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六十六章 洪大美女
要说办公室称得上大美女的人,只有这个小洪了。她掌管着办公室唯一的外网,这可是老板最信任的岗位。

    她的特殊性还不在此,冬子已经习惯了,办公室的人,大多以哥姐相称。比如年纪比他大几岁的薛哥,称冬子也叫陈哥。没两天,办公室的人,都陈哥陈哥地叫他了。除了组长,把他叫小陈外。但洪大美女的称呼就完全不同,大家都在当面把她叫“美女”,而背后,称她为“洪大美女”。

    冬子不太知道具体原因,但大致上还有些感觉。这个人确实长得很美,她的眼神,可以让冬子发慌,不敢直视。不仅仅是眼睛大,而且非常清澈,有一种穿透力,好像能够把你的心思看穿。她做事总是不紧不慢的,微笑也是平和自然的,说话很少。但在这个美女前面冠一个大字,是因为她身材比较大。身高大约有1.7米,大脸盘大骨架,整个块头都比较大。虽然称不上肥胖,但不瘦,属于圆润一类的吧。冬子总觉得,她身上有一股西方美女的感觉,但不知道怎么描述。

    冬子接触女性太少,根本没什么比较。这个姑娘有28岁了,冬子觉得动不动就把人家叫美女有点轻佻,就直接把她叫洪姐了。反正,自己是办公室最年轻的,叫人姐也自然。

    “洪姐,你也留下?”

    办公室请假回家的人越来越多了,现在只剩下十来个人。组长虽然每天准时来上班,大多数时间,只是招呼一下就走,办公没什么事。而洪大美女,却经常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偶尔喝喝咖啡,偶尔看看电脑,不慌不忙的样子。冬子在茶水室碰见了她,出于礼貌,这样问到。

    对方盯着冬子看,冬子有些不好意思。对方突然笑了一声:“哈,你叫我姐就对了,这办公室,你是第一个叫我姐的人。怎么,我不配美女这个称呼吗?”

    想不到平时不怎么与同事说话的人,对自己这么活跃,冬子有些措手不及。“不是不是,姐,你是美女,但是我觉得,叫你姐,自然些。”

    “老实人,没学坏。”对方看了看冬子的杯子:“你不加糖吗?”

    冬子自从喝咖啡以来,没有加过糖,这都被对方看出来,看样子,对方是很仔细留意过他了。

    “我就喝苦的,不加糖。”

    “哈,告诉你个秘密。”对方的声音中有调皮的味道:“加糖,不收钱。”说完,她笑嘻嘻地端着杯子,走了。

    冬子望着她的背景,觉得很奇怪。这个人,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呢。自己问她是否留守,结果对方把话题扯到加糖与称呼上了。

    但是,自己的问题就真的是问人家留下吗?冬子端着杯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思考人生。自己只不过是拿这个问题,来给自己打招呼。留下的人,形成一个小组,已经不是秘密了,何必要问呢?

    人们之间许多话,都不是真正的愿意。比如,见面问候一个熟人:“吃了吗?您呢?”其实,不是真在问对方是否吃过饭了,而是一种招呼方式,相当于说:“你好!”,用西方的话说就是“SAYHELLO”。

    处于防守心态的人际交往,总喜欢掩藏自己的真实意图。过早的暴露就意味着危险,直抒胸臆,容易受到打击。甚至,还会显得粗鲁或者轻浮。

    作为中国人,你不能见到一个美女,就说:“你太漂亮了,耍个朋友啰?”这样,人家直接拒绝,就比较尴尬。你可以选择掩盖,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办法。“美女,留个电话吗?”如果对方有下一步的回应,你才可以游刃有余。

    而这位洪大美女,却并不理会冬子的废话,她可能知道,这是没话找话式的打招呼,或者是一种礼貌。对方直接从冬子的称呼上开始评价,有一种反客为主的能力。

    但冬子不理解的是,这个平时不怎么跟同事搭腔的人,对自己,却保持着一种轻松与亲切的感觉。

    冬子不知道,他作为一个刚入职的年轻人来说,人畜无害的样子,人家对他没防备,才会轻松。办公室大多数人,其实对冬子都是这种感觉。在新手面前,在一个没专业背景的人面前,优越感与安全感,让人对待冬子时,相对自然。

    而冬子却简单地以为,这一帮子同事,都是热心的好人。

    其实,没有一个职场是简单的,小薛就是阴谋论的拥护者。他从大学毕业,来到这个公司,做了半年的实习生,但没有一次有机会进入到一个项目。要知道,不进具体项目,不仅没有奖金,更重要的是,无法得到领导的信任。

    他久而久之,就产生的阴谋论的看法。要知道,小薛是专业的科班出身,按能力上来说,不比其他同事差多少。从项目完成的结果上看,其他人设计出的效果,不也见得那样高端,为什么,自己看不到出头之日呢?

