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37章 杀人立威
    “真的是狗血,还好自己没女儿.......”沈行知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小女孩,心中不由的想到。

    很快他就注意到,自己身边那些人看着小女孩反而一脸邀功的表情。

    “这什么剧情?看样子我就是那个让小姑娘住狗窝的正主?”沈行知反应倒是很快,立刻猜到了前因后果。

    别说沈行知此刻真有种反派的感觉,龙行虎步锦衣而行,身旁还有一大群阿谀献媚的狗腿子。

    “这孩子是谁?”他好似不经意的随口问了一句。

    沈行知开口问话,人群中立刻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人他倒是有些印象,自己那个便宜父亲还在世时就已经是侯府大管家的沈重。

    沈重点头哈腰的站在沈行知身旁,一脸邀功的说道:“主君不认识她倒是正常,她是主君离开侯府后才出生的,大少爷的女儿,叫沈婷。”

    “大哥的女儿,也就是本侯的侄女了?”沈行知眉头下意识的微微皱了起来,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

    沈行知脑海中浮现的并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哥,而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妇人,自己的大嫂周茹。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周茹的存在,他才能在大哥继承爵位后顺利搬出侯府,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可以说当年侯府那么多人,沈行知只对这个并不算熟悉的大嫂有些好感。

    “当年就是她父亲才让主君不得不离开侯府颠沛流离这么多年,我等这么做也是为主君出一口气。”沈重依旧一脸献媚的说道,这一切果然与沈行知猜的八九不离十。

    沈行知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在王侯之家倒不算稀奇,任你曾经如何风光无限,可一旦失势没了靠山,便会跌落尘埃任人践踏。

    这些人自作主张让沈婷过着最卑微的日子,很明显就是在刻意讨好自己,或者很久以前在自己大哥死后,其他几个兄弟即位后沈婷就已经这样了。

    “她母亲可还在?”沈行知俯身看向沈婷,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拉沈婷。

    不过沈婷表现的很是畏惧,身子蜷缩在窝棚里,目光胆怯又有些怨恨的看着沈行知,对沈行知表现得很是抗拒。

    “还在还在,怕主君见了不高兴,便没有让她出来,安排在浆洗房干活。”沈重连忙回答道,他在沈行知眼中看到了一丝狠戾,以为这位新主君要报当年受辱之仇了。

    “随本侯过去。”沈行知衣袖一[窝窝小说网 www.wwdwx.co]甩,大步向着浆洗房而去,这侯府他虽然五六年没回来了,可对这里一点也不陌生。

    很快一群人呼啦啦的又跟着沈行知向浆洗房走去,原本还蜷缩在窝棚中的沈婷一听浆洗房,也一下窜出窝棚先一步跑向了浆洗房。

    “快抓住她”沈重连忙指挥着下人打算抓住沈婷。

    “由她去吧。”沈行知见状却第一时间阻止了沈重,任由沈婷向浆洗房跑去。

    很快沈行知就带着一大群人来到了浆洗房,这里地方不大根本容不下这许多人,只有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跟着沈行知走了进去,大多数人则站在了院子外。

    沈行知刚踏入浆洗房的小院子,就看到在院中有一个身穿布衣的妇人跪在地上,她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姑娘,正是先一步跑来的沈婷。

    这妇人与沈行知记忆中周茹的样子有很大出入,他记得周茹也是出身大户人家,长相自不用说,身上更有一种书香门第特有的气质。

    可眼前这妇人粗布衣裙,头发散乱胡乱的盘着,脸色蜡黄目光也有些呆滞,一双手更是粗糙黝黑,比起那寻常村妇还有所不如。

    如果不是她眉宇间还有些当年的影子,沈行知都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那位端庄贤惠的大嫂周茹。

    沈行知在她眼中看到的只有木然与绝望,只是她看向怀中同样邋遢的沈婷时,眼神中有些眷恋。

    “你还认得我吗?”沈行知低头看着这对可怜的母子,语气很是平静的问道。

    直到此刻周茹才抬头看向沈行知,当她看到沈行知的样子时,明显也是愣了一下,而后一脸慌乱,又无比畏惧的对着沈行知磕头,口中不断的说道:“主君开恩,请留下婷儿一命,我做什么都可以,她只是个女孩,她还小不懂事,不会对您有丝毫威胁的。”

    “大嫂真的不认识我了?”沈行知俯身靠近周茹,再次问了一句。

    他能感觉到周茹说这样的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或许在面对自己另外几位兄弟时,她就是这样才保住性命的。

    下一刻,他看到周茹眼神中明显有了些许变化,只是周茹还是一个劲的磕头,又好像不记得沈行知一样。

    见周茹不回答自己,沈行知站起身来,而后看向沈重问道:“这是谁的主意?”

