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 第206章 总裁娇妻大危机
    亲了会儿,南洙决松开她,嗓音低沉地在她耳边说:“可以了。”

    再不可以就出大事了。

    “嗯嗯。”陆岑岑点点头,从他身上站起来,乖巧地坐到另一张椅子上。

    坐了不到一分钟就坐不住了了,起来摸摸他桌子上的鼠标,翻翻他满是苍劲字体的笔记本,又去后面的书架上看看他平时爱看的书,去沙发上趴一下,又端起他茶桌上的紫砂壶看了看。

    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转悠一圈,她又回来坐下,摇头叹息说:“不好玩,你这办公室,简直是六十岁总裁的构造。没有一点年轻和活力。”

    “嗯。”南洙决点头,“我爸传给我的。”

    南父退休之后,南洙决直接接棒了,办公室构造分毫未改。

    “那就难怪了。”陆岑岑恍然,“以前当你助理的时候都没有敢进来乱翻,都不知道这么古板。”

    南洙决没接这话,看了一眼手表,提醒她:“待会儿别人该回来了。”

    “哦。”陆岑岑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准备出去。

    南洙决伸手,把她拉入怀中,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回家等我。”

    “嗯!”

    陆岑岑心满意足地离开办公室。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手拿许多海报的吃瓜天团回来。

    她们一起抬手和陆岑岑打招呼。

    Coco问了句:“岑岑,你来总公司有事吗?”

    陆岑岑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对她们说:“我来看我老公南总啊。”

    吃瓜天团各个脸上都是鄙夷。

    “喝多了不要乱跑,别给警察叔叔增加负担。”

    “你怕不是忘了李女士,小心南总听见送你去坐牢。”

    “姐妹,我还是挺敬佩你的胆量的。”

    “你们不信算了。”陆岑岑一边往外走一边冲她们挥手,“快回去工作吧,以后我和南总结婚的时候给你们发喜帖。”

    陆岑岑笑容满面,走到自己的车前,拉开门坐了上去。

    正低头从包里翻钥匙的时候,副驾座的门忽然被拉开,一把短枪,从正面抵住了她的脑门。

    沙哑的男音从头顶传来:“不想死就听我命令。开车。”

    那把枪从她的脑门移动到了她的腰间,然后拿起她放在前面的手机,直接从窗外扔了出去。

    陆岑岑快哭了:“大哥……我手机一万多块钱呢,你把它电池抠了都行,我求你别扔啊……”

    男人并未搭理她,用自己手中的枪抵住她:“闭嘴。”

    陆岑岑不敢再说什么,坐直身体,心疼地扫了一眼车窗外的手机,又从后视镜偷偷打量身边坐着的男人,他穿着很寻常的运动服,戴着一副墨镜,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陆岑岑缩缩脖子,眼眶也红了起来,害怕的声音都在抖:“我……我听你的……我……我这就开车……”

    她伸出不停发抖的手,握着钥匙往钥匙孔里插,试了好几次也没进去,一紧张钥匙掉了下去。

    陆岑岑赶紧弯腰去捡钥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隔壁座位上男人的视线,一只手去捡钥匙,另一只手飞快探入刚才掉下来的包里,拿出那个看起来像胸针的微型摄像头,别在自己衣服上。

    她坐起来,插进钥匙,发动车子,握好方向盘。

    身边的男人吩咐:“出停车场直走,第二个路口拐弯。”

    陆岑岑按照他的指示,把车开了出去。

    而此时赵A赵B吃完烤冷面回来,发现陆岑岑的车已经不在了。

    二人都有不祥的预感,拿起监听器,就听见里面的男人在指挥陆岑岑继续转弯。

    赵B问:“难道老板娘又去跑出租了?她身边这个说话的男人是她的客人?”

    赵A皱了一下眉头:“不太可能啊,按照老板娘以往的习惯,她只是在上下班的路上顺便赚点顺风车的钱,今天她又不上班。”

    赵A直接给陆岑岑打电话,想问问她在哪里,结果就听见不远处响起了手机铃声。

    赵B连忙顺着声音来源找到手机,拿起来一看,脸色顿时黑了:“哥,是老板娘的手机。”

    赵A也是脸色一变,立马意识到陆岑岑应该出了危险。

    他赶紧对赵B说:“你先追出去,我去通知老板,老板娘的车比较引人注目,应该很快就可以跟踪到。”

    “好。”赵B应了一声,骑上自己的摩托车,立马追了出去。

    ……

    跑了半个多钟头,陆岑岑发现这个男人在故意让她往人烟稀少,但是地形复杂的地方走。

    她一直从后视镜观察身后,却并没有看见赵A和赵B的身影。

    她正想着要怎么给这两个人留下信息提示,隔壁的男人忽然说:“停车。”

    陆岑岑听命停下。

    男人又做了下一步指示:“下车。去开旁边那辆车。”

