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36章 住狗窝的小女孩
    继承了武宁侯爵位,沈行知肯定也不免要卷入朝堂纷争,不过作为一个能够降临诸天冒险的穿越者,这些对他来说还算事吗?

    在张咏的安排下,沈行知终于等到了第二日正午,他穿上张咏为他准备的锦袍,出现在了紫宸殿外。

    终于从紫宸殿中有序的走出数十位身着紫袍红袍的朝中大臣,他们走出殿外,便三五成群的向宫外走去。

    “沈公子,陛下已经到文德殿了,公子请跟我来。”很快一个宫中内侍出现在沈行知身前,将他引向了紫宸殿旁的另一座殿阁。

    紫宸殿是皇帝召见文武百官上朝的地方,而文德殿就是皇帝在上朝过程中稍作停留的地方,偶尔也会在这里召见臣子商议一些重要的事。

    “那人是谁啊?看着好面生?”

    “陛下竟然在文德殿召见一个年轻人,此人什么来路?”

    沈行知跟着内侍向文德殿走去,这一幕正好落在了散朝的诸位大臣眼中,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

    “吕相公还不知吗?这位就是武宁侯府第五子沈行知,很快见面就要叫他一声侯爷了。”张咏故意提着嗓子对一个身穿紫袍的老人说道,他这声音毫不掩饰,自然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哦,原来是武宁侯啊!”那个紫袍老者须发皆白,恍然大悟的点头说道,直接对沈行知口称武宁侯。

    沈行知虽然渐渐远离了人群,也隐约听到了身后的议论声,他更明白这一幕也是皇帝刻意安排的,从今以后整个大虞朝都会知道,武宁侯沈行知是皇帝的人。

    很快沈行知就被引进了文德殿中,这里因为是皇帝休息的地方,所以布置的更加适用,也少了紫宸殿的庄严肃穆。

    沈行知刚进大殿,便看到殿中有一方长几,长几后坐着一个身着明黄朝服的男人,自然是当今大虞天子,元祐皇帝了。

    皇帝今年十五岁,年号元祐,但是如今还有太后垂帘,关键是这个太后还并非元祐皇帝生母。

    沈行知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浮现着关于元祐皇帝的信息,等他走到距离皇帝一丈开外的地方,这才躬身对着元祐帝一拜:“臣武宁侯府沈行知,拜见吾皇。”

    “平身,赐座。”元祐帝也认真的打量着沈行知,虚抬了一下手,又对不远处的内侍吩咐了一句。

    很快内侍便搬来一张椅子,摆在了与元祐帝相对的位置。

    “听说沈侯在回京的路上遭遇了刺杀?”沈行知屁股还没坐下,忽然就听元祐帝说出一句颇为意外的话。

    沈行知闻言先是一愣,不过还是立刻答道:“是有些宵小阻拦,不过已经被臣处理了,多谢陛下挂念。”

    沈行知注意到,元祐帝一开口直接叫自己沈侯,显然张咏已经将自己的态度告诉了元祐帝,而他一开始就提到自己遭遇刺杀的事,显然元祐帝也知道一些什么。

    “不错,不愧是将门之后,这么说来沈侯的修为应该不错了?”元祐帝好奇的看着沈行知,好像对沈行知越来越感兴趣。

    “臣是将门之后,倒是会些粗浅武技。”沈行知谦虚的回答道,就算对方是皇帝也不能让他交底啊。

    元祐帝随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下一句话又让沈行知愣住了:“随后朕会下旨,特许武宁侯府组建三百人的私兵。朕希望沈侯能好好的活下去。”

    沈行知愣了片刻后立刻起身,朝着元祐帝躬身说道:“臣谢陛下厚爱。”

    元祐帝朝着沈行知摆了摆手,又示意他坐下,好像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过沈行知清楚,特旨武宁侯可以组建三百人的私兵可不是小事,这种殊荣自大虞朝开国以来,数百年来只有几位国公有此殊荣。

    其实养三百私兵对许多大家族来说都不算什么,而且现在许多家族也都超过了这个规模。

    但是有皇帝特旨就不一样了,这意味着府中可以名正言顺的置办对应数量的兵器铠甲。

    三百个乌合之众,和三百个身着精良铠甲兵器的,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

    而且沈行知感觉,元祐帝最后说的那句话,好像是知道自己几个兄长暴毙的原因。

    “来人,东西带上了。”元祐帝对着殿外说了一句。

    下一刻几个内侍走了进来,每一个都捧着一个托盘,沈行知看到这些托盘上都是衣物头冠,玉带之类的东西。

    “这是朕给你准备的,你有几年没回侯府了吧?待会换上它,朕让一队御林军送你回去。”元祐帝一脸笑意的说道,显然早已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沈行知闻言又是心中微惊,皇帝这个时候拿出这些,虽然这种赏赐很是正常,但说明很久之前就准备好了,至少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

