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公司斗争
自从彭总十一回家后,已经有一周多没回来了,也没打个电话解释情况。一些经销商有事情要请示,但彭总的电话有时还打不通。

    而孙总这几天,却问起了冬子的情况,这让冬子觉得意外。本来,从设计部到销售部,自己的所有工作,与孙总没什么关系,只是在这里一两个月,两人已经成了事实上的朋友。

    作为朋友关心的问候,应该只是生活上的。但是孙总有时候,也让冬子汇报一下他的工作。比如设计的效果,对销售的影响。设计专业的学习,以及在设计部的考核。甚至,在销售部,冬子分得的奖金事宜,他都问详细了。

    冬子只好老实回答,但总觉得有些怪。孙总这个人,工作与生活分得很开的,就算他给家人视频通话,也是按约定的时间来。

    而最新消息,却是搞法务的袁哥传来的。

    “冬哥,你知不知道,彭总因为你的事,还在公司跟人争论过,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冬子意识到,公司高层的斗争,经过一段时间后,又来了。

    “彭总的销售业绩太好,大大出于新任经理的意外。居然在西北这样一个最差的地方,取得如此高的增长。所以,新的老总打击彭总本人,也就失去了理由。但是,对方拿你当彭总的弱点,算是杀鸡赅猴吧。”

    “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会被总经理盯上?”冬子大惑不解。

    “也许,有人知道,你跟彭总关系不一般,所以拿你开刀。要知道,整个西北公司,那帮子人,明知彭总与新任老总关系不好,还这么听彭总的,这让不让人恼火?”

    这算什么理由。人家听直接领导的话,也有错?其实,冬子并不知道,在人事斗争中,你不能为我所用,就是我的敌人。

    洪大美女,打电话来,这很让冬子稀奇。这位美女今天谈的不是工作,只是说了一句话:“你以后,离小薛远点。”这句话,让冬子有点摸门不着。要知道,这个电话,是晚上打来的。他与洪大美女之间,只有工作联系,根本不会晚上有电话。估计,此时,她正在家里面。

    充满了阴谋论的世界,冬子陷入了困惑。

    各位推销员,见到冬子时,也表现得不太正常,有安慰的,有拍胸脯的,总之,大家都好像在表态,都是兄弟,大家站在冬子一边。

    过了几天,孙总的产品检测出来了,完全达到了他的设计。这等于是从技术上,将整个公司的产品序列,提高了一个档次。作国内第一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收拢资料与样品,冬子帮着孙总忙了两天。等事情差不多了,孙总突然说到:“小陈,你烧一壶咖啡来,我们说说话。”

    好久,都是冬子主动烧水泡咖啡的,但孙总主动提要求,这还是第一次。

    等咖啡煮好了,两人坐在屋子里,孙总说话了。

    “也许你有感觉,有人拿你的事,做彭总的文章。任何公司都这样,能干人做事,不能做事的,总在算计人。”

    冬子满眼疑问,望着孙总,都不知道该问什么。

    “最近,彭总下私下跟我通话很长时间了,你的情况,我也基本了解。本来,我是搞技术的,与公司的人事斗争,完全没兴趣。但是,没见过这样欺负人的,所以,我也决定,参与进来。”

    冬子更不理解了,自己一个小员工,怎么会让彭总这个销售冠军、孙总这个技术大拿,为自己操心?“孙总,你别操心了,有人要拿我搞彭总,我走就是了,保证不给彭总留负担。”

    “小陈,你身上有股正气,有股善良,这正是大家喜欢你的原因。在我观察这段时间,你没有恶习,还有一定的专业天赋。业余时间多了,来做慈善。你交的朋友,也是积极向上的人,比如小夏小冯等。但是,面对别人的攻击,仅仅逃避,仅仅用感情来作自我牺牲,是不行的。那样,效果会适得其反。”

    “为什么?他们不是要搞我吗?我走还不行了吧?”

    “你的走与留,表面上是你的个人志愿,但不在此时。如果此时你离开,那就害了彭总了。所以,你最近给彭总打电话,他总是不接,对不对?”

