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神农 > 第六百一十九章:麻烦你了
 就仿佛是被惊醒的行军蚁一样,密密麻麻,让人看着就有种心悸的感觉,终于在全力猛轰一次之后,谢永强彻底放弃了。

傻呵呵的闭着眼,静静的看着面前不断繁衍,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的病毒,谢永强皱了皱眉,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东西叫绝症了。

此时他只能尽量用内劲筑起一道道封锁线,防止这些病毒进一步入侵,然而保证女人生命不受威胁,再慢慢想办法。

现在谢永强除了内劲和生生不息术,没什么能依仗的,思来想去,谢永强只能将脑海中尘封了好久的生生不息术说明书打开,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一些关于抗癌的线索。

可翻来覆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反倒密密麻麻的天书看得谢永强头晕脑胀,上次他记得说明书明明就只剩身随意动几个字了,莫名其妙又出现这么多奇怪的文字。

谢永强现在对生生不息术越来越看不透了,总感觉这东西有着逆天的能力,但又有种无法理解的神秘。

“哎!看来这小女孩的妈妈是注定要去阎王爷那报道了,对不起小女孩,虽说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哥哥我确实尽力了。”

谢永强在心里嘀咕一句,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连生生不息术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他真的很同情那个小女孩,不想让女孩伤心,但他真的尽力了。

想好之后,谢永强叹息一声,准备将女人身体里的内劲撤出来,然后让女人安静的离去。

可就在这时,谢永强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谢永强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心里一惊,下意识让全身升起护体光照,因为他已经听出这声音是那怪老头发出来的。

“你不用紧张,其实你完全可以用欲擒故纵的方法试试,有些东西不可灭但可移。”

老头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谢永强下意识睁开眼,发现老头依然静静的坐在原为闭着眼,仿佛从来没动过。

可刚刚的声音谢永强感受的很清楚,就在他耳边,这让谢永强心中产生一抹怀疑,总感觉这老头不像是来看病的,倒像是特意在这里等着他一样。

可他自己都不知道会莫名其妙跟小女孩来医院,这老头就更不可能未卜先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永强实在是想不明白,而现在女人命在旦夕,他又没时间问,仔细想了想老头话里的意思,谢永强决定先救人要紧。

其实老头的办法谢永强不是没想过,只是觉得有点天真可笑,老头毕竟是按照人类的想法出发的,要想达到目的,这些病菌就必须有一些简单的思想,可谢永强读过书,知道病菌是微生物,怎么可能有思想?

所以谢永强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既然老头再次提起,谢永强决定不如就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吧。

于是谢永强开始重新将生生不息术注入进去,这次谢永强没用内劲进行攻击,而是如同喂猪一样,用生生不息术源源不断的制造食物,给这些病菌们食用。

同时顺利找到一个直通体外的通道,将病菌一步一步引到道上,谢永强怀着忐忑的心尝试着,刚开始由于没搞明白病菌喜欢的食物,所以没什么进展。

但当弄清楚之后,整个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病菌竟然真的上道了,一路上追随着谢永强利用生生不息术制造的食物铺出来的路快速前进着。

非常踊跃,简直就如同抢地盘一样,直接把谢永强看傻眼了,知道第一波病菌顺利被谢永强引到女人手指位置,强行将手指破了个洞。

下一刻一股极其难闻的黑色东西便流了一地,谢永强不断的引导着,这些病菌乐此不疲,终于来来回回弄了十几次之后,将最后一丝病菌也顺利清除女人身体。

谢永强按松口气,心中强忍着激动,用生生不息术快速修复女人千疮百孔的器官,直到所有器官恢复如初,谢永强才常常松了口气,而此时女人的气息也恢复了正常,谢永强快速将内劲全部撤回。

睁开眼的瞬间,发现地上一大摊黑黑的东西,别看这东西在身体里活跃的不得了,但到了外界分分钟就成了一堆尸体。

谢永强感受着女人强有力的脉搏,微微一笑,按照谢永强的推断,用不了多久女人就会醒来,而且比正常人还要健康。

这下总算能给小女孩一个交代了,谢永强欣慰的点点头,想想这一切都得归功于那个奇怪的老头,想到这谢永强赶紧抬头。

“哎?

奇怪,那老头呢?”

不知何时,房间内已经空荡荡的,就剩下谢永强和女人两人,老头之前所在的位置空空如也,而房门紧闭,窗户也都关着,谢永强虽说之前全神贯注给女人治疗。

但身体的基本反应却还在,他并没有感受到老头离开的气息,看到眼前的一幕,谢永强心里‘咯噔’一下,第一次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傻傻愣在原地片刻,随着一声轻哼,谢永强才回过神来。

“我,我,我怎么睡着了?

哎?

你,你是谁?

李医生呢?

你告诉他我现在就走,绝不耽误他治病救人。”

女人的思想还停留在昏迷之前,谢永强听着心中出现一抹酸楚,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越穷苦的人民越善良,而越有钱的人反而越缺德。

“没事阿姨,您安心住在这,没人敢赶你走,药费您女儿已经交上了,踏实住一晚上,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当然你要是不喜欢这里,现在出院也没事。”

谢永强已经将女人身体详细检查一遍,没有丝毫病症,所以随时都可以离开,甚至现在跑个一千米恐怕连年轻人都追不上。

“你是?”

“哦,我是您女儿的朋友,对了,她去找护士了,要不我带您过去见她?”

谢永强怕小女孩哭的太伤心,准备带女人过去给她个惊喜,女人微笑点点头。

“谢谢,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