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32章 生死羁绊
    褚人美距离沈行知越来越近,然而她好像已经不认识沈行知了,在近在咫尺的时候,褚人美忽然张口朝着沈行知咬去。

    沈行知已经没有地方可避,他只是下意识的头一偏,下一刻褚人美一口就咬在他的肩头。

    肩头传来一阵剧痛,同时一股可怕的寒意传遍全身,不过这寒意透体却让沈行知顿时清醒不少。

    “以她的实力一口就能将我吃掉,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难道她还尚有意识?”沈行知心思急转,努力的看向褚人美的脸庞。

    不过这一看之下沈行知连忙又将目光移开,褚人美的脸还是那副血肉模糊的样子,眼耳口鼻中还有污秽的淤泥翻涌。

    “褚娘子......能死在你口中,行知也再无遗憾了。今日之后,行知便能常伴你左右,便是天地毁灭,你也不会孤单了!”沈行知脸上忽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低声的在褚人美耳畔说道,这番话却是更加肉麻。

    随着这些话出口,沈行知感觉到自己肩头传来的疼痛感明显降低,显然褚人美在听到这些话后松口了。

    然而下一刻,一张血肉模糊极度扭曲的脸直接出现在沈行知眼前,褚人美血红的双目中多了一丝神色,正古怪的看着沈行知。

    知道刚才那些话有用,沈行知只有克服心中对这张脸的恐惧,他目光之中满是柔情,而后继续说道:“当时听到你死去的消息,我五内俱焚,那时候我就发誓要为你沉冤昭雪.....”

    沈行知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褚人美的变化,他看到褚人美双眼之中神色更加明显,而且那眼中流淌出的淤泥也变成了清澈的泪水。

    “有效!”沈行知心中不由的兴奋起来,那只握着玉镯的左手也开始缓缓抬起。

    沈行知努力的将眼前那张恐怖的脸庞幻想成另一个样子,他继续说道:“我心中曾有过幻想,若我能早生几年,早几年遇到你,我们能不能成为真正的知音?我们不用再隔着高墙相和,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为我唱出喜怒哀乐,我可以为你描绘粉墨......”

    沈行知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做出这么疯狂刺激的事情,竟然在一个失去了理智的终极恶灵面前,说着肉麻的情话表白。

    然而沈行知的这番表白确实是有效果的,褚人美血红的双目有了越来越的神采,那晶莹的泪珠涌出,看得出来此刻褚人美的内心也不平静。

    渐渐的褚人美那张血肉模糊极度扭曲的脸庞竟然也出现了变化,曾经那张姿容秀丽的脸庞再次出现,她看着沈行知眼中也满是柔情,还有许多的委屈,好像有许多话想对沈行知倾诉。

    看到如此积极的变化,沈行知自然是趁热打铁。

    原本从未谈过恋爱,也没有和女性有过暧昧的沈行知,仿佛被各种先生附体,那些肉麻的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褚人美心中本就对沈行知有着很深的执念,一辈子又何曾听过如此柔情蜜意的话,她下意识的身子前倾,本能的就要与沈行知相拥在一起。

    看到褚人美手臂缓缓抬起,沈行知也是眼疾手快,一下就将那个手镯再次戴在了褚人美的手腕上。

    “你与终极恶灵建立生死羁绊,此后你们将生死不离,消耗寿元可召唤终极恶灵。”就在为褚人美带上玉镯的那一刻,沈行知脑海中再次响起一道提示,不过这一次提示的声音与以往大为不同。

    当听到这个声音时,沈行知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因为他可以确定,这个与终极恶灵建立生死羁绊的提示声,竟然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就在这个提示出现后,沈行知看到身前的褚人美对着自己温柔一笑,而后身上魔气收敛,下一刻褚人美化作一道流光,最后落在了自己的肩头。

