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八十一章 存量博弈
“你对上市公司有误解。公司上市后,由私人公司变成社会化公司,你对公司的所有权都是以股价标定的,投票权与决策权也是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只要过了大股东禁售期限,那就是随时准备分家的趋势了。”

    “你是说,哪个要走?”

    “并不能够确定哪个要走。你想想,老董事长,已经走了一部分了。最开始,他不管公司具体事务,就算是部分离开,今天还把部分股权转让掉,拿了现金,是不是算部分分家?社会化的股份公司,股东们来来去去,董事会总在变动,这就是一个进了家门,但随时有分家方案的样子,对不对?”

    冬子不太理解,老董事长,自己新手创办的公司,在公司发展好势头的时期,为什么要离开。

    为了这事,小袁作了一个分析。假如公司创始人,是办一个养猪厂。那么,辛苦地把猪养大,肯定不单纯为了吃。肯定是为了卖。当年那么努力地工作,就是为了把猪减肥,好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公司上市后,估值高出净资产一大截,当然算是好价钱了。在公司发展最为兴旺时,卖出自己的股票,这是最聪明的做法。一个养猪的,对自己养育的生猪再有感情,他最终的目的,也是要卖掉它的。除非,你把它当种猪,才会保留很多年。

    这个比喻虽然有些粗俗,但也不无道理。

    小袁继续解释到,还有一个原因,促使老董事长的部分退让。那就是,在与另一位创始人的博弈中,他落了下风,与其将自己的所有钱财掌握在别人手中,不如落袋为安。况且,新来的战略投资者,给他转让的股份,有一个好的价钱。况且,听小道消息说,老董事长的儿子,在美国发展。

    “哟,他儿子还很了不起呢。”冬子感叹到,能够在美国发展的人,至少英语比较好吧?

    “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个普通的富二代而已。”小袁轻蔑地说到:“他出身的起点,也许我们一辈子努力,到了顶点也赶不上他。听说他在美国经营一个进出口公司,还炒点房地产。当然金融危机过后,美国的房地产现在是个低点。但这都不是主要的。”

    按小袁听到的消息,老董事长的儿子,与部分普通富二代一样,当年在国内读中学成绩一般,考上个二本都很困难。所以,父亲花钱,把他搞到美国读大学。当然,也通过投资移民,把儿子老婆的身份,搞成了美国人。要知道,投资移民的门槛看起来很高,其实就是有钱就行。你觉得高,是因为你钱不够。

    他儿子在美国,而这个战略投资者,据说也有华尔街的资金,所以,进入公司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事还很难说。

    “好不容易摆脱了意大利,又来了美国人。”冬子感叹到。这个公司,原来是跟意大利品牌做代工的,后来自创品牌做大了,才具备了上市资格。

    “其实,老董事长跟新总经理,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我们不晓得。但是,他们在董事会,至少在今天,是站在一起的,这是明显的。老董事长拿到钱,部分退出权力中枢,还有另外的打算。”

    “什么打算?”

    “狡兔三窟呗。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总有危险的成分。所以,中国有资产,美国有资产。他是中国人,他老婆孩子是美国人,哪里不安定,就往另一个方向跑,有这种打算的大老板多了去了。”

    冬子不太理解,一个人非要离开故乡祖国,往外国跑。偶尔去去是新鲜,长住那里,对于老董事长这个岁数的人,真的合适么?

    小袁说了这方面的想法。其实,这不仅是为资产安全考虑,还有一个背景,就是对中国目前这个大时代,还不太信任。他们可以说是因为时代背景与政策开放红利,得到了好处,但对这种红利持续的模式与时间的长度,不够信任,总害怕政策变化或者发展受限,自己的资金不安全。

    其实,这种不信任,是他们没有充分理解中国目前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变化如此之快,从经济方式到个人生活到国家政策,发展如此迅猛,绝大部分人是不太理解的。

    人们对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总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感。混得差的人,总想回到过去人民公社的时代,反正大家都一样穷,也就没什么可报怨的。进入存量时代,只要没有博弈,大家也过得自然。

    还有一些时代的受益者,对自己为什么受益无法理解。总觉得,这是偶然的运气。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好运气的人呢?这肯定有巨大的时代逻辑。中国已经走上了一个正确的道路,在飞速发展的增量时代,人人都会是受益者。

    但一些人受益太快太大,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种好运会持续下去,所以,按人的本能,对无法理解的东西,采取回避的态度,所以就有移民的冲动。

    “那外国的月亮就一定圆吗?在美国就安全?”