    其实年轻人初入职场,前几年不受重视也是自然的。开始只能做一些配合性的工作,或者说杂事与边缘事情,进入不了核心业务层。当你的资历与能力,渐渐被人认可,你才有可能,向上进步。这是一个时间积累的过程,这也是一个心性成熟的过程。

    但是,彭总的事情刺激了他。彭总搞设计是有才华,这点小薛承认,比自己高得多。但他再高,也跟现在的组长差不多。但是,彭总因为设计水平高,而转移到最挣钱的销售部门,这就让人眼红了。不仅级别提了,而且,那是实实在在的大钱。

    彭总的突然窜红,让小薛进入了长时间的反思。要说,彭总就是他的奋斗目标。他虽然是学设计专业的,但并不对这个专业的工作有多么热爱,这只是一个谋生的工具,吃饭的家伙。“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小薛从来就明白这个道理。

    出来工作,就是为了挣钱的。彭总这种以业务走向销售的路子,点燃了小薛一夜暴富的希望。

    小薛有一些推理能力的。彭总要当销售副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公司,有一些设计部的老同事,跟彭总打电话套近乎,拉关系,要喝酒,这些事,在办公室内是没有秘密的。彭总的经历,让小薛思考其中的路径。

    彭总肯定不是靠专业能力而上位的。因为销售与设计,可以说是隔行如隔山,彭总的专业才华,与他今天的待遇没多少关系。那么,彭总最有可能的上位途径,是靠关系。什么关系呢?小薛听说过,公司老总对彭总比较喜欢,也许就是这一层关系。

    这种喜欢,背后有什么原因吗?估计没有。比如,彭总是总经理的亲戚,这是没有的,毕竟,他们的老家八杆子打不着。况且,彭总与总经理共事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为什么工作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提他,而从前年开始,才突然对彭总感兴趣了呢?

    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彭总通过某种方式、利用某个机会,讨得了总经理的喜欢。

    以些推理,小薛就得到结论,讨得大领导的喜欢,才是进步的捷径。他也是个善于观察的人了,因为他这么年轻,就总结出一条规律来。要想工作好,得搭上越级领导的关系。

    其实,作为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已经敏锐地发现官场中这个规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小薛是聪明的,更是关于总结的。他想,如果当时任组长的彭总,跟自己的顶头上司:部长,关系再好,他也只能是一个组长。但,当他跟总经理关系好了后,连部长对他也客气起来,就是拉上越级领导关系的好处。

    对于久经官场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常识。比如,你要当好一个县长,光跟市长关系好不得行,你最好在省里面有个靠山,那么市长对你,就非常客气了。况且,因为省领导的关系,你在本市内办事一通百通,在本县内,简直就可以作霸王。

    小薛没经历过官场,但是对人情事故,有一种天然的敏感。他在大学时,考研的诱惑对他不起多大作用。他认为,考研成才周期较长,出来后搞学术,成功把握不大,况且,收益不太确定。如果自己再花巨大的精力,努力个七八年时间,按博士毕业再到讲师副教授的经历,最后成为一个学术型的人,这收入,并不高。出来后,如果找一个好公司,再加上自己努力成长,得到那种收入,或许更快。

    寻找最容易最快捷的挣钱途径,才是小薛最想要的。而彭总的经历,给了他很好的榜样。

    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彭总,是如何得到总经理的垂青的呢?具体的过程,小薛不可能知道。他只是觉得,要让领导喜欢,必须得多在领导面前出现。

