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七百九十章 搅风搅雨
    尽管拆分的事情到了更上层的审批层面大概率不会通过,可这苗头一旦出现对腾飞集团就是个危险,因为谁也不敢保证那天航空、航天两大工业部门的领导突然脑袋集体抽抽,就把拆分腾飞集团的事儿给办到底呢。

    于是搬着板凳儿,捧着西瓜,边吃边看着闹离婚的爹妈为自己人脑袋打出狗脑的庄建业终于是没法安心的做他的吃瓜群众了,既然爹、妈都不太靠谱,他这个能干的孩子就只能自己找合适的监护人了。

    最适合的便是挂靠到国家层面的部委机构,比方说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问题是九十年代国资委还没影儿呢,腾飞集团就算挂靠也找不到组织。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个比航空、航天还要腰板儿硬的隔壁老王啥的才是王道。

    庄建业找到了吗?

    当然找到了,那便是刚成立没两年的保理集团。

    之所以选择这个业务庞杂的连自己都有些迷糊的企业挂靠,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保理集团背景够硬,中信的资本,总参装备部的背书,业务横跨军、民两大块。

    从诞生那天起便有着异乎寻常的非但特质。

    也正因为如此,保理集团的主营业务非常笼统,基本上是什么赚钱做什么,以至于成立两年多,业务拓展的十分庞杂。

    种种做派,非常符合腾飞集团这种不黑不白的灰色气质。

    而保理集团对腾飞集团同样很感兴趣,这主要是因为保理集团陆上和海上设备都有涉猎,唯独航空、航天这两块是个短板。

    偏偏在国际市场上,航空、航天又是出了名的利润丰厚的两大板块,保理早就想染指了,可问题是国内的航空、航天两大工业部门从成立那天起便以部委直接同属,几十年风风雨雨,虽然名称、体制几度变化,但内里的架构还是当年部委建立的机制。

    保理集团就是想动嘴,就没那个好牙口。

    就在保理集团为自己无法凑齐陆海空的标配而惋惜之际,庄建业带着腾飞集团来投,保理差点儿没高兴疯了。

    原本凑齐航空、航天还得从两大工业部门虎口拔牙,现在好了,腾飞集团一家全解决了。

    保理集团自然是求之不得。

    可问题是,就这么贸贸然的把腾飞集团收入麾下,正因此人脑袋快打出狗脑袋的航空、航天两大工业部门非把保理撕碎不可。

    所以必须得变通一下。

    怎么变通?

    当然是搞些超常规的骚操作了。

    其中复杂的股权与上层的角力,庄建业无法参与,也没资格参与,但他也有自己的任务,那便是需要在航空、航天两大业务板块上实现市场上的新突破。

    说白了,就是让庄建业多卖飞机和火箭,以便保理集团在跟上层的游说时有更多的理由和助力。

    没办法,谁让没有主营业务的保理集团把腾飞集团航空、航天两大业务当成未来的主营业务向上汇报的。

    并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们保理要做中国的BAC,以便跟国内的那些由各工业部改制而来的工业总公司展开竞争,从而增强经济活力,促进经济发展,最终完善市场经济体制。

    目标很高大,想法很正派,可说白了,保理就是要做中国的军工复合体。

    因为所谓的BAC便是国际知名的军工复合体企业,英国宇航公司,其业务范围涵盖民用、军用几乎所有工业门类,配合着另一大巨头罗罗公司,几乎垄断了英国航空、航天、造船以及部分地面设备。

    保理想要做BAC,可见其野心之大。

    问题是保理想要往这方面走,手里没个金刚钻可不行,就凭着软绵绵的外贸、房地产、来料加工,别说叫板那些部委改制来的工业总公司了,就是地方上不错的高效益企业估计都能轻松碾压他。

    所以保理对庄建业的要求便是尽可能的展现出自己强大的竞争力,如此他们才能以增强国内竞争为由,将腾飞集团这员悍将纳入麾下,进而化身一条硕大的鲶鱼,在平静无波,泾渭分明的诸多工业总公司之间搅风搅雨。

    正是有着国内改革的诸多考量,因此这次庄建业泰国之行可不单单是为了卖几架飞机,还要完成保理繁重的KPI。

    航空方面自不必多说,王储殿下驾驶着初教6pro在曼谷上空撒欢那一刻,这次泰国的教练机招标便没有任何悬念。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庄建业的那场别开生面的新机发布会后没多久,泰国教练机招标便公布了结果,中国腾飞集团的初教6pro成为泰国下一代初\\中级教练机,以取代逐渐老化的德制“喷气风扇”教练机。

    首批24架由腾飞集团负责生产,后续48架则根据腾飞集团提供的生产许可证,交给泰国皇家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组装生产。

    已每架699万美元的单价计算,加上培训、配件、生产证许可转让等等费用,总价值为6.2亿美元。

    至于腾飞集团另一款歼教7Max高级教练机,泰国方面就跟对待美国的T—46和俄罗斯的雅克—130一样,连看都正眼看一下,完全一副没兴趣的态度。

    这也难怪,泰国空军只是在初\\中级教练机上有无法回避的需求,高级教练机方面人家的美制T—38C“禽爪”用得还挺好,根本没有更换的必要。

    更何况,T—38C“禽爪”高级教练机的升级版正是泰国空军的主力美制F—5战斗机,两者结合可以做到无缝连接,所以泰国在高级教练机方面并不是特别迫切。

    当然,话又说回来,泰国没有看上歼教7Max才是最重要的原因,这也是没办法,涡喷—13发动机实在是欠了些火候,导致歼教7Max很多性能无法充分的展现出来,再加上发动机那可怜的使用寿命和感人的可维护性,泰国人只试飞了两个架次,就让庄建业啥时候改好啥时候再过来。

    所以庄建业除了卖给王储殿下的那架展示机外,在高级教练机上跟美俄一样,全都是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