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 第4章 雨中截杀
    沈行知盘缠不多,一路上也时常风餐露宿,什么夜宿破庙之事也时有发生。

    不过赵国还算世道太平,少有什么山贼路匪的,这一路上倒也平平安安,而且一路上往来行商不少,沈行知也不觉孤单寂寞。

    不知不觉沈行知已经走了一月有余,眼看距离京师也越来越近了,原本他计划在天黑前赶到前面三十里的镇子落脚,可忽然一场大雨说来就来。

    不得已,沈行知进了一处破庙避雨。

    刚一进破庙,沈行知就是一愣,因为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到破庙避雨。

    这些人好像是一起的,四个佩刀的壮汉,还有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在老者身旁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沈行知目光最后落在少年身上,因为他看到少年挎着一个药箱,以沈行知登峰造极的医道药理修为,远远的就能闻到药箱中是一些极为名贵的药材。

    “这少年只是学徒,真正的医者是那老头,而那四个武者好像是在保护这老头,难道这是位当世名医?可就算是名医也不至于要如此多的武者保护啊?”沈行知若无其事的走入破庙,心中却在不断盘算着。

    “呵呵,这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诸位也是来避雨的吧?”沈行知一脸笑意的对那老者说道,他这番话只是想告诉对方,在此相遇纯属偶然。

    沈行知向来小心谨慎,求生欲早已深入骨髓。

    “看样子这位公子是进京赶考的士子?”老者对沈行知报之一笑,而后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学生合州府万安县孝廉沈行知,正是进京赴考的。”沈行知连忙躬身说道,连自己的来历都报了出来。

    果然当沈行知说出自己身份后,那四个武者对视一眼,原本紧握刀柄的手也下意识的松开。

    沈行知装作没看见,心中却是暗舒一口气,知道这群人果然不简单。

    庙外雨势是越来越大,沈行知与那些人一直保持着距离,双方各行其事,甚至沈行知还拿出了书籍看了起来。

    这样做的目的自然也是让那几个武者对自己放松警惕,二来沈行知确实需要看书,毕竟科举还是看重真才实学,即便他有几世的记忆,也不敢说此行十拿九稳。

    就当是临时抱佛脚,沈行知也是多学一点是一点。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几个武者果然渐渐对沈行知放松警惕,只是他们时刻关注着外面的雨势,好像很赶时间似的。

    沈行知也很快沉浸在书籍中,对这一行人也不怎么关注,不过许久之后,沈行知忽然浑身一紧,而后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庙外的雨幕。

    那厚重的雨幕如同腾起一阵烟雾,看不出什么异常,不过沈行知的耳中却已经隐约听到,无数的马蹄声正由远及近,只是大雨倾盆的声音将其掩盖了下去。

    就在沈行知察觉到异常之后,那四个武者并排而立,挡在了那老者身前,只是最左边那个武者,还明显戒备着沈行知。

    破庙中气氛顿时凝聚到顶点,沈行知手握着书籍也不敢乱动分毫,别看他是个穿越者,可眼下也是弱鸡一只,这几个武者要杀他,也不过是手起刀落的事情。

    庙外的马蹄声越来越明显,明显到那老者和药童也听到了,这两人明显露出了慌张的神色,下意识的缩紧身躯。

    “这四个武者应该是这个世界守序阵营的,不然如此情况下他们应该先杀了我降低可能存在的风险,而他们只是警惕并未动手,至少不是那种草菅人命的亡命之徒。从他们的衣着和佩刀来看,都是统一制式的,应该是隶属于官府的。”沈行知脑海中不断的分析着,同时表现出毫无威胁的样子,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毫无威胁。

    很快雨幕中便出现许多身影,接着十余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腰挂长刀的人走入破庙。

    “军中健卒?”沈行知从这些斗笠人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煞气,还有那行走间配合紧密的动作,一瞬间就猜到了这群人的身份。

    这两方人一见面明显剑拔弩张,沈行知心中也是越发好奇,按理说官府中人和军伍之人很难产生冲突,可这些军中健卒明显是冲着先前这拨人来的。

    “你们是什么人?”那四个武者为首之人紧握刀柄,一脸警惕的喊道。

    一行斗笠人充耳不闻,依然一步步的朝着庙中走来,更是隐隐形成合围之势。

    不过这些人目的非常明确,显然都是冲着那老者来的,竟然没有一人在意角落里的沈行知。

    “站住,我们是皇城司的人,此行大内公干,尔等不得上前。”眼看那些斗笠人越来越近,为首的武者掏出一块腰牌大声的喝道。

    沈行知闻言也是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几个人竟然是皇城司的人,这可是真正的天子近卫,类似于锦衣卫的存在。