    冬子点了点头,这一点,也让他感到奇怪。以前从来没这种现象。

    “他不接,是因为他还没想好方案,他还没准备如何答复你。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此时不要动,辞职这事,此时会让彭总更为被动。”

    “啥意思?”

    孙总笑了笑,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伙子,对人事斗争的阴暗面,完全没有经验。当然,孙总自己觉得,自己也不擅长人事斗争,他只是个搞技术的,完全可以不用理会这些。但出于对彭总的欣赏,对冬子的同情,他此刻,觉得自己要出手了。

    孙总本质上也是从底层打拼上来的,对冬子这种初入社会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这么多天,冬子与自己,已经处出感情来了,所以,他不得不帮一下。况且,彭总这么优秀的销售经理,他受打击,其实是对公司的生意的打击。有人为了个人威望与利益,打击公司的前途,这是不能容忍的。

    孙总简要给冬子讲述了这次斗争的原因及现状。其实,这也是一种培训,一种对公司文化,对人性解剖,对利益冲突的一次讲解。冬子太简单了,此时遇到,或许是好事,有自己在身边可以教他。如果今后,冬子独自遇到这种事,也有些经验。

    彭总的成功,让新任总经理完全没想到。他与董事长的斗争,其实是利益之争。他想掌握公司的控制权,但目前并没有挑战董事长的实力。于是他选择了一个薄弱环节,就是彭总。

    董事长的威望太高了,连老董事长都拿他没办法。威望这东西的直接体现,就是下面的人听谁的。

    下面人听你的,原因不外乎两条。第一条,你说的做的是正确的,大家服你。第二条,听你的,有好处,大家冲着好处,也会听你的。而董事长,这两条都占。

    如何打击董事长的威望呢?那就在这两条上下功夫。首先,把董事长培养的亲姓,调到西北公司,让他的业绩上不去,来证明,他当年提拨彭总是错的。但这一条,已经被彭总的业绩所否定。

    那就第二条,打击彭总,让全公司的中层知道,跟董事长走得太近,是个什么下场。

    但是,打击彭总,在董事会已经没有直接的理由了。这个跟公司扩大业绩的人,你凭什么打击他呢?

    于是,此时有人给新总经理提供了炮弹。陈冬进来时,是彭总介绍的,从实习期到工资待遇都突破了常规。这事,连现任的设计部的部长,内心都恼火。这个彭总离开设计部了,还在插手他的事情。

    新官不理旧事,这是常识。而彭总突破了这个常识,让设计部部长难受了。他其实早就不舒服,当年彭总在设计组当组长时,与副部长一起,经常把他架空。

    孙总给冬子说到:“你知道吗?副部长,你们设计部那个女的,是董事长培养出来的,而设计部那个姓洪的美女,是董事长的外甥女。”

    听到这里,冬子才吓了一跳。原来,公司里,甚至小小的设计组里,居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怪不得,设计组的组长可以换,但掌握机密资料的人,总是这位洪大美女。她虽然工资与设计部的人差不多,但明显比大家都有钱。

    “别人告状理了好几条理由。第一,你既拿设计部的津贴,又分销售部的资金,明显不符合财务制度。第二,你进入时,根本不符合公司校招与社招的学历条件,是怎么进来的?第三,公司的人事制度,也被突破,比如你的实习期为什么这么短?你初定的工资,为什么按设计师定的?你还没拿国家认定的设计师职称,凭什么定这么高?第四,你在西北公司期间,代理老丁负责财务事宜,这明显不符合财务人员管理规定。发既管钱又管账,会计出纳一个人,彭总明显知道财务规定,为什么还要安排你做这些?”

    听到这一条条的罪状,冬子心都寒了。这些理由,看样子都站得住脚,为了打击彭总,有人把冬子的情况,翻了个底朝天。

    “想不到,我给彭总惹了这大的麻烦。”

    “你也不要紧张,你连辞职都不怕,还怕这个?更何况,就凭这几条就把彭总打垮了?你太小看他了,他可是人精,况且,他背后,还有董事长呢。当然,这种技术上的业务上的事情,不可能开董事会,董事长在背后的支持,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下,冬子才稍微落了一口气。听孙总慢慢分析现在的情况。

