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22章 不装了摊牌
    霍棠发现的任务陷阱,也正是沈行知刚才意识到的可怕,他此刻还站在水潭边,脑海中不断搜寻着与黄山村相关的信息。

    只是即便他这个身份出生在黄山村,可记忆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连奇怪的传说或者传闻都没有。

    “黄山村究竟还隐藏了什么秘密?”沈行知低声自语的说道。

    他第一次意识到,任务地点设置在黄山村,说明这个地方本就不一般。同时也说明那个神秘的系统知道黄山村会发生什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某些发展,早就被那个神秘的系统所料到?

    沈行知还不知道太墟界的存在,他只感觉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一切的行为都有其目的性,或者是必然会有好处,那神秘的系统控制这些冒险者降临一个个世界是为了得到什么?”沈行知越想越深入,最后想到了那个神秘的系统。

    沈行知也看过类似的小说,其中最多的就是类主神空间的小说,但他可不相信,主神空间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让冒险者不断进化。

    这一夜就如此莫名其妙的过去,几个冒险者将田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好在这一夜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

    只是出现了昨夜那诡异的一幕后,村民的尸体没有回到祠堂,而是各自走回了家,这些尸体或倒在院子里,或坐在屋里,有些躺在床榻上,似乎又回到了他们死时的状态。

    对于这些尸体,沈行知和几个冒险者都没有去管,任其散落在村中各处,如果不是这些村民已经死去,甚至会给人一种错觉,整个村子的人只是陷入了沉睡。

    只是到了第三日,尸体腐烂的臭味越发明显,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股难闻的尸臭味中。

    几个冒险者在田家厅堂短暂的休息着,他们潜意识觉得白天会比夜晚安全,虽然昨夜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危险发生,可是确实让他们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而且那种紧张的气氛并没有随着白天的到来而消散。

    “MD这村子太诡异了,那个沈行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可选任务出现了变数,我看不如趁早做了他。”卓凡一拍桌子,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从昨天晚上可选任务完成度达到20%以后,便有挥之不去的阴影笼罩着几个冒险者,让他们的情绪处在失控的边缘。

    “就这样杀了他?恐怕有些冒险吧,万一此人有什么底牌,到时候我们岂不是被动了?”霍棠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显然她并不同意这个时候杀掉沈行知。

    “一个土著能有什么底牌?他最多就是有些武技,剑法上可能有独到之处,难道我们几个冒险者还拿捏不了一个土著?”这一次范德彪也开口说道,他这样说显然也是有意尽早除掉沈行知。

    “我也赞同先将他除掉,毕竟这个剧情人物可能成为不稳定因素,接下来肯定会越来越威胁,老夫可不想还要时刻顾及身后。”谢思邈也跟着表达了自己观点。

    自此剩下的五位冒险者中有三人意见已经达成一致,而后霍棠和赵四对视一眼,也只能跟着点了点头。

    第三天的夜幕很快再次降临,沈行知一直在修炼者内力,这短短几日时间虽然无法让他内力再次突飞猛进,但也明显有所壮大。

    冒险者编号:??????

    当前能量值:108(+15)

    已学习技能:《基础内功》(黄级功法,融会贯通。)《夺命三仙剑》(黄级武技,初窥门径)

    可使用物品:(空白)

    可使用积分:0

    如今沈行知的能量值基础已经从103增加到了108,也就是说这些内力的壮大为他增加了5点能量值。

    “可惜《夺命三仙剑》只有在实战中才能练习,也不知道这门剑法熟练度再增加后能提升多少能量值?”沈行知现在最寄予希望的其实不是《基础內功》,而是那套曹皇后教他的《夺命三仙剑》。

    《基础內功》提升太过缓慢不说,如今它的提升空间也是越来越小,毕竟它熟练度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要再次提升并非易事。但是《夺命三仙剑》只是初窥门径,就增加了15点能量值,如果熟练度再提升,能量值肯定会有明显的叠加,这也是沈行知能够快速提升实力的一条捷径。

    “已经第三天了,眼看任务时间就要到一半,看来今夜怎么也该发生点事情了。”沈行知张口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的收功起身。

    “咚咚咚。”就在沈行知收功后不久,他的房门被人轻轻叩响。

    “谁?”沈行知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声音明显有些警惕和紧张。

    “大人是我。”好在屋外响起的是霍棠的声音,听起来并无恶意。

    “有什么事?”沈行知有些疑惑的问道,他与这些冒险者交集并不多,这还是冒险者第一次主动找他。

    紧接着霍棠的声音再次从屋外响起:“是这样的,卑职等人准备了一些吃的,想请大人过去一起用晚餐。”