    “美国有两样好东西,他们以为自己去了就会更安全。第一样,这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就是,钱多是大爷。钱多的人,有时杀了人都可以无罪,很长历史都是这样。当然这事中国偶尔也有,但是小概率事件。所以,有钱人的天堂,这句话不是白说的,是有大量事实支撑,有国家体制保障的。第二样好东西,就是国家强大,外来入侵以及外部压力能够承受,所以能够保持国家的相对稳定。当你的钱到了只剩下数字意义之时,你对安全的需求就更大了。所以,他们认为,那里安全。”

    “对啊,这两条理由,很有说服力啊。”冬子觉得,小袁所说的理由,已经可以解释老董事长的心态了。

    “但是,他们忽视了另外的因素。仅就美国而言,有些不利因素,他们没有仔细考虑。第一,他们没考虑增长。美国的增长不是说没有,它的经济增长速度跟中国比较,就不成样子了。在你挣钱的阶段,你离开赛场,在你能够当运动员的时候,你当观众,等于是丧失了机遇,是要付出机会成本的。”

    冬子对机会成本这个词,还是有些理解的。最近两个月,在办公室,他不仅看了图片,还看了公司的报告及分析材料,还看了大量的经营资料,有了一些经济学概念。

    但小袁怕他不太懂,就举了个例子。“假如老董事长,现在就全部卖出他手上的股票,他能够套现大约二十几个亿。但是,中国在发展,公司的规模在扩张,现在的董事长的财富增长速度,肯定会超过老董事长的,对不对?”

    这个好懂,冬子点了点头。

    “这只是从挣钱的角度讲。从安全角度讲,也是不一样的。在美国,有几个华人能够混到上流社会的?百人会的成员,有几个是新移民?”

    “什么是百人会?”

    “就是在美国上流社会中有一定名望的华人团体。这些人,大多数是上一辈人就到了美国,或者至少也是几十年前就进入美国的。但他们中,政治家是极少的,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个州议员。但是,老董事长,今天在中国,已经就是广东省政协委员了,仅用了十几年的奋斗,就到了这个政治地位。所以,在美国去,丢掉政治上的优势到得到政治上的弱势,是划不来的。更莫说对华人的莫些误解与歧视,总是偶尔有所发生。”

    冬子觉得,这种以职位论高低的政治分析,好像说得通,但又有些不全面。但是,你能够要求一个正在喝酒的人,说话那么精准么?

    “第三一点可能大部分人没想到。美国现在已经进入存量博弈的阶段了。什么意思?普通人财富增长与社会地位流动的路不通畅了。有数据显示,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收入,扣除物价因素,几十年没有像样的增长了。在这种典型的存量阶段,就存在博弈了。政治因素会越来越强地影响每个人,而你作为政治上的弱势群体,处境会开始下降。而中国,却恰恰相反,我们处于增量的阶段,政治就会保持着稳定。大家都在考虑生产,而分配的权重,是比较小的。”

    冬子从小袁的说话中,得到几个直观的论点。比如政治是与分配有关,而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却直接来源于生产。一个兴旺而上升阶段的国家,肯定是最注重生产的。而处于存量博弈的国家,更注重分配,或者政治变化大。变化大是中性词,如果用贬义词,就是政治不稳定。

    那么,政治不稳定,也会带来资金的不安全,甚至这种不安全,会涉及到人身安全问题,那可是要命的东西。小袁还介绍了过去在南洋的几个国家中,出现的排华事件,以及欧洲的种族事件,那种残忍与危险,让人害怕。

    “我觉得,老董事长两边下注,也算是理性的。人人都会为自己考虑,无可厚非。他保留部分股票,保留中国籍,保留政协委员,这不也是对中国有信心的表现吗?”