    “有人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据彭总分析,你们设计部,你们设计组里,就有人专门在向总经理汇报。但你不必猜那是谁。他们只是利用你,想打击彭总,进而损害董事长的威望。所以,于公,对公司大局,于私,对彭总来说,你此时辞职,只能说明你心虚,反而有害。”

    他给冬子分析了目前的现状。从第一条问题来说,你人事关系在设计部,当然该由设计部发工资与资金。但你对销售业绩起了重要作用,销售部给你部分资金是合理的。他援引了公司销售部的文件,哪怕对有贡献的经销商都有权力增加提成,何况对长期作贡献的人?更有一点,销售公司对自己的业绩提成,有分配权,这一点,写入了公司的法规,他彭总,对西北公司的所有人,该如何分配资金,有决定权,其他人无权干涉。

    彭总所有论点,都建立在事实与规定基础上,对方也没办法反驳。

    至于第二点,彭总也有理由。陈冬是按特殊人才招聘进来的,而不是公司普通的社会招聘与校园招聘,必须要有大学本科以上条件。设计部门是按作品说话的,他的作品,在设计部得到公认的好评,就是证明。他还举例说明,比如生产部一个老焊工,在维修组,是从其它企业挖过来的,因为设备维修需要这种老技术工人。他根本没读完高中,凭什么拿工程师的工资?况且,这位老师傅,连国家焊工几级的证都没考过,不也受到大家的尊敬与重用吧?

    至于第三点,理由与第二点相同。

    第四点,关于财务管理的漏洞问题。彭总反驳到,可以说,目前所有销售大区,都是财务出纳一人挑。为什么?因为节约人手。但是,由于账务管理,本来就由大区经理负责,所以,他一支笔的签审制度,是约束财务人员违纪的铁门槛。一个账务人员,一天内取钱,不能超过五万。试想一下,年薪达到二三十万的人,会为五万块钱违法?

    这只是从实践上讲。从规定来说,也许这种财务管理有问题,那要处罚,也不能处罚他一个人,必须把所有大区负责人,全部处罚了,才算公平。

    孙总说到这里时,冬子明白了。彭总不是单纯为冬子开脱,而是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所以说,冬子现在要做的事,就是不为所动,以自证清白。

    “但是,别人最大火力,还是在攻击第二点和第三点。毕竟,要说服别人,你凭什么是特殊人才,是很困难的。因为,设计对销售的影响,不太好量化。相关性是多少?具体金额如何评估计算,这不太好回答。”

    孙总强调到:“就是在设计部内部,也有分歧。洪大美女,包括设计骨干,以及小组长,都承认你设计水平很好。但是设计部部长与副部长,对你的评价产生了分歧。部长说不行,而副部长说好,这就不太好定性了。况且,你们组有个别设计人员,坚定地站在部长一边,否定你的能力,这就不太好办。既然业内人员无法评定你的能力水平,那谁来证明彭总的结论,你是特殊人才呢?”

    冬子知道,感情用事于事无补,孙总的分析,都是从理智的角度出发的。在斗争面前,仅凭冲动与义气,没办法。得斗智斗勇。

    “那怎么办?”

    此时,维护自己的合法性,涉及到彭总的利益,冬子不得不求助于孙总。

    “你放心,这事,有办法。”孙总笑到:“不能干的人,还是斗不过能干人的。”

    孙总已经给公司发过邮件了,以他的角度,证明了对冬子的了解,以及他的设计能力。孙总,不仅仅是个生产部的技术负责人,而且,他还是整个公司的技术总骨干。

    当然,以他的能力,在哪个公司,都可以说是技术上的带头人,对公司产品及实力的影响,有哪个有他大呢?更重要的是,他最近实验产品的成功,几乎让公司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这种影响力,甚至会超过总经理之上。

    孙总亲自出面,让冬子受宠若惊。“孙总,我没你说的那么好,你怎么用自己的声誉,来帮我呢?”

