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美好岁月
    那是一张真正的大床,占据了一大间屋子的三分之二。对于没参观过博物馆的燕子来说,这种床突然出现在眼前,确实让人吓了一跳。就是对于冬子来说,也非常震撼。

    因为冬子看到博物馆的实物,相当陈旧,漆面都斑驳了,隔着玻璃,也看不清楚雕刻,当然也没有这张床上的纱幔。屋里除了一个梳妆台,一套小圆桌,就剩下这张床了。

    这属于传统工艺上最高档的三进床。第一进,是有一个换鞋子的脚踏,外面雕的是龙凤呈祥。第二进,有小几和痰盂等用品。第三进,就是床本身了。每一进,都有各色纱幔相隔。

    好在冬子在西安看过博物馆的介绍,此时也给燕子当起了解说员。

    “你看,这第一层,是换鞋子用的,还有挂衣服的挂钩,也就是脱衣服的地方。第二层,床头有小茶几,是放茶水和点心的地方。”

    “那侧边还有一个小凳子是干什么用的呢?”

    “你是说床尾那边吧?男女主人睡觉,需要丫环服侍,那是值夜丫环坐的位置。假如主人要吐痰就递上痰盂,主要要解手,就递上夜壶。当时,这个时代,那个就免了,有味。”

    燕子疑惑起来:“那夫妻俩睡觉,身边还坐着个丫环,怎么睡得着?”

    燕子说到这里,脸都有点红了。自己的心思,可能被冬子发觉了。

    “要不,咱们试试,你睡觉,我当丫环,服侍你?”冬子的玩笑开得有些大胆。

    “呸,不要脸。”燕子马上转移了话题:“哎,你看,里面床板上还有许多画呢。”

    “那是最传统的镶嵌工艺,叫钿,也就是先让木匠刻出凹槽,形成画面,然后用各色贝壳按画面的颜色填上去,形成了有质感的缤纷的画面。”

    “两边的我看得懂,床头是鸳鸯戏水,床尾的是蝴蝶采花。但是墙头的,怎么全是娃娃?”

    “那叫百子图,寓意是夫妻多子多福。这几组画面是个因果关系,你品,你细品。”冬子又开起玩笑了。

    燕子过了好一会才意识过来,打了冬子一下:“坏得很!”

    当然,还参观了另一边的卧室,那完全是现代席梦思格局的,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两个卧室之间,有一道移动暗门,拉开后,是通的。

    当然,这个大床,就归燕子了,冬子的理由很简单:“有痰盂嘛,况且,这床稳,你半天吃住都可以在这里面,多方便。而且,夏天免不了有蚊子,如果熏灭蚊片或者点蚊香,对你的健康不好。有这么多蚊帐,它们完全进不来。”

    “这大个床,我一个人睡,是不是有点害怕呢?”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是想我当丫环么?”

    “滚!”燕子低头笑了,脸都红到耳朵上了。

    两人都要早点休息,毕竟明天,冬子要跟司徒一起去验货,第一批材料,也足有几个品种,好几吨的货,价值也得有好几十万。

    洗澡过后,两人在各自屋睡觉。但燕子第一次睡大床,觉得有些孤独,就隔着屋子,跟床上的冬子说话。

    “冬哥,我现在才晓得,真正的发财人,过的是什么日子了,按你说,这一张床,恐怕得值我们挣一年吧?”

    “怕说得,燕子,这是红木的,是按斤两算价钱的。你光这材料,没得一百万根本不可能。这么细的做工,这么地产传统的工艺,又得几十万。我们挣一年,有的人挣一生,恐怕也挣不来这张床呢。”

    “人与人的差距太大了,冬哥,在这里过几天,我发现,原来我在武汉租的那个单间,跟狗窝差不多了。”

    “人不能比,人家有技术,会经营,师出名门,钱不是白来的。如果有可能,我不说追到他的一半,至少,能够让你全家,睡席梦思住大房子,这应该没问题吧。”

    “冬哥,我信你,你做不做得到,你有这个心,我就高兴了。房子再大,也只是来住的,不是来看的。床再豪华,也是用来睡的,不过三尺宽就够了,你说是吧?”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

    “冬哥,其实,我就想要在重庆的生活,收入也好,状态也好,我都满足了。冬哥,那已经就是我梦想的生活了。如果我的父母们也过上这种生活,那就是我的造化和神气了呢。冬哥,我们家,一年下来,几乎没什么结余,如果有人生病或者上学,那就难了。你不晓得,人最难的时候,有一首歌唱得才好呢。”

