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人生一串 > 第二十二章 边缘关系
人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所有的外因只是一种偶然。就像冬子与李雯今天的关系一样,离得很近,却又很远。

    在医院,当李雯的姑妈送来饭时,李雯不仅吃了电话通知的蒸蛋,还吃了些饭。本来李阿姨是想让冬子再陪李雯的,冬子借口有私事,逃离了医院。

    因为冬子还是有顾虑,晚上,一个大男人在女性的病房,毕竟很不方便。况且,自己跟李雯什么关系都没有。让李雯能够治疗和吃饭,他已经完成全部任务,也就没有理由留下来了。

    但是,冬子出了医院门,走到街上,又不可避免地思念起燕子来。他总觉得,对另外的女生好,似乎有点对不起燕子。其实,此时燕子在哪里,在做什么,冬子不知道。甚至,燕子是否心里还有冬子的位置,冬子也不知道。但是,冬子就愿意这样想,那是因为他自己。

    他愿意相信,燕子也许正在思念自己。他甚至幼想,燕子目前处于困境之中,需要自己像奥特曼一样,去拯救她。而这几天,为了另一个不相关的女生,自己付出了精力,好像有点对不起燕子的思念与盼望。

    其实,对燕子的思念,某种程度上,只是冬子给自己的过去,留下一个美好的想象。他只是不愿意放弃,那些逝去的美好,就这样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

    他充满热情地活下去,仿佛只剩下最后一个理由了。父母去世,甚至无法判断自己是否是父母亲生的。只不过,他愿意相信,是父母的亲生子女。这个问题太复杂且没有线索,而追忆过去美好的唯一线索,还有燕子。

    他此时,加倍努力地走在街上,到处寻找燕子的身影,好像在赎罪一般。而天空的小雨依然在下,冬子并不以为意,也许,让雨水淋得自己更惨,才能够更有力地证明自己。

    看啊,我是多么思念你啊,燕子。看啊,冬子为了你,宁愿在雨中淋湿。但是,燕子,你在哪里呢?冬子鼻子一酸,差点流泪,雨水打湿了他的脸。

    当全身湿透后,冬子觉得,赎罪仪式完成,他得回店子去了。当他回到店子里时,发现店子门并没有关,他走进去,发现老板正在里面按计算器算账。

    “你怎么了?”

    “罗哥,你的任务完成了。”

    “我晓得,李姐给我打电话了。我是说,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不晓得买把伞吗?”

    “热天又不冷,不必了。罗哥,你回去吧,我来守店子。”

    罗哥还问了问李雯的情况,冬子简要介绍了一下。罗哥突然意识到自己耽误时间了:“算了,不问了,你赶快换衣服,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

    冬子洗完澡再出来,罗哥已经走了。冬子其实还没吃晚饭,看了看厨房的情况,基本没菜。看样子,这几天,黄姐也不是在店子里吃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冬子出来,拿了把伞,锁上门,走到街上。此时到农贸市场买菜不现实,已经关门了。他准备找个餐馆,随便吃点东西。

    不自觉地,走到了三嫂酒店。结果,一进门,三嫂就叫了起来:“是小陈啊,稀客稀客,怎么,找我有事?”

    “三嫂,我是来吃饭的,屋里没菜了,在你这里随便吃点。”

    此时,三嫂的老公也出来了,看见冬子,递给他一颗烟,冬子摆摆手表示不会。这是当地的礼节,不管你会不会抽,总得象征性地给你递烟。三嫂的老公在李拐子的葬礼上当大师傅,对冬子的印象很深。他听说冬子来吃饭,就很高兴。“来来来,小陈,喜欢吃什么,自己点,我不收你钱。”

    “那怎么行,你是做生意的,我这样坏了规矩。”

    三嫂说到:“我们也没吃饭,这样吧,我们一起吃,随便炒两个菜,你陪我们。最主要的,是你帮我们提提意见,行不行呢?”

    这个理由不太好拒绝,因为人家把你当自己人,你就不能太矫情。

    她丈夫在里面炒菜,三嫂子跟里面喊:“搞硬一些,你晓得嘛?”

    里面回答:“晓得!”

    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她老公炒几个硬菜,或者叫狠菜,就是拿得出手的好菜的意思。冬子有些不好意思,但人家很热情的样子,不好推辞,何况,人家全家人跟到一块吃。

    三嫂子毕竟是这条街上最精明的生意人之一,当然是先夸了冬子的手艺,还有他的为人。

    “我们都没想到呢,你居然还送了人情,这么年轻,还这么懂规矩,以前是三嫂子小看你了。更何况,你这炒菜的手艺,人人说好,我老公也是佩服的。你跟哪个学的呢?”

