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五十六章 新识朋友
车快到站时,冬子才想起,这还得坐汽车,毕竟佛山还远,必须得跟彭总联系一下。等他打开手机,发现有十来个未接来电,主要是小简打来的,还有李雯也打了两个。火车上的二十几个小时,几乎把冬子带到另一个世界的思维,又被这些电话号码,拉回到了武汉。

    冬子意识到,虽然自己是情急之下离开的,但这种不辞而别的方式,可能会站朋友着急。况且,小简与李雯,对自己,那是真朋友。他正准备回拨过去,突然又一个来电。

    “是我啊,小袁啊,快到了吗,冬哥?”

    “快到了,估计十来分钟就到站了。”

    “好,我就在出站口等你。”

    冬子本来是不慌不忙的,虽然这车子晚了点,但自己早点或者晚点到,有什么关系呢?倒是对面的推销员,他很着急。因为,他约了今天下午,与别人见面。如果太晚了,就得多耽误一天。春节要到了,收款的事,能早则早,早做完毕,可以安心过年。

    过道上的孝感老头,他孙女居然在座位下面的地板上睡了一个整晚,从来没有吵闹过。冬子整晚,也不敢脱鞋,也不敢把脚往回勾,怕影响那小姑娘的睡眠。

    小姑娘听说马上要到了,自己父亲就在车站等她,兴奋得哼起歌来了,而爷爷,费力地把那大包扛在背上,以随时准备行走的方式,一手拉住孙女,一手拉住包带,列入了长长的下车队列上。这种姿势太累了,况且列车员已经告知还有十多分钟,他就不怕累垮了吗?

    当然,这种急切下车的心情,这种即将见到亲人的心情,冬子虽然没有,但可以理解。冬子原打算让全车厢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自己再下车,但接到小袁的电话后,也觉得不应该让别人紧等,也收拾东西,进入了队列。

    出了火车站,小袁就在站台最明显的地方向他挥手,冬子看到他灿烂的面容,再加上广东这温暖的冬子,居然有一种久违的热情,在心里奔涌。

    要说冬子离开武汉时,心是冰冷的,几乎不相信任何人,也不相信自己存在的意义。他到广东,属于走投无路,所以,对广东的情况,也没有多高的期望。

    经过火车上的人群的洗礼,冬子知道,大部分平凡的人,都过着普通的生活。当你接受自己的平庸时,当你不期待生活的奇迹时,那是你低层次幸福的开始。也可以给自己脸上贴金:知足常乐。

    二十多小时的火车旅行,让冬子的心从寒冷走向了正常。在广东一下车,那温暖的气温,小袁的热情,让冬子心里重新燃起了某种动力,他居然开始期待了。

    “冬哥,我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结果你们车还晚点了,来来来,箱子给我,我来拉。”

    小袁的热情扑面而来,冬子不太好意思:“袁总,我自己来提,这又不重。”

    “冬哥,从此以后,必须把我叫小袁。第一,我本身就不是什么总,在厂里,这样叫我,那真的老总,要把我开了的。第二,一直叫你冬哥,不是因为年龄,你是论坛大神,你的名字不就是这样嘛。既然你是哥,叫我小袁就最自然。如果你再这样客气,那就见外了。来来来,把箱子给我。”

    到了停车场,小袁指着这辆车说到:“不好意思,本来袁总要我开他的宝马来接你的,我觉得,还是开自己的车方便,况且,你也不是那种讲排场的人,对吧?”

    冬子笑到:“有车就不错了,我在武汉是开三轮车的。”

    小袁哈哈大笑起来,并不打开后座,只是打开后车门,把冬子的箱子放在座位上,然后打开前车门,让冬子坐上了副驾驶。

    冬子听说过一个规矩,此时心情被小袁搞轻松了,就说了出来:“不好吧,这是你女朋友的位置吧。”

    “哪有女朋友呢?没车没房的,敢谈女朋友?”他启动了车子,一加油,突然冲了出去,明显的推背感,年轻人的状态,劲力十足。“我这是来公司后买的老员工的一个二手车,他要谈女朋友了,是要结婚的那种,这种车显然不行了,换好车,把这车三万元卖我了,当时只跑了五万公里,车况还好吧?”

