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早有打算
    “你别看蚯蚓,平时到处都是,要专门人工来养,恐怕没什么经验。”燕子爸对此感到焦虑。

    “没啥,我在四川都已经学过了。咱家不是人菜地和塑料大棚吗?就用它了,这蚯蚓有个特点,喜欢阴凉潮湿,它与蔬菜在一块时,双方都有利。但是,这家伙,又怕水太多,水太多了,它们就想爬出来跑掉。所以,在蔬菜大棚里养最好的了。”

    燕子讲得头头是道,大家完全成了燕子的学生了,听她眉飞色舞地演讲。

    关于蚯蚓的饲料,其实牛粪鸭粪都可以,包括稍微干一点的猪粪,再加些锯末鱼骨粉之类的,都是农村现成的东西,就近取材。

    养殖密度,其实,可以密度大一些,一边养育,一边取,保持着正常的密度就行。这蚯蚓可以极大地提高鸭子的蛋白含量,也让鸭子长得快。

    “我已经给他们宣传过了,喂食蚯蚓的鸭子长得更快,所以,不愁销路。以前我们隔壁乡有养蚯蚓的,那只是用来钓鱼用的,销路差,所以办不下去。我们这个用作鸭饲料,销量有保证,绝对赚钱。还有,一般人一知道诀窍,冬夏两季,蚯蚓总是不怎么生长,影响产量,这个我已经掌握了。也就是说,在冬子,关上大棚,大约保持在零度以上。夏天打开大棚,上面盖上遮阳膜,里面洒水,让温度控制在三十度以内,它就长得快。如果超过这个温度界限,它们不吃食,就不长了。”

    怪不得,燕子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原来这些窍门,她都已经打听到了的。

    “我算过,一只鸭子要促进它的蛋白质增长,让它长得快,大概得需要喂多少蚯蚓,得需要多少钱。一般一只鸭子需要投食的蚯蚓量,在两块钱左右,按一季一万五千只鸭子算,那得挣得营业额三万块,一年四个季的鸭子,一年的毛收入是十二万。除去平时的费用,那还有接近十万的赚头,爸,你说,这不比你养鱼划得来?”

    “那起码翻几倍了。”燕子爸搓着手,也兴奋起来。

    “这还只是早期的,如果一切顺利,今后扩大鸭子养殖规模,你这还要赚的。我有一个配方,是专门养蚯蚓用的,这个配方你们要保密。我们在容城买几味,你们在乡里买几味,然后在家按比例配起来,这个密就保住了。”

    燕子又找出一个单子,上面写了好些味中药。冬子发现,燕子的思维其实是非常缜密的。别人拿不到配方,但药店却有可能知道。分两个地方,两个人不同的店拿药,哪家药店都无法了解这个配方了。

    “蚯蚓会生病的,所以,和饲料或者土时,把这东西熬成药汤,按一比一千的比例兑水,每周洒一次,既可以防病,也促进它们生长,都是天然中药村,没问题的。”

    冬子想到,燕子关于鸭子饲料,甚至作为饮料的蚯蚓,都有专门的药方,她已经把整条产业链的秘密,都了解清楚了。她哪里来的这么多心计?

    其实,燕子在攀枝花就明白情况。在那里乡下的山区,那些养鸭子的专业户,都有这方面的专长。而当地农村,不可能有那么多兽医,这些方子,是当地土医生,经过多年实践摸索出来的,虽然没登上大雅之堂,但很有效。

    在今天,我国的养殖场里,为了怕养殖物生病,给它们的饲料中添加大量的抗生素,这种抗生素的残留物进入人体后,会让人产生耐药性,是危害人体健康的。只有用这种天然的中药材,用调和的思想调整各类药材的配比,达到中和的标准,才能保持着鸭子天然卫生绿色的特点。

    如果说,冬子所见到的齐老爷子,擅长药膳。那燕子这些东西,相当于给鸭子吃药膳吧。

    说干就干,冬子被派到武汉,找一家蚯蚓养殖基地,去拉种苗,燕子在家,跟父母一起,配合着各类材料。等冬子连夜拉回来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起把这些饮料肥料与种苗洒进大棚时,冬子还帮忙,修理了大棚的几个地方。冬子看到燕子满脸泥水的样子,忍不住想笑。而燕子却指着冬子的裤子,先笑了起来。

    冬子的裤子被什么东西刮开了一条口子,而屁股上,还存留着一些猪粪与锯末的混和物,狼狈得不得了。

    直到上午十一点,才干完。准备吃了中午饭再走,燕子却等不及了。

    “有些鸭子在车上呆了一天了,不吃东西,再过一会,就要掉称了,不行,得马上回容城,把它们杀了,卤起来。”

