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24章 隐藏任务
    这才第三个夜晚,就已经接连死了两人,虽然现在沈行知还不知死的是谁,可这严峻的形势,让他也不由的心中一紧。

    然而即便心中震惊,他还不得不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姑娘可能分析出,谢思邈为何想要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沈行知继续问出了准备好的问题,这个问题看似不重要,但确实是沈行知心中的疑惑。

    临时小队的队员或许无法信任,可是在大家都还不了解,而且任务也并无冲突的情况下,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谢思邈那样的举动。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只是奉上面的命令调查一件事情,虽然我们几人之间相互也不认识,但一开始确实没什么冲突,为了共同的目的,我们本可以相安无事的合作。既然谢思邈突然改变了立场,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改变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就不好说了。”霍棠一脸真诚的说道,虽然她说的话七分真三分假,但是沈行知将她话中某些地方自动换成神秘的系统,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沈行知认同了霍棠的解释,不过他对神秘的系统了解太少,也想不出来谢思邈为什么忽然改变了目的。

    “难道他们几个离开,也是因为目的改变了?”忽然霍棠站起身来,神情有些凝重的看向外面。

    就在此时,屋外又响起了昨夜那种推门声和脚步声,沈行知也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抛开系统提示不说,他和霍棠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去看看死的究竟是谁了。

    两人默契的走了出去,而村子里那些尸体又一次活了过来,他们再次涌向田家,又一次重复着昨晚的事情。

    很快沈行知和霍棠就看到,几具尸体跑进田家,也不知从何处又押出了一个深蓝色的纸人。

    昨日几个冒险者已经将田家翻了个底朝天,却并没有发现有这种纸人存放,可这些尸体偏偏又能从田家弄出一个来。

    黄山村民的尸体押着纸人又一次向着村北而去,一切都与昨晚一模一样,甚至那翻飞的白幡,漫天卷起的钱纸,好像都在重复着昨晚的一切。

    看着这无比诡异的一幕,沈行知和霍棠都神色凝重,他们再次跟在尸群的后面,朝着村北水潭而去。

    两人跟着尸群走了片刻,这期间没有看到范德彪和赵四他们,也不知这几个冒险者隐藏在了什么地方。

    不过在快要到达村北水潭的地方,沈行知和霍棠终于发现了与昨晚不同的地方。

    在一处低矮的泥土墙院边,一具没有动的尸体躺着,而且那尸体不是黄山村村民的。

    “是卓凡,他怎么死了?”霍棠看到尸体一脸惊疑的说道,那尸体确实穿着卓凡的衣服,而且在尸体旁还有一柄剑身已经破碎的宝剑。

    沈行知看到霍棠的反应,也无法确定她是故意作出这个样子,还是真的不知道有轮回者死了。

    “过去看看,他的死法与村民的死法不同,杀他的不是褚娘子。”沈行知快步向尸体走去,他看到卓凡尸体还保存比较完好,既不是那种被乱石砸死的惨状,也不是溺水而亡的表现。

    卓凡的尸体脸面朝下躺着,他的宝剑碎裂在距离他三尺的地方,这还是沈行知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飞剑,只见这飞剑已经碎裂成十几块细小的碎片,不过从碎片上还能清晰的看到有一道道如同人体经络的纹路,这些纹路好像天然生成。

    “这些飞剑都是由特殊材质炼制,坚固程度远超寻常精铁,可这把飞剑是被强大的力量震碎的,杀他的人非常强大。”霍棠也蹲下身子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飞剑碎片,她的眼中也明显透了这凝重。

    沈行知同样面色凝重,他虽然不知道卓凡的实力究竟有多高,但杀他的人肯定不同寻常。

    而且从卓凡死亡的痕迹来看,他并没有受到十香迷魂散的影响,同样杀他的人肯定也已经解除了十香迷魂散的毒。

    接着沈行知将卓凡的尸体翻转,等看到卓凡尸体的正面,沈行知才惊讶的发现,在尸体的胸口位置有一道细小的伤口,那伤口极细而且极为平整,甚至卓凡的衣物都没有太多的破损。

    只不过当沈行知用手轻轻触碰尸体的胸膛时,才感觉到尸体胸膛异常柔软,整个胸膛就好像一个装满水的水囊。

    “好厉害的手段,伤口平整光滑,力量却已经搅碎了肋骨和内脏,这种力量足以分金断玉,究竟是范德彪还是赵四?”

