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毒汤喝过肚子疼(第二更)
    “厨房重地,闲人免进。”长孙昕站在后厨的外面看到八个字,并读了出来。

    然后他往里进去,刚进去,一个负责传菜的伙计见到他:“长孙巡察使,不能进厨房。”

    “本巡察使看看你们这里干净与否,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会生病。”长孙昕理直气壮。

    “我们现在与李家庄子厨房学的,后厨干干净净。”伙计生气了,敢说我们厨房脏?

    “干净不干净的,进去看看便知。”长孙昕还要往里进。

    “不行。”伙计坚定地阻拦。

    “也罢。”长孙昕不坚持了,他之前改注意了,想要给某一个人的菜里放一点点,然后看情况。

    既然进不去,他转身到外面的棚子下面。

    此处有免费的汤,随便喝,自己盛,专门为百姓准备。

    有人口渴了,想讨碗水喝,店家都要给的,醉仙楼给汤。

    万一百姓有饿的人,汤里好在有点东西,不至于叫人饿死。

    百姓一般很自觉,不会专门捞干的吃。

    长孙昕过去,一手拿个碗,装着要盛汤的样子,另一手抓着勺子在汤中搅和。

    搅和的过程中,他握勺子柄的手慢慢张开,一把东西掉进汤里。

    他没敢都放,留下三分之一左右。

    又搅和几下,他一副不想喝了的样子,放下东西又回去吃饭。

    “哎呀,今天的汤太辣了。”不长时间,有过来喝免费汤的百姓出声。

    “是辣,姜放多了?”

    “不小心呛到,鼻涕眼泪一起流哇!”

    “喝吧,辣好,辣出汗,凉快。”

    “晚上不那么热了,哈,嘶!”

    喝汤的人都被辣到了,长孙昕暗笑,同时等。

    等更多的人被辣,他好过去询问出了什么问题,再用巡察使的身份查封醉仙居。

    除非醉仙居给他一成的干股,不然不让醉仙居重新开张。

    陆续有百姓喝汤说辣,过了大概两刻钟,长孙昕觉得时机成熟。

    他起身往外走,刚到门口。

    “肚子疼,我肚子疼,不行了,我要去茅房。”有之前喝了汤的百姓捂肚子喊。

    喊着,此人往后跑,后面有厕所。

    “我肚子也疼,我也去。”又一个人跑了。

    “怎么回事儿?”另一个人消失在前面。

    长孙昕停住,不往外走了,害怕,怕把一群人给毒死。

    他汗冒出来了,抬手抹了把汗,随即感觉眼睛火辣辣的疼。

    眼泪冒,睁不开眼睛。

    醉仙局的掌柜跑出来,稍微一询问,发现那些人都喝了免费的汤。

    “快,找东主,出事了。”掌柜的喊。

    李家庄子的庄户,骑上马,不管天色黑了与否,向庄子冲去。

    不到三刻钟,快马冲刺回庄子。

    “东主,醉仙居出事了,不少人喝了免费的汤,说是辣,然后肚子疼。”报信的庄户大喊。

    正在抄书的李易扔下笔,跑出来,吆喝:“救护车,快赶去蓝田县醉仙居。”

    四匹马拉的救护车出发,李易在车上询问报信庄户那边的情况。

    “说是喝汤的时候辣,喝了两刻钟,开始有人肚子疼,去厕所,我来的时候,更多的人肚子疼。”

    庄户只能提供这些信息,多了没有。

    等救护车抵达蓝田县醉仙居时,一群人在那等着。

    长孙昕眼睛红红的,眼皮都肿了。

    李易下车,观察一番:“有人倒了吗?”

    关小潭过来:“没有倒,说是那什么之后,那什么地方火辣辣的。

    不过有人没事儿,有的是就着汤吃了饭的人,有的只说肚子里热乎乎的。

    汤在那里,没别人碰,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看看汤,灯笼。”李易见没有人需要抢救,松口气。

    来到大锅的地方,旁边人挑三个灯笼给照明。

    李易用勺子舀出汤看看,又搅和几下,再舀,随即愣了。

    他把勺子凑近灯笼观察,看过一会儿,勺子放在嘴边,他喝了一口。

    周围的人露出担心的神色,这是李家庄子的东主尝毒?

    “就是这个味道,我查资料看到了,还想派人去找,结果自己上门了。”

    李易说了一句,继续喝,喝两口便吧嗒下嘴,脸上是享受的表情。

    “东主,没事吧?”关小潭在旁边问。

    “你尝尝!”李易把勺子递过去。

    关小潭根本没犹豫,接过来,舀一勺子汤,喝,刚喝两口,他停下:“东主,有你给制作的辣酱的味道。”

    “是吧?很好喝?”李易笑着问。

    关小潭点头,表示好喝。

    “李易,他们喝了汤的人不会出事情?”长孙昕凑过来,眼睛红红的。

    李易看长孙昕的眼睛,又看看汤,问:“谁看见长孙巡察使过来了?”

    “我看见了,刚才长孙巡察使要进厨房,我没让,他就出来要喝汤,最后也没端汤回去。”

    伙计站出来证明。

    ‘哗~~’周围的人震惊了,他们一起看长孙昕。

    “长孙巡察使,还有吗?”李易第一次见到长孙昕,发现此人看上去……眼睛比较小,眼皮肿了,睁不大。

    “什么还有吗?”长孙昕反问。

    “你扔锅里的东西,扔完了也没洗手,抹到眼睛上了,辣,是吧?现在还难受。

    你这个得用清水洗,冰敷效果更好,或者是手巾在冰水中泡一泡,捂眼睛上。

    东西有就拿出来,我原谅你这一次,不然我就得跟你好好讲讲道理了。”

    李易笃定,就是他,看你那眼睛,都肿成啥样了?这是小米椒啊。

    “我,本巡察使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找冰块敷眼睛了。”

    长孙昕否认,却选择相信李易提供的办法。

    周围的人不答应了。

    “拿出来,拿出来。”

    “不拿打死他,他投毒。”

    “一起动手啊,法不责众。”

    大家要动手了,往前上。

    “慢着,你们这不是没事么,本巡察使与你等开个玩笑。”长孙昕躲到李易的身后。

    “长孙昕,有就拿出来,不然搜身,搜到是另一回事儿。”李易直接称呼长孙昕的姓名。

    “有,有一点,我没敢多放,给,给了不能让他们打我。”

    长孙昕终于妥协,从袖子的兜里往外掏。

    李易拿起个空碗,小心地接,有小米椒的皮、籽、干了的柄。

    “继续,把兜翻出来,一个粒也被漏。”李易见长孙昕掏不出来了,让把兜彻底翻出来。

    果然,翻出来,还有几个籽。

    “没了。”长孙昕抬手又要擦汗,想起来什么,停住。

    “再哪找来的?”李易不甘心,太少。

    “蜀地运来的木头。”长孙昕低声答。

    “走,大家一起去找,喝了汤的不用怕,没事。回头来醉仙居吃饭,当作补偿。”李易喊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