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一百零二章 财务问题
丁哥在彭总办公室说话,冬子在自己房间整理表格。因为公司销售的具体数额等,是各处销售人员回来报给冬子,冬子做出一个汇总表格。这个表格是向总公司核对数额的依据,也是各销售人员个人绩效考核的依据。

    事关各销售人员的资金问题,给冬子来统计核对,大家都没意见。毕竟,冬子本人不是销售人员,不存在个人私利,把别人的,算成自己的。

    冬子平时还负责各代理商的合同保管及进出货联系等事宜,相当于办公室主任。

    而财务,通常是丁哥在负责。西北销售公司,说起来是个公司,其实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法人单位,它只是个联络与协调的办事机构,与总公司的关系不是总分结构,是个下属执行单位。所以,在财务上,没有独立核算的功能,基本上是报账制。

    工作这么长时间,冬子才明白,为什么彭总出去应酬,总是带上丁哥,因为发票的处理与汇总,回总公司报账等事宜,都是他在具体负责。

    一般来说,每半个月,丁哥与彭总都要在办公室忙上半天,处理账目问题。

    “小陈,你过来一下。”门口响起了丁哥的声音,冬子赶快出来,跟随他一起,到了彭总办公室。

    三个人坐下后,彭总对冬子说到:“冬哥,丁哥的夫人要来西安,你晓得,他们夫妻在一起的时间很宝贵,估计还要到西北各个地方旅游一些时间。这段时间的账目,他交给你,你帮他暂时处理一下。”

    冬子看了看彭总,说到:“我没搞过这些的。”

    “没事,很简单,我过会教你,个把小时,你就明白了。”

    彭总说到:“最后到总公司报账,还是丁哥的事。这段时间,相当于冬哥给丁哥义务劳动,冬哥,你就帮他这个忙吧。”

    冬子没办法,既然彭总都这样说了,也就应承下来。况且,在这些销售人员中,自己算是平时事比较少的。如果没有设计任务,基本上每天工作时间,也就一两个小时左右,劳动强度很小。其他销售人员,不是出差,就是陪人喝酒应酬,其实是非常辛苦的,挣钱不容易。冬子挣这个钱比较轻松,其实也是因为彭总关照的原因。

    况且,丁哥平时对自己不错,人家夫妻团聚这么好的事,自己也应该帮忙。

    随后,丁哥打开他的包,里面一大沓票据表格之类的,还从里面掏出一个卡来,对冬子说到:“这个卡里面,还有一部分流动资金,大概够我们西北销售公司支撑三个月左右,具体数目,这账目表上有,我们过一会,一起到ATM机去核对一下数目,钱账两清,我们就当着彭总一起,签一个移交手续。”

    “要不要这么正规哟,你难道还会说假话?”冬子笑到。

    “亲兄弟明算账,还得要领导监督下执行,我们公司虽然小,我们关系虽然好,但是制度,还得假装正规一下,对不对?”

    他说“假装正规”这个词时,眉毛挑了一下,有一种故意玩笑的意思。但是,你得承认,他的道理是充分的。

    冬子看了看上面银行存款一项,数目记在心里,然后与丁哥下楼,街对面就有一个银行,虽然关了门,但ATM机是24小时开的。他们一起去查了卡上的余额,两个数字完全一样,这就确认了。

    回来后,当着彭总的面,把这个现金卡移交表,双方签了字。随后丁哥说到:“彭总,你先休息吧,我跟小陈到他的房间去说。”

    两人来到冬子房间,冬子说到:“丁哥,这事我不熟悉,怎么管呢?”

    “有任何不懂的,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问,也可以随时问彭总。况且,你只需要记个流水账,不需要会计知识的。相当于,你只是担任了个临时出纳的工作。”

    其实,对于什么会计什么出纳,冬子完全没有这个概念。他过去烧羊肉串,是个体户,根本没有账,只是心里知道成本与收入就行。

    会计其实担负的是核算与监督功能,对于报账制单位来说,这个岗位其实并无必要。他们西北公司,一年内的所有费用,在总公司里,主要都是列入销售费用的。但并不是没有其他费用。比如,员工的基本工资、西北销售公司的办公费用等,都在总公司销售部里的账上分类。

