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交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不执行就不执行
    整整一夜,蒋洪泉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现在得极力表现,徐国臣死后,他的靠山轰然倒塌,现在又得抱紧张晓儒的大腿,生怕抱不住。

    一直到天亮,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蒋洪泉去叫醒了张晓儒,向他报告昨晚无异常。

    张晓儒昨天晚上,确实找了个地方睡觉,日本人又不在,何必表现得这么积极?

    张晓儒拍了拍蒋洪泉的肩膀:“辛苦了,带兄弟们回去休息吧。”

    蒋洪泉得到张晓儒的夸奖,非常的兴奋:“是,会长。”

    天大亮后,张晓儒去了特务队,向上杉英勇汇报。

    张晓儒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上杉君,永井队长的情报不准确啊,再这样下去,我的人坚持不住了,他们白天还得做事呢。”

    上杉英勇问:“你们没发现魏雨田,还是魏雨田没出现?”

    没跟刘子珍联系上,他也不能确定魏雨田有没有出现。

    张晓儒信誓旦旦地说:“我们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魏雨田绝对没出现!”

    他说的是“我们”,昨天晚上蒋洪泉很卖力,确实没有合眼。就算上杉英勇以后发现,也挑不出理。

    张晓儒要走的时候,上杉英勇接了个电话,说的是日语。

    挂了电话后,上杉英勇对张晓儒说:“我得去趟小川队长那里,你先回去休息吧。”

    张晓儒坚定地说:“不抓到魏雨田,哪敢休息?我回镇公所布置哨卡。”

    上杉英勇差点被张晓儒感动,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利益,张晓儒真是竭精殚力啊。

    如果他知道,张晓儒昨天晚上睡得很好,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张晓儒没再跟踪,既然知道上杉英勇要去哪里,何必再冒风险呢。

    刘子珍和上杉英勇,都是情报员,跟踪他们的风险很高。

    三塘镇总共才这么点大,要不是张晓儒早就熟悉了这里的一切,隔着老远就能看到他们,昨天的跟踪恐怕早被发觉。

    当天晚上,特务队依然去街上布控,同时,张晓儒也命令蒋洪泉带镇自卫团协助。

    然而,还是扑了空。

    连续几天通宵达旦地工作,所有人都很疲惫,白天已经没精力做事。

    张晓儒找到上杉英勇:“上杉君,特务队的人,白天打不起精神,再这样下去,会被他们钻空子。我建议,减少人员,分成两班倒。或者,这个任务交给镇公所。”

    上杉英勇说:“刚接到永井队长的命令,晚上取消布控。”

    根据刘子珍获得的情报,这几天魏雨田都不会出现,与其让特务队大张旗鼓,不如养精蓄锐。

    永井队长担心,再这么布控下去,彭太守可能有所察觉,他已经将任务交给上杉英勇和北村一。

    要发现魏雨田还不简单,只要守在彭太守家外,不就可以了么?

    之所以让张晓儒对全镇布控,主要是为了保护刘子珍。

    永井队长对刘子珍很重视,为了保护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当天晚上,上杉英勇在彭太守对面守了一夜。

    早上,张晓儒到特务队,看到上杉英勇双眼通红,关心地问:“上杉君,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上杉英勇露出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小灯笼闹得太凶,哪有睡?”

    张晓儒笑着说:“看来得给你在办公室添张床才行。”

    张晓儒并没怀疑上杉英勇的话,然而,回到镇公所后不久,小灯笼找上门,向他哭诉:“张会长,上杉太君是不是有新欢了?”

    张晓儒诧异地说:“怎么啦?”

    小灯笼嘤泣着说:“昨天晚上,他一夜没回来。”

    张晓儒不动声色地说:“上杉君公务繁忙,彻夜工作也是有的嘛,你要照顾好他的生活,更要理解他的工作。”

    小灯笼破涕为笑:“他真是忙公务?”

    张晓儒正色地说:“上杉君忙于公务,你如果还要使小性子,可留不住他的心。”

    小灯笼忙不迭地说:“我不使小性子,这里生活安逸,比在水一方舒服多了,不想回去呢。”

    小灯笼走后,张晓儒陷入了沉思,上杉英勇为何要说谎呢?

    最近,又有什么事情,能让上杉英勇忙一夜呢?

    联想到昨天晚上取消了布控,张晓儒突然想到,上杉英勇不会到彭太守那里蹲守吧?

    特务队对魏雨田很重视,知道魏雨田的情报后,把任务交给特务队,结果魏雨田一直没出现。

    其实,要找到魏雨田,只需要盯着彭太守就行了。

    一定是这样,否则永井队长怎么可能取消晚上的布控呢?

    张晓儒把陈国录叫到办公室:“日本人对魏雨田很上心,我建议,让魏雨田离开三塘镇,他已经不适合双棠别动队的联络工作了。”

    魏雨田外貌特征太过明显,三塘镇对他搜捕过几次,普通老百姓都知道,镇公所在找一个马脸,他在三塘镇已经无处可藏。

    陈国录说:“他还想跟彭太守见一面,启动以真乱假计划。”

    张晓儒缓缓地说:“这个计划不用着急,这几天日本人没盯着镇自卫团,说明他们并没有双棠别动队的任何情报。现在,还不到实施以真乱假计划的时候。就算启动以真乱假计划,彭太守一人足矣。”

    以真乱假计划,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计划,能不执行就是执行,能晚执行就晚执行。

    之所以制定这个计划,是作最坏的打算,或者,彭太守不相信刘子珍是日本特务。

    陈国录问:“彭太守那边怎么办?”

    张晓儒沉吟道:“他比较麻烦,日本人抓不到魏雨田,很有可能对他动手。”

    陈国录说:“要不,通知他撤离?”

    张晓儒突然骂道:“娘滴,国民党拉的屎,也让我擦屁股。”

    陈国录说:“我等会再去一趟吧。”

    “你已经去过一次,让张荣生去。”

    张荣生也很机灵,陈国录派他去很合适,然而,张荣生很快回来报告,彭太守家附近有日本人。

    随后,张晓儒也接到命令,全镇戒严,搜捕一名三十多岁,个子中等,相貌普通的男子。

    张晓儒一听,这不是彭太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