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生活问题
    “快来帮忙,还愣着?”

    冬子一看,原来燕子新裙子,被那野刺花,勾住了。赶快上前帮她理开。一边理一边笑:“你勾人就行了,怎么还勾刺呢?”

    “看你死皮赖脸的样子。”冬子埋头在理她的裙子,燕子轻轻摸了摸冬子的头发。对这个男生,自己的依恋感是越来越强了。

    冬子的手明显抖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好了,没问题了。”

    这可骗不了燕子:“你手,快拿来。”

    冬子的手,被刺扎破了皮,一滴血珠渗了出来。冬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燕子抓住冬子被扎的手指,拉过来,放入自己的口中,吸干净了血,用口水抹了抹。

    自己的手指在燕子那唇红齿白的口中时,湿润与温暖,让冬子突然产生了某种激动。这完全是妈在世时的动作啊,这是第二个女性,为了自己的伤口,完全是下意识地用这种方式帮自己。

    燕子想丢开冬子的手,冬子却不放。他想抓往这温暖,这温柔,这时的世界,只剩下燕子了。

    拥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亲得也太久。燕子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我都出不来气了。”冬子才放开她。

    两人继续向上爬,冬子跟在身后,两人的心思却不在周边的风景上了。冬子看着燕子的背影,仿佛那里,就是一个活动着的整个春天。

    其实,这种骚动已经发生过几次了。隔壁的小蒋与小樊,偶尔在深夜,床板传来的吱吱的叫声,喘气的声音,对于已经成年的冬子与燕子来讲,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小蒋的身体真好,明天还要起早到武汉呢。”冬子只好用这话来转移注意力。

    “羞不羞,听别人。”

    “你说,羞什么?”冬子不依不饶。

    过了好一会,从抱着的姿势改为平躺,燕子试探着。“冬哥,如果你想,你过来吧。”

    冬子只是捏了捏她的手:“我想给自己最好的仪式感。”

    仪式感,是给生活赋予意义的一种方式。冬子听过跟孙总一起谈天说地的高人们,谈论过许多哲学,也对人生的体验有新的看法。

    所谓人生,从结果来看,是没有意义的。从生到死,没有任何伟大、任何方式可以避免。既然结局一样,任你挣扎,也无法改变。无法改变的事实,本质无意义。

    但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寻找它们的意义。当那个原始人开始仰望星空时,当他在寻找大地以外的世界时,人类对意义的探索,就已经开始了。意识,开始有了超越现实的内容,并且,独立发展为一套思想,给生命以价值。

    面对这种无法改变的事实,有人采取了否定意义的方式,抛弃宏大叙事,只求及时行乐。

    但没有意义的行乐,只是感官的刺激,这种刺激有两个坏处。第一,刺激的力度有限。你都感动不了自己,何来高峰体验?这就像是自渎,一个机械运动,在紧张与放松的感官对比中,寻找那么一点可怜的情绪升降,然后,是无尽的空虚。

    第二个坏处是,单纯感官刺激,会升高快乐阀值。这就像是抽烟的人,从每天一包到每天三包,快乐需要的代价越来越大。最后,那除了睡觉就是抽烟的人,根本找不到抽烟的快乐,只是屈从于自己制造的习惯。这也解释了,那些纵情声色的家伙们,他们的快乐成本越来越高,得到的快乐,越来越少。

    有人说,快乐就像是存钱罐,人生的数量有限,你用多了,以后的储存就变少了。人到老年,你会陷入痛苦之中。

    冬子对这个存钱罐理念不以为然。毕竟,每个人的数量是不同的。有的人天生快乐多一些,我们叫他们乐天派。有的人,一生愁眉苦脸,好像生活欠了他什么。

    生活是公平的,给每个人的生命,并且给你身体的自由,看你如何对待它。

    冬子喜欢一个说法:“宁尝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并且在尝鲜桃前,给予一些仪式感,让它们带来感官以外的附加意义,以抬高快乐的峰值。

    人生的意义,是一种心理感受。冯警官说到:“你认为哪样最好,哪样就是最好的。”这是心理学的基石,所有幸福,都是一种感觉。

    冬子要制造出这样的感觉,就是他与燕子结婚时,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应该发生在那一刻。这是给自己与燕子,在十来年的爱情中,从暗恋到喜欢再到一起,一个圆满的总结。

