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小熊的盼
    望着美女来去,小熊与小向这两个单身,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当然,许玫这种高贵的西施,养养眼也就罢了,不可能当真。偶尔小向会跟许玫开个玩笑,也只是过过嘴瘾,但小向有时候就当点真,把许玫对他的一笑,当成精神粮食。

    没有对象,身边还有两对撒狗粮的,你怎么安得下心来?小向整天观察许玫,那蠢蠢欲动的样子,小熊当然是旁观者清。但小熊理智得多,既不跟许玫多说话,更不会献殷勤。他至少有两点是清醒的。第一,许玫永远没有可能看上自己。第二,自己跟许玫说话多了,就会挤占小向套近乎的时间。小向这人,心胸并不开阔,他会急眼。

    有男女的地方,就有是非。小熊想,自己还是不要惹这个打了鸡血的小向为好,他自己非常珍惜这份工作。

    其它几位,也没往这方面想,各自都有各自的事做,几个男生在家杀鸭做菜,两个美女上街卖菜,相处的时间,只有吃饭时。

    小熊过去在中学都早恋过,但那给他的,除了失恋的痛以外,更有高考的失利,学业的失败,整个人生都被毁了。而今,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因为后悔没用。那毫无希望的打工生活,存不下几个钱来。自己家穷,娶媳妇的标准也不高,只要是女的、活的,就行。

    小熊知道自己失败了,也不想委屈自己,自己挣的钱,给彩礼都不够,所以,对结婚找对象这事,并没抱多大希望。

    想不到,不等于不会想。尤其看到冬子与燕子这恩爱默契的一对,恰好符合了小熊学生年代,对灵魂伴侣的定义。他觉得,这两人,是最幸福的。更何况,小蒋与小樊,偶尔做那事,也不是密不透风的,这更让人难受。

    对人的情绪影响最大的,不是思想,而是身体,因为它来得直接。

    他在广东打工挣钱少,干的都是最初级的活,很辛苦。那一种活路,对小熊来说,最难受的不是它的辛苦,而是它对知识的蔑视。根本不需要动脑筋,只需要出力气的活,本来就不是他的强项,更莫说,自己整天跟一帮子粗俗的老汉子们一起,根本融入不了。

    那些打工老男人们,闲下来的事,只有三件。一是打牌,一幅烂扑克,也要下赌注。小熊看过多次,他们打牌的技术都很低,但却自认为是高水平,所以,输钱的不少,有的甚至把孩子的学费、父母的医疗费都输给别人了。当然,这种牌,大部分只是在工棚里打,工友之间的输赢,起伏着欢笑与咒骂的交响。

    还有就是谈女人,谈自己或者别人的老婆,谈街面上新来的野女人。小熊不理解的是,这帮子家伙,大部分人其实是怕老婆的,平时胆子也小,但为什么背地里谈论别人的女人,那么著肆无忌惮?为什么这么大胆露骨呢?

    后来才知道,那是压抑后,集体的反应。那是在给自己壮胆,语言上歧视女性,是因为,他们只有在语言上找一点平衡。而他们自己,几乎成了大多数社会人歧视的对象。拿谈论女性那方面的事,形成工友们的共识,在集体力量的鼓动下,显得豪迈。

    他们好多年没有豪迈过了,他们只是看到别人的豪迈,他们只是压抑,休息时,就需要抒发一下,伸展一下,那不屈的情感与需求。当然,也有个别付诸行动的,窜小巷子,找红灯洗头的地方,十几分钟,花掉一两天的体力钱。

    如果上述两项参与者不是普遍性的话,那喝酒,喝最劣的酒,吃最大的味,恐怕是大家最共同的爱好了。如果生活给了你痛,你摆脱不了,那你就找一个更短暂的剧痛,来代替吧,至少,他会让你暂时忘掉生活的苦。这就像一个皮肤过敏搔痒的患者,偶尔为了缓解那长时间的搔痒,猛地扎自己一针,用痛来代替一下,转移一下注意力。

    喝酒时不吹牛是不可能的,喝酒就是为了吹牛。别人吹牛时,你不追捧,你就不是合格的酒友,吹牛的目的,就是互相捧嘛。自己的想象,大话空话,所有的野望加猜测,甚至是自己的妄想与海口,都有人承认。

