子,昨天不知道又抽什么风一夜未归,把个刚上学堂的孩子丢下不管,害得我临走了还当了回保姆。”

    “沈哥说的是苏大常吧?我刚才巡逻还看到他们两口子从西门进城。”沈行知刚说完,一个端着茶水的捕快就跟着说道。

    “哦,那回来就好,要不是我已经卸职了,真想给这苏大常一点颜色看看。”沈行知闻言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沈行知在这个世界的人设就是公正热心见义勇为,他说这番话四周的捕快书吏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反而刚才与沈行知答话的年轻捕快挤眉弄眼的说道:“要不小弟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

    “那就有劳李二兄弟了。”沈行知笑着拍了年轻捕快李二一下,这种事情既不违法也不乱纪,反而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没有人会觉得不妥。

    一个时辰后,沈行知离开了衙门,又在城中闲逛了起来。

    才走了一会,沈行知的手上又提满了食材,似乎他这几日就打算精研厨艺了。

    “嘿哟,沈大人又亲自买菜呢?”卖糖葫芦的老伯老远就朝沈行知打招呼,沈行知一听又只能尴尬一笑。

    沈行知与卖糖葫芦的老伯擦身而后,不过下一刻他忽然停下脚步,说了一声:“老伯,给我来串糖葫芦吧。”

    “好勒,没想到沈大人也喜欢吃啊?”老伯喜笑颜开的取下一串挺饱满的糖葫芦递给沈行知,不过这老伯好像不怎么会聊天,每一句话都让沈行知觉得有些尴尬。

    “没有,就是买给邻居家小孩的。”沈行知递了两枚铜钱,随口说了一句。

    他买这糖葫芦时,想到的确实是苏倩,甚至沈行知自己都没注意到,刚才买鲈鱼,买猪蹄的时候,都是下意识的为苏倩买的。

    很快沈行知就回到了住处,这次他确实看到苏家大门上的锁已经不在了,看来苏大常夫妇的确已经回来了。

    沈行知将东西放在厨房,他看了看今日这些食材,发现竟然都是打算做给苏倩吃的,现在苏大常回来了,苏倩自然是要回家的,一时间沈行知也感觉没了做饭的兴趣。

    很快夜幕降临,沈行知无所事事,干脆在院子里打坐修炼起来,不过他还是将部分精力放在了隔壁苏家。

    果然很快就从苏家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而后还有摔碎碗碟,桌椅碰撞的声响。

    “唉......”沈行知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看不到苏家发生的事情,不过他也能猜到,此刻苏倩肯定又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的哭泣。

    可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沈行知就算有些身份地位,也不好贸然插手,但是一想到苏倩无助的样子,他又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苏家的争吵和打斗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很晚了才结束,整个过程中沈行知都没有听到苏倩的声音。

    看来苏倩的态度真的如她说的那样,早已对自己的父母不抱任何期望了,连劝一劝都不愿意了。

    这一夜沈行知修炼的效率出奇的低,天还没亮他就结束了修炼,跑到厨房去捣鼓了起来。

    新的一天阳光再次照耀江州城,沈行知早早的站在院子里,不时的注意着屋外的动静。

    终于他听到苏家的大门被打开,接着他也走到院门处,装作不经意的打开院门,正好看到低着头无精打采的苏倩路过门前。

    “等一下。”沈行知朝着苏倩直接喊了一句。

    苏倩闻言也是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接着只听沈行知说道:“看你无精打采的,这是还没吃饭吧?厨房里还有些剩饭,去吃了吧。”

    听到沈行知的话,苏倩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她眼眶深陷,面色看起来也极差,恐怕不仅是早饭没吃,昨天一天也没吃饭,而且晚上肯定没睡觉。

    迟疑了一下,苏倩咽了咽口水,还是走进了沈行知的家。

    她实在是太饿了,如果是以前或许她也不会吃沈行知的饭,可是现在她与沈行知已经熟络了,内心也不再抵触沈行知,甚至在她年幼的心灵里,沈行知还是她唯一能够信任的人。

    当苏倩来到厨房,看到那饭桌上摆放的整整齐齐而且异常丰盛的早餐时,这个倔强的少女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她明白,这哪是沈行知吃剩下的啊,分明就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

    苏倩低着头吃默默的吃了起来,沈行知也没说话,站在不远处假装收拾灶台。

    一直等到苏倩快要吃完的时候,沈行知才忽然说了一句:“我还有几日就要离开江州了,家里食材还剩的太多,你放学后来吃了饭再回家吧。”

    沈行知余光瞟向苏倩,原本他以为这孩子还会拒绝一番,可没想到苏倩连忙开口说道:“那所有的碗筷留着我来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