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修仙十万年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沈家宗师
    大殿之中老者那苍老的声音蕴含陆毅却带着浓郁的威严。
    声音传出去很远,久久不息,大殿下方数道人影单膝跪地,身躯瑟缩,不敢出声。
    “是,阁主。”
    下方一道年轻人应供了拱手,转身飞速离开,着手去调查剑厉之死。
    ......
    深山老林,灵矿旁边。
    陈安眼神冰冷直视前方,扭头看向魔人窟的魔狂,冷声道:“你是自裁还是我动手?”
    魔人窟的魔狂身材高大威猛,有着两头小牛般大小,那对拳头宛若两个巨大的铁锤,携带着无与伦比的霸气。
    “这?”
    闻言,魔狂脸色难看,身躯开始止不住的颤抖着,他们魔人号称防御力最强,但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绝不是陈安的对手。
    要知道,无论是剑厉也好,唐龙也好,这几人都是二步宗师巅峰的存在,手段和实力常人所不能比。
    他魔狂再强也不过是一步宗师而已。
    “大哥......”
    魔狂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眼神有些闪躲,不敢直视陈安,当即跪地求饶道:“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并没有伤害你。”
    “你身边的人我也没有对他们出手。”
    “你觉得刚才我睡着了?”
    陈安冷笑问道。
    “不......刚才我并没有出手伤他们,伤他们的人是剑厉那几人,还有这两个人。”
    说着,魔狂伸手指了指黎明和亘古两人。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两人乃是离火教的长老,宗主有令我们来此不得参与任何争斗,只能观看。”
    黎明认真的说道,然后看向陈安,目光中带着几分畏惧和恭敬,拱了拱手道别道:“这位小哥,你实力真的很强,若有兴趣,可来我离火教拜访,到时定然以礼相待。”
    ”再会。”
    黎明对陈安拱了拱手,转身,带着亘古两人就要离去。
    随着转身,黎明加快了步伐,他人老成精,实力不凡,修炼了数百年,得以成就宗师之位,自然不想轻易交代在这里。
    “走。”
    亘古急促说道。
    两人凌空而起,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想走?”
    陈安见两人就要离开,当即冷笑了下,目无表情,脸色冷然。
    甩手间,青铜剑朝着黎明激射而去。
    嗤的一声。
    “小友有些不地道了?”黎明扭头冷声说道。
    “真以为我们两人好欺负?”亘古脸色倨傲,冷声呵斥道。
    ”若是我们两人合力,使出我离火教上乘功法,你未必是我们对手。”
    陈安不由分说,手掌一挥,朝着亘古爆射而去。
    叮。
    金属交割声响传了出来。
    黎明手持长剑,口中念念有词,轰的一声长剑,身上燃起了火焰,熊熊烈火猛的挥动间,朝着陈安的青铜剑激射而去。
    下一刻,亘古脸色冷然,双手合十,口中念出几道咒语,手掐火诀,瞬间数道火属性符篆凌空绘制而成。
    “去。”
    亘古甩手间,那数道火属性服装猛得迎风暴涨,化作数个火球,燃烧着熊熊烈火,朝着陈安席卷而去。
    陈安双手挥动,体内灵气流转,大量灵气汇聚双手之上,转瞬间,一道掌印朝着亘古拍了下去。
    两者相撞。
    陈安的掌印瞬息将身前的一道火球拍成粉碎,大量火属性能量四散而飞,将周围大片树林燃着,熊熊烈火欲吞噬森林。
    砰砰砰。
    挥手间,数道烈火球被陈安接二连三的拍成粉碎,陈安已经踏步来到了亘古的身前。
    “滚开。”
    见状,亘古脸色大骇,唯有保持距离,他才能够保住性命,若是近距离战斗,他怕是不是陈安对手。
    亘古从怀中一掏,数枚铜钱握在手中,朝着陈安猛的一撒。
    轰的一声。
    那些铜钱在空中瞬间燃烧成了小火球,不过这次的火焰却更加凝实可怖。
    “看我三味真火。”
    亘古冷笑道。
    说罢,亘古又从怀中掏出了数枚铜钱,狠狠的朝着陈安撒了过去。
    陈安心念一动,挥动青铜剑,朝前一砍。
    瞬息之间,便有数枚铜钱被陈安砍成了两半,那些铜钱碎裂的时候噼啪作响,传出了电闪雷鸣的声音。
    这便是法器碎裂的声音。
    “老友救我。”
    亘古见陈安欺身上前,青铜剑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朝他激射而来。
    亘古脸色慌张,他并非没有抵抗能力,只是之前陈安手段狠辣恐怖,在他们众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没有抵抗的心理了。
    只见这时,黎明来到亘古的身后,冷笑了下,幽幽的说道:“我这便来助你。”
    说完,黎明伸手一拍一掌,狠狠拍在了亘古的后背之上。
    噗。
    亘古口吐鲜血,肋骨断了数根,就连脊椎骨也被折断。
    此时,亘古身形不受控制的朝着陈安飞了过去。
    反观黎明,黎明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借助刚才那一张带来的反震力,飞快的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对不住你了。”
    “你死了,日后我来为你建造墓碑,让你的大名流传后世,千古流芳,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黎明冷笑了一下,抽身狂退,速度快到了极点。
    他乃是二步宗师巅峰境界,速度奇快,宛若一阵疾风在奔驰。
    随后,陈安猛的一旋,青铜剑割在了亘古的颈部。
    噗嗤......