    “当然,一个人成功到这种程度,肯定是有头脑的。但是,他的错误对于公司来说,就是一种判断失误。”

    “什么失误?”

    “方向上的失误。”小袁喝了口酒:“新总经理以效益为名进行改革,表现上是增量改革的口号,但实质上,是基于存量博弈的分配行为,这在方向上,是错误的。”

    这一段就需要冬子细问了,反正酒也多菜也热,小袁倒不急不慢地解释起来。

    如果要从效益角度出发,需要改善的部门,应该是销售部门与生产部门。因为产品是公司的核心,是效益产生的起点与终端。但是,财务管理制度,虽然能够节约出管理的小钱来,但终究是一种分配制度的改变。在增量发展阶段,以分配为重点,这个方向就错了。

    “将军赶路,不打兔子。”小袁用了这个俗话来说明。将军赶路是为了战斗的胜利,而兔子这点小利,要花时间和精力来打它,是一种时间上的浪费。做大事的人,必须以大事为重点。如果一上台,就把精力放在权力的争夺上,放在小利的盘算上,那就没有做大事的气魄与打算。

    正是因为这一点,董事长才在董事会里占了上风。毕竟董事会里的其他成员,没有人移民出去,也没有稀释股票,没有转移财产。他们大多数都看好公司的前途,所以,这事经过董事长一明说,大家就反对那个账务改革方案了。

    “既然董事会的观点达成了一致,大家都为发展而来,今后的争斗,恐怕要少些了吧?”

    “不可能,会有很长时期的争斗。”小袁一拍大腿:“哎呀,神仙打架,难为小民。如果领导们都在内耗,公司效益不好了,我们拿的资金,是不是也要缩水呢?”

    他还没有解释为什么有长期争斗,但把利益链联系到我们自身,这让冬子觉得,他不是一个空讲理论的人。公司的利益,其实关乎每个员工。

    “这是我的猜测,没过硬的证据,我是说假如。”小袁停顿了一下,他的脸已经红透了,所以讲话的口气更为激烈,内容就讲得更为偏激。

    “假如,新的总经理,真的是代表华尔街资本,那就麻烦了。”

    “投资是为了赚钱,如果公司效益好,他的收益高,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嘛。”冬子觉得,自己这个理由很充分。

    “不一定啊。兄弟,他们可能是来赚快钱的。如果是来赚快钱,他就分以权力斗争与分配为主,不太专注长期发展了。如果真是这样,你我恐怕在公司干的时间,都不会很长。”

    在冬子看来,快钱慢钱都是挣全,只要利润率高了,效果都差不多。但是在小袁的解释下,他明白了其中的区别。小袁的大学全称是财经政法大学,他也听了许多财经讲座,也有美国回来的学者当教授的,当然,他本人也认真学习过海商法以及大量的美国经济类法律。

    在美国的投资者中,有挣慢钱挣快钱的两类公司。挣慢钱的,比如像巴菲特,搞价值投资,长线投资。从养猪开始投入饲料,最终等猪肥了,才开始收获。这种公司投资,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因为,它把实体经济的成长与自身投资效益合为一体了。

    但是,近些年,华尔街还出现了大量的挣快钱的公司。有些公司已经很有名,比如直接在市场上炒股票炒外汇,比如很多对冲基金。但是这些基金虽然利润大,风险也很大。有赌博的成分。更多的公司,是入股一些企业,取得控制权后,进行财务包装,最后转手股分,是来吃差价的,这种公司,也属于挣快钱的。

    这后两种挣快钱的投资,本质上与华尔街经理的考核目标有关。本质上,经理是与公司所有人,是雇佣关系。那么公司股东对经理的报酬,就是业绩考核。比如你给公司挣了一个亿,公司给你一百万的报酬。

    但到今天这个时代,进入马克思所谓的资本垄断时代,过度的金融操作,已经扭曲了市场。结果之一,是公司的经理流动太快,股东变得没耐心,只希望挣快钱。那么投资经理,就得用最短的时间,挣得最大的利润,至少,从自身报酬来说,可以做到最大化。