    那里原本是褚人美咬下的地方,刚才还是一片焦黑糜烂,不过当褚人美化作流光落在上面后,那里骨肉已经恢复如初,而且在原本伤口的位置上,还多了一个‘美’字。

    这个‘美’字就好像天生长在自己肌肤上一样,显然就是代表着褚人美。

    “这算啥?生死不离就是这意思?以后走哪都带个终极恶灵?”沈行知有些错愕的看着肩头多出的字迹,感觉这一切好像有些太过梦幻了。

    不过下一刻,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褚人美的声音:“从今往后我便是沈郎的了,你可千万不要负我,若我再无眷恋,便只有将你吃掉了。”

    “怎......怎么会......”褚人美的声音让沈行知表情瞬间凝固,他颇为尴尬的回应着褚人美,然而还不得不装出一副一往情深的样子。

    褚人美的声音没有再次出现,不过沈行知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褚人美还在自己身体中,似乎不是自己消耗寿元主动召回褚人美的话,她要自行出现也并不容易。

    沈行知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还有这样的限制,不至于以后自己拉屎睡觉都时刻暴露在褚人美眼中。

    那可就太羞耻了.......

    “警告:终极恶灵消失,太虚殿失去该任务世界时空坐标,所有未完成任务取消,太虚殿抹除该任务世界编号。”

    忽然那个冰冷而机械的声音再次出现,听到这个声音沈行知终于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至少没有听到自己声音那么古怪。

    当太墟殿做出最后提示时,曹皇后看到苍穹之外那即将打开的门户忽然又被关上,那几道恐怖的气息也随之被隔绝,这个世界好像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而且她还发现,原本低沉阴森的苍穹也开始一点点明朗起来,那些破土而出的尸骨,还有肆意游荡的亡魂,好像失去了力量的支持,又开始跌落在泥土里,消散在空气中。

    “他成功了?”曹皇后回首望向了黄山村方向,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曹皇后好像就是那种即便天塌地陷也不会有太多情绪变化的人,或者她确实已经达到了某种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她看了一眼黄山村方向后,身形又一次化作遁光朝着京师而去。

    曹皇后从黄山村到京师只用了半天时间,当她落在京师城头的时候,城外还是一片尸骨,而负责守卫京师的禁军正在清扫着这些尸骨,昔日雄伟威严的京师城墙,如今也显得有些破败,显然不久之前这里经历了一场严峻的战争。

    在京师城楼上,有一个身着明黄铠甲的身影特别显眼,在他的身旁有许多甲士护卫,身后更是旌旗华盖招摇,那些都是属于天子独有的仪仗。

    曹皇后遁光落地,直接出现在那金甲人影前。

    “皇后?”金甲之中传来庆历皇帝的声音。

    下一刻曹皇后遁光敛去,端庄从容的走向庆历皇帝,而皇帝身后那些武将军士纷纷躬身行礼。

    “陛下,域外邪魔已全部诛杀。”曹皇后很平静的说了一句,这句话从她口中说出,好像只是说了一件寻常的事。

    听到曹皇后的话,城楼之上一片欢呼。

    “皇后辛苦了,朕无法陪你面对域外邪魔,但朕也没有闲着,这些年也秘密组建了一支军队。这座城,这些人,他们都还在......”庆历皇帝张开双臂对曹皇后说道,像是在展示身后完好无损的都城,又像是在张开双臂迎接曹皇后。

    曹皇后看到庆历皇帝的样子,缓缓的走向庆历皇帝,而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靠在了庆历皇帝胸前。

    “六哥,对不起!”曹皇后第一次卸下了所有束缚,包括她皇后的威仪,像个小女人一样依偎在皇帝怀中,无惧臣民异样的目光。

    庆历皇帝排行第六,却从没有人叫过他六哥。

    “回来就好,芷蘅!”庆历皇帝双臂环绕,将曹皇后拥入怀中,也没有说什么令人感动的话。

    黄山村中,沈行知走出地下溶洞,看着眼前已经一片废墟的村庄,眼中也没有什么不舍和留恋。

    “现在只剩最后一件事了,做完这件事就该回去了。”沈行知一步步走出黄山村,他以为无论是黄山村还是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只是一段记忆和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