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做个笼子
要说骗术,这是无师自通的,对于廖苕货来说,初入骗行,就已经进入专业段位,这就是天赋。

    他表面迷恋于何姐的身体,实际也起一个救急的作用,毕竟初步满足了自己。但是,这种假装,岂能骗得过段位更高的何姐?

    阅人无数的四十岁女人,对小年轻的心思摸得透透的。但这并不妨碍她与苕货相互的配合,毕竟利益团伙已经结成,在即将收成的时候,可不能散伙。她给苕货拍的身份证,是假的,在网上找人办的,普通人根本查不出来。到达安康,她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城乡结合部的私人宾馆,其实就是身份证不愿意暴露。

    但是,她知道,苕货给她看的身份证是真家伙,一个职业骗子,对身份证的判断不亚于警察。“年轻人,还嫩了点。但,身体确实好啊。”

    何姐晚上溜进苕货房间,是凌晨四点钟出来,回到自己房间的。又是两次,显示出年轻人的冲劲。甚至,在一起时,何姐偶尔觉得,自己真还有点喜欢上这种生活了,当然,她不会天真到,以为可以和这位愣头青,有一个长久的打算。

    第二天商量的配合方案,苕货一听就明白,他并不傻。

    第二天,号称从西安来的一位秘书登场了。这是一位中年人,老师模样,戴个眼镜,西装革履的样子,说话有些台湾腔。这个人,其实是何姐一位老情人介绍的,出场一次,得给他一万块钱。

    会议前的戏要做足。地点就在这家宾馆最上一层的一个小会议室内,何姐亲自把窗帘拉上,并且,叮嘱原来车上一们中年男子,让他检查所有人,手机关了没有。

    检查到苕货时,苕货表现出不太配合的样子。“要关手机吗?又不是什么军国大事,搞得这神秘。”

    何姐板着脸:“你想参加就服从规矩,不想参加,现在就离开,对不对?”

    苕货假装无奈地关掉手机,把它交了上去。“想不到,你们规矩真多。”

    何姐亲自操作一台电脑,这台电脑连接着一个投影仪,大屏幕上,就出现几个字:“热烈欢迎总部刘秘书检查指导工作!”

    对于六七十岁的老人们来说,或者对于这几个乡镇个体户的中年人来说,从来没参加过这种用投影仪打会标的场合,顿时觉得高大上起来。

    对于年轻人来说,投影仪与电脑操作,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对于老人们来说,这就算是高科技了。大家把手机交上来,静心等着所谓刘秘书的到来。

    “各位老师,今天刘秘书来,既是对我们的考察,更是给我们机会,大家要怎样表现,应该清楚吧?”

    下面就有人表示出兴奋:“清楚,热烈欢迎!”

    何姐倒表现出严肃的状态来了:“热烈欢迎谁都会,凭什么把机会给咱们?”

    此时,下面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廖苕货以一种不阴不阳的口气说到:“听你的呗?”

    何姐表现出一阵不悦,随即自嘲地一笑:“听我的,就怕你们不听。”

    下面许多人说到:“一定听何总的,绝对听。你叫我们向东,我们绝不向西。”于是斩钉截铁地发誓,就开始了。此时,苕货表现出不在乎的状态,那位喝酒的老人拉了拉苕货的袖子,苕货也懒懒地答到:“听你的,谁叫只有你认识他呢?只能听你的了。”

    何姐简要介绍了这位刘秘书的情况,这位,就是公司总部胡总的秘书,是来考察投资人的。而那位胡总,其实就是过去胡某南的孙子,已经移居美国,湾湾把他请回来,是因为胡某南在这边的关系。因为,胡某南最信任的秘书,是我们内地的高官。他的孙子当总负责人,两边都放心。

    于是,有老人就自告奋勇地科普起来。说当年在陕北,为什么老胡总是打不住老毛,因为他秘书总在透露消息。又有人说,在安康这地方,曾经是老胡驻扎过的地方,也是他在内地打仗的最后营地,所以下面埋了东西,因为还不及带走。后来老胡在湾湾,成了总管家,这事总没忘。估计,留在内地当大官的前秘书,保守着这个秘密。