    今后,无论自己与燕子有任何不顺,只要想到那一天,就觉得自己一生毕竟有过高峰,一切都是值得的。

    除了那件事以外,他们俩生活的方式,与正常的夫妻,完全没有分别。冬子的所有衣服,都是燕子洗的。燕子来例假时,所有重活,都是冬子干的。他们之间,从钱到身体,从感情到食物,完全是不分彼此的。

    冬子只是想,把高峰往后推,推到那个极致。比如,结婚时,燕子穿戴什么,请哪些客人,甚至包括现场的安排与仪式,冬子没事时,就在想细节。还别说,许多细节,只要想想,都是美妙的。

    人有了期待,生活就有了盼头,自己给自己赋予意义,它就真的有了意义。

    佛家说,心想事成。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这些天,冬子还开着车,拉着燕子回了几趟农村老家。一方面是看爷爷的病情和父母的情况,另一方面,是考察饲料与养鸭的进展。

    爷爷的病情,到了春天后,就明显好多了。冷空气减少后,人就可以起床,还会一个人到周边走一走。跟老人们说说话,听一听年轻人的祝福,这恐怕是爷爷最能够想象到的幸福吧。

    父母的蚯蚓养殖也在正常进行中,已经卖出去两批蚯蚓了。当然,有的养鸭农户,心疼钱,暂时决定不买蚯蚓喂。燕子也没有再作劝说。因为,到时候,交鸭子时,那喂与不喂,在质量与重量上的区别,就足够有说服力了。

    而堂兄的饲料厂,因为燕子送来配好的中药粉末,已经调配好了,也开始有村民,因为自家鸭子进食不够,来买他的了。这些都有利润在里面,但燕子并不打算,在这两项产业中赚多少钱。

    适当的利润率,可以维持再生产,这是冬子教给她的。饲料厂赚来的钱,她可以将一部分分给堂兄,另一部分,作为养鸭基地的备用金,以应付瘟疫等自然灾害。

    当村民们开始将养育鸭子的活路当成事业之时,随之而来的附产品,也开始产生,直接影响着燕子父母的生活。

    人情与生意的纠葛,从事业刚开始,就发展了。这是最有乡土特色的画面。

    有人找燕子父母要蚯蚓,而正规给钱的人却很少。

    有人说:“我们是一家人,你家这么多蚯蚓,密度大了,反而有害,送我一点。你家大业大,这现在怕产了几百公斤了,送了几斤,有什么呢?”

    这种人,往往是住得最近的邻居,或者是没出五服的亲戚。要说,几斤蚯蚓值不了什么,但是,假如你送了甲,乙就会过来说:要说没出五服,我们的关系还近些,燕子爷爷也是我的大爹,那不更应该多送几斤?

    有人说:“我们住得近,你家什么时候有事情,我没来帮忙?就是小陈第一次上门,凳子还是从我家主动拿来的。我不要你送,但是,先借几斤,没问题吧。等鸭子长大了,卖出钱来,直接就在那钱里扣,不是一样的?”

    这种借,其实,就是送,只不过,说起来好听一点。毕竟,你不可能为几斤蚯蚓专门记账,到时,燕子收鸭子时,专门找他扣钱。如果这样搞,那邻居没得做了。人家会说,你这人算得太精,为富不仁。

    有人说:“我也不要你送,也不借,咱们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你便宜一点,让我有个赚头。毕竟,我们养鸭子,也是听了燕子的话,帮助她把生意做大,对不对?”

    这话就更不好推了,哪有乡亲不让利的呢?乡亲之间,祖辈生活在一块,你找我借点柴,我找你拿点盐,这事是生活的日常。燕子这个生意,等于打破了日常的小农经济下,农民互助的经济模式,对大家的生活观念,是投石击破水中天的感觉。

    当然,也有讲义气的,按正常价格买的,可是这种人,只占少部分人。

    “妈,莫在生意上讲人情,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你送别人蚯蚓,不值什么。如果人家家里办事,你直接送钱,这人情才有价值。”

    燕子妈愁不过:“你话是这样说,但是,人家求上门,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就莫做生意。”燕子爸在一边愤愤不平,他估计,也被这种事,伤透了脑筋。

    但是,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燕子也知道,乡亲们,平时生活大体都在一个水平线上,温饱有余,富裕不足。自己家生活好起来了,引起人们的嫉妒,人家不当面恨你就不错了。羡慕嫉妒带来恨,这也是人性。