    亘古的脑袋伴随着一抹嫣红色的鲜血飘向了天际,染红了天空。
    陈安继续追赶,见距离有些远,心念一动,青铜剑在手。
    “诛天一剑。”
    随后,陈安体内灵气纷纷灌注在青铜剑上,只听到嗤的一声。
    青铜剑化作一道极为快速的亮光,在空中一闪而逝,接着,隔着数百丈的黎明愣在了原地,本来疾驰的身子,由于惯性,朝着前方摔出数十丈。
    黎明摔倒在地,面颊被划花,好先生直直的插着一柄青铜剑。
    几步踏出,陈安来到了黎明的身前,一脚踹在黎明的肩膀上。
    黎明的身子在空中翻了好几圈,随后重重地摔倒在地。
    扑哧一声。
    黎明的身子顺着青铜剑的剑身,滑到了与剑柄的交接处。
    青铜剑的剑尖,从黎明的胸膛之处彻底展露出来。
    “你......好厉害。”
    黎明口吐鲜血,脸色凄惨无比,抬起手指指了指陈安,随即又落了下去。
    ”能否饶了我?”黎明问道。
    虽然黎明被陈安的青铜剑所斩伤,贯穿了身体,但黎明毕竟是顶尖总是强者,所以根本没有太大的伤势,若是治疗及时,很快便可以恢复这点伤势。
    但黎明知道,他在陈安的面前就犹如老鼠在猫的面前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
    “贪婪。”
    陈安淡然吐出两个字,手掌一伸青铜剑,从黎明的体内猛的一旋飞了出来。
    青铜剑出现在了陈安的手掌中,而因为刚才的旋转,黎明的五脏六腑被绞成了粉碎。
    就连心脏,也被割伤。
    陈安冷笑了下道:“是原罪。”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安双手挥动,一掌缓缓从虚空虚按了下去。
    隔着半米之高,陈安盈盈一握,凭空将黎明的心脏捏成了粉碎。
    砰的一声。
    黎明口中再次喷出大量鲜血,彻底死亡。
    随后,陈安一剑割下了黎明的脑袋,抽身飞奔,几步便来到了之前的地方。
    “魔狂?”
    陈安看向愣在原地并没有离开的那个青年。
    这个青年乃是魔人,地球上最为特殊的群体。
    他们的身体已经变异,因为祖先留下的传承不同,体表有些类似于野兽。
    但是,他们的智商很强,除了头上生着一只犄角之外,其它地方和正常人类没有区别。
    ”你怎么不走?”陈安问道。
    “我......”
    魔狂是被吓傻了一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求你饶了我。”
    “鬼王?”
    陈安扭头看向站在旁边的鬼王。
    鬼王身上虽然有很多伤势,但却并不致命。
    “这小子不是不走,而是我在这里他根本就走不了,虽然圣女受伤了,但只要剩女肯付出点代价,还是能够留得下。”
    鬼王认真的说道。
    “这样?”
    陈安认真的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了魔狂,下一刻,陈安消失在了原地。
    嗖的一声。
    陈安出现在了魔狂的身后,收起青铜剑,转过身来看向魔狂。
    只见魔狂脑袋和身子的接缝处,缓缓的出现了一道极为齐平的切痕。
    而鲜血则是顺着那道切痕缓缓的流了下来,滴滴嗒嗒的滴在了地面上。
    魔狂虽然防御力很强,但在陈安的面前还是显得太弱了。
    “噗......”
    陈安此时苦笑了下,当即单膝跪地,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在了地面上。
    “陈安?”
    圣女妃雁心疼不已,泪如雨下,顺着那俊俏的面颊缓缓的流了下来。
    圣女妃雁缓缓的踉跄着身子,来到陈安的身前扶起了他。
    “没事儿吧?”圣女妃雁紧张问道。
    随即鬼王也走了过来。
    “没事儿。”
    陈安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
    “没事就好。”圣女妃雁这才松了口气,笑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显得极为刺耳,从陈安几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真的没事儿吗?”
    “哈哈......”
    只见,两名中年男子身穿黄色服装,胸口上绣着一个带着沈字的标志,缓缓走了过来,嘴角噙着冷笑。
    “沈家的人?”
    陈安的脸色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