    各种传说与历史混杂在一起,苕货觉得好笑。世界上的人,你骗不了一个傻子,因为他知道自己笨,所以不相信任何人。你也骗不了一个特别聪明的人,因为他能够看穿的。受骗的,其实都是自以为聪明的傻子。

    听到汽车喇叭响,有人就把窗帘拉了一条缝去看,一台黑色的大奔,停在了下面。此时何姐突然脸色一变:“保密的事,该怎么做?”那位拉窗帘偷窥的中年人,吓得赶紧把窗帘关上,坐回了位置。而何姐,当然是下楼迎接了。

    刘秘书一进场,当然受到了老人们的欢迎,起立鼓掌,刘秘书举手示意,缓缓地扫了大家一眼,还没走上讲台,就低声给何姐说着什么。

    虽然他们声音很低,但话筒已经开着,声音却无意中传出来了。当然,这种所谓的无意,是有意制造的效果。

    “何经理,这些就是你找的人?”

    “对了,他们都很有知识,都很热爱这个事业。”

    “你考察过没有?他们有投资的实力吗?”

    “你别看不起这些人,有退休老干部,也有企业家。更何况,他们对那段历史,是非常熟悉的。”

    刘秘书摇了摇头,始终不理睬何姐请他上讲话的手势,好像在考虑着什么。

    此时,何姐望着下面一堆失望的眼神,突然激动起来。

    “老师们,当着刘秘书的面,证实几个问题。看大家有没有投资实力和意愿。第一个问题:大家投资的本金,带了吗?带了的请举手!”

    下面纷纷举手,除了苕货以外。

    “如果是借来的,或者找银行贷款的,请举手。”

    结果下面没一个人举手。

    “大家熟悉那段时间安康或者说陕西发生的事吗?如果明白胡将军的事迹的,请举手!”

    又是纷纷举手,有两个中年男人虽然迟疑了一下,还是举手回应了。当然,苕货还是没有举手。

    看到这一幕,刘秘书咳了咳,表示,他要讲话了。

    “讲话之前,我得先考察一下,请大家原谅。不是说我不相信大家,毕竟我肩负着这么重的责任。往小了说,是公司的前途与投资人的利益,往大了说,是老一辈的心血与两边的感情。要是我把不合格的投资者拉了进来,我不仅对不起胡总的信任,更对不起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一名知识分子的良心。”

    这一番慷慨,搞得大家肃然起敬。苕货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没有笑出来。一伙骗子,大谈民族大义与良心,这帽子,也戴得太高了。

    “刚才何经理替你们说了好话,但我还得履行我的责任。我想请问一个问题,你们知道的,就举手。胡将军当年,曾经对民族做过什么贡献呢?”

    结果,大家都举了手,当然苕货例外。这套词,何姐已经提前教给大家了,说是要预备总公司的考察,主要是历史知识与历史感情的问题,预备了十几个。

    有人说,他打过日本人就是最大的贡献。还有人说,他没搞到毛爷爷,说明,今天的回报是应得的。

    这之类的话,好像很令刘秘书满意。“看来,何经理没说假话。你们虽然不具备很强的经济实力,但是,你们是有历史责任与历史感情的人,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给胡总一个好的安慰了。好吧,我暂时作主,同意你们加入这个光荣的团队。”

    于是,大屏幕就开始了宣传片的播放。搞得很高大上的样子,把下面的老人们,看得惊叫连连,好像有高官、学者、外国领导人的背书之类,好像自己参与到一个伟大的事业。

    宣传片看完了,刘秘书问到:“只想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件事做完后,大家会得到财务自由。”

    下面有人举手问到:“啥叫财务自由?”

    苕货不冷不热地在下面说到:“就是要发财的意思。”

    “对,这位小兄弟说得对,他很有水平。大家今后发了财,有两件事要做。第一,要大力宣传民族团结。第二,要力所能及地做慈善事业。大家能不能做到?”

    “能!”下面群情激愤,仿佛打了鸡血。

    “但是,投资有风险,我想何经理也给你们说过。所有投资,都有可能亏损。虽然我们这个事保险系数比较大,但是对于收益,有的人,却报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这次,每人的投资是以二十万作为一股。一个人,最多投三股。为什么?因为国父说过他的理想:均富。好处不能让一个人独占,得让更多的人受益。就是你一个人投了三股,比如你得到利润六百万,但你不能全部占有了。你只拿其中的五百四十万,剩下的六十万,你得拿出来做慈善,为什么?大家要想想,还有许多没钱投资的劳苦大众,谁来帮他们呢?财富为人民共有,大家发财了,但不能独吞,对不对?”

