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神农 > 第四百六十八章:酒的来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干干净净穿着一身时尚童装的男孩跑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冲进谢永强怀里。



    热情的动作和兴奋的样子,就仿佛真的看到自己爸爸回来一样,谢永强顿时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楚明玉。



    然而楚明玉也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龙龙会突然叫谢永强“爸爸”。



    谢永强趁着龙龙在怀里悄然运行生生不息术查看一番龙龙的身体,确定龙龙一切正常后,才松口气,但还是没弄清楚龙龙怎么会突然对他有这种称呼。



    “永强,欢迎你来我家做客,我带你去见一下我家最高长官!”



    楚明玉热情挽住谢永强胳膊,带着龙龙跟谢永强想着别墅内走去。



    “明玉,你不说你家人都出去了吗?”



    谢永强疑惑的看了楚明玉一眼,而楚明玉却神秘一笑。



    “我家其他人是都不在,不过这位算不得其他人,他是我爷爷!一位老翁而已,而且是位贪玩的老顽童,一会儿你见了就知道了。”



    楚明玉说着,三人已经进了别墅,谢永强看了一眼别墅内豪华装饰,觉得还不错,在峰市应该算是顶级豪宅了。



    只不过一听说楚明玉要带他见她爷爷,谢永强赶紧打起精神来。



    “那位将碎骨手练到出神入化的老头?”



    谢永强心里暗自嘀咕一句,摸了摸龙龙小脑袋,让龙龙自己去玩,谢永强则跟楚明玉上楼。



    书房内,一壶清茶一本书,一个老翁一瓶美酒,看起来很是惬意。



    只是老翁并不像其他学富五车的老人一样静心看书,而是拿着放大镜仔细的瞧瞧书,又急忙去看那瓶酒上密密麻麻的小字,仿佛在对比什么。



    “爷爷,行了,一瓶酒而已,有什么可研究的,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我同学谢永强。”



    楚明玉说着拉着谢永强便走到楚云城面前,楚云城头都没抬随便哼了一声便继续忙活他的事情。



    谢永强看了一眼桌上那瓶熟悉的酒,又看看楚云城满脸痴迷的样子,无奈摇摇头微笑道。“此酒出自阿伊坦布皇家墓室酒窖,距今已有千年历史,当时一起被发现的一共有两瓶,可惜被掘墓者诺姆不小心打碎了一瓶,结果据说酒香弥漫数十里,惊动整个城堡,



    持续三天三夜。”



    谢永强淡淡的说着,楚明玉听得迷迷糊糊,她对酒完全不了解,更没听说过一瓶酒的香气能弥漫数十里,持续三天三夜,顿时撇撇嘴,觉得卖这酒的人还挺能吹的。



    然而楚云城一听完一双鹰眼瞬间亮了起来,抬头震惊的盯着谢永强许久。



    “你知道这酒的来历?”



    看着楚云城沧桑面容,谢永强在脑海中不断搜索着记忆,最后确定自己跟楚云城原来的确不认识。



    至于那一双比正常人要大上快一倍的大手,显然是长期练习某种特定功法造成的。



    “碎骨手的修炼者果然有些异于常人。”



    谢永强在心里感叹一句,默默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楚云城的话。



    楚云城原本以为谢永强会跟其他晚辈后生一样对自己低声下气,溜须拍马,还有可能在他面前故意吹嘘显摆一番,可谢永强平淡的反应就如同根本不知道楚家地位一样。



    面对这种反应楚云城有两种判断,要么这人就是城府很深,想以此反常的反应引起他的注意,要么就是这年轻人有真才实学,实力足以不把楚家放在眼里。



    但显然凭借谢永强的年轻,第二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楚云城撇了谢永强一眼,没打算再继续追问,直接把谢永强归为城府极深的那类人。



    对于这种人楚云城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尤其是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心机,在他面前如同小丑一样自作聪明。



    谢永强原本以为楚云城看到他的时候会一眼认出他就是那天酒吧里被楚云城试探的人,已经准备等待楚云城随时出手。



    但没想到楚云城并没有任何惊讶,反而如同见一个普通年轻人一样,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谢永强觉得奇怪,难道这老头真的老眼昏花?但仔细想了想突然无奈一笑那天自己太过狼狈,脏兮兮的一身衣服,满身的泥土,外加在楚家抹了满脸奶油,没怎么处理。



    外加谢永强从头到尾基本都低着头,这老头通过监控应该没什么机会看清他正脸,所以没认出来可以理解。



    而原本谢永强认为楚云城会追问下去关于这瓶酒的事情,可楚云城却直接无视了他,继续自顾自的研究起来。



    倒是楚明玉盯着谢永强看了半天,忍不住疑惑问道。



    “永强,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掘墓者?什么酒窖?”



    看着楚明玉疑惑的神情,谢永强微微一笑,之前并没打算多说什么,既然楚明玉问起来,谢永强便随口说两句。“我之前说的是这瓶酒的来历,它出自一个西方小国,由于年限久远,而且发生几十里飘香事情之后,价格便被炒的越来越高,最后一次出现有人一个亿收藏了它,而上面



    的字迹是掘墓者对自己打碎那瓶酒之后的悔恨。”



    谢永强并没有说细节,而是大致说了一下,因为那些细节过于离奇,就算说了,楚明玉也不可能信!



    然而一直拿着放大镜默不作声的楚云城一听这话,蹭的一下直起身,这次他开始重新打量一番谢永强。



    “你怎么知道这文字里的秘密?你看得懂这些奇怪的字符?”



    “看不懂,不过我见过这个掘墓者!”谢永强这话一出,楚云城顿时一阵冷笑传来,如果他记得没错,这瓶酒已经流传好些年,这掘墓者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而面前这位年轻人恐怕也就出学校没几年,这牛吹



    的有点大了。



    “哼!年轻人,说话可别太虚,年纪轻轻如此爱吹嘘,将来怕是要吃大亏的,明玉带着他出去转转吧。”楚云城刚刚听谢永强说的一股子带劲,还以为谢永强真知道些什么,没想到这么能吹,直接下了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