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九十三章 观山海
    “看天下?”

    “是,看天下。”

    “师父,我……”

    “你最想看什么?”

    “呃……”

    这一次,周昂沉吟了很久。

    这对话,实在是太懵逼了。

    师父的出现,本来就够突然,谁能想到他一走月余,下一次出现,居然会是直接来到自己卧室里?他不是应该先回山门,等我明天去了自然就见到了吗?

    而且……他们要走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山门不要了?连郑桓师叔和敖春,也都要一起离开了?

    但这一次,徐甫没有催促,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周昂本来已经算是美男子,更兼美姿仪,可是当徐甫站在他面前,他身上那股自然流露出来的仙风道骨之气,却一下子盖住了一切。

    犹豫许久,周昂忽然问:“师父,您这一月有余,去做什么了?”

    徐甫闻言,倒是一副知无不言的感觉,当即回答道:“我去看了看这天下。”

    “啊?”

    周昂越发感觉云里雾里。

    关键是……好像有点神神乎乎。

    如果不是确信山门不是骗子组织,郑师叔的实力、境界、见识,都绝世高韬,而他也对师父敬佩之极,周昂甚至会忍不住怀疑自己这位师父此刻是不是要开始诈骗了——这话题,大得有点假。

    此时,徐甫看着周昂,笑道:“或者说,我去看了看人间。”

    更大,更假。

    但周昂不敢质疑,他问:“去了哪里?”

    徐甫道:“许多地方,难以一一具现。”

    “那您刚才说要走,是郑师叔和敖春也要走吗?你们要去哪里?”

    “去我们来的地方。去我们该去的地方。”

    周昂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接下一句。

    但这一次,徐甫却没有让他继续沉默下去,道:“时间不多了,我说了要带你去看看这天下,看看这人间,你想好了么?最想去看什么?”

    周昂迎着他的目光,见他眼神清亮,内蕴神藏,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开口就道:“郑师叔曾说,深海之处,有鲲,高山之巅,有鹏,我能看看吗?”

    徐甫当即道:“可。”

    然后他再次一把抓住周昂的手腕,道:“闭上眼睛,随我来!”

    周昂懵了一下,旋即,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忽然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吓得他赶紧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似乎有些奇怪的乱流,有些复杂玄妙之极的声音。

    这一刻,他直觉地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神魂俱颤。

    约莫三五分钟,周昂的身体始终僵硬着,一动都不敢动,只是感知着自己的师父攥住自己手腕的力量。

    忽然,乱流消失了,那种复杂玄妙的声音,也消失了。

    有来自大自然的风自身旁徐徐吹过。

    徐甫道:“睁开眼睛吧!”

    周昂小心翼翼地睁开眼。

    旋即,他瞪大了眼。

    面前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似乎直到远方无穷尽处的苍茫大海。

    而自己,此刻被师父拉着,正站在海面之上大约二三十米的地方。

    虚空站着。

    周昂的腿肚子有点想转筋。

    他以前曾确信自己没有恐高症,但这一刻,站在虚空里的那种感觉,却让他下意识地感到害怕,深怕师父的手一松,自己就会笔直地掉进脚下这漆黑的大海。

    徐甫忽然开口,以一种奇异的韵调,说:“鲲!来!”

    周昂呆立,不敢动,眼巴巴地盯着海面。

    忽然脚下的海面有些异动,俄尔,一只体长至少几十米的巨大海怪跃出海面,带起了滔天巨浪。

    “谁在唤我!”

    那巨大的海怪悬停在半空,语带愤怒。

    它的声音太大了,震得周昂耳膜嗡嗡直响。

    而且它绝不是鲸鱼,又或者周昂上辈子在动物世界,或什么别的科教纪录片里见过的其它的大型海兽。

    它体长而腴,显得格外肥硕,且强健。

    而且它尚未跃出海面的时候,周昂已经直觉地感觉到那种灵魂的颤栗——那是一种你能清楚地感知到对方在食物链中位于你的上方的上方的上方,那种根本无力抗拒,甚至生不出抗拒念头的恐惧感。

    这一刻,周昂毫不怀疑,只要它愿意,它可以轻易地将自己碾做齑粉。

    但下一刻,当它看清了顶空之中的人影,又或者其实是它感知到了什么,本来不怒自威的姿态,迅速收敛,眨眼间,他已经化为一名强壮的赤膊大汉,却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躬身,双手合十,道:“见过世尊。”

    徐甫笑道:“汝当善修持,勿作恶。”

    那壮汉闻言毕恭毕敬地躬身应道:“诺。”

    但旋即,他却道:“久闻世尊已经……”

    但是没等它说完,徐甫已经轻轻拂袖,道:“你去吧!”