    “大哥,你说得对,我觉得,只有你,才称得上是英雄。”这才是下酒最好的东西,吹捧嘛。接下来,我会反过来捧你的,兄弟,你放心,过一会,你也是英雄。这种互相短暂承认,在旁人看来,是可笑的。但是在酒桌上,你是不能责备的,酒话嘛,重点不在真假,重点在抒发。

    蔑视知识,也是他们的抒发重点,这一点,小熊就经常被拿来举例。他们还说,哪个包工头是初中毕业,跟他打工的技术员,却是个大学生。总之,证明自己也不差,就对了。这本是酒话,但却让小熊忍不了。

    忍不了有什么办法呢?在这里,好歹也能够挣上个五六千块一个月,自己省吃俭用,也能存个两千块钱,但这一点钱,哪里够娶媳妇呢?

    钱少是小事,对自己一直崇尚的知识的侮辱,就打破了小熊最后的优越感。优越感也是人在社会比较中的价值感,如同空气,不能或缺。就像那帮工友,在喝酒时说大话,也要找到暂时的优越感。

    万般无奈的小熊,接到了小蒋的电话,算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容城的。毕竟小蒋介绍,只是杀鸭子,体力倒没那么重,收入肯定也比在建筑工地上拿得多,他就过来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离自己家乡近,至少回家方便,路费也便宜些。

    结果一来,就知道自己遇上机遇了。两位老板,都是有素质的人。冬哥这人,不仅本人有知识,而且还尊重知识。要知道,小熊唯一在底层混的心理堡垒,就是对知识的优越感,在这里,这种优越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不管是改良烤火与炉子,不管是进料口设计与温度控制,自己小聪明的改良,总能够得到冬哥的尊重。并且,因为自己设计的全封闭式饲料粉碎装置,还得到了燕子的高度赞扬。老板赞扬自己这话并不稀奇,但赞扬自己有知识,这可不得了,人生追求契合了。

    干活也不累,也没有歧视,老板与他们是一同操作的,就像工友一样。小熊的聪明,他不可能估算不出老板的利润,他知道,这样的老板,一年赚的钱,可以够大部分人赚一生,但老板年轻有知识有见地,这种思维上的宽广性,让自己佩服。自己佩服的人,跟自己同吃同干,那就会给你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

    还有满足感的是,老板亲自炒菜,他炒的菜水平有多高,自己不好估计。小熊有自知之明,自己没吃过大饭店,没上过高档场面,不知道最优秀的厨师是什么样的。但是,冬哥炒的菜,是他一生中,吃到味道最好的。

    前一段时间,冬哥给他们讲营养搭配与作料性质,这样丰富系统的知识,绝对不是自己这种小聪明可以比拟的。同样年龄段的年轻人,中学时水平差不多,但出了社会几年,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小熊知道答案,那就是冬哥这几年,净跟高手在一起,而自己却总在那下力的工棚。

    吃着老板亲自炒的菜,那可是一个百万富翁的手艺,那可是有品牌的厨师的制作,那可是自己吃到最好的东西,小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更让他满足的是,冬哥支持自己的技术改良,对自己搞机械方面的技术革新,保持了高度的宽容与赞扬。燕子还给自己的改良付工资,每个月一千多元的所谓设备维护金,虽然数目并不大,但那是第一次,将自己的知识变现。

    自己最骄傲的东西,能够变为钱来,这让自己更加优越了。优越感的正向回馈,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有价值起来。

    平时,他喜欢跑到前面的修车师傅那里去,借用他的电灶或者切割砂轮,弄一些机械上的小玩意,冬哥鼓励的方式主要有两点。一是给那师傅打招呼,让师傅行方便。如果有损坏,由冬哥来赔。二是让小熊自已捉摸,如果需要材料,尽管去买,钱由老板来出。

    所以,当业余时间,小向逛街或者找人闲聊时,小熊在屋里,跟一堆不锈钢或者电焊打交道,一个小单间里,从锯子到万用表,东西越来越多,小至于,蛮像一个专业修机器的人了。

    不出门就不怎么钱,一个月万把块钱的收入,几乎可以存下八千元来。这大半年,他也存了有六七万块呢。如果按这个速度,再干几年,不仅老家的房子翻修的钱有了,说不定,娶媳妇的彩礼钱,也会有的。顿时,小熊充满了期盼。

    他并不期盼一个美女在等着自己,不像小向那样,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想。他并不期盼自己大富大贵,像小蒋那样,还想在容城买房,让孩子从此成为真正的城里人。

    他喜欢看网上一句话:“农妇、山泉、有点田”,有个砖木结构的新房,有个踏实本分的老婆,最好再给自己生个孩子。孩子的教育可得抓紧,但至少在初中以前,凭自己的能力辅导,就不需要在外面培训了。

    但是,他的梦想中,也经常矛盾。因为,他知道,农村,估计是回不去了。估计,没有媳妇愿意在那地方定居了,虽然自己的理想要实现起来,还有蛮长的距离。但到了那时候,世道是不是又变了呢?

