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诡异生存游戏 > 第441章 锁定
    徐阳看向胡松鸣。

    诡异气息很微弱,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诡异出现,还是有人使用诡异道具之前,先调查清楚比较好。

    正常情况下,徐阳会这样做,免得引起麻烦。

    如果只是一个陌生的,临时合作的求生者或者驱魔人,徐阳确实会这样做。可现在面对胡松鸣,徐阳又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可以跟对方说这件事。

    “我刚才感觉到很微弱的诡异气息。”徐阳说道。

    “诡异气息!?”胡松鸣深呼吸一口气,并没有露出太意外的神色,更没有因为他什么都察觉不到,就产生怀疑。

    哪怕是别人,跟他说这样的事情,胡松鸣都会认真对待。更别说,这是徐阳说的,在诡异称号、诡异体质都比他强的情况下,察觉到他没察觉到的诡异气息,再正常不过。

    求生者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哪怕胡松鸣偶尔会恶作剧,在朋友面前做出些欠揍的举动,但也从未在这种事情上乱来。

    “是的,很微弱,而且转眼就感觉不到了。所以我判断不出来,到底是诡异出现,还是有人使用了诡异道具。”徐阳说道,语气一顿,又补充一句道:“当然,也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只是错觉而已。”

    因为真的很微弱,并且一闪而逝,让徐阳都有种可能是错觉的感觉。

    不过徐阳更倾向于前者,哪怕真的是错觉,谨慎处理总是没错的。

    胡松鸣也忽略了错觉这种说法,考虑了一下情况后,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先观察一下,看看怎么回事。”

    如果是其他地方,他们可以先离开,通知猎诡者俱乐部来处理。

    尽管他们两人都是猎诡者俱乐部成员,但程序不一样,会有更专业的人来,先调查清楚情况,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诡异,收集相关情报。

    可茫茫大海里,他们倒是还能走,可这一旦真是诡异,出现问题的话,这船上的人都可能因此遇害。

    这时候,也只能他们来进行调查了。

    如果只是有人使用了诡异道具,那还好说,就是虚惊一场而已。

    可如果是诡异的话,就要弄清楚规则,寻找生路所在。另外看看这船上,是否还有其他求生者在,能够配合一下解决问题。

    此时两人决定后,也开始行动起来。

    “位置无法确定,但范围应该不会超过这个赌场。”徐阳小声说道。

    尽管这无法说明什么,无论是诡异,还是使用诡异道具的人,都可能离开赌场,跑到船上的其他地方去。

    可目前他们还是要将调查的重心,放在赌场这里。

    “我们先使用破障符吧,这可以让我们更好的寻找目标。”胡松鸣想了下说道。

    刚才他一点察觉都没有,说明凭他的感知,这样寻找的话可能无法发现目标。使用破障符,如果异灵出现伪装起来,却可以借此识破。

    而且,破障符主要是识破伪装,但也稍微提升了求生者的感知力。

    “破障符确实应该使用,另外我还有一种新的诡画符,叫做感知符,可以提升对诡异气息的感知。”徐阳点头道。

    其他诡画符,徐阳送给胡松鸣他们一些,可感知符才开发出来,所以还没有给胡松鸣他们送过去。

    “感知符?提升对诡异气息的感知,这是个好东西。”胡松鸣立即说道。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调查诡异,可能还可以发现隐藏起来的求生者。毕竟,他们现在也无法确定,到底是诡异出现,还是有人使用了诡异道具。

    “破障符、感知符使用后,对于调查有很大的帮助,可我们先要找个地方使用,免得先被发现了。”徐阳说道。

    使用诡画符,也会产生诡异气息波动,这样随便使用,可能会先被发现。

    胡松鸣自然明白道理,很快目光锁定一个位置,点头道:“你说得没错,那边是洗手间,我们到那里,用过诡画符再出来。”