    于是它的话就卡在那里,却是当即便不敢再问,一躬身,道:“仆告退。”

    然后,它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入水的瞬间,已经重新变回巨鲲的体型,再次激起滔天巨浪。

    从头到尾,周昂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徐甫侧首顾,平静地道:“它已有半神半仙之体,如果用修持来理解,他已经介乎第四阶与第三阶之间,一旦突破,即成半神。你以后若行走海面,要小心它。它对待实力不如自己的修持之人,绝不会像刚才那般乖觉。”

    周昂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旋即才惊觉。

    半神半仙?

    第四阶与第三阶之间?一旦突破就成半神?

    这……

    没等他把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徐甫抓住他手腕的手忽然一紧,周昂直觉地第一时间闭上嘴,同时也闭上了眼睛。

    对了师父……其实我还想问,刚才那只鲲被你打断了,他想问你什么?你已经怎么了?

    又是那种奇怪的乱流声,绝不是来自大自然的风吹拂着身体。

    耳边有复杂莫名的奇异声响。

    这一次时间更长,约莫能有十分钟的感觉。

    忽然的某一刻,徐甫开口道:“睁开眼睛吧!”

    周昂依言睁开眼睛。

    然后第一时间,他大口地呼吸了一口。

    可怜他现在身上还穿着睡觉时的中衣,刚才到海面上还就罢了,现在忽然来到这里,他顿时觉得这气温下降了少说有十几度。

    不过整个人倒是一下子比刚才还要清醒了许多。

    远处是皑皑雪山,映照得脚下的山谷恍若不夜。谷中有一条蜿蜒的溪流,被雪山一照,精美得宛若玉带。

    谷底之中,忽然有些东西在波动。

    旋即,一支大鸟振翅而起。

    刚出山谷,它的体型便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逐渐放大,一直大到……两翼若垂天之云。

    很快它就飞到了虚空之处,盘旋着,绕着徐甫和周昂立在半空中的身形飞舞起来。

    “见过世尊。”它说。

    徐甫笑道:“汝近来可好?”

    “妖庭侵扰颇急。”

    它的声音自半空中盘旋而来,带着些莫名的振奋昂扬,道:“您不在的这些年,仆不过勉力支撑,世尊,这些年您……”

    “罢了!此事不要再提。”

    “诺。”

    “我只是带我的徒儿来看看,他想知道,你长得什么样子。”

    “您开了山门了?”

    “只此一人。”

    “见过小世尊。”

    “呃……我……”

    “阿鹏,你且去吧!”

    “世尊,仆……”

    “去吧!去吧!”

    “诺。”

    那大鹏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又在半空中盘旋翱翔了几圈,这才敛翅,徐徐地落回到山谷中去了。

    徐甫手指山谷,道:“阿鹏将来或可为你一用。”

    “呃……这个……”

    “你还想去见见什么?”

    周昂咽了口唾沫。

    “我……师父,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我能问吗?”

    “不能。”

    顿了顿,徐甫又道:“该告诉你的,我走之前,都会告诉给你知道。”

    “可我想问。”

    “那你问。”

    “它们称呼你世尊,还是师尊?所以,你是它们的老师吗?它们都是妖吗?您说带我去看这天下,这人间,我想知道,这天下……是您的吗?”

    徐甫闻言仰天一笑,旋即正色道:“过去,我一直是这天下、这人间的仆人。而接下来,轮到你了。”

    “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仆人?”

    “仆人。”

    周昂又咽一口唾沫,“这仆人……您是说让我守护天下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