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豪门:权少宠妻太凶猛 > 第九百八十章 说书先生
 娇儿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苏墨。

苏墨战斗的时候只用了土系能力,还没有展示过进化者的能力,但以苏墨的能耐,不可能不是进化者,只可能是十分强大能随意控制体态的进化者。

娇儿已经想到了这里,好奇的不得了,双眼放光的看着苏墨。

本来一直淡然温和的苏墨,却突然有些脸红,显然没想到娇儿突然会问这个问题,看娇儿这个神色,要是他不回答的话,娇儿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额……没什么特殊的。”

“没什么特殊,到底是什么呀?

是什么呀?

苏墨哥哥这么不好意思说,会不会是小乌龟?

或者是长得丑了些鳄鱼什么的。

会不会是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水蛇。”

苏墨无奈的看着娇儿,发挥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娇儿一个劲儿的问,苏墨还是没有说,反而是脸越来越红,看着苏墨这像是受了欺负的模样,娇儿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然后他换了个话题,“苏墨哥哥,你是不是能完全幻化成海洋生物的形态呢?”

这一次苏墨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点点头。

娇儿又问,“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你全身幻化成海洋生物,那跳入水里,你的寒症依旧会发作吗?”

苏墨愣了愣,“变成海洋生物之后,耐寒的程度要好了很多,寒症的发作速度也会减慢很多,但还是会发作。”

娇儿失望的撅嘴,她本来想着要是变成海洋生物可以不怕冷水,那对于苏墨来说,也是件好事。

最终苏墨还是没有说他变换之后的完全形态是什么,引得娇儿心中越发好奇,心想到底是什么品种,能让他一问苏墨就忍不住脸红。

两人说说笑笑的。

“这省会这么大,青山试到底在哪里举行呢?”

娇儿突然开口问道。

“这我也不是太清楚我们找个人问问吧。”

娇儿想了想,“看前方的酒楼这么热闹我们就去那个酒楼问问看吧,顺便吃顿午饭。”

苏墨点点头,一路上对于娇儿的决定,从来就没有反对过,就像是那个无条件包容的大哥哥,不管你要做什么,他都陪着你。

两人一起朝着酒楼走了过去,这酒楼装修得颇为气派,抬眼看去,上面一块大匾,写着迎客楼,装修的也是古色古香。

现在人们的喜好,不管哪方面,倒是越来越返古了。

娇儿拉着苏墨走了进去,已经有人迎了上来,娇儿没有要雅间,不是没钱,而是他们本来就是打探消息的,坐在大厅里正好。

苏墨可是很有钱的,比张玉有钱多了。

两人随便点了点菜,然后,娇儿就兴致勃勃的打量着酒楼里的情况。

前不久苏墨就买了戴着面纱的斗笠,他和娇儿一人一顶,许多进化者因为脸上有了海洋生物的特征,并不是太好看,所以路上的行人偶尔会有一个戴斗笠面纱的,也不算是很奇怪。

娇儿微微掀开面纱,慢悠悠的吃着小甜点,她本来想取下斗笠的,但是苏墨不许,这点儿小事儿上,她就听苏墨的吧。

大厅中央的高台上,突然站出来了一个男人,这男人怎么说呢,并不算年轻但长得有些漂亮,他的整个人却带着一种阴冷的攻击性。

“今天我继续讲昨天的故事。”

娇儿看在场的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不由得也好奇的看过去,“苏墨哥哥,这酒楼里竟然还有讲故事的,而且看他那样子,不知道要讲什么,人气还很高呢。”

旁边一桌的人看娇儿怎么说,当即热情的道,“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青山试要开始了,最近外地来了很多人,也怪不得你们连这都不知道,这位先生来这里两天了,讲的故事,那是真的好听呀,那些传奇人物的故事。”

娇儿也不怕生,听这人讲的有趣极了,当即回头问道,“哪位传奇人物?

说的什么故事啊?

好不好听?”

这人一脸骄傲,仿佛这故事中的主角是他自己一样,微微抬着下颚,眼中闪动着崇拜的光芒。

“你这小丫头还是好好吃饭吧,这里讲的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谁知道你爱不爱听啊,不过别吵了,马上要开始了,惹这先生生气就不好了。”

娇儿四处看了看,果然周围全部安静了下来,哪张桌子稍微发出一点声音,不用这讲故事的人反应,就会得到大家集体的怒视。

娇儿也赶紧安静了下来,看向台上的男人,只听啪的一声,一块棕色的木头在桌上轻轻一拍,说书开始了。

“今天继续讲,哪位那位完美的夫人白灵汐,和她的丈夫宫越辰的故事。”

娇儿听到这开头的第一句话,就瞪大了眼睛看着台上,这传奇人物是她父母呀,这说说先生竟然在讲她父母的故事。

只是这人的说法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别人都会说,哪位传说中的宮上将和他的夫人。

但这人的说法,反而好像宫越辰是白灵汐的附属一样。

不过这不重要,娇儿没想到在这里突然能听到自己父母的故事,顿时就来了兴趣,不在东望西望了,认真的听着。

“说到这位上将大人,关于他的很多事儿我想也不用我细说了想来大家都已经非常清楚了,当年上将大人是怎么以一己之力镇压了整个乱世?

为普通人博得了安身立命的机会,今天我还是继续讲这位夫人。”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眼睛都亮了,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八卦。

如果要说这位上将的人生传奇故事,可能大家还没有这么激动,但要说的是他的那位夫人,这下在场的女客人,也一个个的来了兴致。

娇儿更是眼睛瞪得老大,苏墨看他这样子,给她夹了点菜放到碗里,“娇儿别激动,边吃边听,反正我们又不离开。”

娇儿点点头,无意识的夹着菜往嘴里放。

“话说当年这位夫人白灵汐,其实并没有大家现在所看到的那么强大,听说是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些年的人鱼血脉在普通人看来,简直等同于妖魔鬼怪,每当出现一个,便会被人想方设法的驱赶,打骂甚至杀死。

而这位夫人非常不幸,在年仅三岁的时候,就被发现了身体里的血脉,小时候一间小黑屋里面被关了十年年,才重见天日。”

这人说起这些的时候,身上的攻击性看起来更甚了,对于白灵汐的悲惨童年,没有细细描述,只是一句带过。

娇儿此时也不吃饭了,她本来觉得她自己的童年已经挺悲惨了,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但好歹有一个对她很好的张玉,嗯,这养父虽然不会哄孩子,但从小到大从没让她真正的吃过苦。

此时听着这说书先生谈起母亲的童年,娇儿没想到,这个人人传颂的白灵汐,她的母亲,幼年的时候竟然会这般悲惨。

“十年的关押摧毁了这位夫人的心神,在她血脉之力还没有觉醒的时候,却因为悲惨的幼年生活,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还有双腿肌肉萎缩,瘦弱的简直没有一个人形,如果不是遇到宫越辰,大概是活不成了。”

这说书先生仿佛亲眼所见一样,描述的是声情并茂,让在场的人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无辜的小女孩,不由得都为她感到心疼。

只有娇儿觉得有些奇怪,这先生说起母亲的时候,那浑身的凌厉攻击都消散,仿佛在说自己的崇拜者一样。

  娇儿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她想,这个人肯定认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