    使用诡画符,只是刚使用的瞬间,才有诡异气息波动而已。

    只是躲这个时间就行,很快便能出来,不会耽误什么。

    这本来也是徐阳的想法,此时听到胡松鸣的提议后,徐阳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朝着洗手间走去,进入洗手间后,看了下里面的情况,便直接使用诡画符。

    徐阳也将感知符,拿给胡松鸣几张,诡异气息波动出现的瞬间,也立即消失不见。

    不过两人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在看了下洗手间里,看来并没有问题,这才走出洗手间。

    “确实有很微弱的诡异气息。”胡松鸣说道。

    他们刚出洗手间,便有所感应,这是因为感知力被提升了许多的缘故。

    胡松鸣都察觉了,徐阳自然也是如此,甚至比胡松鸣感应的更清楚,小声说道:“看样子,并不是有人使用诡异道具,而是诡异出现了。”

    胡松鸣点头,神情稍微有些严肃,可很快就调整好。

    这个地方,太严肃的表情有些格格不入,容易引人注意。

    如果说是正在赌钱,而且是比较大的筹码,稍微凝重点,倒也能理解。可这样正常走着,却这副表情,就有些不一样了。

    可能只是稍微注意下,很快就失去兴趣,但太引人瞩目并不是好事。

    尤其是,可能还有异灵存在,可能会因此被盯上。

    这些不必要的麻烦,自然是要控制好,不至于因此碰上。胡松鸣身为顶级求生者,经验丰富,自然能够控制好。

    因此胡松鸣确定是诡异后,神情稍微严肃,却很快恢复正常,没有任何人可以从他的表情上发现端倪,也不会在意这样平常的神情。

    “我只能感觉到诡异气息存在,白羊,你能不能找到位置?”胡松鸣问道。

    “准确的位置不行,但大致的方向,却还可以,跟我走。”徐阳应道。

    根据诡异气息的差异,徐阳找到怀疑的目标,但也仅限于方向而已。还是要朝着这方向,慢慢走过去,观察情况后才可能锁定目标。

    胡松鸣听到徐阳的话,点头表示明白。

    两人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观察着各人的情况。

    最后,两人停在一张赌桌前。

    胡松鸣一直跟着徐阳,同时观察情况,可走着走着,来到这张赌桌前,看上去也没有绕过去的意思。

    胡松鸣看向徐阳,却见徐阳微微摇头,并没有跟他说话。

    这也让胡松鸣反应过来,看来徐阳已经将范围,缩小到这赌桌附近。

    异灵可能就在附近,或者是其他原因,总之处于慎重考虑,才没有开口说话,免得被发现了。

    因此胡松鸣也没有开口,只是隐晦的观察着赌桌附近的所有人。

    其实这时候,徐阳也有些不确定,感应中这赌桌附近很可疑,诡异气息波动异于其他地方。

    可哪怕是在破障符、感知符的帮助下,徐阳也没看出哪个人有问题。

    因为这赌桌前的人,包括荷官在内,都沾染了诡异气息。同样很微弱,要是破障符、感知符失效的话,很可能无法发现。

    这些人沾染的诡异气息都差不多,看不出太大差异。

    可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都很正常,并没有异灵隐藏其中。而是这些人都被盯上了,现在看着这些人正常赌钱,可很有可能,待会就会有人出事。