    冬子点点头,他虽然对车况这些东西不太了解,但小袁开车的速度快、转弯迅速,有一种飞驰的感觉,车况当然不算差。冬子没学过驾驶,也从来没有过什么开车的经历,对于这种二手车,都是很羡慕的。

    虽然在网上自己算个大牛,但在现实生活中,自己与菜鸟小袁比较起来,就是个DIAO丝。与同龄人比较中,冬子从来没有今天如此的自卑。

    “我不开彭总的宝马,是不敢开。万一刮蹭了,我修不起。我车破,胆子就大些。到厂里还得一个多小时,接你冬哥,不需要那讲究,关键是亲热就行,你说对吧?”

    虽然他是自谦,说自己没钱。但在冬子看来,他跟自己差不了两岁,虽然只有个二手车,也比冬子强太多了。

    小袁年轻,一路上总是说个不停,关键是他见到冬子后自然的兴奋。而冬子呢,却在思考另外的问题:原来在武汉的传说都是对的,不到广东,不知道自己的钱少!自己现在全部的钱也才四五万元,就是买一辆小袁口中的破二手车,都要让自己倾家荡产。冬子不知道小袁的具体收入情况,但肯定比自己原来在武汉打工时挣得多。

    “你刚才说,如果谈女朋友,就得换车?”关于恋爱,才是年轻人中最有共同兴趣的话题,冬子这个切入点不错。

    “分情况,我没女朋友,就是没结婚的那种女朋友。但是,不等于我没有女性朋友,交往嘛,男人嘛,这哪里缺得了呢?你又不是没看见,我见了美女,口水都要流。”

    冬子没控制自己的声音,笑了出来。确实,小袁是个爽直的人。那天在歌厅,跟那舞女跳舞时,把人家抱得太紧,恨不得把对方挤出水来。

    冬子还没从纯情恋爱的模式中跳出来,遇到这种直爽并且无耻的人,还真不知道是反感还是喜欢。他一想到舞女,就想到燕子,假如小袁如此抱燕子,冬子得跟他打一架。但是,小袁说的又是实话,一个男生,年轻气盛,哪里不想呢?

    就是白天没那心思,那晚上,在梦中,有这种冲动,控制得了?冬子问到:“你说的有女性朋友,又说女朋友,搞这复杂?”

    “女朋友,当然得找感情,得找纯洁,得找居家过日子的那种。但是这种人,要求也高,你的时间、财富、生活都得属于她,关键得是,你有养家的条件。如果是短期的女性朋友,只是在一起玩,那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这边厂女多得很,管她认真不认真,一起嗨皮不就行了?当然,我还不那么下作,有些地方还是不太去的。”

    信息量有点大,冬子消化不了。但是冬子不问,并不意味着小袁不说。他太兴奋了:“比如东莞,我就不去。”

    这话很突然,意味着什么冬子此时不知道,但他很快就会明白。

    终于到佛山了,直接到酒店,房间已经开好了,小袁让冬子先洗漱整理一下。“你那些外套都太厚了,衬衣加个羊毛衫就行。我五点半过来接你。”

    小袁走了,冬子一看时间,快四点了。

    这是一个比较高档的标准间,小袁告诉过他,这是厂里接待客户定点的宾馆,只有彭总这个级别的人,才可以随意订并且免费。其实,这对冬子来说,也算是头一回住正规的宾馆。他出门算是开眼界了,才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土。

    洗澡换衣服,整理物品,等冬子吹了头发后,时间就差不多了。他烧了点水,泡了一杯茶。这个袋泡茶也是福建的大红袍,冬子知道,有些高档的。在容城就喝过,是爹爹的学生送给老师的礼物,爹爹让冬子喝过。

    第二次再喝到这种茶时,还记得当年的味道,有一种亲切感。当然,从上火车开始,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喝到热茶,还是蛮舒服的。加上佛山的冬天几乎像武汉的春天,现在这个时候气温正高,热水洗澡过后的冬子,毛孔舒张,身心安然。

    人是环境的产物,环境的改变,就可能改变你的心情。从武汉的冰冷到广东的期待,冬子经历了心情的过山车。人是肉体的奴隶,当你身体舒服了,思想中烦恼,也开始被熨平。

    “叮咚叮咚”两声清脆的声音,冬子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当继续响起时,冬子才明白,这是门铃的声音。这高档宾馆的人就是讲究,进门不是敲门,而是按门铃。冬子起来开了门,门外站了三个人,为首的,就是彭总。

    “哎呀,冬哥,你终于来了。来了就好了,兄弟们都等不及了,要提前来看你,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网上那个叫杀死比尔的,这位叫月亮妹妹。”

    冬子分别跟两位握了手,还配合地接受了他们仪式性的拥抱。但冬子却根本没反应过来,这两个名字,他在网上也遇到过,游戏能力介乎于彭总与小袁之间,但没想到,名字与现实差距这么大。

    比如这个叫“杀死比尔”的家伙,居然是个文质彬彬的人,戴着度数比较深的眼镜。镜片的厚度对应着眼镜的度数,况且,他身高估计还不到一米七,这个样子,怎么杀死比尔?