    “没什么手艺,都是家常菜。”冬子谦虚了一下,他很怕回答这种问题,因为免不了要牵扯到去世的父母亲。

    三嫂是多么厉害的人,怎么看不出冬子的回避呢。她马上把话题转移了,问起了李雯的情况。“听说,李雯又病了,不吃不喝的,还是你有办法,把她劝转的?”

    这事她怎么知道?冬子小看了街头巷尾新闻的传播速度,这条街上虽然是开放的,但人情事故,还带有农村的特点,就是爱传闲话。

    “不是我劝,是她自己想通了的。”

    “你就莫谦虚了,今天黄姐来我这里吃晚饭,都已经跟我说过了。哎,你们年轻人的事,还是你们年轻人来解决,三嫂就不多嘴了。”

    这话的意思表面上没毛病,但总觉得有些怪。

    冬子只好把话题扯到其它事情上:“人家家里有大事,我们都是帮忙。你为了这事,几天盒饭没做,那损失就大了去了,对不对?”

    “小陈你真是懂事呢,啥都想得到。损失是有点损失,但是,钱哪有挣完的时候呢?本乡本土的,为人最重要,对不对?要不然,我们都赶不上你这个外乡人呢。”

    说话间,三嫂老公的菜端上桌了。毕竟是餐馆,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火也大,出菜很快。

    在三嫂的怂恿下,冬子不得不陪他老公喝了两杯。席间,冬子还夸赞这菜的味道颜色都很好。而三嫂的老公,因为有行家的夸奖,也显得很得意。

    冬子吃完后,对她一家表示了感谢,三嫂送他出门时加了句:“小陈,只要你不想做饭,你就来我这里吃,莫谈钱的事的,我们不是外人了,知不知道?”

    这句话,让微微有点酒意的冬子,有些感动。不是外人,在这个外地,居然找到了某种故乡的感觉。

    冬子不知道,三嫂这句话包含着丰富的含义。远远超过心灵温暖这回事情,远远超过冬子的预期。从这一天起,冬子就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有了变化。

    当冬子走在街上,哪怕是骑在车上送货,路上擦间而过的当地人,总会偶尔遇到别人给他打招呼:“小陈,忙啊?”

    “送货,你吃了?”

    “没呢,晚上到你那里吃。”

    “好!”冬子觉得,有人愿意来你家吃饭,就是不把你当外人。就像第一次同学会,同学们都到他家来一样。当然,这些打招呼的也就这么一说,并不是晚上真要来吃。大多数是在李雯父亲的葬礼上认识的,他们都吃过冬子炒的菜。

    冬子不知道,他当时给李雯家的人情簿上那三百元礼金有多么重要,那上面只有死者的亲友或者乡邻才有记载的。也就是说,村里的人,已经把他当成乡邻了。并且,他后来对李雯所做的一切,已经传得很广了。乡亲们有成熟稳重的,即便说冬子与李雯并没有谈恋爱,也都认可,冬子是个好人,在今天这个时代,这种年轻人,很少了。

    当然,偶尔也有罗哥的好朋友,也是村里的,或者准确地说,也是这条街上的,来罗哥店子里蹭饭吃,除了跟罗哥喝酒以外,也称赞冬子的手艺。

    冬子知道,这些拆迁户们,大多数是有钱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生意,也算是小老板,肯定不是来打秋风,欠这一顿饭菜的。其实,估计有罗哥的有意邀请,再加上,不把冬子当外人。

    因为每次冬子炒菜时,来的人都要劝冬子,坐下来喝一杯。他们说街面上的事,也不避讳冬子。有时偶尔,还故意给冬子解释。

    “那个王撇撇,小陈你见过的,守夜那天晚上打牌不给钱那个,指甲蛮长那个?”

