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神农 > 第二十八章:真酒假酒?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景祥和何小燕一听谢永强是酒厂的,加上谢永强认真的样子不像开玩笑,还真有点怀疑。



    “这酒,连十块钱都不值,兄弟,你怎么说也是大老板,不至于上这个当,不会从地摊临时买的吧?”



    谢永强把杯子还给陈景祥,陈景祥迫不及待喝了一口,结果刚到嘴里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啊!这酒,这酒怎么这么难喝?王兵你这孩子……”



    陈景祥还从来没喝过这么难喝的东西,一股尿臭味,心想谢永强说的可能是真的。



    这酒也就地摊小贩子敢卖,王兵还真是抠门,第一次登门就这么糊弄人。



    不过看在王兵大老板的份上,陈景祥难听的话没说出口。



    “不会呀,我真的托人买的,好几万一瓶呢,怎么可能……”



    王兵嘀咕一句,赶紧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这不挺好喝的吗?茅苔就是这味,呵呵,小兄弟你乡下来的可能见都没见过这么贵的酒。”



    王兵喝的味道确实很纯,他不知道陈景祥那杯和瓶子里剩下的都已经被谢永强用生生不息术给改良了。



    那味道,比马尿强不到哪去,陈景祥还能忍着已经算是有修养了。



    “行了,赶紧吃饭,你这大老板一天挺忙,吃完赶紧走吧。”



    王兵越解释,陈景祥就越觉得在掩饰,脸色越来越难看。



    王兵一听这话再没敢吭声,但看向谢永强的眼神充满了气愤。



    何小燕不明白情况,一顿饭下来给王兵夹了满满一碗好吃的。



    而王兵看着陈景祥黑脸,哪还有心思吃,倒是谢永强吃的自在惬意。



    不得不说何小燕做菜的手艺还真不错,谢永强一连吃了三碗。



    好不容易吃完饭,王兵已是满头大汗。



    看着陈景祥一口没动的酒,王兵总觉得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自己感觉这酒挺好喝的。



    “难道这老爷子喜欢喝烈酒?”



    王兵心里暗暗记下,看陈艳楠和谢永强要走,也赶紧打声招呼离开。



    结果刚走到门口何小燕突然把谢永强叫住。



    “哎,村里那小伙,你把罐头和奶提回去自己留着吃吧,我家真没地方放这些东西。”



    “妈,人家买东西是一番好心,你不吃不代表别人不吃,至于吗?”



    “谁吃?你说咱家谁吃这破玩应儿?”



    何小燕此时觉得自己女儿就是个傻子,王兵这么好条件不往上贴,还维护这么个乡下人。



    “你不吃,我吃,而且从今以后他买啥我都吃。”



    陈艳楠觉得何小燕今天言辞非常过分,可能跟王兵在有关。



    “阿姨说的对,这些东西尽量少买,不能图便宜,吃了不健康。”



    王兵说着,顺手接过何小燕手里东西,塞给谢永强。



    “不过村里人吃东西糙,胃也糙,挺适合吃这些的,拿回去吧。”



    王兵看向谢永强的眼神充满警告,陈艳楠越是对谢永强好,王兵就越觉得不舒服。



    他真想不通陈艳楠怎么会跟一个乡巴佬成为朋友。



    “王兵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看你是被我妈带坏了,行了,我俩还有事,电话联系吧。”



    陈艳楠真怕再待下去自己的妈还会说出更难听的话。



    “阿姨,我感觉那礼品也是地摊货,你吃的时候可悠着点,不一定比我这罐头健康。”



    谢永强说完跟着陈艳楠下了楼,心里除了坏笑,多少有点触动。



    看来得尽快改变村里现状,让村子富起来,否则下次见到何小燕这种人免不了被瞧不起。



    人可以穷,但不能没了志气。



    “艳楠,别在外面瞎混,没事早点回来,女孩子要知道检点。”



    何小燕这句话明显是说给谢永强听的,陈艳楠懒得回答,跟着谢永强匆匆离开。



    谢永强刚走,陈景祥就赶紧把茶几上的礼盒扔到垃圾袋里。



    “老公你疯了,那可是王兵一番心意,这要是被王兵知道多伤人心。”



    何小燕埋怨一句就要去捡回来,却被陈景祥拦住。



    “哼,我看王兵这孩子没那么好,来我这都敢糊弄,真当我没喝过好酒呢?”



    何小燕看着气呼呼的陈景祥,觉得奇怪,趁着陈景祥不注意,偷偷倒了一点茅苔喝了一口。



    结果吐了整整半小时,中午饭白吃了。



    出了小区,陈艳楠带着谢永强往步行街走,谢永强准备买部手机。



    “永强,我妈的话你别介意,她人不坏,只是说话有点……”



    “没事,嫌贫爱富人之常情,放心,我以后还会去你家做客的,不过那时候的我一定会让你妈忍不住抱大腿。”



    谢永强这话一听明显是在赌气,陈艳楠不好说什么,谁让自己的妈确实嫌贫爱富呢。



    可陈艳楠却不知谢永强这话完全没有赌气的意思,而是真想让村里人富起来。



    看人脸色这种事,他五年前就经历过。



    五年前他无能为力,任人耻笑,从今往后他绝对要让那些人闭嘴。



    两人一路各有心事,很快找到一家手机店。



    出于开源节流考虑,谢永强只买了最便宜的诺基亚。



    办好手机卡后,谢永强原本想趁着天还早回村。



    陈艳楠却说晚上有个同学聚会,很多都是农大的学生,介绍认识下。



    谢永强想着要是扎根农村靠农业致富,说不定以后还真有用,就没拒绝。



    谢永强又陪着陈艳楠闲逛一会儿,逛的都是女人服装首饰店,女人堆里谢永强不太好意思。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陈艳楠带着进了一家高档会所。



    看着金碧辉煌的大堂和豪华包间,陈艳楠怕谢永强不适应,趁着没人介绍一下。



    “永强,这里是县里最好的皇庭会所,你也知道我同学都是各个部门企业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很多大老板,比较爱面子。”听着陈艳楠的话,谢永强心里闪过一抹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