    终于有一个机会,让他抓住了。一次双休日,他发现部长在花市,与夫人一起挑选花。而小薛却是个爱花的人,他从小都喜欢往阳台上种点植物,他家楼顶,也有父母种的各类花卉,这方面的知道,多少懂一些。上大学后,自己混了一门选修课,也与花朵栽培有关。这不仅仅是爱好,也相当于选择自己稍微有基础的课,多挣一些学分。

    露脸的机会岂肯放过?他迅速靠上去,报着跟部长学习的态度,听部长品头论足。最精彩的一幕,发生在部长与夫人的争执之中。

    部长搬了亲家,是个别墅,前后都有地,要选择那种花木,两口子就有了争执。部长夫人要选紫薇,而部长却倾向于先月季。夫人的意见有力量,当然是因为紫薇这花看起来高雅,况且人家对《还珠格格》中紫薇的形象很是在意,涉及到偶像问题。当然,广东这边的人偏爱紫薇,因为香港人也喜欢它。

    但夫人不这么说,她说的理由是:“紫薇这树长得大,树又干净,花又好看,不比你那月季,乱篷篷的,还长刺,挂人。”

    部长的态度也很明确:“这月季,一年有十一个月开花,发得又多,人家欧洲人都喜欢,怎么不高雅了?况且,这个性价比,哪个比得上呢?”

    把香港与欧洲都抬出来了,这上升到文化高度了。当然,人家两口子的争执,还是内部矛盾。当内部矛盾无法调和时,需要借助外界力量的支援。

    部长与夫人,征求小薛的意见。而小薛此时,就显示出他接人待物的天才能力了。“我觉得,阿姨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在绿草坪上有一件亭亭玉立的紫薇,那审美的感觉就是高档。”

    夫人得了夸当然很高兴。但讨好夫人不是目的,讨好部长才是根本。“但是,阿姨可能没想到,部长的意见却更适合你。你想,这月季花又大又香,别看它有刺,但它跟玫瑰比,刺还少些。这些蔷薇科的花,可以爬满整个院墙。到时候,你们家就是住在花丛中了。别说视角远远看起来美好,就是人没到,闻着香,部长就可以找到家了。更何况,部长选这个,不是每天都可以给阿姨送花吗?阿姨,你就当部长每天给你送玫瑰好了。”

    这一通说,搞得夫人开心得不得了,老都老了,居然娇气起来,她反问部长:“你是这样想的?”

    部长接过小薛的话头:“当然啰,人家小薛都看出来了。”

    最后选择了月季,从搬花上车到部长家里,从翻土种植到后期养护,这都成了小薛的任务了。从此,部长就对小薛亲切些,当然只是在私在,在工作场合,他们之间仍然保持着上下级关系的矜持。

    没有特殊与必要的事情,部长在办公室,不会召见小薛,如果家里的花有什么问题,就直接给小薛打手机。而小薛,也不到部长办公室,因为,从工作上讲,他没有直接见部长的资格。

    这层关系打下来,小薛知道,总有一天,部长会用到自己的。这不,陈冬的到来,就接到部长的任务了。那是部长家的草坪有些问题,小薛过去帮忙养护时,部长专门在草坪上给小薛交代的。

    “最近要来一个叫陈冬的,他设计的照片,你看了吗?”

    “看过了。”部长没表态,小薛知道自己不能多嘴。尽管从内心上讲,他本人还是比较欣赏陈冬的设计的。

    “你觉得怎么样?”

    面对大领导这种试探,你得要谨慎。“部长,怎么说呢?有他的优点,反正设计这东西,也没什么客观标准,只是些主观的感觉罢了。”

    这相当于回避评价,小薛知道部长不会因为一个即将新入职的年轻人而专门这样关注的。

    “这个人是彭总推荐的,我当然也是同意的。但是,仅凭一个设计图,就推荐一个没有任何专业背景,甚至大学没毕业的人进来,说服力好像差了点。当然彭总是专家,我相信他的判断。但是,万一这个设计,不是那个小陈做的呢?”