    现在沈行知才意识到,元祐帝先前问自己遭遇刺杀的事,可能问的是黑袍鬼影那一次。

    “看来这个大虞朝的水也很深啊!”沈行知心中不由感叹道,而且这个元祐帝看起来才十五六岁,但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臣谢陛下赏赐,此生无以为报,任凭陛下驱策。”沈行知立刻向元祐帝表起了忠心,毕竟拿了好处该有的态度还是不能少。

    “好了,今日朕就不留你了,过些日子再招你进宫。”元祐帝摆了摆手,这第一次见面到此也就结束了。

    沈行知躬身再拜,而后倒退着向殿外退去,不过他才刚退了两步,却听元祐帝又开口说了一句:“对了,沈侯可有婚配了?”

    “回陛下,臣并无婚配。”沈行知连忙答道,他也不知道元祐帝怎么突然问这个。

    “哦,那朕给你做媒,为你物色一个佳人可好?”元祐帝大有深意的看着沈行知,只不过他看起来也像个孩子,说这些话总感觉怪怪的。

    沈行知有些尴尬的一笑,而后很委婉的说道:“谢陛下厚爱,臣倒是还未考虑过此事。”

    “你是担心找个不认识的会没有感情吧?其实这也没什么的,朕与皇后大婚前也是素不相识,这感情嘛在一起久了自然就有了,慢慢培养嘛!”元祐帝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好像看出了沈行知的顾虑。

    不过这让沈行知更是无法回答,他也没想到皇帝竟然会拿自己举例,此事涉及皇帝皇后,让他一个臣子不能做丝毫评价。

    沈行知倒是知道,元祐帝的皇后比他还要大上两三岁,既不是勋贵之后,也不是朝中重臣家的女儿,而是大虞朝一位富商的女儿。

    皇帝这段婚姻也是太后安排的,以沈行知的理解来看,这明显就是太后为了架空皇帝,不给皇帝任何借力的地方,才找了一个商人之女。

    “陛下说的是。”沈行知无法评价帝后感情,但他也不能不回答,便只能跟着瞎附和一句。

    “行,那就这样吧。”元祐帝再次摆了摆手,这次终于让沈行知退出了文德殿。

    沈行知第一次与元祐帝见面,不过经过这短暂的会面后,沈行知明白,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皇帝,比他想象的要老成的多,至少沈行知现在是完全看不透元祐帝的。

    在内侍的引领下,沈行知走出了皇宫,因为有皇帝旨意,确实来了一队御林军护送他返回武宁侯府。

    而在沈行知出宫之前,他继承了武宁侯爵位的消息就已传遍帝都,同时武宁侯府也收到了沈行知即将回府的消息。

    这一次沈行知不再是以侯府庶子的身份回家了,他是堂堂正正的武宁侯,是这个帝国勋贵家族的当代家主了。

    沈行知坐在宽大华丽的马车中,前面有鸣锣开道,两侧有御林军护卫,所过之处引来了无数围观。

    很快车驾停在了武宁侯府外,此刻府门外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站着许多人,这些大多是武宁侯府的下人,还有许多的旁系和依附侯府的亲戚。

    “恭迎主君回府。”侯府外响起整齐的声音,所有人都朝着车驾躬身行礼。

    大虞朝上流家族有个传统,那就是家族中人对一家之主称呼不是爵位官职,而是统一称为主君。

    意为真正的一家之主,在家中便是君王,这也体现了这个世界家主在一个家族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或者心中有多么的嫉妒,此刻都不得不做出无比恭敬的样子。

    沈行知撩起车帘,缓缓从车厢中走出。

    如今他身穿元祐帝赏赐的紫袍,那紫袍上绣着云龙纹,头上戴着一顶精致的玉冠,腰缠金丝玉带,脚踏鹿皮靴,看起来气质卓绝。

    他扫了一眼侯府外的人群,这些人里面偶尔有一两个感觉熟悉的面孔,更多的则是陌生的面孔。

    沈行知走下车驾看着侯府大门一步步的走了过去,他所过之处人群纷纷让开,一个个脸上更是露出无比恭敬的笑容。

    “先回府再说吧。”沈行知没有看这些人,直接朝着府内走去。

    很快沈行知便越过大门,只不过他才走了几步后就发现,在大门一侧有个简易的窝棚,好像是一个狗窝,但里躺的却是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

    此情此景,让沈行知不由的回想起,在前世泛滥的小说中有一段很魔性的话来:“战神归来,发现自己女儿住狗窝,战神一声令下,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