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修罗战神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蹊跷

夏成龙说完瞬间一步跃出去,这种速度和之前病怏怏的样子完全不成比例,至于女人,只能傻嘟嘟的站在原地,整个过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夏成龙从水中跃出来时已经被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个家伙确定是平时所说的通天人猿吗?

平常地通天人猿体型也就两个人那么大,整体毛色为灰黑色,可是今天见到的这一头大的有点不像话。

净身高就要三四个人的高度,体型硕大,毛发通体为灰白色,两个冒着粗气的鼻孔上面是一双通红的眼睛,带着属于它的傲气。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灵行,竟然在他出现的第一刻便发现了,这种实力完全能媲美人类入圣巅峰的存在。

“咕噜!”

夏成龙暗自咽了口唾沫,这女人还真是给他找了个爹呀!

“人……类,把,女……人交出来!”

什么情况?

为什么他可以说话,而且能如此清晰的表达观点,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的对方的存在。

“该死,该死。”

常识性的问题,灵兽也有相对应的等级划分,一般分为一阶二阶……

这和人类的修炼等级是相对应的存在,一阶就是蜕壳境,二阶就是锻体境,一般情况下,只有进入六阶的灵兽才有可能说话,也就是人类的问神境,但是这头通天人猿顶多也就入圣境巅峰,不可能会说话呀!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这里没有女人,赶紧离开。”虽说对方很强,但夏成龙也不是吃素的,语气自然没有必要太过软弱。

“撒谎,快点将女人交出来,我已经闻到了鲜美的味道。”

这畜牲极为兴奋,即便是说话的功夫,身体上的特征已经快速的开始反应,好像早就开始了各种蹂躏。

“我说过,这里没有女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夏成龙已经将锈剑拿出来,准备开始拼命。

“人类,你很强大,但是你受伤了,不是我的对手。”

“聒噪。”

夏成龙不再废话,单脚一蹬,整个人向着空中快速升起,手腕一翻,将丹药送入口中,瞬间对着人猿刺过去。

就算他体内有伤,也绝对不能让这畜牲看出来,否则对方会变本加厉,那时候就不好办了。

“吼……”

通天人猿一声怒吼,双臂砸着胸口,向着天空袭击而来。

锈剑化为剑影与人猿的铁拳碰撞在一起,发出的巨大轰鸣声震的周围的湖水爆炸开来。

第一次攻击双方不分上下,但是让夏成龙内心一惊,这货绝对不是一般的通天人猿,说不定是远古传下来的。

不仅智商高的离谱,力气同样让人惊骇,仅仅简单的碰撞便让他的手臂发麻。

要知道即便他体内的灵力匮乏,身体早已经是问神境的级别,即便是没有灵力的支持,他的攻击也不是一般灵兽能比得了的。

“吼……人类,你要找死!”

通天人远怒吼一声,跌落在水中的庞大身躯踏着湖水迎面而来,想刚才的攻击他不可能施展出第二次,不过堂堂的龙王被一只猴子追着打,说出去让人笑话。

成为问神境后,攻击的手段可不仅仅是这样,夏成龙一咬牙,庞大的精神力瞬间而出,化为一道乳白色的光束冲进对方的脑中。

顿时,嚣张的通天人猿用笨硕的双掌按着头部露出痛苦的表情,在原地挣扎着咆哮。

就是这个时机,夏成龙再次咬牙,锈剑上包裹着仅剩的灵力快速冲击,在对方的腰侧划出一道不浅的伤口。

“呼……呼……”

刚才的攻击仅仅在一瞬间完成,那道胸前的伤口隐隐作痛,纱布上印出血红,要不是他深褐色的衣服,必然会被对方看到。

“你还想要来吗?”

“吼……人类,你不要猖狂,这里是我的地盘。”

通天人猿自然感受到了夏成龙的强大,要不是那股女人的气息太过美味,它早就逃跑了!

“哼,一个畜牲而已,不知死活,既然你想死,那本王就成全你。”夏成龙说着,之前的乳白色光束重新凝聚在头脑上空。

灵兽的皮肉要比人类厚实很多,这让它们在紧身搏斗时拥有独天得厚的优势,同时它们也有缺点,那就是精神力。

由于修炼方式的不同,它们的精神力极为薄弱,这对于精神力强大的人来说,控制灵兽是最方便的事情。

本来嚣张的通天人猿,在看到夏成龙头顶的那团乳白色光束后立刻变怂,二话不说,头也不回的向着槽谷外奔去。

“咳咳!”

看着离开的畜牲,夏成龙终于忍不住咳嗽起来,畜牲终究是畜牲,它的智商仅限于此。

如果让对方看到他苍白的嘴唇,说不定还真的会无脑冲过来,事实是,那种精神力的攻击他也只能施展一次。

“你没事吧?”慕容浅雪看着从洞外摇摇晃晃走进来的男人,看似冷漠的问候了一声。

“姑奶奶,麻烦您下次想要折磨我的时候说一声,别再这么折磨我了。”

夏成龙说完,女人还来不及反驳,直接向着身后倒去,本能反应,慕容浅雪伸出手将男人揽入怀中。

看着对方苍白的眼色,冷漠的脸庞出现罕见的温柔,不过这种感情转瞬即逝,很快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夏成龙不知道睡了多久,还好醒来的时候不是在冰冷的洞口,看来女人并非这么无情嘛!

“我睡了多久?”

“一天!”

还好,时间不是太久,说不定能够好好捞一笔,想到那个通灵的人猿,夏成龙傻傻的一笑。

其实他昏迷的时候并非一直是成熟,在倒地的那一刻,从宛山枯井得来的灵珠,竟然从气海中缓缓释放出一股灵气,慢慢滋润着受伤的经脉。

这种神奇的感受太过不可思议,对方似乎拥有独立的思想一般,每次在他扛不住的时候出现。

唯一的遗憾是灵珠当他体内的伤势恢复一些后会立刻停止,而且完全不受控制,连挪动的可能性都没有。

起身感觉到胸口的纱布,夏成龙看了一眼女人:“谢谢你!”

“你没有必要谢我,因为我在将来依旧会杀了你,这样做只不过是保证你不死。”

好吧,能把帮人换绷带说得如此无理的恐怕只有眼前的这位了。

夏成龙不再此事上纠结,反而转头一笑:“你不是觉得闷吗,我带你出去浪浪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