    在父母一再劝导下,他们总算拿了几块腌鱼和油炸磁粑,在路上吃。

    开车回到七号门那边租的房子里,燕子先让冬子杀鸭子,她架起了一个不锈钢桶,开始烧开水。

    水烧得差不多时,鸭子已经杀完了。进水烫,拨毛,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把所有鸭子清理干净,分门别类地,卤了起来。

    房东大婶闻到卤香过来了。看到他们干这么大的阵势,满地软毛虽然已经清理过,但到处的水渍很明显。脸色故意装出很难看的样子。

    燕子却笑脸相迎:“大婶,今后我们生意做大了,这些鸭毛,全归你,怎么样?还有,冬哥正在做鸭血火锅,你不尝尝?”

    听说有好处,还有火锅吃,大婶马上多云转睛:“还有这好事?这么多鸭毛,晒干了卖,怕也得有几十块钱呢。”

    冬子的卤菜还有火炉上,但鸭血火锅却已经好了。他并没有在火锅底料里加多少辣椒,如果自己喜欢辣味,可以在自己碗里打蘸水时,加上辣椒酱,这辣椒酱是从四川寄来的正宗辣椒,冬子自己亲自配的。包括蒜泥与芝麻以及其它调料,冬子都已经配比好了的。

    大婶一吃,连连称赞,好吃得不得了。开个鸭血火锅店,保证挣大钱。

    燕子说到:“大婶,如果我们卤菜生意好,我在后面,还要加两个灶做卤菜。当然,我们现在没有精力卖什么鸭血火锅,所以,每天杀的鸭子多了,那鸭血就吃不完了,况且,我们也不可能天天吃这鸭血。那样,如果你有心,拿这鸭血去市场卖,卖了的钱,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大婶一听,这是有大生意啊,连忙答应得不行。

    按今天的标准算,鸭血得有一大脸盆。如果按二十斤鸭血算,十块钱一斤,那也是两百块钱。但以后如果生意做大了,那就不是两百块的生意了。

    大婶是个精明的,擅长算细账。如果鸭毛自己每天赚几十,鸭血几十,每天就是一百多的收入,抵得上房租了。更何况,如果他们扩大规模,那自己甚至每天会增加两三百的收入。这是要发财啊,增加几个灶?只要能够赚钱,增加十几个都没问题。反正,她这破房子,不影响别人,况且,暂时也租不出去。

    “燕子,这房子,我还剩下几间,也不租给别人了,要不,你们包圆算了吧?”

    “大婶,那得等我生意做大了才行啊。就是包圆,你能不能给我优惠呢?”

    “如果你们生意做得大,你再加一千,所有房子听你们用,怎么样?”

    大婶算的是鸭毛与鸭血的账,房租其实还是小事。当然,这里到处是鸭子叫,整天卤鸭子,别的租客也会烦,不如,把生意都押在燕子一家算了。

    两个女人谈好了价钱,到了纯粹吃饭的时候,那大婶居然不吃饭,也不吃下的蔬菜,光吃那鸭血,搞得燕子与冬哥相视一笑,没敢笑出声音来。

    整个卤的过程,费了几个小时后,成品出来,还得晾一下。大婶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燕子很自然地,从每一个部位切一点下来,装在一个盘子里。

    “大婶,你是美食家,你先提个意见。”

    大婶假装客气:“我又不是没吃过,太好吃了。”但手却没停,一直抓一直抓,盘子里的东西,她一人怕吃了一半。

    这是一个饱餐火锅后的人,居然还能够吃这么多,大婶的胖,不是没有原因的。

    关于销路的问题,大婶突然想到一件事。

    “哎,我们隔壁,住的,就是一个项目部,他们把整个院子都包下来了,如果,他们推荐给职工食堂,这东西算一个菜,那是什么生意?”

    “行,你去联系,咱们现在做生意,我好你也好,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婶端着一些样品跑到隔壁去了,燕子回头给冬子使了个眼色,冬子把耳朵凑过去:“你看,利益捆绑下,推销员就出来了。”

    冬子发现,燕子对推销这项高大上的事业,简直有无师自通的能力。

    当然,那个买自己二手车的师傅,就在外面的门面里,里面的卤菜香味,他不可能没闻到。大婶端出去的东西,他不可能没看到。

    冬子决定,搞一整只鸭子,端出去,让他与徒弟们尝尝。

    当冬子把卤鸭子的各类产品端出去时,老板还不太好意思:“上一次不是吃过了嘛,这次我要给钱。”

    冬子坚决拒绝了:“叔叔,你这话就见外了。如果你们觉得好,就帮我传个名,这就帮大忙了,不可能要你的钱。”

    几个徒弟是第一次吃这东西,大呼过瘾。

    “哎,冬哥,三号门那边开挖工程已经动工了,是一帮子四川人来的。他们吃不惯食堂的菜,自己租地方炒菜吃。他们对吃的太讲究了,估计只有你这东西,能够让他们满意。”

    冬子突然意识到:今天晚上的营业地点,估计已经有了。

    “四川来的工人,他们有多少?”