    “对!”下面的人只听到五百六十万了,哪里还顾得上投资有风险。

    “当然,我们采取的是认缴入股制。如果大家交了钱,我就拿回去让胡总审批。如果大家不愿意拿出来,那就只好算了,我下午就要赶回西安。”

    这正是最为关键的时期,就是大家要交钱出来。此时如果没有一把火,是把大家点不燃的。

    苕货此时出来了。“刘秘书,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说。”

    刘秘书与何姐装作很意外的样子,在大家的目光中,被迫点了点头。

    没有谁比苕货更好的角色了。在座的所有“投资人”都可以确认,这位有礼貌有实力很灵活会来事的人,也确实是个狠人,一人在车上占两个位置,出手大方,保持着高度警觉与怀疑精神的年轻人,肯定不是何姐一起约好的。大家都明白,他只是半路上来的一个人,虽然给大家帮过忙,但毕竟是个外人。

    以精明且狠辣的外人的眼光,来看待一个事,可信度就非常高。

    “我是个年轻人,有些事不太懂。本来这两天在车上,我想问何经理,或者问在座的人,大家都不太相信我。既然刘秘书来了,我有几个问题想问清楚。”

    何姐假装给苕货使眼色,让他不要过分,当然,这眼色也是给大家看的。而苕货呢,却装出一幅愣头青的样子,固执地问到:“第一个问题,刘秘书,你刚才说了一个数字,说投六十万,可能赚到六百万,那么请问,这是高点还是低点。如果实际赚得更多,多余的钱,是归你们,还是归投资者?”

    刘秘书推了推眼镜,反问到:“你是做过投资的吧?”

    “对,我就是做过投资的,所以,得先问清楚。”

    “好,既你做过投资,那就明人不说暗话。我说的话,都是合同上已经写好了的,过会把合同拿给大家签的时候,大家自己去核对。第一,关于低点还是高点的问题,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只是个保底的利润规模。”

    “那就是低点呗。”苕货说到。

    “对。第二个问题,多余的,比10倍还要高的利润,归谁的问题,这在合同的原则上已经明确。所有利润原则上,都归投资者。但是,必须在履行我前面所说,得到利润后,将原始股本退回公司,以利于公司扩大受益面,让它成为更多民众的利益,这你听懂了吧?”此时,刘秘书显示出一种公事公办的口气,好像外交发言人。

    “这个意思是说,哪怕我得到了八百万利润,也只需要拿出原来股本的六十万,回馈社会?”

    “是这个原则。”刘秘书话语简洁。

    “我还有第二个问题。你说的,一股二十万,一人最多三股。那问题来了,假如,我们在座的,只有二十万,没能力或者没意愿投更多本金。那他还有四十万的资格,如果这四十万我来出,那公司,承认不承认,他作为三股股东的分红呢?”

    此时,何姐与刘秘书对望了一眼,刘秘书还看了看合同,思考了一下,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从原则上来说,是可以的。但是,别人同意不同意,你们之间的信用与合同事宜,公司不管。只要你是合格投资人,投资人之间的经济往来,公司没权利干涉。”

    此话一出,下面许多人不太理解了,纷纷议论起来。此时苕货作为主角,开始发挥了。他在后面,给大家上了课。

    “老师们,我知道,你们也想多赚,但是,大家或许出门时,没有带这么多钱,或者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没关系,大家也不是贪心的人。认为挣个五六百万就行了。但是,你们功成身退,可以怡养天年。但我不行,我是年轻人,得做大事。如果,哪位老师,手头钱没带够,看得起我,就以三股入股,剩下没钱投的两股,我来投。我保证,投出来多余的利润,一股,我给大家分二十万,行不行?你们分钱不出,多得四十万,划得来吧?”