    沈行知听到说是找自己吃完饭的,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只是片刻后他便回应道:“知道了,我随后就到。”

    得到沈行知答复,霍棠便离开了沈家,只是过了片刻,沈行知就腰挂佩剑出现在了田家厅堂外。

    此刻几个冒险者已经围坐在圆桌旁,桌子上摆放着几盘菜肴,虽然算不上丰盛,在如今这情景下却也是难得。

    而且刚一进门沈行知就闻到这些佳肴香气弥漫,无论色香都是绝对的上乘,不曾想这些冒险者中还有厨艺高手。

    只是几个冒险者看得沈行知时也是一愣,因为沈行知怀中还抱着一个酒坛,看样子还带了一坛酒来。

    “这是我家中一坛老酒,虽不算名贵,却胜在年份不浅,我与诸位也算相识一场,如今又同舟共济,便借今夜的机会与诸位畅饮几杯。”沈行知一脸笑意的说道,倒是表现出了难得的热情。

    几个冒险者连忙起身,对沈行知也是恭恭敬敬,皆是一脸恭维的说道:“大人太客气了,大人能赏光便是卑职等人的荣幸。”

    交谈之间沈行知和几个冒险者已经坐下,沈行知自然坐在主位,此刻所有人都面带笑容,看起来气氛非常融洽。

    “来来来,本官为诸位斟上。”沈行知拔掉酒坛的封口,主动为几人斟酒。

    酒坛的封口一开,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就跟着弥漫开来,而从坛中倒出的酒水,也是呈琥珀色,确实如沈行知所言是有些年成的老酒。

    “哎呀,大人太客气了,怎敢劳大人亲自斟酒。快吃些菜,试试老朽的手艺。”谢思邈嗅了嗅杯中美酒,一脸恭敬的对沈行知说道,显然这一桌子的美食都是出自这位老人之手。

    “是啊是啊,大人快吃菜,谢老的手艺可是一绝,一般人可是很难有机会吃到的。”范德彪也是一脸殷勤的说道,说话时还用筷子为沈行知夹了一片肉。

    沈行知依旧一脸笑意的看着桌上美食,而后大有深意的扫视了一圈几人,忽然开口说道:“原以为谢先生只是位用毒的高手,不曾想还是为厨艺高手,当真让本官刮目相看啊!”

    沈行知的一句话让几个冒险者瞬间神情凝固,原本融洽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大人是怎么发现的?”谢思邈目光之中有些疑惑,不过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从容镇定。

    “十香迷魂散,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一旦吸入这种毒药,十日之内内力全失。只是谢先生忽略了一个细节啊,如今正值盛夏,正是蚊虫最多的时候,可是今日蚊虫绝迹,岂不是太过异常了?”沈行知依旧坐着,他看起来悠闲的说着,说完之后还将自己杯中的酒水饮下。

    “看来确实小看大人了,不过就算大人没有中毒,以为今日就能全身而退吗?”谢思邈一脸恍然大悟,他也不得不佩服沈行知观察入微,不过他们打算今日除去沈行知,自然不会只靠一个十香迷魂散。

    沈行知看到几个冒险者已经起身,他们站在几个方位上,将自己围在中间,显然已经算好了所有的可能。

    只是沈行知此刻依旧不慌不忙,他又提起酒坛往杯中倒了一杯酒,那醇厚的酒香越发浓郁,甚至将食物的香气都掩盖了。

    “看来诸位已经想好了,不装了摊牌了是吗?”沈行知再次大有深意的说道,同样也表现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此刻沈行知的表现,倒是让霍棠等人有些意外,不过他没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只能按计划进行下去。

    下一刻卓凡手掐剑诀,背后宝剑悬空,剑身上吞吐着剑光,已经死死地锁定了沈行知,同时他还有些狠厉地说道:“怪只怪你太碍事了。”

    眼看飞剑就要朝着沈行知斩下,而他此时再次开口:“其实本官也精通医道药理,谢先生应该知道,药毒本不分家,诸位觉得我这坛老酒可还行?”

    说话间沈行知再次举杯饮下,而后他慢悠悠的将酒杯放下,接着缓缓站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