    “起码五百个,本来那就是一个四川公司中标的,他们干活利索,但对吃的太讲究。外面餐馆做不了他们生意,他们自己架炉灶,炒一两个菜,晚上下班回来,还要搞两杯酒的。你这菜下酒,绝了。”

    冬子觉得,自己应该去试试。

    当然,羊肉串是要准备的,不可能在晚上只摆着那卤菜卖,自己没事干。羊肉串已经腌好,燕子正在把它们穿在串上。冬子看着穿着白衫的燕子,那认真串羊肉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母亲。

    燕子在下午,已经把她事先在一个五金加工店定做的不锈钢架子车拉回来了。还有许多不锈钢的盘子,下面盛东西的桶,也是新买的,已经消毒。

    晚上,大约五六点钟,他们出发了,冬子把烤炉与木炭搬上,燕子与燕子一起推着车子,一起放到面包车上。面包车,已经把后面两排的椅子取掉了,满满一车食物的香味,搞你从身上到头发,全都是。冬子把“老陈烧烤”的牌子也拿上了车,他的烤炉全是不锈钢做的,上面焊了一个架子,那牌子挂在那架子上,上面是一个大灯。

    车子上备了蓄电池,那是晚上照明用的。如果蓄电池的电用完了,车子发动后,可以给它充电。

    当他们开着车出门时,冬子看了看燕子的妆扮,笑了起来。

    “你笑啥?我脸上有灰?”

    “哎,我们在外混了五年,回来还是卖羊肉串,你不嫁个老板,专门跟我当这个路边摊的老板娘,丢人不?”

    “凭劳力挣钱,有啥丢人的?”

    燕子居然马上适应了这种生活。其实,燕子心里想的是另一个对比。当年她在舞台上衣着暴露,搔首弄姿,那样挣钱,才丢人呢。

    况且,跟冬哥在一起,他家本来就是卖羊肉串的,还算是老字号,怎么会丢人呢?

    到了三号门,一边是大工地,一边是用角钢与预制构件搭成的简易工棚。当然,这个工地,也算是有围墙的,用彩钢瓦档成的。

    看门的,却是原来容钢的几个老工人。他们下岗了,被临时聘在这里守门。一般人,进出要检查的,当然,小商小贩也有,卖些劳保衣服、饮料或者零售的。一般外地的建筑公司做项目,聘请保安,都要聘请一些本地人,因为本地的规矩,只有本地人懂。况且,能够让本地的地痞或者坏人害怕的,也只有本地人。

    几个老工人看到冬子开车进来,就要拦他。

    “哎,进门做小生意可以,开车进来就不行了。万一人家钢筋少了,或者材料丢了,说是你车拉出去的,我们不好交待。”

    冬子赶紧说到:“我是卖烧烤的,几位叔叔是容钢的老师傅吧,我就是老陈的儿子,老陈烧烤,你们看,牌子在车里呢。”

    “咿?老陈烧烤回来了?你莫非是冬子?”其中一个老人凑过来说话。冬子好像认识他,但又叫不出名字。只好喊:“叔叔,是我,陈冬,我爸叫陈刚。”

    “哎呀,果然是你,进来进来,好几年没吃,我都还想呢。这几年吃的烧烤,没吃到你家的味道,还想不过呢。位置你自己找,莫挡别人路就行,你烧的第一批,先卖给我。”

    冬子赶紧答应下来,把车子开到一个交叉路口的一棵大树下,摆开了阵势。

    本来,交叉路口是做生意最好的地方,为什么先期来的小商贩不占领这位置呢?主要是光线。由于上面的大树,完全挡住了上面的灯光,所以,最为昏暗。

    这正是冬子带灯带蓄电池的优势了,那灯光足足有60W,两个灯,一个照卤菜,一个照烧烤,居然成了路上最明亮的地方。

    冬子还把一个小风扇改造了一下,上面绑上彩色的带子,让它通上电转起来,既起了赶蚊子苍蝇的作用,又是一个吸引眼球的招牌。

    两年穿戴崭新的白色工作服的年轻人,俊男靓女站在明亮的灯光下,银色的不锈钢架子闪闪发亮,老陈烧烤的牌子古色古香,这本身就成了一道风景。

    今天,一般年轻的漂亮一点的男女,很少出现在工地的路边摊上。况且,这样漂亮的摊位,这么干净的样子,确实也很吸引人。

    来了几个保安,都是容钢的老工人,他们围成一圈,看着冬子做的第一批烧烤,那是他们已经预定了的。冬子正在忙时,有一个保安闻到燕子这边的卤菜香,赶紧说到:“你这卤菜是怎么搞出来的,怎么这么好闻,加了香精吗?”

