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284章 交接
    翌日清晨,张楚一身白袍,捧着郡兵曹的官印躬身走进将北楼。

    “末将张楚,参见大人!”

    堂上伏案奋笔疾书的聂犇一抬头,见是张楚来了,当即放下手头的毛笔,笑着走下堂,热情的把住张楚小臂:“这么快就歇息好了,快坐快坐!”

    “谢大人!”

    聂犇随意,张楚却不敢僭越,依照礼数再次拱手作揖后,才随聂犇落座。

    说起来,张楚虽然任了两个月的郡兵曹,但实际上一共才见过聂犇三面。

    每一面,聂犇的态度,以及给张楚的感觉都不一样。

    第一面,是聂府之内,聂犇面容冷硬,气息磅礴,张楚见完他出来,冷汗湿透了里衣。

    第二面,是前日镇北军进城之时,聂犇明面上喝骂他,但言语之中上的回护之意,溢于言表。

    第三面,也就是这一面,聂犇笑容满面、和蔼可亲,如同邻家大叔般热情。

    这是一种只有对自己人,才会有的亲近态度。

    “大人,末将此来,是为交还郡兵曹官印的!”

    两人落座后,张楚恭恭敬敬的将用檀木匣子盛装的郡兵曹官印,放到聂犇身侧。

    按照正常的交接程序,聂犇应该当着张楚的面,打开盒子,察验官印。

    然而聂犇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匣子,就用闲聊的语气笑着说:“你这就准备去镇北军画卯了?”

    张楚老老实实的回道:“不敢让世子久等。”

    “也好!”

    聂犇点了点头,话锋忽然一转:“你进镇北军,可有打算?”

    张楚看了看他,不明白他这句话何意,只能道:“末将没什么打算,一切全凭世子做主。”

    聂犇:“你对游击将一职,知道多少?”

    张楚心头有数儿了,连忙抱拳道:“还请大人指点迷津。”

    聂犇挥手压下他的手,笑吟吟的轻声道:“你不用如此客气,论品级,你如今与我也算平级,正好你与我那不成器的次子有交情,若是不嫌弃,便唤我一声世伯吧。”

    聂玉堂?

    听到这个名字,张楚想到的不是那个年少轻薄衫,折扇轻舞的不羁身影。

    而是乌潜渊那如老农般的疲倦苍老面孔,和他那一头花白长发。

    他面上未露丝毫异色,从善如流的点头道:“那就请恕小侄僭越了。”

    聂犇抚须,一脸“孺子可教”的满意神情。

    “游击将是武散官。”

    “何为武散官?”

    “便是空有品级,既无职事、也无兵可统的武将。”

    “当然,世子晋你为游击将,也是为你考虑,镇北军虽新败,但士气却未损,多骄兵悍将,你虽于镇北军有大功,但若一入镇北军便登高位掌兵权,恐怕压不住麾下的兵将。”

    聂犇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给张楚解释道。

    张楚没插嘴,但心头却有点异样……聂犇这是在给那位冠军侯世子捧哏么?

    “……若是真就这么走进镇北军大营,只怕也就只能领到一个运转粮秣的闲差,凭白埋没了你这一身的才华。”

    张楚琢磨着聂犇的话,心头陡然一惊!

    那位霍世子,不会是看上了他四联帮剩下的八百人吧?

    不是没有可能啊!

    那八百人,可是四联帮先后补充的六千人里,打出来的精锐!

    况且镇北军如今元气大伤……

    “世伯说得在理。”

    张楚不动声色的装傻:“但小侄现在手里的确没人,锦天府内的青壮,几乎都已经消耗在守城战中,小侄现在便是想再拉扯起一支人马来,也找不到那么多青壮了!”

    “此事你不必忧虑!”

    聂犇笑吟吟的抚须:“你是我将北楼走出去的游击将,又唤老夫一声世伯,老夫岂能让你空着手去镇北军上任!”

    “四城门不是还剩下了三千兵马么?那些兵马是你一手拉扯起来,又在你的指挥下打了一场如此惨烈的守城战,想必你用起来也顺手,你便带着这三千兵马去镇北军上任罢!”

    聂犇说得轻巧。

    张楚听在耳边,却一点都不觉得轻巧。

    那三千人?