    至于奖金怎么发,那是西北销售公司自己的事。但是,这些资金最终结算到总公司销售费用里计算。

    也就是说,最难处理的,是总公司的销售部会计,要把各类资金与发票,分列入各个会计科目,再制作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等会计表格。

    而对于丁哥所做的工作,其实就是记明钱用了多少,用到哪里去了这简单。你出去了多少钱,拿回多少正规发票,一一对应,有彭总的同意签字,就可以拿回销售部报销。至于报销到哪个科目,那是销售部会计的事。

    但回公司销售部报账的事,通常都是丁哥回去的,因为他才能够解释清楚每笔资金的用途。

    丁哥给冬子说了三个要点:“钱票相符,领导签字,每笔记清。其实就这三个要点,你做到了,就跟我一样了。”

    丁哥与冬子对话中,已经清楚,冬子真的是对账务制度零基础,所以,就解释得比较详细。

    “所谓钱票相符,啥意思?就是你拿出去多少钱,得收回来多少票。比如甲哥要到新疆去,要预支一部分费用。那好,你得让他给你写个欠条,说明预支款项的数目与用途。等他回来时,拿上发票,来冲抵。比如他借了五万出去,拿回来了四万块钱发票,那必须还要退你一万元现金,这样,才可能把欠条还给他。”

    冬子明白了:“意思是,最后,你交给我这个卡的总数目,等你回来时,我还给你,少的部分,必须是等量的发票或者现金或者欠条,对不对?”

    “跟聪明人说话,就这么舒服,你已经懂了。我们交总账要正确,你跟每个人打交道的分账必须正确,就是这个理。”

    “对发票有什么要求呢?”

    “一般来说,销售员们都知道这些规矩,不会故意为难你的。但是,你既然问了,我也不妨给你详细说一说,万一你今后当了领导,也得要懂这方面的知识。”

    他解释到,一般所谓可以入账的发票分三种。一种是增值税发票,因为可以在税务上可以抵扣,会节约公司的成本。凡是用于大规模购买实物的,尽量要对方开具增值税发票。比如,冬子前段时间装修别人的门店,西北公司出了一半的钱,这些钱,都要别人给你增值税发票,你才能够入账,因为,17%的增值税抵扣,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然后,丁哥从包里抽出了几张增值税发票给冬子看,尤其对一般增值税发票,要特别重视。因为,这发票在销售部报账时,销售部还要拿到总公司汇总,可以不作为销售费用,而作为生产费用,计入公司成本,以达到增加成本减少税收的目的。况且,这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必须的。

    “17%,你想想,如果你不取得这些发票,你哪里来这么高的利润?况且,做大成本,只有在生产环节才可以。销售费用,税务局,是有限额的。”

    冬子想了想说:“对,好像有个5%的限额。”

    “对,我们公司很重视销售,所以,这个5%已经给我们销售部给足了,不可能再通过做大这个成本来减少所得了。你知道,我们上市公司,每季度,都要向证券所和公众公布账务报表的,还要接受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审计。开不得玩笑。”

    冬子更不理解了所谓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问题,也不知道审计为何物。

    丁哥解释到,所谓四大,其实就是国际上四家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比如本公司,受证监会和交易所的认可,是由德勤事务所来审计的,那可是全球有名的审计公司,对付做假账很有一套。丁哥举了个例子:“那里面,全是精英,会计中的师傅,审计中的行家。你知道,他实习生,每个月都拿三四万,为什么?”

    这一说,冬子就明白了。这里面最低层次的工作人员,就可以拿到这么高的工资,那就很专业了。

    “为什么说,一般增值税发票很重要?我给你举个例子,今年上半年,我们仅用于门店装修的费用,就已经有150多万了。如果没有取得这种发票,那就得多交税款,按17%,得多少?”

    冬子想了想,大概也有23.5万元,这就已经超过冬子个人的存款数额了。

    “这还不算,如果取得这种发票,把这笔费用,总公司做到生产成本里面去了,增大了成本,就减少了收入,对不对?150万的成本,也就相当于收入少了150万。企业的收入,是要交企业所得税的,你知道,所得税有多高吗?按我们公司的业绩,是不可能被减免的,那按25%算,多少?”