    如果人家找到理由,说你们发了家,就不把乡亲当人,那就失去了乡村生活最大的优势:亲情。

    天下不患贫而患不均,在几千年农村自治的平静水面上,燕子生意的出现,虽然会带来大家财富的增加,但也加速了不平均。这种心理冲击,会将以前那种团结互助的状态,打得稀碎。

    富贵莫还乡,古人的话有道理。更何况,燕子现在还没有宝贵,大家都以为心理上的富贵病来了。

    冬子倒是考虑得远一些:“叔叔,阿姨,不管怎么说,随着咱们的生意做得好,离开这个地方,跟我们一起到容城住,是必然的。因为今天借蚯蚓,明天就会借钱。你们应付不过来的,我们也不放心。”

    燕子也劝说到:“升米恩斗米仇,这事也是你们教我的。救急不救穷,当帮手不当扶手,这才是对的。”

    “不去不去,我们不到城里吃闲饭,你们现在正在起步,我们不愿意添麻烦。你们日子过得好,我们就放心了。”燕子爸虽然手有点残疾,但内心中却从未对生活失去担当。

    燕子妈也说到:“你们自己都是租房子住的,我们去干什么?况且,这边的鸭子还没长成,我们的任务,也没完成。再怎么说,你们生意上了路,一切稳定下来,我们再去也不迟。更何况,按风俗,你还没嫁,我就跑女婿家去,那不成了笑话?”

    冬子赶紧说到:“怕啥,燕子,只要你同意,我们明天就去扯结婚证。”

    “便宜你了。”燕子白了冬子一眼。

    但无论如何讨论,今天也不是离开村庄的好时机。但迫在眉睫的矛盾,该如何处理呢?

    燕子突然想到了堂兄。于是,她跟冬子一起来到堂兄的家里。看到堂兄已经拿出整整一间屋,堆放了成袋子的饲料,后面院子里搭一个棚子,里面有搅拌机和粉碎机,是加工饲料的工具。后院加工前院卖,搞得很正规的样子。正门口,一个磅称,一个桌子,一个账本,也搞得很像那回事。

    问了问情况,居然销售得很好,账目也清楚得狠。基本没有来赊饲料的,更莫说借和送了。

    “你是怎么做到呢?”燕子对堂兄的这一点,感到好奇。

    “很简单,人家要敢开口借,我就说,这是燕子的生意,不是我的生意。你借或者赊,等于是给我找麻烦,我无法跟燕子交账。”

    冬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对,这个说法有道理。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就避开了人情。”

    堂兄问到:“小陈,你说的啥?”

    他文化不高,当然没听过这些专业术语。冬子解释到:“比如说燕子爸妈,蚯蚓是他们在经营。但是,所有权呢?也就是老板呢?大家肯定知道,不是他们,就是燕子。燕子没嫁,当然也算他们的。既然是他们本人的东西,那他们就没办法推脱了。你不同,你把一切经济利益都推到燕子身上,别人就不好找你了。”

    燕子突然想到一个处理办法。她把堂兄叫到自己家里,当着父母的面,商量这个方案。

    对外宣称,燕子父母经营的蚯蚓亏了,燕子没说什么,但陈冬子不太高兴。所以,这个蚯蚓经营场,下面就由堂兄负责了。而燕子父母,只是拿工资,没有经营权,当然也没有所有权。因为,所有权,都是冬子的。

    冬子还不算正式女婿,所以,得罪不起,这个乡亲们也能够理解。

    “但是,乡里乡亲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燕子父亲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位堂兄,也是乡亲之一。

    “不是假交,是真交。堂哥负责记账与核算,你们只是负责技术与管理。最后,堂哥给我报账,我要算盈亏。对外,堂兄的工资,是冬哥发的。对内,这蚯蚓养殖利润的三分之一,也得归他,这样行不行?”