    “这个医者是宫里要的人?可皇宫之中有太医院,为什么还要招民间的医者?”沈行知的心中越发疑惑,同时他也大感不妙,感觉自己可能就卷入了一场巨大的纷争中。

    那些斗笠人原本还有些气机隐而不发,可一听皇城司三个字,倒是好像确定了目标,下一刻十几把钢刀同时出鞘,接着二话不说的就朝着皇城司禁军杀去。

    “我该怎么办?这些人敢袭杀皇城司的人,显然是谋逆大罪,只要战斗一结束,我必死无疑......”沈行知心中不断盘算着,别看现在这两拨人没有理自己,可一旦战斗结束,自己肯定难逃一死。

    而沈行知现在也不敢趁乱溜走,他相信自己只要乱动,那些军中健卒立刻就会杀死自己,正面对抗他没有丝毫机会。

    “我怎么就如此倒霉,莫名其妙就能卷入这天大的纷争之中。现在只有寄希望那四个皇城司的禁军能挡住袭杀,多一点时间多一点变数。”沈行知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顶了,一个赶考的书生都能遇到这种宫廷之祸。

    四个皇城司禁军不愧是天子近卫,无论身体素质还是武技都是千里挑一。虽然那些军中健卒也是百里挑一,但比起皇城司禁军还是差了些。

    军中武技大开大合,这十几人更注重配合,而皇城司禁军个人武技更加突出,而且他们的武技明显更加高明。

    沈行知心中不断思量着对策,同时还在观察几个禁军的招式变化,他发现这些禁军绝对不仅是身体素质超越常人,而是挥动兵刃间确实有一股无形的气息,那是一种类似于武侠小说中内力的力量。

    “难道这个世界有真正的武林高手?”沈行知对这个任务世界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另一边两拨人打的是险象环生,那些军中健卒明显是要杀那医者,而是个皇城司禁军任务应该也是保护这个医者,很快人数的优劣渐渐显露,皇城司的四位禁军明显开始落入下风。

    不过他们即便败像显露,依然用性命保护着那个医者,很快一个禁军就被斩杀,形势越发岌岌可危。

    有一人倒下,很快便又有第二个人倒下,而仅剩的两个皇城司禁军已经无力顾及身后的那对医者师徒,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柄钢刀直入老者腹部。

    那老者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此刻只剩一脸惊恐和绝望,那钢刀刺入腹中,还明显被左右转动了一下,显然对付是要做到一击必杀。

    “都给我住手,你们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却还不自知?”忽然沈行知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同时口中大喝一声,脸上原本的紧张神色瞬间消弭,竟然换上了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无论是那些军中健卒还是仅剩的两个皇城司禁军,在听到沈行知的话后都是一惊,同时警惕的看着沈行知。

    “就在你们刚才进入破庙的时候,我已经用了‘悲酥清风’,现在你们试一下用手指按压肋下左腹三寸,便会出现胸口针刺,呼吸不畅的感觉。”沈行知一脸从容的看着这些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

    说话时他还摊开手掌,掌中有一个空的小瓷瓶,话音刚落那瓷瓶就从沈行知掌中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而后碎裂成渣。

    那一声脆响让所有人都神色一变,无论是那些军中健卒还是皇城司禁军,都下意识的伸手按压左腹。

    而这一按之下,这些人果然都面露痛苦之色,看向沈行知的神色已经有些恐惧了。

    “你是什么人?”那些军中健卒里为首之人一脸阴沉的问道。

    沈行知故作高深的再次向前走了几步,距离这些人越来越近,而他上前几步时,那些人竟然下意识的跟着后退了几步。

    “我是什么人?你们还没资格知道。若你们能说出幕后主使,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沈行知一脸孤傲的说道,此刻竟有一种世外高人的样子。

    沈行知一番话,还真把那些军中健卒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他们警惕的看着沈行知,一时间竟然不敢动手。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妄动,这悲酥清风会随着你们的血液流遍全身,越是剧烈运动越容易带动毒气游走。”关键的时候沈行知再次开口。

    此刻沈行知外表从容,可内心早已慌得起飞,他根本没有什么悲酥清风,这一切自然都是他胡诌装出来的。

    “我等任务已经完成,死有何惧?”顿了片刻之后,为首的那军中健卒提刀向沈行知冲来,看样子此人已经不打算活命了。

    沈行知心中只得感叹自己实在倒霉,只是不知道自己在这任务世界被杀,是会重新回到大虞朝,还是真的就死了?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支弓箭呼啸着从雨幕中射来,下一刻直接射入那军中健卒头颅。

    那弓箭力道极大,甚至直接将那健卒身子拉偏,原本要落在沈行知身上的钢刀也堪堪划过身体。

    沈行知一阵后怕,下意识的松了口气,此刻雨幕中无数兵马已将破庙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