    突然间,徐阳发现这些人身上沾染的诡异气息迅速消失。

    这情况让徐阳微微皱眉,他并不认为,是诡异放过他们了。因为即便是这种情况,沾染到的诡异气息,也不会这么快消失不见。

    正常情况下,都要一段时间,沾染到的诡异气息才会消失。

    在此之前,这些人都很容易再次碰上诡异,如果他们正好到了某个诡异的附近,或者更倒霉的有诡异正好降临在附近。

    这段时间是比较危险的,所以特置组在一段时间内,都会稍微注意碰到诡异,又活下来的普通人。

    即便是这段时间内相安无事,但可能沾染到的诡异气息也不会完全消失,会有很微弱的残留。

    一个倒霉,又会碰到诡异事件。

    当然,正常情况下不会如此,即便是拥有诡异体质的求生者,也不容易在平时碰到诡异。

    甚至还有胡松鸣这样,在任务间隔期时,几乎不会碰到诡异。

    偶尔一次,也都是任务结束比较久,有个十天半个月才碰到的。

    所以这次,胡松鸣也有些意外,这样的情况算是他成为求生者以来,第一次遇见的情况。

    不过徐阳之前就否认过,是因为要处理诡异才来乘船的,所以胡松鸣相信,这个应该跟徐阳无关,只是意外而已。

    凡事都有第一次,身为求生者,遇到诡异又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

    问题是,调查规则,寻找生路所在,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上面,这才求生者应该要做的事情。

    此时,徐阳感觉到这些人身上的诡异气息消失,便明白了情况,破障符、感知符的作用,恐怕已经消失了。

    不只是徐阳,胡松鸣其实也是如此,只是他一脸平常,没有露出任何异样情绪。

    本来两种诡画符,就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而已,从徐阳、胡松鸣找过来,哪怕是锁定了方向,可一路观察,也稍微花费了点时间。

    更何况,来到赌桌前,他们又观察了一段时间。

    此时诡画符的效果消失,算是比较糟糕的情况,不是在诡画符效果加持下,他们甚至无法感应到周围诡异气息的存在。

    比如胡松鸣,再次回到原本,什么都察觉不到的状况。

    只是胡松鸣控制得很好,尤其是知道附近可能有问题,也许异灵正在观察着他们,说不定就坐在旁边,可胡松鸣没有露出任何隐藏,找不到丝毫破绽。

    徐阳也是如此,他们坐在位置上,就像是观望着情况,考虑该如何下注的赌徒。

    这时候当然不可能再用诡画符了,刚才甚至都躲到洗手间里使用,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使用。

    至于回到洗手间,再用一次,然后直奔这赌桌来。

    那样太可疑了,而且还不知道诡异的规则,不能乱来。

    尽管没了诡画符的感知加强,可知道存在问题,影响便不大。接下来,就该观察下有什么异常之处。

    如果只靠诡异气息,来锁定目标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在诡异面前活下去。

    徐阳、胡松鸣都仔细观察着,目前这赌桌,有着一位女性荷官,长相清秀,也很年轻,看上去应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至于赌钱的客人,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一共二十三人。

    徐阳、胡松鸣身后,都有人站着,同样是可疑的人。

    破障符看着是正常的人,但也只能说明,这些人是异灵伪装的可能性很小,并不是完全没有。

    正如感知的时候,可能无法感应到诡异气息,异灵的感官扭曲能力要是太强的话,超过了破障符的极限,那么就可能导致破障符失效。

    倒不至于完全失效,比如他们还是发现了诡异气息波动异常,但无法直接识破异灵身份。

    所以,即便可能性很小,徐阳、胡松鸣也都戒备着。

    他们不会使用诡异道具能力,因为那样一来,就会有诡异气息波动,会被直接锁定。尽管,他们的诡异称号、诡异体质,都让他们变得比普通人,更容易找到诡异针对。

    可异灵察觉到他们发现情况,以及异灵觉得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是不同的概念。

    前者可能会慢慢来,寻找机会杀死他们,可后者可能会直接动手,或者迅速的隐藏起来。

    话虽如此,两人还是保持着最大的戒备,一旦察觉情况不对,会毫不犹豫的使用诡异道具能力。

    毕竟,最先要保证的,就是自身的安全。

    目前看来,这二十三人都在正常的赌钱,这赌桌是赌骰子的。

    正常情况下都是赌大小,可也有点数、豹子之类的投注,倍率完全不同,只是更难摇出来。

    暂时看来,没有出现问题,可徐阳坐着观察,感觉这样平静的情况很快就会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