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韩娱是一种病 > 第2169章 蝴蝶花开
    金竟成曾对韩佳人说过,以后有机会他会骑哈雷带她出去放纵耍酷,而现在他做到了。

    不过这次,放纵耍酷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要带韩佳人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这个特别的地方,三年前他曾带她来过一次,而现在他要再带她来这里。

    银色哈雷炫酷地奔驰了半个小时才停下。

    韩佳人愣愣望着出现在眼前的墓园大门:“原来你要带我来墓地祭拜你的母亲。”

    这里首尔市的一座墓园,也是金竟成生母金孝熙葬身的地方。

    金竟成摇头:“今天不祭拜我母亲。”

    韩佳人疑惑:“那干嘛来这里?”

    金竟成卖弄关子:“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银色哈雷停靠在了墓园门口的停车场,下车的金竟成和韩佳人各自摘掉了头上的银色全覆式头盔。

    金竟成发现韩佳人的额头出汗了,掏出纸巾,一边帮她擦拭一边笑着问:“热吧?”

    韩佳人说:“还好,幸亏现在是早晨,如果是下午,那就真会很热了。”

    金竟成点头,两人身上穿的黑色皮装都是夏款,此时又是早晨,太阳不炽烈,饶是如此,毕竟是夏天,骑车骑了半个小时难免会热,可谓是要风度死要温度了。

    望着眼前的墓园,韩佳人不由想到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他突然带她来这里祭拜金孝熙,也就是在那晚,她得知了他亲生母亲的事情,那晚他还在生母的墓地前给她唱了首《夜曲》。

    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但那晚的细节她几乎都还记得。

    她记得那晚他对她说:“罂粟花配白莲花,天蝎座配双鱼座,我们是天生一对!”

    她记得那晚他突然流露出来的孤独、伤感、忧伤、哀愁、脆弱,记得那晚的他让她感到心疼,产生了一股想要深深爱护他的感觉和冲动,于是就在那晚,她把自己给了他!

    她记得那是2004年10月19日,而今天已经是2007年7月18日了。

    现在想想都有些离奇,一个男人在夜晚带着刚恋爱没多久的女朋友来母亲的墓地祭拜,这种事确实有些离奇,不过这确实很符合金竟成的作风。

    只是,今天他突然带她来墓园,却说不是祭拜母亲,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答案很快揭晓。

    韩佳人跟着金竟成走进墓园大门没一会儿,金竟成便停下脚步,微笑着问道:“佳人,还记得三年前那晚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两只蝴蝶吗?”

    韩佳人点头,那晚两人祭拜完金孝熙离开时,突然有两只蝴蝶从眼前飞过,飞进旁边的树林,让她感到惊喜,因为那是两只很美的蝴蝶,结伴而飞的样子更美好。她和他都来了兴趣,跟着两只蝴蝶走进旁边的小树林,树林尽头有片人口开发的池塘,两人看到两只蝴蝶飞到了池塘上空翩翩起舞,让两人都觉得他们就像是那两只蝴蝶。

    今日此时,金竟成转身朝着小树林里走去。

    于是韩佳人明白了,他这次所谓的特别的地方,原来是墓园里的这片小树林,是小树林尽头的池塘。

    好吧,虽然少了些惊喜,但确实算特别了。时隔三年,难得他还记得这么个地方,还神神秘秘特意带她来这里,而且还带她骑了一回哈雷摩托,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一边想着,韩佳人一边跟着他走进了小树林。

    穿过小树林后,眼前就是人工池塘了。

    那晚来时,因为是秋天且是夜晚,池塘边的风景显得萧瑟和幽暗。

    今日此时,因为是夏天且是早晨,池塘边的风景便换了模样,显得葱茏和明媚。

    “看到了吗?”金竟成突然有些兴奋地问。

    “嗯,看到蝴蝶了。”韩佳人说。

    此时附近有几只美丽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除了蝴蝶,还有呢?”金竟成问。

    “还有?”韩佳人疑惑。

    金竟成蹲下了身子,指着面前一片美丽的花朵:“这些蝴蝶花正在开着,三年前那晚我对你说过,以后有机会在春天再带你到这里来看蝴蝶花,现在我做到了,虽然现在是夏天,但这些蝴蝶花还在开着。”

    蝴蝶花又称三色堇、鬼脸花,它的花期比较长,从四月到七月,长达四个月。

    韩佳人愣了一下,回想起来后,不由心生出一股感动和甜蜜,默默想着:“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连她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了,如果此时不是他提醒,她都不会想起来了。

    可此时经过他这么一提醒,韩佳人便想起那晚关于蝴蝶花的记忆了。

    ……

    那晚,两人在池塘边发现了一片凋零的蝴蝶花。

    当时她问:“这是什么花?”

    他微笑着回答:“蝴蝶花。”

    她没听过。

    他说:“又叫三色堇。”

    她才恍然。

    他对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蝴蝶花,还说:“关于蝴蝶花,有好几种神话传说,其中有一种是我最喜欢的。”

    她好奇。

    他讲述:“很久很久以前,据说堇菜花是纯白色的,像天上的云,顽皮的爱神丘比特是个小顽童,他手上的弓箭具有爱情的魔力,射向谁,谁就会情不自禁爱上他第一眼看见的人,可惜,爱神既顽皮箭法又不准,所以人间的爱情故事常出错。这天,爱神丘比特又找到了一个倒霉鬼,准备拿他来射箭,谁知道一箭射出,忽然一阵风吹来,这支箭竟然射中了白堇菜花,白堇菜花的花心流出了鲜血与泪水,这血与泪干了之后再也抹不去了,从此就变成了现在的三色堇!”

    她听完后觉得这个故事虽藏着伤痕,却是那么美好,因为结局是美好的,因为如果不是爱神丘比特意外射偏了那支箭,如果白堇菜花不是流出了鲜血和泪水,它就不会变成更美丽的三色堇了。

    他讲完故事后说:“生活中,一些鲜血和泪水往往是必要的,因为它们的出现不一定就是悲剧,只是一种朝着更美好的风景过度的过程而已!”

    ……

    此时,韩佳人一边愣着一边回想。

    金竟成抬头笑着问:“想起来了吗?”

    韩佳人“嗯”了一声,虽然匆匆流逝的三年时光已经让她没把这段细节放在心上,可这对她而言是一段深刻的记忆,她怎么可能会真的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