    这位叫月亮“妹妹”的家伙,居然是个胖哥,虽然脸刮得干净,但可以看出,是个络腮胡,穿着运动休闲衫,下身牛仔裤与运动鞋,怎么敢叫自己“妹妹”,还敢侮辱月亮。

    彭总仿佛早就预想到冬子的这种惊奇的表情,解释到:“冬哥,没人在网上取名字像你这老实的。一般来说,缺什么补什么。我想当兵没当成,当年读大学申请国防生体检没过,毕业后想参军,父母不同意,所以就给自己取名军军。”

    冬子让他们进屋坐下,准备泡茶,但他们三人都表示不喝,要一起先出去吃饭,边吃边聊。

    下楼时,彭总的车就停在门口,这种运动型的红色宝马,表面上看起来很小,坐进去才知道,它的空间其实很大。彭总启动时,那发动机发出的声音,有一种金属的美。冬子心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开上这种车子,算是可以回容城了吧?

    这么高档的车,冬子一窍不通,虽然感兴趣,但也不敢问,怕露怯。只好问了一句老话:“彭总,我坐前面的话,你夫人知道了,怕要骂你吧?”

    “这就是她的车,你今天从的位置是我的!”说完,车上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了。彭总经常出差在外面,家里最好的车,肯定是夫人所有,他回家,地位相当于客人。

    背后的“杀死比尔”抽空插话:“冬哥,你这大神一来,我得组个局,答应我,明天我来作东,论坛里还有几个兄弟,还没放假回老家,我带他们来朝拜你一下。”

    冬子吓了一跳,朝拜这个词,他可不敢担当。“别别别,我暂时又不走,时间长,再说再说。”

    袁总却说到:“你啊,嘴炮,明知道明天我要带他去公司,你说这话,真的是。”

    “月亮妹妹”此时在后座重复到:“张的系!”大家又笑了起来。后来在攀谈中才知道,月亮妹妹是广西人,他这种广西口音已经成为朋友圈的笔点,他本人也经常拿这个笑点来自嘲。

    吃饭的地方终于到了,是一个看起来很传统的装饰,彭总介绍到,这是佛山有名的一家饭店,菜品都是传承的。第一次来拉风,肯定要吃佛山本地菜,不知道,冬哥吃不吃得惯。

    冬子从来没有被人当贵宾的经历,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只好连忙说不要客气不要客气。上楼到包厢时,冬子还在问:“小袁呢?”

    结果楼梯的拐角处,小袁就在上面:“冬哥够意思,我在点菜呢,服务员,可以上了。”他大声喊着,就有服务员应声,很热闹的样子。

    一行人,非要把冬子拥到主宾位置,冬子仍然不太习惯,但大家的热情不好推辞,也就坐下了,身边的主人位当然是彭总,另一边是月亮妹妹,而小袁,坐在门口的末席。

    这其实是对接待礼仪上的第一课,冬子从来没接触过商务活动,不知道,坐什么地方,是很有讲究的。

    所谓高档餐厅,服务礼仪也是有程序的。人员坐定后,有服务员端上茶具,刚煮好的铁观音,彭总给每人倒了一杯,算是尽了主人的礼仪。大家喝完第一杯后,服务员送来的热毛巾,给大家擦手,冬子根本不知道程序,但知道模仿,大家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这也是学习了。

    广东这地方,所谓传统菜系,主要是客家人传承下来的。几百年前,内地中原人为躲避战乱跑到岭南地区,保留了大量的中原传统,但由于受到当地风俗的影响,以及近百年来海外文化的影响,所以,讲究就比较杂,但这种杂乱中,对次序的讲究,却是在中国最多的。

    虽然这一帮子年轻人是在网络时代长大的,但在这个正规的场合,还是要遵从传统。凉菜与看菜上来后,人人一碗汤,这个次序,也是冬子第一次接触。在湖北,先上凉菜和看菜,也是有这个规矩的。所谓看菜,就是有雕花工艺的菜,主要以鱼为主。但是上头道正菜,一般是炒菜热盘。但像广东这种,以上汤为第一道,还是头回见。广东人爱煲汤,果然名不虚传。