    这把冬子吓了一跳,光这些,就得有37.5万元,这得超过自己一年的总收入了。

    说概念不如打比方,丁哥的教育手法很见效。

    冬子问到:“取得这发票的重要性和用途,我算是了解了。但是,你不是说还有其他发票吧?”

    “当然,虽然不能作增值税抵扣,但它们也是法定可以报销的凭证。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是营业税发票,这是地税部门管理的。税率这东西,是会计的事,你就不需要细究了。一般按3%,服务业是5%等,你不开公司,不需要了解。但是,它是可以入账的正规发票,取得起来,也比较简单。况且,对于你来说,它反而更为重要。”

    冬子不太理解,这不抵扣锐款的东西,怎么成了最重要的呢?

    “你也见识过,那天晚上我们唱歌,在秦岭那个会所,不会忘吧?”

    冬子点点头。

    “消费的事,肯定人家是要给发票的。但是,给别人的小费,给沈总他们的红包,哪里来的发票?”

    冬子一听,是这个理,如果没发票,不能报账,那难道,要私人掏这个钱?

    “那我该怎么处理呢?”冬子想,如果那一天当出纳的不是丁哥,是自己,该怎么办呢?

    “你不需要处理,我不在这些天,如果碰上这样的事,你先用笔在本子上记下来,等我回来了,与彭总核对时,再处理。”

    冬子反问到:“你不是要留一手吧?不肯教我?”

    “兄弟,我是不想让你入坑,我们搞销售这么久了,人人都入坑了。”他笑到:“办法我可以给你说,但你不能这样做。毕竟,你是设计部的,我把你带坏了,彭总要怪我。”

    冬子给他倒了一杯茶,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以前采用的办法很直接,就是买发票。当然,买增值锐发票是有可能要坐牢的。因为抵扣涉及国家税款流失,不能做这个事。但我们可以找服务单位,比如餐馆之类的,买营业税发票。”

    他解释了操作的流程及可能性。因为销售费用中,有一部分是可以用作招待费用的,所以,从道理上说,出现餐饮发票是正常的。餐饮企业,只要你帮他把税款交了,甚至多给他一两个点,他在经济上是不吃亏的,所以,为了维护与顾客的关系,他是愿意给你开的。况且,餐饮企业,大部分是做老百姓生意的,他们吃了饭不报销,基本不要发票。所以,他们多开些发票出来,税务部门不会怀疑。当然,这一切,也是有违法嫌疑的。但是,为了走账,也只好这样做了。

    “我不让你操作这种事情,毕竟你还年轻,没必要上这个贼船,把你教坏了,彭总要怪我。”

    冬子听了,笑了笑,继续问到:“那还有一种票据呢?”

    “那就是行政部门的收据或者公家单位开具的合法票据了。这东西也有一些,位数额都不大。”他拿出一张收据,发现是文明城市建设费用收据,一问,是西安某新区搞卫浴产品推广时,人家要收的一个行政费用,数额不大,但也可以入账。

    “凡是公家单位收你钱,肯定给你收据的,只要上面有公家单位的公章,你就拿钱,没问题。”

    这个票款一致算是解释清楚了。接着就到了第二个关键点:领导签字。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所有支出包括借款,都要有彭总的签字,才能够生效。哪怕同事借款打的欠条,也许彭总口头上已经同意了,但事后,这欠条也要彭总亲笔签字确认,才算是合法的。当然,更不用说那些发票了。

    “所有的发票,都必需要彭总签字。当然,经手人自己签字,也是必须的。如果没有这道程序,那就没有管理,彭总也就没有权力了。”

    这是生生地给冬子上了一堂权力课。所谓权力,最集中体现在人权与财权之上。这帮子同事,是彭总挑来的,如果彭总没有人事权,冬子也不可能进入这个团队。

    而财权,体现在每一笔钱的用途及彭总的签字上,没有这个权力,哪个还听他的呢?天下之大,熙熙攘攘,皆为利来。钱就是影响力,就是人心聚散。大家以前因为西北公司效益差,挣不到钱,灰头土脸。今天因为效益好,有收入预期,所以都能够团结在彭总周围。

    “最后一个要点,每笔记清,就是记好流水账。”丁哥拿出一张表格,那是他自己以前记的。

    “凡是涉及到钱的问题,都要记下来,包括,你到很行取了多少钱,今天从里手里付出去多少钱,都要记清楚,其实很简单。”

    他拿出一个U盘,插入了冬子的笔记本电脑,把其中一个表拷入了冬子的电脑中。

    里面的表格就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一个流水账。包括金额,用途,经手人,时间,审批人、备注等事项。

    “不是一笔钱记一次,是一个动作记一次。”丁哥指着表格,详细解释到。“比如甲哥要预支五万元钱,那你是不是得在银行先取五万出来,或者往甲哥个人账户上打五万,然后再给甲哥,对不对?”

