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 第26章:毛丫头思春了?
    村里闺女十四五说亲,十六七嫁人,甚至有些十五就嫁了,这样算起来芽芽实在不算小了。

    过阵子就满14周岁了,的确是到了可以说亲的时候。

    除了给她看病的卫大夫,女儿从来未曾在家里说起过什么男人,就是整日跟着她后面讨好卖乖的郑济陈,也从未到过女儿嘴边,这穷小子张山竟然然让女儿说了两次?

    毛丫头,思春了?

    肖蝶儿咳了两声,“芽芽,爹娘都是开明的人,若是……”

    芽芽打断她,“真没有,娘——”尾音拉的很长,女儿家的娇嗔,娇憨惹人爱。

    周明智心里不由一痛,这么好的闺女就要被猪拱了?

    “还不到14岁,急什么?!”

    脸色略有不愉,周明智破天荒的白了妻子一眼,又瞪了一眼芽芽。

    “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一啥都不懂的傻丫头自己瞎想啥?”

    看着爹爹气哼哼的走了,芽芽无奈的略瞪大了眼睛,祈求的看着肖蝶儿,“娘,真的没有……”

    一双小鹿般的黑眸子,湿漉漉水润润的,天真纯粹之余,似乎还带着谐谑不经意的风情。

    肖蝶儿不由一愣。

    “芽芽,你的眼睛,能睁开了吗?!”

    肖蝶儿很激动,拉着女儿的手左看右看,芽芽前后治眼睛也有一个月了,终于看到点好转的迹象。

    芽芽无奈的笑了笑,“偶尔能睁开一些了,但是还是有些吃力。”

    说着又眯起眼睛来,“娘,我真是和张山大哥没什么,还是听小杏说他会硝皮子的,对了,小杏不是听爹说的嘛?”

    可也不能拖周杏下水。

    “娘信你。”

    肖蝶儿拍拍女儿的手,“眼睛有进展就好,看来卫大夫还是真有本事的!”

    转头看着远远立在一边的丈夫,“你一会去卫大夫家送野鸡,顺便把芽芽治眼的账结了吧,这也一个多月了都。”

    “行!”

    芽芽眉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跳,要是爹爹知道八十两……

    “爹娘,银子的事情不急,卫大夫说了,等治好了再付银子也行,治不好,他不收银子呢!”

    肖蝶儿狐疑的看着女儿,“看病就得给钱,治好治不好的,可都让人费心、日耽误功夫了,怎么能不给银子呢?”

    周明智点点头走了过来,“对!芽芽,不能拖欠人家医药费!”

    芽芽心里悠悠叹了口气,那人踩不会让你拖欠他医药费呢。

    “爹爹,一会还是我去送野**,你上山一天也累了,歇会儿吧!”

    周明智憨笑,“不累!今日运气好,回来的早,若是平日这时候还在山上逛游呢!你这一个月来回跑卫大夫家,难得可以歇一歇,还是你歇着爹去吧。”

    “那我陪爹一起去吧。”

    几日未来,感觉心境有点不一样,门还是那个门,却又不是那个门,真是玄妙。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看到周明智愣了一愣,“你好……”

    “卫大夫,我上山猎了几只野鸡,带一只给您尝尝。”周明智大咧咧的举着那只野鸡,对那男子笑的一脸灿烂。

    院子里,卫望楚无语——

    这果真是亲父女!都是不认识他的。

    “不,不,我不是卫大夫,我只是来看病的……”那少年的脸顿时红了。

    “啊呵呵呵,”周明智尴尬的笑,芽芽嘴角也忍不住翘了起来。

    “请进,多谢周二叔。”

    卫望楚走过来,对着周明智微微颔首,顺便看了看后面跟着的低眉顺眼的芽芽,只见她长睫毛垂下来,挡住了眸子,看不清情绪,只看到眼底一片乌青。

    还是睡不好?

    人似乎也清减了一些。

    那少年在和卫望楚告别,芽芽从爹爹手里接过野鸡,熟悉自如的转身进了饭屋。

    卫望楚回来,一边请周明智桌前坐了,一边从桌子上拿杯子给他倒茶递给你,这才侧头看了看芽芽的背影,问,“芽芽睡眠不好吗?”