    冬子听到,燕子那细腻有质感的声音,如同流水一样传来,如泣如诉地,感染了冬子,冬子都差点哭了。歌是一首相当老的歌,是取材于一个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好像冬子有记忆,自己的母亲好像也喜欢那个电视剧。

    歌词中有几句是这样写的:天上有云不下雨,眼里无泪却想哭。

    虽然这是一首悲情的歌,但这是冬子听到燕子唱得最好的歌。任何艺术家,此刻都比不上燕子。因为一首歌把冬子感动得流泪,从来没有过。冬子觉得,燕子把他心底里最大的悲凉唱出来了,把自己想说但说不好的话,唱出来了。

    冬子长久没有说话,燕子问到:“怎么了?”

    “我想我妈了。”冬子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妈最喜欢这首歌了。”

    燕子知道,自己拨动了冬子心底最痛的那根弦,也不说话了。

    当两人静下来,才听到,寂静的夜晚,那屋下面的江水,哗哗流淌的声音。在湖北的长江,是听不到这种流水声音的,那是沉默的安静的力量。而在攀枝花,这长江之水从雪山上陡然降落沟谷,那奔腾的力量,永不停歇。

    这声音如此之壮观,如同白天看到的高山峻岭。不要以为它吵人,其实,有它的陪伴,却很容易让人入眠。它好像是你的守护神,它那声音是在告诉你:别怕,孩子,我醒着呢。

    它就像母亲的角色,始终以摇篮曲的方式,让你感受到她的保护,让你安心入眠。冬子想到,司徒说刘老板住这里不想回去,恐怕好睡觉,恐怕与这江声,有很大的关系。

    第二天冬子先醒来,本来想过来喊燕子,结果楼板那声音,把燕子惊醒了。“冬哥,莫过来,把门关了。”

    冬子笑笑,拉上了隔门,知道燕子要穿衣服,不好过去。

    整理好后,在阳台坐了一会,司徒的徒弟亲自送早餐过来了。各种小碟与汤面,占据了一个食盘。

    “冬哥,这么多菜,颜色真漂亮,真不忍心吃它,把它破坏了,都有一种负罪感。”

    “这是司徒的特点,他喜欢那些鲜艳的颜色对比。”冬子意识到,自己说得太专业了。“其实,再好看,也是为了勾引你。”

    “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

    “勾引你吃,就是勾起食欲的意思。你怎么老往歪的想呢?”冬子的玩笑,又招来燕子假装打他的动作。

    吃过一会,司徒带着大车过来了。他专门上来一趟:“怎么样,小陈,住得习惯?”

    “你这太豪华,刚开始,还真不敢习惯。谁知道,住下后,还真享受。享福嘛,哪个不会呢?”

    “还差什么,就跟我说。”

    “完全不差了,你搞得太好了。”

    “咱们谁跟谁呢?”司徒拉着冬子要出去,回头对燕子说到:“你如果一个人无聊,就多到附近转转,很好耍的。”

    燕子看着他们离开,冬子与司徒上了一个越野车,后面跟着那个拉货的大车,目送着他们的车子在远处山道拐弯处。燕子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她过来这一路,发现这边的山道太险了,一边是笔陡的高山,一边是巨深的河谷,如果不小心,那不惨?

    自己一路上,心都呯呯跳,冬哥在路上,一定要平安啊。但是,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嘱咐司徒开慢点?人家老师傅,本地人,自己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过了好久,看到镜子里自己不安的眼神,燕子终于明白,自己的担心,其实是牵挂。就是冬哥上班出门时,自己牵挂着他的平安。自己的心里,冬子的位置永远存在,看不到他的人,内心就空了。

    坐了一会,燕子觉得有些无聊,就决定出来转转。马路两边,是各种高楼,其实白天燕子已经把这边的建筑格局大致有了解。这边除了山就是江,所以找一块平地不容易,修的房子,也就很高。而江边的楼,向外的部门,总有长长的水泥柱子,伸到江岸边,起主要的支撑作用。这也类似于所谓的吊脚楼一样。当然,司徒这房子,是全木料的。用来支撑的木柱,是交错咬合成三角状的,取它们的结构力。每根木料都足有脸盆粗,涂上了黄色的桐油。