    话递到嘴边,不得不附和:“部长,这种可能性,暂时也不好排除。”小薛从部长的话里,听出了某种不一样的味道。部长跟彭总之间,恐怕不是信任问题,或许还有矛盾。

    “这样,小薛,我们也不能随便否定彭总的判断,也不能随便否定一个人才。我只是担心,或许因为某种原因,彭总过分偏爱了他,这就不好了。”

    任务既然已经来了,岂有推的道理?小薛马上说到:“放心,部长,我会观察的。他如果真有本事,那倒好说。万一没本事,是彭总照顾关系进来,我也尽力去打听。至于他们什么关系,这得要一定的时间才知道。”

    部长很圆滑地说到:“亲同事,你还是要多关心为主。”

    “那是当然。”

    这是部长交给他的一个秘密任务。越是秘密的东西,就越重要。所以,小薛主动跟冬子套近乎,主动约他出去喝酒,都是有目的的。

    但是,部长怎么会跟彭总有矛盾呢?平时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在平时大家的印象中,部长对当时属于下属的彭组长,总是不分彼此地开玩笑,很亲热的样子,自己以前,还以为他们是忘年交。

    假象骗了大家。小薛意识到,也许在彭总跟总经理关系好的那一刻,部长就提防着彭总了。万一总经理太喜欢彭总,让他这个核心业务组长取代自己,让自己这个部长当不成,也是有可能的。

    在官场上,你成为别人的敌人,不是因为你有这个意愿。只要你有这个能力,你就会成为别人的敌人。还有一句话,是小薛在后来才明白的。在官场上,不是你与我为敌才是我的敌人,你只要不为我所用,你就是我的敌人。

    不站队永远出头之日,站队,就要准备承受失败的风险。

    但是,另一方面,小薛就那么死心踏地地听部长的吗?他没那么简单。他作了一个推理:假如小陈跟彭总没有关系,那他就是一个有才华的人,那么,跟一个有才华的人交朋友,总会利大于弊。假如小陈跟彭总有特殊关系,自己跟小陈关系好了,如果有一天,部长失势,彭总再杀回来当部长,那么,自己也有与彭总拉关系的纽带。

    正是这种两面下注的打算,让小薛对冬子,有了一种过分的热情。

    其实,他还是太嫩,他只看到了政治上的斗争一面,没有看到交错复杂的内部关系。一个小年轻,想在这种利益复杂的局面下投机,是要冒巨大风险的。

    不用说在设计部,部长与副部长之间的关系,小薛不知道。副部长与总经理有亲戚关系,整个设计部的人,都不清楚。只说组长,作为彭总从外公司推荐的人,总经理亲自以高薪挖过来的人,他站在哪个一边?

    组长能够把自己最核心的技术资料,拿到公司来,与同事们共享,这得是多大的忠诚度?这种忠诚度,岂能是职位与高薪所能够解释的?

    更何况,完全接触并有处置权力的人,是那个所谓的洪大美女,她私下跟同事们的关系,礼貌但保持距离,微笑但平淡如水,这该怎么解释?

    要知道,这个洪大美女已经来公司五六年了,她的工作方式及生活作风,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不管组长换没换,她始终作为保密岗位的人,没有变化。她的工资虽然跟大家差不了多少,但她的衣着与打扮,明显超出了她的收入水平。

    她是一个名牌大学的专业人才,可以说,仅凭设计能力,四十来个同事中,能够超过她的,没几个。但她不主动参与设计,只在设计的评审阶段,行使权力。她是评审,这是几名老技术骨干才有的待遇。更何况,公司的所有设计资料及与客户联络的技术沟通,都是由她来负责。

    这是本办公室业务的核心,只能交给公司最信任的人。

    不能光用作风好能力好来解释这个事情。信任这东西,好像是另一个评价体系。她对三个领导,都是同样对待的。也没见她跟哪个领导关系特别近,但没一个领导为难过她。一直的信任,让她成为这个办公室里,很独特的存在。

    她更独特的方面还有很多。比如,她跟同事们,几乎没有私下接触,平时也不参与同事们的谈天说地。始终保持着一种礼貌的距离。

    更有意思的是,她平时不紧不慢的风格,优雅位稍微有点冷,稍微有点高傲,稍微有些安静。

    有人说,安静是一种高贵的品质。但在这个年轻人占多数的办公室里,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跟人说话的状态,让大家多少保持着一些敬畏。

    所以,大家对她的称呼,就有些特别。不叫洪姐,而是叫“美女”。

    洪大美女确实有点美,也确实有点大。当她保持这种神秘的状态,你就更不敢小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