    “大人小心些,此人既然对卓凡下了杀手,保不准下一个就是我们。”霍棠开口提醒着沈行知,同时警惕的向四周张望。

    沈行知闻言下意识的与霍棠拉开了一点距离,现在可以肯定杀卓凡的是范德彪和赵四其中一人,但这并不能说明霍棠就绝对是冒险者,更不表示她就没有威胁。

    “今夜已经接连死了两人了,可他们都不是鬼怪所杀,看来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厉鬼凶灵,而是我们身边的人啊!”沈行知站起身来看向四周,口中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大人是说人比鬼更可怕?”霍棠跟着若有所思的说道,也不知她是赞同这句话还是不赞同。

    沈行知点了点头,而后站起身来看向了村北水潭,他没有继续前面的话,而是问了一句:“这些尸体每天夜里都重复同样的事,姑娘可看出了什么?”

    “嗯?”霍棠闻言明显一愣。

    似乎这个问题霍棠也没想过,不过她心中一动,还是立刻说道:“大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想法。首先最可以的就是那个纸人,按理说纸人是根本不存在的,可连续两天夜晚都出现了。另一点就是那个水潭,这一切的终点都在那个水潭,还有纸人最后也是被推入水潭的。难道这是什么暗示?”

    “走,我们去水潭。”沈行知丢下一句话,已经快步向着水潭跑去。

    霍棠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咬牙跟上了沈行知。

    等到沈行知和霍棠来到水潭边时,尸群正好也将蓝色纸人丢在了山坡上,接着又是一阵乱石飞舞,而后纸人滚落水潭。

    一切与昨晚一模一样,到最后纸人沉入水潭,那些村民的尸体又继续向村中走去,很快水潭波纹静止,一切平静的可怕。

    沈行知和霍棠都若有所思的看着水潭,连续两天夜里都发生相同的一幕,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过了许久一切如常,沈行知终于迈开步子,一直走到水潭的边缘。

    再走一步便是水中,沈行知停下脚步,从怀中拿出了那枚浸血的镯子,开口对水潭说道:“褚娘子,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什么?”

    沈行知的声音在水潭上回荡,而不远处的霍棠则一脸警惕的看着水潭,她脚下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好像那水潭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终于在沈行知话音落下的时候,水潭之上又刮起一阵阴风,而后平静的水面荡起一层层涟漪,最后那个深蓝长裙的身影再次从水中升起。

    褚人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水潭上,这次她依旧背对着沈行知,水面的倒影依旧扭曲着,好像被不断的撕裂。

    “你想告诉我什么?”沈行知再次开口问道,他可以确定褚人美一定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在这个诡异恐怖的村庄中,如果沈行知还能信任谁的话,那肯定就是褚人美的怨魂了,在沈行知眼中这个化作厉鬼的知音,比那几个活人更可靠。

    褚人美没有回应沈行知,不过下一刻她的身影在水面上动了起来,她的长袖轻轻舞动,脚下踏着台步,再一次唱起了戏,只是水潭之上只有动作,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眼前这一幕比起那些尸体重复着身前的事更加诡异,好在这个过程并不长,很快褚人美的身影便又缓缓沉入水潭,那些涟漪渐渐平复,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沈行知眉头紧锁的看着水潭,他想不明白褚人美的用意是什么?

    忽然就在此时,沈行知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个冰冷而机械的声音,而且这一次这段声音特别的长,比前几次加起来的内容还要多。

    “可选任务进程推进,当前完成度50%,该任务可继续推进,奖励于任务世界结束时统一结算。”

    “黄字9527小队触发隐藏任务,激活黄山村地底阵法,任务完成奖励积分10000点。黄字9527小队为临时小队,该任务自动转换为个人任务,任务最终完成后,视小队成员个人贡献度提取对应积分。”

    当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时,沈行知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霍棠,而此刻霍棠已经转身看向了村子。

    紧接着沈行知也看到,在村子的四个方位上,有四道暗淡的光柱冲天而起,那光柱呈现墨绿色,光柱升空融入漆黑的夜幕,让整个黄山村看起来更加诡异。

    看着四道光柱的方位,沈行知记得,那正好是村中四口老井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