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40章 小皇帝大目标
    沈行知终于知道了刺杀自己的幕后之人是谁了,他也没想到最后竟然还与一个宗门势力牵扯到了一起。

    而梁州就是大虞朝南方的一个大州,那里多山岳丘陵,传闻瘴气丛生毒虫遍地,是大虞朝人口最少的一个州,但却是资源最丰富的一个州。

    沈行知将剑柄丢在地上,正欲再次开口,可就在此时一个侯府奴仆出现在了院门下。

    “主君,宫里来人带来了陛下口谕,说是请主君今夜入宫赴宴,另外今夜皇后也会出席,让入宫的各位大人带上家眷。”奴仆恭敬的说道,是皇帝招沈行知入宫的消息。

    这个消息沈行知一点也不意外,而且他估计今夜恐怕是皇帝特意为自己安排的,毕竟自己初到帝都,还需要一个机会融入帝党的圈子。

    “知道了,下去准备一下,为本侯更衣。”沈行知应了一句,而后目光又落在了周茹母女身上。

    原本周茹也准备带着婷儿离开了,可就在她打算告退的时候,沈行知忽然说了一句:“嫂子和婷儿与我一起入宫吧。”

    “啊?”周茹闻言一惊,她可是知道这于理不合,而且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先例。

    一位侯爷入宫赴宴,带上自己的嫂子和侄女,这皇帝会如何看?传出去以后天下人又如何议论?

    “娘,我们可以进皇宫了吗?皇宫里面一定很好玩吧?”相比于周茹的惊讶,婷儿倒是表现得很天真,甚至满眼都是期待。

    看到婷儿如此兴奋,周茹不免有些尴尬,可沈行知还对婷儿说道:“皇宫里面不能乱跑,待会进宫你可要乖乖的跟在你娘身边,不过皇宫里可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周茹最后也只能稀里糊涂的带着婷儿跟着沈行知去了皇宫,她虽然曾经贵为武宁侯夫人,可也没有机会进宫,这还是她第一次进皇宫,一路上也不免有些拘谨和紧张。

    相比于周茹的紧张,婷儿倒是活泼不少,一路上四处张望,在马车上兴奋的不行,进了皇宫还问个不停。

    周茹几次开口呵斥婷儿,让她遵守礼仪安静些,却反倒被沈行知几句话给揭过了。

    “无妨,这才是小孩天性,婷儿我给你说,那说那座最高的是钟楼,看到没有上面还挂着一口大钟呢,只有我朝发生了重大的事情,那口钟才会被撞响。”沈行知一路上耐心的为婷儿讲解着,即便到了宫里也毫不避讳。

    进了宫中自有内侍引路,往日里内侍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原本想出言提醒,却又觉得不妥,毕竟那只是个小孩,而沈行知又是武宁侯,倒是没有规定外臣进宫不能说话的。

    终于沈行知三人来到了御花园的西花厅,这里是御花园中比较大的厅堂,通常也是作为宴会场所。

    远远的沈行知就看到西花厅中人影幢幢,还有丝竹管弦之声,自是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今晚的皇宫夜宴明显不止请了沈行知一家,西花厅两侧早已摆满了案几,都是三两人一座,已经坐了五六桌了。

    沈行知看向这些人基本都是陌生面孔,不过其中倒有一个熟悉的,那就是坐在右侧的礼部尚书张咏,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想来就是他的正妻。

    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有早已安排好的位置,沈行知三人被安排到了左侧,而且还是靠近中间主位最近的那个上首位。

    等到落座之后,沈行知向朝着张咏微笑着点了点头,张咏自然也远远的回应。

    而后沈行知目光扫过厅堂,与其它几个落座人一一点头,虽然不认识这些人,不过沈行知大概也能猜到这些人的身份,无一不是当今元祐帝的心腹。

    沈行知注意到,在场之人除了自己还算年轻外,就只有自己对面座位上一个锦衣玉带的年轻公子,此人穿的既不是官服,也不是公侯勋贵的蟒袍,而且他是唯一一位没有带家眷的。

    “奇怪,我是侯爵做上首还说得过去,对面那人是什么身份?不像是勋贵也不是朝中重臣?”沈行知有些好奇对面之人的身份,小声的嘀咕着。

    沈行知的声音很小,旁人倒是听不到,不过周茹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下一刻周茹低声在沈行知耳边说道:“那应该就是皇后娘娘的胞弟李炎。”

    “哦,原来是国舅爷啊!”沈行知点了点头说道,他发现对面的李国舅此刻也看着自己,好像他能听到自己和周茹的对话。

    沈行知连忙笑着对李国舅点了点头,心中却暗道:“这位国舅爷是个高手。”

    “请求查询目标能量值。”下一刻沈行知直接沟通太墟殿。

    然而太墟殿的回应更是让沈行知大吃一惊:“冒险者积分不足,请求自动取消。”

    “什么?我还有四百点积分啊,怎么会积分不够?莫非此人是玄级之上的强者?”沈行知心中大惊,倒是很快明白了其中缘由。

    在太墟殿那套体系中,探查黄级力量要扣除100点能量值,如果按照等价交换的原则,黄级之上肯定也会涨价的,自然就说明这位李国舅能量值已经突破了一千点。

    就在沈行知心中震撼之时,元祐帝和一个身着华丽凤袍,年约十八九岁的女子出现在了西花厅。

    皇后李娴比元祐帝整整大了三岁,十八岁的皇后早已是个大人了,可十五岁的皇帝看起来还有些像个孩子,虽然元祐帝极力保持着皇帝的威仪,可是与皇后站在一起,怎么看都有种姐弟的感觉。

    “拜见吾皇,拜见皇后娘娘。”见元祐帝和皇后到来,西花厅中所有人都躬身行礼。

    “诸位爱卿都坐下,今夜这宴也没请外人,大家不必拘谨。”等到元祐帝和皇后在主位落座,元祐帝便笑着开口说道。

    而后众人再次一拜,倒也跟着相继坐下。

    落座之后,元祐帝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当看到沈行知身旁的周茹和婷儿时,明显也有些意外。

    不过元祐帝意外归意外,也没多问什么,片刻后指着沈行知一脸笑意的对其他人说道:“今夜主要是想给诸位爱卿介绍一人,咯.....就是咱们的武宁侯。以后沈侯也是自己人了,这朝中诸事,朕还要仰仗诸位,希望诸位能够同心协力,咱们劲往一处使,早日完成宏图大业!”

    元祐帝年纪不大,不过说话却很有技巧,简单的一段话就已经交代了今晚的目的,同时沈行知也从元祐帝的话中知道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这些人在一起是有着一个共同目标的。

    至于这个目标是什么?凭本能的直觉,沈行知感觉绝对不止是夺取大权扫除太后党那么简单!

    那种感觉就好像,元祐帝是皇帝,君临天下本是他应该的,这远不是元祐帝一生奋斗的目标。

    (求求推荐票,大家看书都不投票,我都以为没人看,太冷清了作者会写不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