    彭总是何等精明的老江湖,他马上就看出了冬哥的适应。接待这事,有两种层面。第一种是商务接待或者官场接待,重点是一个排场与礼仪,菜系正规高档,酒水必须是茅台或者法国红酒,体现一个尊贵。第二种是感情接待,就像今天这种接待,要的是客人的舒适与开心。

    彭总马上把话题切换到重点了:“冬哥,这菜你不一定适应,广东的口味,调料用得少,食材又复杂,但是,你既然来了,还得适应下。但是,我们吃饭,主要是为了吹牛,这两位兄弟,我还得正式介绍下。”

    原来那个月亮妹妹,是一个服装厂的设计师,工厂也在佛山,主要是给外国品牌做贴牌生意的。他设计的风格,基本上趋向于欧美流行风,也是为市场而定的。当然,他们厂也有部分针对国内市场的产品,算是中高档的都有,但利润却比不上国外。

    “那你取这个网名啥意思?”冬子问到,全桌子人笑了起来。

    小袁说到:“你不晓得,他们厂美女无数,但他就是不找,他从小暗恋中央台少儿频道那个月亮姐姐,所以,他的梦中情人,就应该叫月亮妹妹了。找不到这种人,就给自己取了这个网名,算是自己给自己的梦想谈恋爱。”

    大家虽然在笑他,但月亮妹妹却并没表现出尴尬:“人嘛,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马云的话,在他口中,居然充满了异样的幽默感。

    没等冬子问,“杀死比尔”就已经自我介绍了。他是正经的装修设计公司的人,当然也不是彭总公司的,是另一家全国有名的装修设计公司,在佛山分公司的设计人员。

    “他已经是老总了,别看他一个瘦鸡样子。”彭总玩笑到:“今年做了个大生意,刚发了财,春节回来,你先请客。”

    “啥老总,就是个分公司的经理。你老彭还管几个省的销售,我就在佛山周围转悠,挣的钱没得你的零头。”

    “哎,你在这场合谦虚,不耿直了啊。”月亮妹妹提出了批评,顺便解释了那个网名的来历。

    “为什么要杀死比尔呢?因为比尔就是克林顿。一个外国总统,被一个万里之外的瘦鸡仇恨,这是为什么呢?人家惹了他吗?人家鼓动大西洋的风吹了他妈?人家抢了他的饭碗踏了他的家园吗?张的系!”

    开始的广西普通话本来就搞笑,后来一句“张的系”终于点燃了爆笑点,满桌喷饭。

    小袁模仿相声段子问到:“为嘛呢?为嘛呢?”

    月亮妹妹挡住了杀死比尔扔过来的一根筷子,继续发挥到:“因为啊,他喜欢一个人,这个人被比尔抢了先。他的梦中情人,居然是莱文斯基。”

    全场大笑,而杀死比尔却一本正经:“爱一个人没有错,都是月亮来惹祸。”

    彭总笑到:“你这样一个瘦鸡,面对那大脸肥臀的斯基,这车你开得动吗?”

    “你不是说的嘛,缺啥补啥不是。环肥燕瘦,你管得了?”

    从此,整个饭桌,就变成了互相调侃。一阵兴奋过后,大家都提出要安排春节后的事情,比如哪个要组织什么聚会,哪个要请客吃饭,哪个要包一个宾馆,几个人联合搞一个游戏竞赛,输了的怎么惩罚等。

    小袁说到:“你们扯得太远了。我的提议,冬哥不会反对的,明天晚上,我请冬哥撸串,你们愿来则来,不愿来,拉倒。但是,我反正请过了,你们请我时,不要怪我白吃。”

    冬子笑到:“我才是白吃。”

    彭总说:“哎,你不白吃。等你当了经理,发了财,这一切的花销请客,你恐怕都得还回来,甚至要加倍。我们先请客是个引子,你莫以为,他们安了好心。他们这是在放线,等着过两年钓你这个大鱼呢。”

    这一桌菜,样子精致,烹饪也精致,但不太合冬子的味口。最有印象的,是那一罐子汤,冬子发现里面有些奇怪的食材,喝起来好像有一些中药的味道,但很好喝。最让冬子有兴趣的是那汤色,如黄茶汤一样纯粹,水与油结合得如此和谐,是冬子没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