    陆岑岑迟疑,要是丢下车,赵家兄弟恐怕就真的跟踪不上她了。

    那男人见他不动,忽然朝着她脚边开了一枪,枪是带消音的,听不见声音。

    陆岑岑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裙子上开了个洞,边缘被烧的焦黄,车也被打穿了……是真枪。

    她身体忍不住发抖,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任何字,没办法再多想什么,连忙打开车门,她本想拿上自己的包,那里面有赵B放的监听器,可男人却把枪又指到她的手上:“放下。”

    陆岑岑只好松开手,腿脚发软地走下自己的车,坐上旁边停着的另一辆车。

    按照男人的指使,陆岑岑一路往城外,开了四个多钟头也没让她停下来。

    而且那个男人一直用同一只手举着枪对着她,陆岑岑逐渐开始好奇,他胳膊都不酸的吗?

    开到傍晚时分,陆岑岑见身边的人没有实际伤害她,她已经从一开始的紧张害怕慢慢平静下来了。

    一边开车一边和他唠嗑:“你要钱不?你要钱的话就把我放了,要多少直接跟我说,我让我男朋友打给你,只要你不伤害我。”

    男人沉着脸,动也不动,如同一座雕像。

    陆岑岑想了想,问他:“你家哪儿的?我听你口音有点江淮的感觉,我老家也是那儿的,不过我很小时候的就来J城了,所以你普通话很标准听不出来口音。咱俩说不定还是老乡呢。”

    陆岑岑从内后视镜观察男人的脸色,对方依旧岿然不动。

    不动就表示没生气,没生气就表示她可以继续,继续就表示她可以通过嘴炮死里逃生。

    电视剧里女主角不都是这样感化坏人的吗?

    陆岑岑语重心长地劝他:“你是专业干绑架的吗?我看你年轻轻轻,仪表堂堂的,你为什么不去找个正经工作呢?你干绑架又不能干一辈子。”

    “以后你结婚生小孩,你还出来绑架的话,你老婆孩子在家多担心你啊。”

    “你放了我,我让我老公在鸣世给你安排工作。你想要月薪多少?我帮你争取。还有五险一金,不比干绑架好?”

    男人实在受不住了:“闭嘴,开你的车!”

    陆岑岑一愣,旋即又鼓着脸,小声嘀咕:“凶什么凶,我不开着了吗……”

    安安静静地开了半个小时之后,陆岑岑又憋不住了,对旁边的男人说:“哎,我跟你无冤无仇,我都不认识你,你绑架我,一定是你幕后有人指使吧?是谁啊?”

    男人依然不开口。

    陆岑岑眼珠一转,又贼兮兮地问:“你打算问我男朋友要多少钱赎金?”

    她不等对方回答,接着自己的话说:“我要是聪明的话,不如和我合作。只需要把赎金分一半给我,回头你缺钱,你再来绑我,我配合你,我帮你甩开跟着我的保镖。”

    男人终于出现表情了,满脸的不耐烦,不搭理她,继续指挥方向:“左转。”

    “左转,不是那个什么海滩吗?”陆岑岑惊讶地问。

    J城本身没有海,但是隔壁市是临海的城市,蒋道礼他们现在就在这个海滩的游轮上玩。

    陆岑岑不满地说:“早知道你要把我绑来海滩,我就不请假了,跟蒋总他们大巴一起过来了。现在让我开了五个多小时的车,累死了。”

    “再废话我杀了你!”

    “真凶……”陆岑岑小声嘀咕一句,不敢再说了,听他的指令把车开到了海滩上。

    海滩边停着一艘大游轮,陆岑岑离很远就看见了那游轮的名字,不就是蒋总他们定下的那个吗?怎么没开出海?

    把车停在不远处,男人拿枪指着她的脑袋,一路把她带上了游轮,押进一个无人的房间里。

    他好像对这个游轮挺了解的,轻车熟路就上来了,沿路都没有碰见任何工作人员。

    这游轮很大,里面是五星级酒店构造,陆岑岑所在的这个房间也和那些酒店构造差不多。

    男人把她绑在椅子上之后,打了个电话出去,不多会儿,另一个人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陆岑岑抬头看向来人,竟是天真。

    她没有多少惊讶,早在上次,她在活动后故意和南洙决谈规划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天真对她有敌意了。

    上周席画提醒她别来游轮,估计也是撞破了天真的什么事。

    陆岑岑佯装不知,扬起微笑看着她说:“咦,天总,原来是你啊。”

    她又看向那个拿枪的男人,“你快把我放了,我和天总认识。你一定是绑错人了。”

    “够了,不要再装疯卖傻了了。”

    天真打断她的话,坐到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她一张圆脸,原本就是不笑,也会让人感觉很亲切,但此时,陆岑岑只能感觉到森冷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