    在美国08年金融危机时,许多投资公司给美国市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并不影响他获取了巨额的业绩报酬,为什么?就是因为这种挣快钱的机制造成的。

    我在时歌舞升平,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怎么做到利润最大化呢?传统的做法是生产与销售,也就是正常经营的利润。但是,一个行业,只要发展成熟了,它的利润总是在社会平均利润率中上下波动的。目前,中国的卫浴行业,头部企业就有十几家,竞争充分,发展均衡,没有垄断暴利可言。

    那要想挣得比平均利润率高得多的业绩,怎么办?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办法,就是更多地改变财务核算机制,虽然不能说它是在做假账,但至少,是有些虚高。把十块钱的东西算成是十五块的。并且尽可能地,把十五块全部拿走。也就是分配问题,让其他股东少分点,让自己多分点。这就是博弈思维了,是个零和游戏。

    第二种办法就是包装,利用所谓无形资产、品牌估值等虚幻的概念,对公司进行包装,忽悠接盘者给出高价,他高位脱手。

    冬子注意到,这些都与股价有关。问到:“是不是通过股票市场呢?”

    “战略投资者一般不这样搞,在一级市场就可以操作了。拼盘者可以在股票市场搞,收割大众的钱,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按你这样说,引进所谓战略投资者,恐怕要谨慎,要不然,会把公司掏空的。”

    “有这样的例子,但你如果遇到暴力收购,你也没办法。”

    这又是一个新概念。冬子原来对这些知识没有接触,虽然与自己关系不大,但年轻人的好奇心让他提出了问题。

    “既然公司的股票是公开交易的,那么就有人,为了争夺公司的控制权来在市场上公开收购股权,最终进入董事会,参与甚至控制你的决策。毕竟董事会,是按股投票、同股同权的。”

    小袁也承认:“对这些事,我也不专业,但是暴力收购,每天都在发生,或在明面,或在暗里。”

    冬子问到:“股票就那多,那不是越买越贵?那么,成本就摊高了,到时卖出去,是不是有亏本的风险?”

    “你我了解的知识太少。当然据我所知,有对赌的方式约来资金,也有背后投资公司的大资金砸盘,也有放假消息先弄低你的股价,还有暗箱操作里应外合的,市场如同战场,不是局中人,哪里晓得其中的凶险。”小袁伸了伸懒腰,好像他的话题要接近尾声,但看到冬子探寻的眼神,好为人师的本性暴发,继续着他的话题。

    “其中,竞争对手操作的暴力收购,在市场上更为恶劣。”小袁说到:“但某些操作,又在法律上是许可的,这怎么办?”

    “那不是法律有漏洞吗?”

    “只要是既定的法律,肯定有漏洞。法律的两个来源,一个是过去的经验,但新的规避办法被不停地创造出来,用过去的经验来规范未来的事情,这个漏洞的可能性,几乎是天生就存在的。”

    这个逻辑讲得通。比如网络这事,网络赌博的认定,就比较麻烦。这个是冬子熟悉的东西,他看到一些游戏中,不是赌的钱,而是赌的装备或者升级某某道具的,这个在法律上就难以认定。以往法律认定赌博时,或者量刑定性时,往往是依据金额大小。这些金额没明码标价,不好确认。况且,虽然它单位金额很小,对一个人的经济损失小,但架不住网络参与者数目庞大,况且流动性高,搜集证据也会出现困难。

    “还有一个漏洞,那就来自于逻辑。比如前面所说,根据以往经验,是海洋法系常见的,因为它的核心是判例法。而大陆法系是条文为基础的,建立在逻辑之上。你知道,逻辑是有用的,是正确的工具。但是,它所能够涵盖的范围是有限的。有限的空间无法容纳无限的社会生活,所以,漏洞在法律产生的根源上,就已经天生了。”

    冬子想了想,也真是。把中国的法律归结起来,也不过几十百把本书,怎么么可以穷尽社会丰富的实践呢?况且,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及社会生活变动,是全新的,不要说立法者无法清楚地理顺它,就是身处其中的从业人员,也无法看清本行业的全貌。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