    “我不是帮你,我是在帮整个公司。我不想看到,做事的人斗不过坏事的人。你知道,公司人事斗争后面,涉及到公司的整个股权结构与控制权。”

    背后的力量拼杀,完全出乎冬子的预料。

    原来,老董事长,已经志不在做大做好企业了。他只是想收获更多的现金,因为,他已经移居美国,想更多套现。利用公司上市的机会,他引进了所谓的华尔街背景的战略投资者,目的,就是稀释股权。但是,新董事长已经看出这一招来了,牢牢地控制了底线。

    要改变公司的股权结构,必须掌握公司的控制权。新任的总经理,就是他派来的。而董事会总共七个人,他们只占了三个人。其余四个人,牢牢地站在了新任董事长一边。

    但是,漏洞出来了。这四个人中,有一个人本身不是大股东,他是公司全体拥有原始股的骨干员工的代表。如果把这个代表换了,那就改变了董事会的结构。

    所以,争夺老骨干员工的影响力,改选内部持股代表,成了总经理的目标。

    打击彭总,从而影响员工内部的选举结果,这才是他的下一步计划。但是,以孙总的性格来说,他是看着公司上市并发展的。公司的每一个新产品,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充满着感情。

    孙总凭自己的实力,可以在任何公司里吃上好饭。但,自己投放心血的地方,岂能没有感情?况且,从学校学习以来,教材与老师,都与外国有关。内心的那种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又起来了。

    他有一个梦想,有一天,在自己这一代人的努力下,陶瓷相关技术,要外国人学中国的。在企业里,他也想,有一天,中国的企业,也要做成世界的标杆。

    “我是土专家,只知道做实验,对人事斗争与经济矛盾,本来是不介入的。但是,我看不惯,那些华尔街的家伙,仅凭一点小聪明,仅凭自己手里有资金,就想控制一个正在兴旺发达的一个企业?我不服。因为,如此多人奋斗的成果,不能让人用阴谋划走。更何况,他敢小瞧,咱们中国没人?不比他们聪明?”

    孙总上升到国家实业的基础上来看待问题,果然是个大人物。此时的孙总,才真正像一个英雄。

    接触这些人多了,冬子对英雄的概念起了变化。

    过去认为,那些凭着信念与热血炸碉堡的,冒着枪林弹雨用生命冲锋的,才是英雄。

    在和平年代,与犯罪分子搏斗的,也是英雄。

    但在今天,那些为实业为科技为经济,不计较个人得失与声誉,那些埋头若干的精英们,只要他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他们都是英雄。

    此时,冬子过去在爹爹家看到的历史故事,再次浮现在眼前。那出家的玄奘、智者大师们,没在战场冲锋,没有打打杀杀,他们照样是民族前进的脊梁。

    孙总把咖啡喝干了,最后环顾一下屋内收拾好的东西。

    “怎么样?明天我就回去了,我还得到公司去,帮彭总一把。你是不是以最大的诚意,请我一顿晚餐呢?”

    当然应该,但是在哪里请呢?冬子想,如果到所谓的高档场合,孙总应该见怪不精。如果是平常的陕西小吃,他也已经尝得差不多了。

    突然,他想起了那个小巷子,那个写字的老头推荐的店子。只卖三个菜,但都很正宗。那个店老板的身份特殊:西安女婿的四川人。

    就那三个菜,吃得孙总满头大汗,大呼过瘾。

    “你怎么不早带我来,还跟捉迷藏似的。”

    “我怕这地方不高端,不适合你的身份。”

    “哪有什么身份,每个吃饭的人,身份都是食客。天下所有人,各有不同的地位与阶层,只有在吃饭时,才是平等的。”

    听到这话,冬子明显一愣。

    燃面很燃,肉串劲道,孙总完全不顾形象,埋头苦干,那个状态,就是幸福。

    第二天,冬子开车,把孙总送到咸阳机场,望着他的背影,冬子有说不出的留恋。这样地位的人,始终抱着那个装实验样品的箱子,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也许,这就叫热爱吧。

    孙总回去后的第三天,彭总终于回来了。从他神情自若的脸上,可以看出,他大获全胜。但是,他对冬子,却没透露一个字。

    具体情况,是小袁打电话来说的。

    “冬哥,牛皮啊。孙总,这个目前在公司如日中天的人物,居然公开为你说话,这是什么效果?他的贡献,让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不敢反驳。哎哎哎,你老实交代,你是拿什么搞定孙总的?”

    冬子开了个玩笑:“你可能不信,只是一碗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