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修罗战神 > 第六百六十一章 等的就是你
    屠灿灿上台,这让袁绍有点无错,他想要的是能够一战的对手,不是一个女人。

    “你还是下台吧,我和女人动手!”

    “怎么,是看不起我吗?”

    屠灿灿傲娇地反问,与此同时将体内的灵气调动起来,围绕着周身形成一道粉色的灵气纱衣。

    “什么,这女人竟然也是超凡境的武者,看走了眼了呀?”

    “没错,从体内散发出来的气可以看出,这灵气运行的极为流畅,仿佛已经锤炼了许久后所得的产物,而且此刻所展现的那种阴柔,似乎是难得一见的属性!”

    看到灵气纱衣地出现,底下的人也是一阵哗然,屠家无弱者,这样的话果然是有几分真凭实据的。

    “现在呢?”

    袁绍确实没想到,这屠灿灿竟然拥有如此水平,不过对于他来说依旧不够看。

    “我若出手便不会留手,你要想清楚了?”

    “放心吧,我屠灿灿可不是那些整日擦粉照镜的花瓶,放马过来就是!”

    屠灿灿说完,竟然有勇气率先向对方攻击。

    二话不说,身体高高跃起,一条长腿带动周围空气落下。

    “哗……”

    众人看到雷厉风行的屠灿灿,不自觉发出声音,就这一手已经要比绝大多数人强很多。

    就算此刻认输,也不会是丢脸的事情,更何况接下来的女人越发疯狂。

    腿劈被袁绍轻易躲开,落地后的屠灿灿不甘示弱,反身又是一脚。

    接二连三的近战搏斗让袁绍退了好几步,不过这种后退是有限度的,袁绍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一直持续下去。

    当屠灿灿准备再次冲入对方禁区,直接去锁住袁绍的喉咙时,一直退让的家伙开始了反攻。

    屠灿灿的手掌拍在对方的胸前,竟然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在双方对视的一刹那,袁绍突然向前一顶,将女人弹开。

    “啊!”

    被动接受的屠灿灿不自觉发出声音,在身体还未停止后退时袁绍已经向前等待,摆手从后面抓住女人,二话不说向着空中抛去。

    众所周知,当人在空中后,便会变得漏洞百出,更别说类似的情况。

    “结束了!”

    夏成龙心里一声,袁绍身影再次出现在空中,直接对着上升又下落的屠灿灿一脚踩去。

    在这种切磋的擂台,很明显次此等狠辣的攻击很少出现,不过袁绍练的是杀人技,他的战斗方式就是如此。

    在动手之前便已经给屠灿灿说了,这会儿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就在众人以为要辣手摧花时,袁华的脚也快要踩向屠灿灿的腹部时,一道蓝色光影突然出现在空中,比袁绍抢先一步带走了女人的身体。

    “嗯?”

    袁绍台头,看向光影地同时收回了刚才的动作,整个人缓缓落向擂台。

    这光影自然是夏成龙,他距离擂台最近,屠家长老又不好意思出手,救人这种事情自然是交给他。

    屠灿灿以为自己要凉了,没想到最后时刻别人拉开,以至于当此刻站定的时候都有些精神未定。

    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没想到夏成龙会救她。

    “灿灿小姐,你没事吧!”夏成龙很礼貌地问道。

    过了好一会儿,屠灿灿才缓过神来,连忙从夏成龙的怀中出来:“没,没事!”

    “嗯,那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

    好霸气的一句话,或许很多女人梦回许久的场景,一个***在面前,说着接下来的一切都交给他。

    以至于当屠灿灿下台后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连旁边屠白的询问都没有听到,安安静静的抬头看着台上战斗。

    袁绍并没有因为有人突然插手而感到不爽,反而表现的很兴奋,因为终于有值得他出手的人了。

    “你不用介绍,让我猜猜!”

    夏成龙没有说话,这袁绍便开始自言自语:“我弟弟袁华曾经给我提到过一件事,那就是他被一个外乡人给欺负了,那个人在一天前进入了屠家,应该就是你吧!”

    “没错,是我!”

    “很好,你能上台很好。”袁绍活动这筋骨,“本来不打算管他的破事不过既然你上台了,那就准备接受来[悠悠读书 www.uutxt.xyz]自袁家的怒火吧!”

    ……

    一般自负的人有两种,第一种是没有实力,只知道仗势欺人的二百五,另一种是实力极强,对于自己拥有绝对信心的高手。

    很显然,对方是第二种。

    不过夏成龙见过的高手很多,所以这种层次还不足以对他造成任何的心理压力。

    “首先,我上台是看不惯有人的心狠手辣,其次,对于你弟弟的行为,我便是反感,而且你还没有资格来教训我。”

    他可以在那些大人物面前表现的毕恭毕敬,但是在这些同辈之间完全没有必要如此,作为同龄人,他有他的骄傲。

    “很好,那么我希望你能拿出说这些话的实力,而不是只会说两句话的臭虫。”

    我们的说话声音不大,除非特别去听,否则台下的人是听不到的。

    不过在这种对视中,已经能够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味。

    对于那些观众来说,就喜欢这样的气氛,台上的武者斗的越欢他们就越高兴。

    他们的战斗自然不会像屠灿灿那样,从一开始便是巅峰。

    早在说话的时候夏成龙便已经开始了行动,这一百多平米地擂台上,此刻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本来有青岗石铺成的擂台上,颜色在慢慢发生变化,一层薄冰开始覆盖整个擂台,慢慢向着袁绍的双脚而去。

    与此同时,整个大厅里变得寒冷起来,这都是夏成龙所致。

    他在来这里是便隐藏了其他的属性灵气,将冰属性作为修炼的主体,从而打消大家的怀疑。

    作为拥有超强战斗能力的属性,冰可以克制的东西太多太多。

    所以当薄冰开始化为向上伸长的冰刺时,那些场下的人不淡定了,这样的景色在战斗中很少有人用到。

    通过体内的灵气输送到地面,然后用特殊的手法感知天地中自己需要的元素,在相互结合。

    夏成龙充分利用水蒸气,让整个擂台成为他的主场,这就相当于在他的意境当中战斗。

    “咔,咔嚓!”

    冰棱在逐渐变大了,两人的眼神相互对视着,这一刻夏成龙突然发动攻击:“冰封!”

    突然快速增长的好无规则的冰刺向着袁绍冲去,这种极为具有观赏性质的武技拉开了本场战斗的序幕。

    袁绍裂着嘴角体表灵气绽放:“天元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