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沧海默浮生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栖雪残案(五)
    鬼曳素来喜欢原原本本的“生物”,哪怕是亲手弄死的也比从一开始出现在他眼前就是个尸体要来的可爱。

    这种事明明鬼无最擅长……

    照理说这栖雪庄里的遇难者应该先带回刑部安放,奈何人数太多,就算把整个刑部大院当成停尸场也停不下这么多人。

    天知道这明明不及刑部大院空间敞亮的栖雪庄怎么能装下这么多人……

    实在没办法,司徒诚也只好临时在山庄外搭起棚子,将消息散出去,请亲友来认尸。

    然而此处面目全非者居多,那小部分相貌俱全的认的倒是快,剩下的亲娘都认不出,认到后头,记录下来的失踪人数比这里的储量还要多出十来个。

    好在大体人数还合得上,再筛掉一些失踪时间过于久远已经超出了小栖雪庄范畴的记录,最后理下来的也八九不离十了。

    几天排查下来,这些人最早可能是几个月前进入栖雪庄,最晚却都不超过那日的酉时。

    如此看来,那把火当是酉时之前放的。

    虽然临近傍晚,但仍然属于光天化日的范畴。

    大白青天的屠杀一整个山庄甚至还放明火,可见此“人”不但歹毒而且胆大包天——或者说此“人”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相当的自信。

    尚书大人尽职尽责的亲自审问那个报案人,这家伙大概打生下来就没见过死人,就简单交代个情况都几次崩溃大哭、哆嗦到神志恍惚,司徒大人也是凭着多年审案练出的无敌耐心才终于从这货嘴里套出了一点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证词——在黎州干些杂活,却好赌,那天好不容易攒出了一两银子便死活也揣不住,觉也睡不着,辗转了半夜还是顶着五更天急吼吼的跑去赌庄。

    司徒诚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这些赌徒的勤奋简直不亚于有志之士啊!

    司徒诚将此人暂留刑部,出了堂门便吩咐下头的人照着这货说的干活的地址去确定情况,随后又是官帽也不拿就匆匆召来车夫冲去栖雪庄。

    ——

    此时易尘追正恪尽职守的陪着鬼曳一起面对这些难以一眼览全的亡者。

    因为案情特殊,这些尸体即使有人认也不能让他们领回去,从亲友口中得到情报后便将那些哀伤群众清出了场地。

    徐达带着一众守城卫兵负责给自家少爷护着场地,但即使人被围挡住了,哀伤却抑制不得,哭声不绝于耳,连易尘追都觉得有些扰心,更别提素来最讨厌聒噪的鬼曳了。

    原本检查尸体这种事鬼曳就需要特别耐着性子,这会儿又要忍耐外头绵绵不绝、哄如涛浪的哭声,这个素来矜持高贵的少年终于要忍无可忍了。

    他突然临中收断手里的灵网,焦恼的捂住双耳,“让他们闭嘴!”

    鬼曳突然丢了一身矜持高贵,焦恼的模样活像个任性耍脾气的孩子——易尘追虽然还没跟他相处多久,却也为他这样的异态而略有吃惊。

    还以为他也是个雷打不动的冷神呢……

    “你别激动,”易尘追忙安抚了他一句,“你先休息,外面我去处理。”

    璃影在边上瞥了他一眼,“你真要赶那些人走?”

    易尘追无奈的笑了笑——毕竟案子要紧嘛。

    璃影看出了他眼底实在无奈的妥协,也只好抱着手跟他一起走出临时搭建的停尸棚。

    “算了,”鬼曳冷静下来,也放开了双手,转眼又是平时那个高冷矜持的理性少年,“他们情绪激动,你这么出去驱赶,说不定还会引起争执,更烦。”说着,他便捏诀准备重新拾回方才被他放开的灵网。

    易尘追一笑,温和道:“我自有办法让他们安静,你先休息一会儿吧,你要是情绪不稳定的话也很容易出岔子,干脆先静下心吧。”

    鬼曳居然被他劝的无力反驳,貌似不休息才是误事……

    果然,看起来温和的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

    易尘追掀起帐帘走了出来,被隔挡在十步开外的哭闹人群一见了他这个“管事”的顿时情绪更失控,好像这个少年才是害死他们亲人的罪魁祸首。

    但头脑清醒的也实在没法跟一群理智失控的人计较——何况易尘追本身就不是会计较的人。

    “少爷你出来干嘛?这不惹架嘛……”徐达忍不住数落,易尘追却只笑了笑,道:“这么躲着也不是事。”说着,他便走出了士兵的围挡圈,真是气得徐达无奈又恼火,只能两手叉腰背过身去呼气。