    “对。”

    “这里面有两次记账,一个凭证。你先在第一行记,自己在银行取了5万元,第二行你记,给甲哥预支五万元,这样,这笔钱的最终去处,你就记下来了。当然,要事先给彭总请示,这样审批人就记彭总。第一笔账经手人是你,第二笔账经手人还是你。一个凭证,就是甲哥打的欠条。对于你来说,出去五万元,收回五万元欠条,这样账就平了。最后甲哥拿回五万元发票,找彭总签字确认报销,你就把欠条还给甲哥,这个账就算彻底记完。”

    冬子明白了意思,其实,相当于记日记,所有关于公家账目往来,一笔笔老实记上,就行。但记录有依据就可以。

    “你发现没有,你记了两个五万,第二次给甲哥的五万,不管是前面的欠条还是后面的发票,都算是钱款相符。但第一个五万,怎么办呢?这个钱与哪个款相符呢?”

    这是个问题,冬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取现金,就在银行柜台,让他给你打一个单据就行。证明,确实是你从公司账户上取了五万。如果你在ATM机上取钱,也多按一下打印单据这个键,自然就有了。”

    这一解释,等于把公款全部的流程,像一个豆瓣的旅行一样,说得清清楚楚。

    “一般来说,同事们都知道,一件事一堆发票,是要归类粘贴的,像这一样。”丁哥拿出一叠发票,冬子看见,这一堆发票除了粘贴得像一个本子一样,前面还有封面,封面上有日期内容及审批人经手人之类的空,空内的签字,都是手写的。

    “这个我还没学过呢。”

    “不要紧,你不需要学。这是为了到总公司报账方便,说不定,其中一些发票在总公司还要单独拿出来,跟其它发票归类。这个不要你管。有同事这样粘贴好了的,你收。没时间这样粘贴的,你就用一个信封,把它们先按事归拢,在信封上写个时间和内容就行。等我回来,再来完善。”

    这就已经很过细了,冬子好像只是出了个劳务,根本不需要管后面的专业分工及后续工作,冬子答应了。

    “看吧,是不是一个小时就行?”丁哥掏出手机,给冬子看了看时间。此时正是晚上十点半,与开始在彭总房间的时间距离,刚上一个小时。

    丁哥郑重地把这个包拉好,对冬子说到:“你还想不想自学一会,对着这些发票账本?”

    “什么意思?”

    “如果你想自学一会,我就先放你这里。如果你不想自学,我们一起,就放在彭总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好不好?”

    当然是要放保险柜,从账到卡,毕竟,这是公家的东西。况且,丁哥的夫人还得过几天来,所以,有什么不清楚的,冬子还有时间向他请教的,不必这么急。

    丁哥介绍到,这个包,相当于账务室,必须要进入保险柜的,尤其是在晚上。

    他们一起到了彭总办公室,彭总已经洗好了,正在拿着一幅哑铃,与自己的爆发力开战。看到他们进来后,彭总看着冬子问到:“明白了吗?”

    “差不多吧,没明白直接问丁哥就行。”

    “问我也行,随时。”说完,他放下哑铃,拿出钥匙,转动密码,将那个包,放入了保险柜。冬子知道,保险柜里除了账目与公章,就是与各代理商的正规合同,算是公司最紧要的东西了。

    此时,丁哥掂了掂彭总的哑铃,试着举了两下,结果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彭总,你这一个是十公斤的?”

    彭总点了点头。丁哥笑到:“还是你狠,我都干不了这重的东西。”

    彭总玩笑到:“你马上要干重活了,不赶快练一下?”

    两人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起来,冬子懵着回到了自己的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