    这些常识,她原先是不知道的。饭店里一个女的领班,其实就是那个徒弟的夫人,她陪燕子出来逛,跟燕子说的。

    这边的鲜花多,品种好些个,都只有当地的土名,说不上它的学名是什么。有许多鲜花是可以食用的,所以,按这位领班所说,司徒师傅,最擅长的就是用花,取花的颜色与形状,还有它们不同的味型与药用价值,这方面,老大师的弟子们,没一个赶得上他的。

    这里人虽然是汉族为多,但也有不少少数民族,他们说话,燕子虽然听不懂。但是,他们买卖的样子,接人待物的风格,是看得出来的,就是纯朴。

    燕子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已经确立了:鲜艳。这是一个鲜花艳丽的地方,这是一个阳光鲜艳的地方,这里的人们说话高音频的多很亮,这里人的服装习惯,也是亮闪闪的,各种颜色,大胆而隆重,直接把跳动的情绪传递给你。

    下午,冬子终于回来了,他把一路上的情况,给燕子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到下面某县去拉货时,遇到的人各种情景,也真是新鲜。

    “燕子,我们过一个地方,公路在瀑布下面走,你说神奇不神奇?还有一个地方,我们居然看见有好多白色的鸟儿,非常大,相当漂亮,司徒说,那是白鹤,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太漂亮了。据说前几年,还有人吃它们的蛋,这两年管得紧,没人吃了。”

    “就晓得吃,你们厨师在一起,除了说吃的,还说什么?”

    “司徒倒是说起你呢。”

    “他咋说呢?”燕子紧张起来。

    “他说我有福气,找到你这样的人。长得漂亮还文静,说话声音也好听,一看就是有修养的人。”

    燕子笑了起来,这话虽然是客套话,但就是那么好听。哪个姑娘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呢?尤其是在自己心上人面前。

    “我给你带了个礼物。把眼睛闭上。”冬子搞得很神秘,燕子只好闭上了双眼,他感觉,冬子从背后把自己抱住了,燕子知道,可能又要发生些什么。不管发生些什么,燕子都由他,因为,他已经是自己的人了,从心里,抹不掉。哪怕有一天,冬子没在自己的生活中,燕子也把与冬子在一起的每一天,当一生来过。

    脖子有点痒,有东西挂在脖子上,然后,是冬子的身体离开的感觉,因为他身上的温度消失了。

    “好吧,戴好了,你可以睁开了。”

    燕子这才明白过来,这是真给自己送东西,就是挂在脖上的。燕子低头一瞧,是一个项链,用五色丝线编织的绳子上,挂着一只小小的金兔子。燕子属兔,这只兔虽然不大,但挺沉,因为金子太沉的缘故。

    “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做什么,咱们富了吗?”

    “不是,燕子,我从来没跟你买过首饰,这只是个意思。毕竟这是本地产的,也不太贵,不属于24K金,是本地的沙金,不贵的。你只说,你喜欢不喜欢吧?”

    燕子对着镜子照了照:“喜欢,你送的,我都喜欢。”

    “那不就得了?我用这个项链把你锁住,我就安心了。”冬子的调侃并没有减少燕子的疑问:“你是说,这金子是叫沙金,是本地产的,什么意思?”

    冬子也是听司徒说过的,就照样给燕子作了解释。长江上游,在宜宾以上,名字叫金沙江。因为这条江的沙里,出产黄金。古代,在这里淘金的历史已经上千了,有一个成语叫“吹尽黄沙始得金”就是指的这个。

    把大量的沙从水里捞出来直接淘,最后,上面含金的沙留下一点点金屑,把这点金屑抹在葫芦口上,继续淘,周而复始,搞几个月,才有可能得到一个金戒指的数量。那是一条相当艰辛的劳动,收获却不多。当然,后来就用机器淘了。

    这种直接从金沙淘出来的金子是天然的,没经过冶炼和提纯的,所以达不到工业化产品的纯度,大概以18K左右的,就算上等的了,这种金子,人们把它叫沙金。

    由于纯度不太高,加上是本地土产,所以卖得也不贵,这个小兔子,也就花了冬哥三千元钱,当然是司徒帮忙讲价的。主要是做工很好,是传统工艺老师傅的手艺,所以,算得上是艺术品。

    听冬子讲了这么多,燕子重新欣赏起来。她从来没有戴过金饰品。哪怕在歌厅时,戴的所谓首饰,全是工业镀品,所谓珍珠,其实是玻璃作的,所谓金银,也就是电镀的,根本不值钱。