    冬子想起来了,那家伙打牌不给钱的事冬子没多少印象,毕竟过去也有一两个月了,但那家伙,一个中年男人,手指甲这么长,在接冬子的菜碟时,印象很深。

    “你晓得他为什么叫撇撇呢?因为不耿直。为什么不耿直呢?因为怕老婆。那天晚上为什么输了不给钱呢?因为老婆给他的零花钱,他都输光了。他可是不敢藏私房钱的。屁里屁气的人,我们都不跟他玩。”

    这种话,是不可能对一个外人说的。只有把小陈当自己人,才有必要,才有意义。而小陈本来对这些当地人的事,是不感兴趣的,但人家对他亲切,他还是愿意领这个情。

    别人来吃了,也不白吃,偶尔也有人,给冬子带一两瓶饮料或者零食过来,意思是冬子一个人守店子,拿它来混时间。

    冬子很少遇到这种关心了,这种带烟火气的,深入生活细节的关心,除了父母,原来在容城,就是葛校长一家人。冬子很满足于这种状态,把罗哥黄姐,也当成自家人。当然罗哥因为冬子本性好,干活又努力,本人又聪明,还给他在外面长脸,对冬子也就更没多少防备了。有时在外面,也给冬子说些价格上的事。进价多少,出价多少,给别人回扣大概多少,罗哥都说。

    有一次,罗哥跟冬子开玩笑:“我把什么都给你说了,你可不能在这条街上,也开一家,把我抵垮了。。”

    “怎么可能!”冬子也笑了。是啊,他就是知道全部秘密,也不可能在这条街上开店子。没本钱没关系,更何况,自己也做不出那种违心的事来。徒弟学得好,就非得饿死师傅?

    罗哥是比较放心冬子的为人的。但是,他之所以说这条街竞争的事,是因为他有另一个想法。在他眼中,冬子与李雯,可能有戏。如果是那样,冬子作为一个孤儿,最好的办法是当上门女婿,就住在这里跟李雯结婚。那么,只要冬子想办建材店,他就完全有条件了。不光是因为李雯有本钱,还因为,李雯的姑妈,本身就是这条街上最能干的人,李雯的姑父,也社会上,也比较吃得开。

    黄姐对冬子不会成为竞争对手这事,很是放心。她了解冬子的为人,更何况,即使冬子跟李雯有戏,冬子宁愿开饭馆也不会开建材店的,最多会与三嫂竞争。或者,把李雯姑妈的蛋糕店盘下来,也可以做生意的。

    黄姐跟李雯的姑妈是好朋友,如果冬子能够留在这条街上,等于自己也算是半个亲戚。自己的女儿,看样子是留在上海了,就是回武汉,也不会到青山工作。有冬子这个年轻人,平时也好支嘴。

    而冬子哪里能够理解这么多呢?街面上的人对他热情,就足够温暖他了。

    他偶尔也会因为送货,经过那个蛋糕店,已经重新开张了,但没有看见李雯的身影。他稍微有点遗憾,并不是他有多么想念她,只是想看看,李雯恢复正常没有。更何况,他要反复重温那个背景,才能鼓起寻找燕子的勇气。

    长久没有燕子的消息,让冬子经常泄气。但是,李雯的背景,却让冬子又能够打起精神。

    这一天,冬子送完货,刚好从那蛋糕店门前过时,被一个声音拦住了:“小陈,等一下。”

    是李雯的姑妈,冬子刹了车,停了下来。“李阿姨,么事?”

    “嗨,这真是错过了呢。你来看李雯吧?我晓得的。她去你们店子找你去了,她前段时间养病,这才好,今天一来,就想去找你,结果,你出去送货了。要不,你在这里等她一下,我还有话对你说。”

    冬子被迫将车子电源关了,钥匙拨下来,进了蛋糕店。结果,她姑妈并没立即给冬子说话,只是示意让冬子坐下来。她却给李雯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

    冬子如坐针毡,只好看这橱窗里的蛋糕造型,打发时间。

    此时,李阿姨才开始靠近冬子,轻声说到:“小陈啊,你看,你对李雯的好,我这当姑妈的,也看到了。毕竟经过这次,李雯的爸没了,她妈连面都不照一个,不晓得死到哪里去了。我作为长辈,跟她也没办法细沟通。你们年轻人,多沟通一些,对她也有好处,对不对?”

    冬子只好点头,这种话表面上看来都是对的。但细一想,为什么是冬子呢?沟通是什么含义?冬子不可能没有察觉。

    “看,她回来了,我进去还有事,你们聊吧。”李阿姨进到里屋去了,而李雯的身影却逗留在冬子的电动车边,故意按了按喇叭,因为没通电,所以没响,她居然打车子踢了一脚,然后转头,对冬子说到:“我去找你,你来找我,什么意思,故意的?”