    对于燕子父母来说,此时的钱倒是小事,只要燕子有钱,他们就不怕。此时,不得罪乡亲,才算是大事。

    当人们的物质水平提高后,就比较重视精神与情感层面的东西了。古人说得好:仓禀足、知礼仪。

    冬子却想到另外一层,如果搞个体养殖,倒不需要什么手续。如果要正经开办饲料供应,对外的法律手续得完善。他让堂兄在镇里工商所办一个执照,算是饲料制作销售。法人代表,就是堂兄。

    但为了理清楚其中的法律关系,必须得订好公司章程。于是冬子给小袁打了电话,咨询了些法律问题,拟定了一个章程,几方都签字了。出资人与所有人中,除了冬子,堂兄本人,也送他百分之十的干股。

    而燕子及父母,没出现在这个章程之中。所以,不管从法律上还是名义上,这个饲料,包括蚯蚓,都与燕子一家无关了。

    堂兄签完后说到:“我有尚方宝剑,别人找我借,我就让他到容城找小陈,他就不好意思了。”

    而冬子提醒到:“饲料加工,还与农业管理部门有关,你得到镇上,找到他们,看是否要办证,还有卫生之类的条件,你得打听好,办证需要的钱,我来出。”

    当一切办完后,燕子父母终于松了一口气。由燕子堂兄经营,但每个月的营业款,都是交给燕子父母的。这只是个私下约定,他必须遵守。

    把公司的经营者更换,是否有风险呢?其实事先,冬子也想问燕子,这位堂兄的人品。

    “光有人品靠不住,人都是会变的。”燕子悄悄对冬子说到:“但是,他没有配方,没有技术,都在我手里,他没有耍滑头的资本,这就行了。”

    燕子果然高手,在开始说饲料这事之前,都已经想到过这一步了。

    他们还抽空,到了几家农户,看了看他们鸭子的养殖情况。长势正常,当然,喂了蚯蚓的和没喂蚯蚓的,区别明显。到了第一季收获时期,农户们就知道,钱是个硬道理。

    那时,饲料与蚯蚓养殖开始赚钱的时机,就真的来了。

    燕子给父母及堂兄交代了一个任务,就是平时注意观察,有没有人,不是每天赶鸭子出门。有的人,过几天才赶一次出去,到收购时鱼目混珠,会增加燕子判断的难度。关键是,收购的时间不能太长,她还得当天回容城。

    生活有它自己的逻辑,不因为你解决了一件事,另外的麻烦就不来了。

    人们之所以有烦恼,是总天真地以为,生活会按自己想象的进程前进。那是人类对自己的想象力及预判能力过于自信造成的,或者是想得太多。

    遇到事情解决事情,但你不要指望,毕其功于一役,解决掉所有麻烦。

    原来燕子没钱的时候,总以为,当自己有钱了,生活就没有麻烦了。现在自己有了些钱,却产生了一些富裕的烦恼,这种烦恼,还让自己远在乡下的父母受到了影响。

    冬子却没什么烦恼,因为他经历过大的痛苦,就是父母的离世。生活中任何麻烦,在这个对比之下,都不是事。只要燕子在自己身边,一切都是好的。哪怕偶尔有不愉快,看着燕子笑了,他内心,也在笑。

    而在一起工作的小樊与小蒋,此时正处于生活的甜蜜期,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烦恼。毕竟,他们没跨上新的台阶,没看到新的风景与世界,也就没有新的不愉快的景色出现。

    他们总与自己的过去比。以前两人分别单身,说个心理话都没有人。孤寂是最大的烦恼,两人抱团取暖,和谐而充满激动。光想想晚上的时光,小蒋就有力量了。

    再说,小樊以前在歌厅上班,强颜欢笑的屈辱感,此时被充实的劳动所占领,自豪与骄傲重新回到姑娘的心中,像极了自己当学生时,那得意得像鲜花一样的表情。

    而小蒋原来在做油漆工,难闻的气味与未来的迷茫,让他痛苦不已。而今天,与小樊在一起,未来的期许就有了目标。

    更何况,这里住的条件虽然简陋,但毕竟是自己的窝。吃的就更不用说了,冬哥的饭菜,那简直是一绝,好像天天进了大酒店,味道好,酒听喝。

    其实,他们不知道,随着自己时间的拉长,收入的上涨,今后的追求平台也会越来越高,也会产生新的烦恼。

    人总要回忆初心,以找准自己生活的锚。如果不是这样,总是因为生活的际遇而改变自己的追求目标,会陷入无尽的烦恼之中。

    想当年,燕子为了一条新裙子而弦绞尽脑汁,去找那过季的衣服及店子。而今天,有钱买裙子了,却烦恼着,没时间穿出去。

    当然,燕子这种小烦恼不影响她的快乐,毕竟,有冬哥在身边,她在这种巨大安全感的护佑下,偶尔会没来由地、偷偷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