    周明智叹一声气,“是啊,之前有过一阵子,半夜总是被噩梦魇住,到山庙里求了平安符,好了一阵子,这几天也不知为何又开始了。”

    “是做了什么样的梦呢?”

    周明智道:“具体也不知道,她从来不说。”

    想了想,又压低声音道,“可能和我有关,我上山她不放心,地,之前她不是求你做个喷药盒子吗?”

    卫望楚了然的点点头,难道芽芽梦里发生的就是大型凶兽猎杀了周明智?

    见芽芽从饭屋出来,卫望楚冲她伸手,“过来。”

    嗯?

    周明智赶紧道:“过去让卫大夫把把脉。”

    芽芽磨磨蹭蹭的挪了过去,卫望楚面色沉静的执起她的手,仔细摸了摸。

    “肝气郁结,心火内炽,情思抑郁之火与火热之邪内侵,失眠、心慌……也不是什么大毛病,稍等。”

    说完,便进了草药房。

    周明智四下打量着卫望楚家,只觉得家里除了草药什么都是简陋和凑和的,堂堂大夫过的实是清贫。

    卫望楚带了两包草药出来,“小包的,是降肝火、去心燥的清火茶,每日煮水喝,大包的,是助睡眠的料包,回去做成枕头,可降火去燥,帮助睡眠。”

    周明智接过,连口道谢。

    卫望楚眉目微松,道:“芽芽的眼睛好了吗?怎么几日没来看病?”

    周明智接过茶杯,“今日感觉是有所好转,睁开了一点,但是很快又闭回去了。”

    说着略感讶异的看了一眼闺女,“芽芽这几日在家里歇着,我和她娘都以为是卫大夫让她歇几天的,如今看来,竟然是这丫头耍懒了。”

    卫望楚了然的看着芽芽,“既然有所好转,歇几日也是可以的。”

    周明智拿出钱袋子,“卫大夫,芽芽在您这看病也一月有余了,给您添了不少麻烦,今日还想来结次账,包括前阵子芽芽看病、盒子、药。”

    芽芽的心忽的就提起来,抬头看着卫望楚,看他正好也看过来,便冲他摇摇头。

    他要敢说八十两……

    卫望楚嘴角微弯,“不值什么钱,周叔不必放在心上。”

    “哎!那怎么行,您这不收费,芽芽怎么好意思再上门找您看病?”

    男人看了一眼芽芽,眼神里信息量颇多,芽芽一时也读不明白,只听他道:“芽芽的眼睛还是要继续治疗,还有回恢复的希望。”

    “是,治还是要治的。”

    周明智想想,“不能一直欠着,这样吧,以后我每月来和您结一次帐。”

    男人又看了一眼芽芽,“那明天开始继续来治疗吧。”

    不是询问,不是商量。

    芽芽低下头,没说话。

    周明智点头,“好,早治好早心安。”

    “芽芽?”

    男人欠儿欠儿的。

    芽芽抬头眯着眼瞪他,“明天不行,后天。”

    “明天是有什么事?”男人眉峰微挑,“还是要今早开始,治疗断开时间越长越不好。”

    “哦,明天我要去镇上办事,孙膑带她去镇上逛逛。”

    “好,那就后天来吧。”

    芽芽看着男人忽然的眉梢柔顺,心里一堵。“那这次是多少银子呢?”

    “三百文。”

    周明智回来后和肖蝶儿说,“哎,卫大夫真是好大夫!治病加上这盒子,才收我们三百文!”

    肖蝶儿也一脸的感动,“是啊,这盒子这机巧感觉就不止这些钱。”

    芽芽在一边咬牙咬的牙疼。

    八十两呢!

    哎,还不知道怎么给他凑呢!

    “怪不得十里八乡的都尊敬他,按说他年纪也不大。”周明智咂咂嘴,一脸的佩服,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他为何还么成亲啊?年纪也不小了。”

    肖蝶儿摇摇头,“那不知道啊,虽说没有长辈,可以前也有不少媒婆上门给他说亲,不知为何都没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