    冬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自己哪里是找她呢?只是因为背景,但这话却不好说出口。只好转移话题:“你把我车子踢坏了,要赔的啊。”

    李雯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递给冬子道:“送给你的蛋糕,我亲手做的,是个意思。”

    “那怎么好意思呢?”冬子客气地搓了搓手。

    “别搓你那手了,净是灰。我这是蛋糕店呢。”

    冬子意识到,自己搬建材,手上确实不太干净,也没洗手。更不好意思,低头了。

    李雯说到:“如果看不起我自己做的蛋糕,这柜台里的,你看中哪一个,自己挑。”她伸出手来,把袋子递了过来,冬子当然不能拒绝,接了过来。

    “那我就谢了啊。”冬子拿着这袋子,往门外走。结果,李雯故意堵在门口,冬子面临着尴尬,不好硬闯。

    “你来过好多次了吧?嗯?”李雯的话音中有挑衅的意思。

    冬子只得低声说到:“我要回去了。”

    李雯闪开一条缝,让冬子挤了出去。当冬子发动车子准备启动时,李雯跑出来,对冬子说到:“开车慢点。”

    冬子迅速逃离了她的目光。

    其实,李雯并不是对冬子有恋爱的感觉。她父亲去世那段时间,她能够听冬子的话,主要是因为冬子与她一样,都是失去亲人的人,彼此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理解。况且,冬子的关怀,也曾经温暖过她。让她在某种时候产生了一个幻想。最关心自己的男人走了,居然还有个男生也关心自己,这种填补空缺的安全感,还是让她很受用的。

    她没有对冬子有其他更多的想法,毕竟,冬子离她心动的男生距离太远。每个少女都有一个爱情梦,都有自己梦中情人的画像。那个人,一定很帅很酷,一定是亮闪闪的存在。

    而冬子,除了老实以外,有些灰头土脸的。根本谈不上让人动心,她原来只是想调戏他一下。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以后,她居然对冬子有些依赖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她除了父亲,还没遇到过,一个贴心的男生。李雯决定,把冬子当好朋友,当一个哥哥,当一个玩伴。当然,冬子是否是哥哥呢?他的生日与自己同一天,不知道冬子是早上生的还是晚上生的?

    女生在青春期,所仰慕的对象,一般都是体育生,也就是荷尔蒙特征比较明显的那些人,帅的标准,就是健康。但这种健康,又要避免粗暴的联想,所以骨肉男却并不受欢迎。他可以高大,但必须白晰,他可以是酷的,但必须温柔而礼貌。这就是少女作为外貌协会的标准,而冬子,几乎不太符合这个标准。

    但是,这些年来,自从李雯青春期以来,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帅气男生的青目。其他男生,也不是没有亲近李雯的,但都有一种油滑的气质,更不是李雯所追求的。

    冬子身上有一种特质,就是沉稳细心,这是李雯第一次发现,一个年轻的男生身上,有这种品质。这种品质因为稀缺,所以李雯觉得,有冬子这个朋友,也是不错的。

    但是,跟一个男生,既不谈恋爱,又要交往,这就比较尴尬了。人家对自己有恩,不能把别人当成备胎。李雯这样安慰自己:也许男女生之间,有一种纯粹的友情。

    李雯觉得,自己可以把冬子当成亲人。因为,冬子能够给她一种亲人般的安全感。所以,她让冬子骑车慢点,是真心的,是亲人般的提醒。

    而对于冬子,这就更尴尬了。街头巷议的大人们,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指向的是,他可能是李雯的男朋友。这事可以尽量避免,因为这纯粹是个误会。

    但是,如果李雯非要跟自己交往,自己该怎么拒绝呢?冬子逃离般地骑车回店子,已经找到安慰这事的理由了。

    自己是个孤儿,是外地来的人,本来就跟正宗武汉人有差距。更何况,自己也没有钱,也在当地没地位和身份,自己只是个打工的,长得也不算帅,李雯肯定是不会爱上自己的。

    那既然双方都没有这意思,何必要躲呢?李雯是当地人,熟悉情况,说不定,找燕子,她还能提供情报呢?再说,自己天天一个人守店子,在这异乡,也确实需要说得来话的朋友,李雯本性不坏,是可以交往的。

    今天李雯在他出来时故意堵自己一下,很有意思,这明显是调皮的表现。女生怎么都爱玩这种游戏呢?当年跟燕子在一起时,燕子偶尔也这样,说半截话,让冬子猜迷。

    其实,冬子不知道,有一个危险,是从李雯那里发生的。女生一旦与一个男生交往久了,会产生新的感情。

    而男生,如果第一眼对一个女生不动心,就永远不会动心的。当然,男生会对许多女生产生偶尔的心动,只是不会持续,不会有行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