    那三千人近半数可都是锦天府城卫军、厢军的编制,乃是直属于州府司马的兵力,和镇北军完全是两个系统!

    就这么大笔一挥,调入镇北军?

    张楚脑海中思绪急转,很快想通了聂犇这一手操作的依据。

    攻城战结束后,四城门拢共剩下四千兵马。

    但那四千兵马,是城卫军、厢军,民夫、四联帮拢共一万三千人鏖战三天三夜后剩下的。

    除了张楚,以及这两天重新接手锦天府防务的聂犇,没有人知道,那四千人里还有多少城卫军、多少厢军。

    连史安在都不知道,因为史安在从不过问这些事。

    这样一来,聂犇完全可以将活下来的城卫军和厢军,全部报损!

    毕竟两万北蛮大军围攻锦天府三天三夜,拢共也就七千人的城卫军和厢军,全军覆没也说得过去。

    重要的是,锦天府守住了!

    还耗死了两万北蛮大军!

    这是大功!

    有这一份大功在,无论锦天府战死了多少人,州府都不会追究。

    这就和某个时期的国企改制,是一个路子。

    果然是窃钩者盗,窃国者侯。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张楚在心头惊叹聂犇这一手操作之骚时,心头还想到另一件事。

    聂犇将守城那三千人都划拨给他了,是不是意味着,郡衙的高层已经下定决心要放弃锦天府了?

    之前张楚强行在锦天府内拉扯出一万三千人,已经耗尽了锦天府所有的战争潜力。

    短时间内,锦天府不可能再招募出足以守城的兵马。

    至于求援,此次北蛮入关的第一时间,州府就已经征调各郡府驻扎的厢军支援北疆,结果在雁铩郡被攻破的当晚,就一战全报销了。

    现在玄北州的可战之兵,只剩下各郡府的城卫军。

    所以,除非大离朝廷调集其他州府的兵力,进入玄北州抗击北蛮大军。

    否则,锦天府得不到任何支援。

    寄望于镇北军?

    且不说,镇北军和锦天府,一个是边军、一个是地方,属于两个系统。

    单说北蛮大军兵临城下,镇北军随时可以撤退、突围,锦天府能长上脚,跟着镇北军撤退、突围吗?

    在这种局势下,聂犇还将锦天府仅剩的兵力调给张楚,让张楚带进镇北军,这不是要放弃锦天府是什么?

    当然,这些话,张楚也只能在心头想想。

    他现在已经不属于锦天府郡衙的人,他和聂犇的关系也没亲近到可以推心置腹的地步,他当然不可能傻乎乎的问聂犇:“你们是不是准备放弃锦天府了?”

    虽然他真的很想问问聂犇,他们准备怎么安置锦天府这十万老百姓。

    锦天府,可是大熊拿命,还有他们这么多人拼命才守住的。

    ……

    “那就多谢世伯的美意了!”

    张楚起身,对聂犇一揖到底。

    这件事符合他的利益,他当然没理由拒绝。

    那三千人也算是他的老部下,与其让下一任郡兵曹来率领他们,不拿他们的性命当命使,还不如他继续统领他们。

    再说,他也没资格拒绝。

    那三千兵马明面上是送给他的,实际上是送给镇北军的。

    他有什么资格去代表冠军侯世子拒绝聂犇的好意?

    指不定,这就是冠军侯世子和聂犇早就商议好的事情。

    聂犇亲手扶起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去了镇北军,好好干,别丢咱们锦天府的脸,也别辜负了世子对你的期望!”

    “小侄谨记世伯嘱咐。”

    张楚再次揖手。

    ……

    镇北军已入驻北大营。

    但张楚却是在城外的大军营寨里见到的冠军侯世子。

    张楚见到他时,这位小侯爷正撸着袖子,亲手刷马。

    “末将张楚,参见世子!”

    冠军侯世子见了他,笑吟吟的问道:“张将军来的正好,瞧瞧这匹马,是昨日突围时才从一名五品白狼主手中夺来的,难得一见的千里驹!”