    “回主君的话,是老奴安排的,不过也征求了族中长辈的意见。”沈重立刻答道,他邀功之时倒是不忘带上沈氏的族老。

    沈行知似笑非笑的看着沈重,而后大有深意的扫了一眼人群。

    紧接着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沈行知忽然身形一闪,一只手直接扣住了沈重的脖子。

    只听一声骨骼碎裂的脆响,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沈重脑袋一偏就断了生机。

    而后沈行知轻轻松手,沈重的尸体就重重的跌落在青石地板上,这一幕发生的毫无征兆,到现在所有人都一脸惊恐的看着沈行知,目光之中满是不解与畏惧。

    “以奴欺主,其罪当诛。刚才这恶奴说这也是族中长辈的意思,本侯想问问叔公,他说的可是真的?”沈行知瞬间打杀了沈重,出手雷厉风行,而后他看着人群中一个拄着拐杖的耄耋老翁问道。

    这老翁是沈行知的爷爷辈,虽不是侯府嫡系,却是沈氏辈分最高的,往日里连家主也敬他三分。

    “呃......主君明鉴,这府中之事向来都是大管家一人说了算,尤其是在侯府爵位空缺之时,此人更是一手遮天,我等也早已对他所作所为不忿,今日主君以雷霆手段明正典刑,实在让人拍手称快啊!”老叔公先是一脸尴尬,不过只是瞬间就换上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着说着言辞恳切,俨然一副将一生都献给了沈氏和侯府的样子,并且将沈重这个大管家是出卖了个一干二净。

    沈行知闻言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他自然知道沈重这个大管家虽然在侯府中权势颇重,可远不能做到一手遮天,这些叔公族老,一个个也都盯着侯府家产,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这么说叔公觉得本侯杀的对了?”沈行知大有深意的问了一句,他杀死沈重的那只手还没有放下,五指有规律的张合着,好像故意做给这些人看。

    此刻的沈行知活脱脱一个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的帝国勋贵,他将那种杀人如麻冷血无情演绎的淋漓尽致,整个浆洗房在很长时间里都寂静无声,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主君英明,杀的好呀!”许久之后,还是这老叔公颤颤巍巍的说道,终于打破了那诡异的寂静。

    “对对对,主君何等英明之人,怎会被宵小蒙蔽。”

    很快越来越多的附和声响起,自然都是说沈行知做的对做的好的,这些人更是将沈行知狠狠的颂扬了一番,似乎沈行知就是天底下最睿智的人,简直完美到爆。

    沈行知对着身前众人笑了笑,而后指着身后的周茹和沈婷说道:“本侯刚从宫中回来,陛下与我谈了许多,其中就谈到我大虞朝以孝治天下的传统。陛下敬太后已是天下典范,而正所谓长嫂如母,本侯又尚无正室,以后大嫂便是侯府的主母,婷儿就是侯府的小姐。若再有人对她们不敬,本侯会告诉他什么叫生不如死。”

    沈行知这番话一出口,侯府众人面面相觑,连他身后的周茹都一脸震惊,所有人都想不明白沈行知为什么会对周茹如此好,倒是婷儿看向沈行知的目光多了许多好奇。

    文德殿中,沈行知走后元祐帝并没有离开这里,半个时辰后,文德殿外响起一个内侍的声音:“陛下,武宁侯府的消息来了。”

    “进来吧。”元祐帝将手中奏折合上,抬头看向了殿门。

    下一刻一个内侍躬身走了进来,不过当内侍停在距离元祐帝三丈远的地方时,这内侍身后的影子忽然拉长,接着那影子离开地面,直接站在了殿中。

    “陛下,武宁侯回府后,直接出手击杀了大管家沈重,并当众宣布......”从影子中传出一个冷酷的声音,说的却是前一刻才发生在武宁侯府的事情。

    元祐帝饶有兴趣的听着影子汇报,等影子说完之后,他一脸笑意的自言自语道:“沈卿倒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朕越来越喜欢他了。对了,你将他回到侯府说的每一句话都复述一遍。”

    “属下遵旨,沈侯回府只在府外停留了片刻,便直接走进了府中,在门房下见到了已故兄长的遗孤.......”影子一五一十的说道,从沈行知出现在武宁侯府开始,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甚至细微的神态都被他一一复述了出来。

    虽然只是听着影子的复述,但元祐帝却也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亲眼看到了武宁侯府发生的一切。

    “哈哈哈哈,有意思.......朕以孝治国,敬太后乃天下典范,说的好!将这些话传出去,要让帝都人人都知道。”元祐帝在听到沈行知说的那番话后,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很快武宁侯沈行知一回府就击杀了大管家的消息满城皆知,而这位新侯爷自然也成了帝都权贵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