    冬子马上说到:“我弄的,我以老陈的名义保证,绝对没有任何香精和工业品,全是作料调得好。”

    燕子此时笑到:“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们,但这牌子总是老牌子吧,老葛校长亲自写的,我们怎么敢乱来呢?来来来,我一样切一点,你们先尝尝。”

    有老工人说到:“哪里能够白尝的,我们虽然不富,也有脸面的。况且,我们都算是拆迁户,这钱,我们得给。”

    冬子赶紧说到:“不白尝,你们帮我们传个名,打个宣传,比什么都强。外地工人不相信本地人,只相信你们,况且你们这穿制服的,哪个敢不信呢?”

    他们一伙保安穿着制服,围着一个明亮的摊位,本来就很神奇。况且,人站多了,摊位卖的什么东西,外面睢不出来,只看到青烟直冒的。远处的四川工人们,以为这个摊位起火了,保安在处置。

    反正下班了没事干,看看热闹也好,也都成群结队的,涌了过来。

    当他们走近了,四川人天生灵敏的鼻子起了作用。“伙计们,闻到没有,烧腊味,羊肉串味,好香。这烧腊味,好像我们老家的那种呢。”

    一帮好吃佬兴奋起来,对于四川人来说,吃不好,就意味着生活没意思。

    当他们分开人群时,发现冬子正在烤羊肉串,火星直冒的,油滋滋响,味道刺激而欢快。而身边一位声音好听,长得漂亮的小妹子,卖的卤鸭子,分为几种不同的盘子装好,只看一下闻一下,就让人垂涎三尺。

    工友们看到保安们在尝,试着问了一声:“妹妹,我们尝一下行不行?”

    燕子很大方地说到:“凭良心,如果好,你们就买,不好就算,每人尝一块鸭脖,试试。”

    燕子很是热情,年轻的工友们当然鼓噪起来。纷纷伸手要拿。燕子调皮地用夹子挡回了他们的手,一人发了一个一次性手套,然后再把一块块鸭脖发给他们。

    “太好吃了,伙计,这是四川味呢,比我们老家卤的,还要好吃,老板,你这是咋做出来的呢?”

    “这位大哥,你是个高手,一吃就吃明白了。确实,这是四川味,这里面的调料里,最重要的几味,都是从四川泡菜坛子里出来的,绝对正宗。”燕子不忘添油加醋:“你们从四川来帮我们建设,我们也得有表示不是?吃饱吃好不想家。我晓得你们工资高,但吃不到家乡味,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不就送上来了?”

    这一说,搞得大家居然激动起来。纷纷要买回去,说是今晚的下酒菜有了,必须嗨一把。

    燕子在那边忙不迭地切、称、装,收钱算钱也是一口清。冬子在一边,发现,燕子还真是个天生做生意的料。

    冬子的羊肉串烤好了,当然没收保安们的钱。但保安在吃的过程中,边上的工人们也好奇起来。

    “师傅,这羊肉串,还有招牌呢,闻起来是好,但吃起来咋样呢?”

    一个老保安白了他一眼:“好不好吃,你买一把尝一下,不就行了?”

    于是,有不经挑逗的工友,对冬子说到:“你这是正宗羊肉串吗?”

    “羊肉绝对正宗,肯定不像江湖骗子,用猪肉来糊弄你。”冬子一边烤一边回答。

    下面就有人说了,有的火车站,有人卖所谓的羊肉串,用猪肉在羊尿里浸过,惹点羊肉骚味,就出来卖了,害人不浅。

    此时,一个大嗓门的保安说到:“你是怕说得,你知道这个招牌是哪个写的吗?我们容城最老资格的校长写的。老陈是哪个?就是这个师傅的父亲,他可是当年容钢厨师的第一把刀。这个牌子,可以说是我们容城最老资格最有水平的羊肉串了。冬子,你这几年没回来,我们这些老容钢人,都想念这一口呢。”

    “老字号啊”四川工友们惊诧起来,他们自从来到容城,还没吃过当地的好东西呢。主要是他们的口味太敏感,他们吃过的餐馆,味道在他们看来都不怎么样。要不,他们怎么自开小灶呢?

    怀着试一试的态度,有几个人,现场就定了几十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