    易尘追到底是帅府的公子,就算他本人再怎么平易近人,那些百姓也决计不敢招惹罩着他的元帅,于是他人才走出围挡圈,那群看上去倒是要把他撕了的激动人群便立马显出了纸老虎的本性,“唰”的直往后退了三步,莫名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味。

    “实在抱歉,因为案件特殊所以不得不多留亡者几日,不过诸位放心,我们只是检查,并不会过分破坏肢体。大家的悲伤我能理解,但这是公务,若不尽快寻得凶手,只怕日后还将发生惨事,所以也请大家理解我们的无奈之举。”

    易尘追的这番话虽然有点效果,但是激动的人群却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完全平复的,那些哀哭之声仍在此起彼伏,众人嚎的依旧惨烈。

    易尘追又扬起了他那温润的笑容,似乎半点也没有介意他们的嚷嚷。

    “大家哭这么久也累了吧?”易尘追温和且仁慈的扭头吩咐道:“去打点水来。”

    “哈?!”徐达惊了,瞪着俩铜铃似的眼,“打什么水啊?还嫌哭不够呢?”

    易尘追笑色依旧,“悲伤之情可以理解嘛,再说这天气越来越热了,这山头上不比家里,加上火焦之息犹存,长时间不补水回头喉咙必然干涩灼痛,”他又转回眼来看着傻了眼的众人,回了正色,接着道:“今天非是举丧之日,但也不能强迫大家强忍悲痛,我能理解诸位的心情,所以也不希望看到诸位因哭嚎而生体肤之痛,因为我们无意压迫各位,只是想尽快还亡者一个公道。”

    就在他讲话的当,边上手脚麻利的士兵已经将水打来了。

    易尘追瞥了那清涟一眼,笑有深意道:“诸位,请继续。”

    说罢,元帅少爷便潇洒的转身走回停尸处。

    这会儿,哭声倒是低默了不少,端着那碗“催泪汤”竟也有些莫名的犹豫。

    璃影也真被易尘追这不按套路出牌的处理方法给惊到了,跟上去便悠悠问:“你确定他们喝了水之后就会乖乖回家哭?”

    易尘追无奈的笑了笑,“不一定,”他在帐前站定,“所以我本来也没对他们抱多少期望,只是尽力劝一劝而已。”

    易尘追出去拢共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半柱香时成功让外头的吵闹减小了一半,这会儿外头已然鸦雀无声。

    鬼曳正抱着手倚着柱子瞧着这棚里罗列满当的尸体蹙眉沉思,易尘追解决了外头的乱子便又掀帘进来了。

    鬼曳奇怪的瞥了他一眼,“你真把那些人赶走了?”

    “哪有那么容易,只是我突然想起天气越来越热,所以让他们布了个结界,顺便阻绝外界的嘈杂。”

    “哦。”鬼曳淡淡应了一声,便又掀了一块盖尸布。

    “到现在,发现什么了吗?”

    鬼曳淡淡瞧着眼前这具形貌完整也没有遭过火噬的尸体,道:“这些人在死之前没有恐惧和挣扎,而且是被一击致命,这些完整的尸体基本分处于不同之内,但他们的门窗并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由此就可以看出,屠庄之人实力高深莫测。”

    “可以确定只有一个人?”

    “这些人身上都残留着一缕灵息,很微弱,也暂时不能确定是什么灵势的余息,但没有分毫差别,由此看来,基本可以确定这些人都是同一个人杀的。”

    “那先前你查的那两兄弟的灵息呢?”

    鬼曳提气本欲答,却不料那位本在城里忙活的尚书大人突然造访这阴飕飕的停尸棚,吓得易尘追差点乍起,鬼曳也只好默默吞下话头。

    “这里查的怎么样?搜罗到点线索了吗?”

    司徒诚也真是被陛下两个月的期限给压得上火了,猴急的奔过来,却又是抓了一把瞎,平日里总爱挂着戏谑的眉眼此刻也严肃的冷厉。

    他却始终没有告诉易尘追陛下只给了这桩案子两个月的时间。

    “行凶之人修为不俗。”鬼曳淡淡的先答了这么一句,然后才接着道:“但是这个人很善于隐藏伪装,能这么明晃晃的在京城边上作案,其警觉性也必然很高。”

    说了等同于没说。

    司徒诚听罢,又问:“确实是某种邪术吗?”

    鬼曳捏住眼前此尸的下颌,稍微转了个角度,将他颈上那枚因为没有鲜血勾勒所以十分不显眼的伤口展出来,“这些人的血被抽的一滴不剩,而作案的只有一个‘人’,整个庄里三百七十八人,需要这么多血的玩意儿应该已经不是搞某种邪术的问题了。”

    “你的意思是……”

    “可能是招上某种嗜血邪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