    张楚直起身来,看了一眼身前这匹足有丈余高,毛色青白相间却不杂乱,浑身腱子肉的青骢马。

    “禀世子,末将不懂相马。”

    他老老实实的说道。

    “哎,不懂可以学嘛!”

    冠军侯世子指着这匹青骢马,熟稔的说道:“这相马啊,就跟相女人一样,先看皮,以毛色均匀不杂乱,有油光为佳,再看腿,以修长强健为宜,再看胸膛和屁股……”

    张楚唯唯诺诺的应和着。

    堂堂冠军侯世子,正儿八经的千金之子,却当着属下的面儿开车,这份炉火纯青的收买人心的功力,张楚自诩是没有的。

    冠军侯世子介绍完面前这匹马,忽然话锋一转,“张将军还没有战马罢?这匹青骢马张将军可瞧得上眼?”

    张楚一惊,连忙摆手道:“末将岂能夺世子所爱,末将糙人一个,骑什么马都能作战。”

    “宝马赠猛将嘛!”

    冠军侯世子拍了拍身前的青骢马,道:“张将军百骑劫营的风姿,我可是仰慕已久,正好这匹青骢马已被五品大豪的真气滋养多年,筋骨强健,可担万钧之力,张将军骑着它,定可再立奇功!”

    他都这样说了,张楚还真不好拒绝了,只能揖手道:“那末将只能多谢世子厚赐!”

    冠军侯世子见他应下,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接着朝一旁的马夫招了招手,道:“给它配上一副好鞍,送到张将军手上。”

    “是,少帅!”

    冠军侯世子拿起一方汗巾,拭了拭手上的水渍,道:“张将军,陪我走走罢!”

    “敢不从命。”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马厩。

    张楚始终保持着落后于冠军侯世子半个身位的距离。

    容纳五万大军的营寨,占地极为宽广,但营地内并不显得凌乱,大大小小的帐篷,依照阵势排列,十步一哨、百步一岗,还不断有执戈的精悍士卒列队从二人身前走过,戒备极其森严。

    “张将军也是劫营的高手,以你之计,若要劫我们镇北军的营寨,该用什么手段?”

    冠军侯世子走在前边,但却似乎发现了张楚正在东张西望。

    “世子抬举末将了,那北蛮人的营寨,寨墙单薄、军纪败坏,行营途中竟然还敢饮酒作乐,岂能与我们镇北军的营寨相提并论!”

    他又不蠢,初来乍到挑刺儿,那不是得罪人么。

    冠军侯世子点了点头,问道:“那你可道,北蛮人为什么不注重营寨吗?”

    张楚想了想,回道:“末将猜想,应该是北蛮人乃游牧民族,不懂如何安营扎寨罢?”

    草原上的安营扎寨,与战争中的安营扎寨,完全是两码事。

    “这只是其一!”

    冠军侯世子点了点头,道:“其二,一直都是北蛮人趁夜攻打我们,我们鲜少趁夜去攻打他们。”

    他说得好有道理,张楚竟无言以对。

    “你是一员很血性、脑子也够活泛的战将,我很看好你!”

    “好好干,只要你杀的北蛮人够多,无论你是想要钱、要女人,还是要官位、要武学,本公子都能给你!”

    张楚听这话觉得耳熟,一细想,这不就是自己往常对四联帮的弟兄们说的话么?

    难道自己长了一副很好忽悠的模样?

    他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我们镇北军有前、中、后、左、右五军,你想去哪一军?”

    张楚道:“全凭少帅做主。”

    冠军侯世子沉思了一会儿,道:“那就去前军吧,前将军江寒,战死于雁铩郡,目前是偏将姬拔姬将军总领前军务,稍后我会传令姬将军,令他将前军军务移交于你,你暂且领上前军军务,待下一任前将军到任后,你再将军务移交给他!”

    张楚心头正暗自嘲笑“姬拔”这个名字呢,一听到这儿,连忙道:“少帅,末将初来乍到,还未熟悉我们镇北军,岂能担此重任,还是让姬拔姬将军继续统领军务罢,末将给他打打下手就成了。”

    “你不必谦虚,你能统领一万三千杂兵拖垮两万精锐北蛮大军,我很信任你的能力。”

    “至于姬将军……”

    冠军侯世子回过头,一脸便秘表情的说道:“你去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