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宠杏 > 第126章 冤枉好人
    楚姣杏愣住,听到他的嗓音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有些吃惊,微微挑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菜、菜瓜?”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从耳朵前掀起一张皮,慢慢撕了下来。

    楚姣杏大惊,一张面皮从他脸上掉下,眼前的人竟是叶惊鸿!

    她指着他的脸,又指了指他手上的面皮,道:“你……你怎么……”

    叶惊鸿叹了一口气,道:“这事说来话长了,一个月前我拜了一个师父,传授我易容之术和变音之术。”

    楚姣杏缓缓点了点头,这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啊!这技术也太厉害了!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满脸震惊,七夕过了之后,她去问楚姣棠事情的前因经过。

    楚姣棠说,北宫凌云当贼偷窃别人的传家宝,她一直觉得楚姣棠是搞错了,北宫凌云是风流了点,也不可能做出这样不光明磊落的事情来!

    “所以小棠棠是真的认错了?那个小贼是你?!”

    “嗯……”叶惊鸿低下头,小声应道,“那天我去薯香门第看到北宫凌云,看他好看,身高也跟我差不多,我就做了张他的脸……”

    楚姣杏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喊道:“你竟然去做贼了!我才不跟贼做朋友呢!”

    “嘘!嘘!”叶惊鸿把手指竖在唇边,一脸吃痛的样子,道,“之前看那些土豪天天欺压百姓,我不过是劫富济贫罢了。”

    楚姣杏蹙眉:“济贫?那都是传家宝,被那些人看到哪个百姓拿了他家传家宝,他们还能有好日子过?!”

    “当然是带回西域变卖了,再把钱带来嘛!”

    楚姣杏微微眯起双眸:“真的不是你自己贪财?”

    叶惊鸿用力摇了摇头,满脸无辜地看着她:“你看我像那样的人么?”

    “不像。”楚姣杏抬手揉了揉眉心,“你本来就是。”

    “翠花!你居然这么看我,你还是我亲朋友么!”叶惊鸿委屈地嚷嚷道。

    “北宫凌云!你给我出来!”

    听到身后楚姣棠的叫声,叶惊鸿咽了咽口水,看了看自身的衣服,道:“快,你马车里的男装给我换一下。”

    楚姣杏微微蹙眉:“我马车没有男装。”

    “胡说!我昨天明明看到你放进去了!”叶惊鸿欲哭无泪,“姑奶奶,别玩了,我实在是甩不开她了呀!”

    楚姣杏轻轻挑眉,嫌弃地睨了他一眼:“我放的是北宫千秋的衣服,又不是你的。”

    叶惊鸿蹙眉:“你放他的衣服干嘛?!”

    “备用啊,他的马车也有我的衣服。”楚姣杏理所当然地道。

    像上回她从龙吟峰回来,到北宫千秋的马车内,就用上了新衣裳,如今确认关系了,他们也算是在谈恋爱了吧,他准备了,她自然也要准备了。

    “备用什么?”叶惊鸿有些急了,为什么她放北宫千秋的衣裳,却不放他的?如今就是借用一下也不给……

    “要你管!”楚姣杏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看着他那认真起来的眼神,有些不悦,道,“你急什么?”

    “我……”叶惊鸿语噎,抿了抿唇瓣,叹了一口气,小声道,“我被人追,当然急了……”

    楚姣杏看了看帘外,道:“郡主府也要到了,你外套脱下,走下去,她不会发现的。”

    叶惊鸿有些沮丧,点了点头。

    马车停下,楚姣杏道:“下车吧。”

    叶惊鸿挑了挑眉:“你不下车?”

    楚姣杏打了个哈欠,慵懒道:“我要去齐世子府。”

    叶惊鸿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脱下紫色的外套,缓缓下了马车。

    楚姣棠从他身前跑过,并没有注意到他。

    马车又走了起来,叶惊鸿望着马车的背影,眼神落寞。

    以前在现代时,他向她求婚,却还未来得及见过面,就穿越来这异世。

    本以为他们再也没有见面机会,却在不经意间又遇到她。

    他以为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却不曾想她已经爱上了别人……

    若是有一天,他有机会回到现代,她是不是也不想跟他一起回去了呢?

    怅然踏进门内,胳膊立刻被挽了过去。

    他一眼都不想看身旁的苏珞染,而是抬头望天,道:“老天爷,你再整我,我就吞粪自尽!”

    “你想什么呢!快跟我一起去逛街!”苏珞染哼着轻快的歌,把他拉了出去。

    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楚姣棠和四个捕快仍然在街上寻寻觅觅。

    “晋世子!晋世子!”忽然听到一群女人娇柔的声音,楚姣棠抬头,便看到了一辆马车在路中间走着。

    风轻轻吹起轻薄如蝉翼的帘子,颠倒众生的面容像极了盛放的海棠花,一双水光盈盈的桃花眸只是朝外轻轻睨了一眼,被眼神扫过的女子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羞红了脸蛋。

    “晋世子看我了!”

    “明明是看我!”

    在北宫凌云没有看到的地方,那脸却被楚姣棠看了个清楚。

    她紧紧握着双拳,立马挤进人群追着马车:“北宫凌云!上回还骗我说我认错人了,今天那人明明就是你!”

    马车内正在品茗的北宫凌云微微一顿,听到了那稚嫩的声音,他轻轻挑眉,慵懒的眸子多了一丝喜意,他放下茶盏,启唇道:“停车。”

    “是。”

    “她是谁呀!”

    “好大胆子,竟敢直呼晋世子名讳!”

    一群女孩嫌弃地看着楚姣棠。

    楚姣棠气喘吁吁地跑到北宫凌云的马车窗前,指着帘子道:“大胆小贼!今日被我抓了个现行,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北宫凌云挑开帘子,满脸戏谑地看着一身捕快装束凶巴巴的她:“小棠儿,七夕那日我带你玩得那么开心,怎么又过河拆桥冤枉好人了?”

    很快便有几个女孩认出了她,羡慕嫉妒恨道:“她是那日去酒馆的人!”

    “不止去了酒馆,晋世子还把泥人送给她了!”

    “竟然说晋世子是贼,她也太无礼了!”

    楚姣棠完全不顾外面的言论,依旧凶巴巴地看着他道:“谁冤枉你了!我今日看得清清楚楚,偷东西的分明就是你!”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放下了帘子,慵懒地往软垫上一靠,道:“好啊,那你上来,若是找到证据,我任你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