    如果在农村,自家的孩子是不是也会遇到自己的困境,自己的努力成长,跟不上社会发展的速度。

    从这个意义上说,小蒋与小樊,他们的考虑既现实又合理。但自己要走到那一步,起码得有个像小樊那样的人,还得有小蒋的收入水平。

    何其困难!

    困于容城,见识不可能有多大长进。他以冬哥为例,冬哥就是出去五年后,不仅长了知识,结交了高友,还拿到了传奇的秘方。于是,他作了最重大的投资,买了一个大屏幕的手机,手机的性价比与配置,他是经过反复比对的,花了他五千多块钱。

    “唉,熊哥,你那抠的人,下得本哟,这样花钱,不准备娶媳妇了?”小向的调侃,并没打消他的兴奋,他也懒得解释,哼,燕雀安知鸿鸪之志哉!

    “我懒得出去上网,不像你,给网吧钱,我这就相当于上网吧了。”这个解释,小向听得懂。说服一个人,必须用他听得懂的语言与道理。

    他拿这手机,不仅仅是为给老家打电话方便,更重要的是上网。上网找媳妇,那是大海捞针,也容易上当。他上网,主要是查找食品机械方面的内容,看看别人的产品与设计,看看专业人士的意见。

    当然,也不是没有QQ群与微信群,主要是加了初中同学的群,他知道,自己未来的媳妇,只有可能在这一块了。高中同学,自己是个失败者,根本没机会。

    他不是网上撩骚的高手,本人的职业也不高大上,也炫不了穿戴与旅游,当然,跟他主动说话的人就很少,久而久之,在网上找媳妇的念头也淡了。

    “算了,随缘吧,万一碰上了呢?”

    安慰自己的话好说,但安心很难。只不过,在网上,他倒是大开眼界,看到了一些奇妙的机械设计,一些天才的无聊想象。有一个网友,以专门设计无聊机械而出名,比如自动洗头机,比如强迫健身器,网友的点赞量居然很高,他也发了财。

    但是,他的成功是无法复制的,因为那人比较帅。自己这个相貌,估计是没多少粉丝的。况且,这种制作,投入很大,自己没那财力耗不起。人家是专业人做专业事,而自己却无法抛开日常工作,不拿工资,就得饿死。

    好在,一个新的好消息,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前段时间,冬哥总在帮某个装修公司做事,没时间跟他们细说。但最近几天,冬哥在试探性地问,如果要扩大规模,需要生产设备改良与场地的问题,找小熊帮忙思考一下。

    扩大规模,究竟有什么规模,冬哥没说。但按小熊的预设,卤鸭子的产能,恐怕要超过一天一千只才行。至于羊肉串,最近容城也搞什么卫生文明城市建设了,那禁止炭火烧烤,显然是必须的。

    那得设计出更适合老陈烧烤的电烤炉来,冬哥以前也有这方面的设备,但是太简单了。能够自动排烟,能够控制温度,能够自动翻转。加作料及取放还得要很方便,这些要求太多了。

    但有两个约束条件。一是,一个烤炉,至少得同时容纳下两百串的量。二是,机器体积不能太大,重量也不能太大。

    “你思考一下,有什么方案,就跟我说,要用什么材料试验,你尽管买,我出钱。如果搞成了,我给你资金,以后它的维护保养,每个月多给你两千块钱。”

    冬哥这一说,把小熊的希望点燃了。他知道,自己所谓的找媳妇的期盼,不管是在农村安家还是在网上找,遇到的困难,其实就只是一个,自己没有钱。一听说,冬哥要发资金,那兴趣自然不同。