    第一份真正的金首饰,就是冬子送的,燕子觉得,自己终于开始,过着自己曾经想象中女人的生活了。

    利用这个白天,燕子已经把一周的药抓齐了。其实,这一个月的四周,四张药方,沈先生已经开好了,他叫燕子放心,全国任何药店都买得到。

    熬药其实有两个地方,一个在厨房一个在阳台。燕子怕把人家屋子搞得满是药气,所以提出在阳台进行。阳台的大茶几上,有一个烧茶水用的电磁炉,用来熬药刚好。

    经过这么久的吃药过程,那药香,几乎让燕子感觉起某种温暖与芳香的感觉。也许,自己与冬哥在一起,一切都变好了吧。

    冬子跟燕子在晚上喝茶时,听燕子在跟家里打电话,那江水奔腾的声音传入电话,已经被她父母听到了。

    “爸,妈,我在度假,这边有个地方叫攀枝花,到处都是花,还有金沙江,很好听的江水,从来没听过。很高的大山呢,远处雪山都有。很多民族呢,他们说话的声音漂亮,他们穿的衣服也漂亮。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我都叫不上名字来。”

    “那你不是掉进幸福的窝子里去了?”

    “对”燕子笑着斜了冬子一眼:“我就是掉到幸福的窝子里了,你们要健康,以后,我也把你们带到这个窝子里来。”

    挂完电话,冬子笑到:“撒谎居然那么自然,看,你还在得意,骗父母!”

    “我没骗啊?我就是掉进幸福窝子啊?”

    冬子听到了,很是骄傲。当你的努力,让你最喜欢的人洋溢幸福的时候,那也是你最美好的时候。人生有幸,就是把自己的幸福,让最爱的人分享。

    冬子没有读过海子的诗,他没听说过那句话:给每座山每条河取一个温暖的名字,给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夜晚的阳台上,看得见星星。

    “冬哥,那就是银河,你看到没有?”

    “你还知道星相啊?我从来没这样看过呢。”

    “我们农村,在夏天晚上,总要在院坝里乘凉,也没什么灯光,所以,经常看星星。你在城里住,路灯与高楼,让星星不那么明亮,也没功夫看它们了。”

    原来是这样的。冬子觉得,有许多燕子知道的知识,自己也不知道。

    “冬哥,你知道,牛郎织女星各在什么地方吗?”

    “我知道,我们两个就是,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隔着一条茶几。”

    “你想过来吗?”

    “想。”冬子回答这句话时,内心在跳动,极痒。

    “嗯。”燕子只是这样回答了一句。冬子就明白了,顺势到燕子的躺椅上,与她挤在一块,两人就紧紧抱在一起了。

    江水翻腾着情感的洪流,浪花起落着闪亮的情绪,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冬哥,你身上好热呢。”

    “嗯,我要回我的椅子上了,怕把你热出汗来了。”

    “嗯。”两人都知道,如果这样纠缠时间长了,都会失控。失控,会迎来什么呢?期待中有点害怕,害怕里又知道,自己还想。

    晚上冬子不可避免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燕子的体温,椅子上的身体感觉在梦里得到某种强化与转换,结果就是裤子湿了,自己也被惊醒。但此时他却不敢起来,怕惊醒了燕子,因为,照例,他们两个房间的隔门,始终是开着的。

    第二天早上,冬子拿了换洗的衣服,到浴室洗澡,等他出来时,发现,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不见了。他赶快穿好干净衣服出来,发现燕子正在洗他的内衣,她没用洗衣机,而是用手洗。

    “燕子,我来洗,你别动。”

    燕子红着脸,没搭理冬子。冬子太不好意思,重新又回屋里了。

    今天,冬子又要离开了,他要押货回重庆。过两天,再带车回这里来。燕子让冬子把手伸出来,冬子不知道意思。

    “怎么,要帮我搭脉吗?”

    “伸出来,莫管。”燕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五色丝线,给冬子编了一条手链,把它套在冬哥的手上。

    “我一个男人,带这东西,好不好哟。”

    “套上了,你就是我的了。冬哥,别的女生一看这个,就晓得这个人是有主的了。冬哥,你看到它,就想起我,对不对?”

    “嗯,睁开眼看它,闭着眼做梦,都是你。”

    “怪不得,你昨天晚上想什么了?裤子那脏?”

    冬子不好解释了,只是轻轻地捏了燕子的手一下,燕子的脸红到了耳朵边。冬子觉得,此时的燕子,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