    这话一出,大家就炸锅了。这个年轻人有板眼,居然这么有经济实力。当然,人家是搞投资的,刚才的问题就相当专业。但是,如果他今天买走大家二百万的月份,他会得到两千万的利润,最后酬谢大家二百万,他多得一千八百万,这小家伙,年纪不大,心眼不小。

    有人提出:“凭什么把钱都让你赚了呢?我们又不是没钱投资。”

    还有人说:“你借用我们的名义入股,但最后只给我们小头,你拿了大头,这恐怕不太公平吧。”

    这一顿操作,成功地把大家的焦点转移了。或许,有些人对这个项目的真实性存在着某总隐约的怀疑,因为苕货这个能干的外来人的加入,变得确切无误了,这件事,大有赚头。

    听到大家比较闹,刘秘书双手往下按了按,何姐也提高了声音:“大家安静,听刘秘书说。”

    “同事们,刚才这位小兄弟说了一个提议,这是你们的资格,望你们自己慎重行事。毕竟,公司给大家的机会来之不易,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我们分区划片的计划,留给大家的,就只有安康项目了。至于你们是否愿意跟这位小兄弟合作,那是你们自己的决定,公司暂时不干预。但是,有一个问题,我得申明。”

    听到有问题,大家突然安静,听得到沉重的呼吸声。老人们因为过于亢奋,已经有些激动了。

    “他叫什么名字?”刘秘书假装认真地问何姐。

    何姐报了苕货的名字,并且对苕货说到:“你把身份证拿上来。”

    苕货上前送上了身份证,刘秘书看了看,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也是湖北人,按理说,是符合地域划分的。”

    下面就有人在低声音说到:“何姐说过,安康项目,只有湖北与陕西人才有可能成为合格投资人。”还有人,冿冿乐道于这两个省的历史渊源了。

    “我记得,我刚开始提问时,你都没有回答,你对历史没了解、没感情吗?”

    苕货狡辩到:“我不答并不意味着我不会。”

    刘秘书看了看何姐,何姐好像低声音给他解释着什么。隐约从话筒中听到,好像这位小年轻,在路上帮过大家的忙,下面的同事们对他有感情,也是正直的人,等。

    刘秘书对话下面的人问到:“大家认为,这个小廖,加入我们团队,有什么问题吗?”

    小廖讨好地望着大家,还给那位喝酒的老人使眼色。那位老人说到:“没问题,可以!”接着下面的人,也有人附和,说可以可以。

    “你们是一个团队,少数服从多数,既然大家同意他加入团队。作为跟大家一样的普通投资者,我当然没法反对。但是,作为大投资者,或者从你们手上收购股份,我作不了主。所以,普通投资者都投资完了,如果还有剩余额度,你要投,我还得回西安,征求胡总的意见,你得跟我到西安,一同见过胡总本人才行。这么大的事,也不是我一个秘书可以作主的。”

    下面的人,对公司严格的考察标准,纷纷表示赞同。有人说:“正规公司,就应该这样,这是一个社会面的大事业,不可能,光凭谁钱多,谁就说了算。”

    刘秘书提高了声音,对下面说到:“有一个事,先给大家说清楚。大家投资机会就这一次。剩余额度,我们会让给其他人,以扩大受益面。但是不是让给这位年轻人,我没把握。你们即使跟他签了合同,但如果总部不承认他大投资人的地位,也是无效的。”

    下面有人问到:“意思就是,我们如果只投二十万,那就只算一股,其余两股的资格,就浪费了?”

    苕货赶紧说到:“不一定,也可以卖给我,每股二十万。身份证也难过了,我还新手写合同,对不对?”

    此时刘秘书说到:“也不一定。如果你没有总部承认的大投资人资格,你也不可能扩股。我们只按照今天大家原始交股的份额分配。当然,如果总公司承认了,你可以。大家如果要跟这位小廖签私下合同,公司不担保。”

    此时,下面犹豫的人,就非常多了,还有人想打电话借钱,但被何姐制止了。

    “保密,听说过没?如果人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你们还有机会吗?”

    那想打电话的吐了吐舌头,赶紧坐了回去。

    此时苕货在下面动员,好像讨好大家的样子。“老师,卖我一股呗。”对那个人说到:“阿姨,你老富贵人,我年轻人要发展,你卖我一两股,我每年过节,都来看你。”

    他这种讨好卖乖的做法,反倒让大家警惕起来。生怕,自己的份额,被这家伙买去了。

    其实,有几个,所有家底,都没有六十万,确实想借钱投。但公司有规定,借钱与贷款,都是不认可的,况且,为了保密,收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