    他知道,冬哥对发资金是很大方的。要不然,那个许玫与小樊的收入,也没那么高。再加上,如果这一个搞成了,每个月多出两千收入,那自己每个月都可以存一万元了呢。

    月存款达到一万,这是自己以前给自己的最高设计的台阶。小熊知道,存款数量与收入总数,不一定是按比例来算的。

    比如,你收入只有五千块时,你只能存两三千元,因为你的必须生活用品与支出,得占你当时收入的一半。而如今,自己月收入达到一万元,支出因为包吃住,反而还减少了。生活品质不减少,而支出减少,这也相当于收入福利。所以,自己每月能够存八千元钱,相当于总收入的百分之八十。

    由此,他推算,冬哥与燕子,他们每月至少十几万的净收入,可能用的钱支出,都不及他们收入的十分之一。却仍然保持着很高的生活品质。

    至于杀鸭子剖鸭及卤鸭的机械设计,因为受到规模不清、目的不明的限制,小熊并没有头绪。他把思考目标投入到最现实的烤羊肉串的电炉子中。

    一般的电烤炉有几个缺点,有一种简易的,就是电加热,但取用不方便,加作料也不方便,只是用电代替了碳,这东西虽然轻便小巧,却减轻不了劳动强度。甚至,它还增加了劳动强度,因为,你要加作料,要把它取出来,你判断好没好,也要取出来看。

    所有技术的进展,只能是让人越来越方便,最高的技术成就,就是把复杂的事变得简单。

    在网上,小熊也见过最复杂的设计,那也是一个羊肉串爱好者的设计。从自动翻转到温度控制到加作料的入口等,都算是完备。但是,它没有商业价值,因为,它太重了,太大了。莫说摊位放不下,就是搬运,都得要壮劳力,显然不是女生能够承受的。

    没有借鉴,没有方案,小熊知道,要完成功能,就很难减设备。不减设备,那体积与重量问题就解决不了。

    怎么办?

    当他把这个问题,在吃饭时,给冬哥汇报时。冬哥想了想,对他说到:“你听说过AK47吗?它是工业化的杰作,实现主要功能,将次要功能简化,以提高效率为基准,这样思考,是不是好些呢?”

    果然高手,就为这句话,冬哥当老板发大财,就是必须的。小熊对有钱人并没有过多的嫉妒,他甚至对凭才智创造财富的人,有一种佩服。这也契合他自己的骄傲:知识就是财富。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女同学,哼哼。

    那么,什么是基本功能呢?怎么提高效率呢?

    问冬哥是没时间了,平时就多问问蒋哥吧。据说,蒋哥跟冬哥探讨过烤羊肉串的秘密。除了腌制羊肉的配方,蒋哥不晓得外,他知道所有火候与烤制时调料的技巧。

    “这个事很麻烦,因为火候,刚开始时要大,后来要小,调料,分温度与进程不同,添加的种类与步骤,都有分别。这属于一种手工艺,你怎么可能把它自动化呢?”

    但是,小熊相信,只要凭知识,是可以解决的。天下这么多手工艺,不是也因工具的变化,而自动化起来了吗?

    他先跟着小蒋试烤了几天羊肉,记录下每一个步骤与要点,在业余时间,就在思考,如何用自动化的步骤,将它们简化。

    简化的最主要目的是什么呢?小熊想起了冬哥的提醒:提高效率。

    从学习的情况看,烤羊肉串的时间,是无法减少的,因为如果为了抢时间,加大火候,那会把肉烤糊。那提高效率的办法,就只有一个,一次性的多些。比如三百串?

    但烤多了,就意味着烤箱要做得很长很大,会突破体积的约束条件。并且,加大功率后,电量用得大,发热电阻丝的损坏概率就增大了,如果烤在半路上,机械损坏,那就极大地增加了成本,破坏了效率。这就跟走长路一样,不怕慢只怕站。宁愿慢一点,也不要返工。

    先把烤箱的烤制的规模定下来,再决定其它参数,是小熊的第一步。

    第二步,他要思考,什么地方还可以简化。于是,这就涉及到产品经营问题。

    目前,有资格在市面上烤出正宗羊肉串的,只有老板冬哥一人。哪怕是蒋哥,也不能出品最正宗的老陈烧烤来。因为温度火候及调料的把控是非常精准的事情。但如果扩大生产经营规模,那就得让冬哥摆脱亲自操作的困境。

    设计出各种精准控制的机器来,让机器的精准代替冬哥的经验,这才是设计的目的。

    所以,加快时间不现实,扩大一次性进炉的肉量有局限。但把冬哥的手艺,通过机械控制,达到可复制出正宗老陈烧烤的风味来,才是最终目标。

    如果成功了呢?小熊自己笑了起来:我还真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