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豪门:权少宠妻太凶猛 > 第九百七十二章 苏墨昏睡
 在场知道内情的几个人,脸色微微有些变了,那酒水里面明明被下了药,苏墨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想要再强留也说不过去了,只能任由苏墨带着娇儿走出酒楼。

刘淑追了出去,眼看苏墨就要离开,咬牙道,“苏公子,可有家室?

小女子对公子一见倾心,如果公子还未有家室,我……我愿随公子离开,一路照顾公子。”

苏墨正要回答,娇儿不满意了,她照顾苏墨,苏墨给她做好吃的,这可是说好了的,怎么能让这刘淑半路截胡。

娇儿想也没想直接挡在了苏墨面前,“他当然有家室,我就是。”

刘淑瞪大了眼睛,“你还这么小,怎么可能?”

娇儿随意的摆了摆手,“怎么不可能?

就我长得这么好看,让人等几年又怎么了。”

刘淑一直以为娇儿和苏墨是兄妹,主要是娇儿太小,她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面想。

此时听娇儿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刘淑脸上的颜色就像是她脸上的鳞片一样五颜六色。

其他人也跟着追出来了,这些老头一个个都看着苏墨。

心想原来这两人是这种身份啊。

刘淑的父亲犹豫了一下道,“苏公子,这……这位姑娘还这么小,如果你要是愿意,可以带淑儿走,等这位姑娘长大了,我们不会阻止你在娶一房的。”

娇儿微微睁大眼睛,实在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无耻,非要和她抢苏墨。

苏墨看着娇儿气鼓鼓的模样本来想笑,却突然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温和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娇儿,我们走吧。”

苏墨淡然道。

娇儿感觉苏墨的语气有些不对,抬头看了看苏墨,任由苏墨牵着离开。

包厢里的人看苏墨明明中了迷药,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情绪万千,又在想如果苏墨被惹怒了暴起伤人,他们几个老家伙能不能压制得住,要是这个计划不成功,和苏墨这么个来头甚大的人结仇了,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苏墨牵着娇儿走出了酒楼,这酒楼是那镇长的产业,为了宴请他,酒楼的客人都清空了,一个外人都没有,苏墨回头看着这酒楼,然后伸手。

“轰”!偌大的酒楼塌了!苏墨直接动用了土系能力,想要弄垮一栋房,并不困难。

这么大的阵势,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里,废墟中刘淑和几个老者身上到处是擦伤砸伤,满身狼狈的爬了出来。

这是苏墨不想伤及人命,所以这些人才能这么容易的爬出来。

“不是谁都是你们能算计的,不想家族覆灭,就别做些无谓的事。”

苏墨温和的声音,此时在不少人听起来冰冷刺骨。

开口就是家族覆灭,而且显然苏墨的背后,肯定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

他根本不是普通的强大进化者,而是那顶尖的天才人物,那些拥有五行之力的人物。

所有人都吓坏了,刘淑也整个人呆住,她真是不要命了,竟然敢算计这样的人物。

曾经苏墨给娇儿解释过能力者,说每个人体内都有一种五行之力,这是事实没错,但一般人的五行之力,根本就不能激发出来,能激发并且使用五行之力的,无一不是天才。

他们这个小镇上一个这样的天才都没有,而且苏墨的出手,让他们知道,苏墨在天才中,也是顶尖的,之前那一瞬间,如果他带了杀心,那这酒楼中的人,只怕不这么容易活下来。

娇儿也不太明白,苏墨为什么会突然发火,只是对比起这些人,她当然是相信苏墨的,苏墨发火,肯定是对方错了。

所有人都愣住,不敢出来说话。

还是刘淑一咬牙站了出来,姣好的面容上全是灰尘,脸上的五彩鱼鳞仿佛都被吓得失去了光泽。

她走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这件事情是我做的,要打要杀,我任由苏公子动手,绝无怨言,只是我希望苏公子能放过我的家人。”

“淑儿。”

刘淑的父亲大喊了一声。

这样一个美人跪在地上,实在是有些可怜,并且如此有情有义,怎么都应该原谅才是。

但他们在苏墨眼里没有看到同情,也没有看到怜悯,只有一种温和到了骨子里,却变成了冷漠的情绪。

苏墨再次挥手,刘淑狠狠的摔了出去,大口吐血。

“淑儿。”

刘淑的父亲扑了过去,拦在刘淑面前。

“苏公子手下留情,要杀杀我吧,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苏墨却只是看着,没有在出手,不管他们是真的有情有义,还是假装虚伪,和他无关。

“这件事情我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那得到相应的惩罚,这是理所当然的,此事就此揭过,你们好自为之。”

苏墨说完,就牵着娇儿慢慢走远。

“苏墨哥哥,你怎么了吗?”

娇儿有些不安的问。

“没事,我们走吧。”

苏墨牵着娇儿离开之后,酒楼废墟里的人,才去送去就医,他们都只是受了点轻伤,但此时情绪十分不稳定。

“淑儿,淑儿,你还好吗?”

刘淑的父亲紧张的问。

“我没事,他没下杀手,都是我不好,连累给为叔叔伯伯了,我没想到,他来头会这么大,这样的强者,本来前呼后拥的在最华美的城市,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个小镇。”

刘淑不理解。

“算了算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幸好这苏公子不是嗜杀的人,这次的事情,也算是给我们大家提个醒,以后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不能在生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歪心思。”

大家点点头,刘淑想到苏墨那天人一般的面容,心神晃动,但还是点点头,不是她的,终究不会是她的。

苏墨带着娇儿在小镇上快速买了一些食物,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小镇,回到了他们的小船上,有些虚弱的坐在船上,让娇儿快撑船离开。

“娇儿,我接下来会昏睡几个时辰,不要担心。”

上船之后,苏墨第一时间说道。

“苏墨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娇儿紧张的问道。

“他们在最后的酒水里下了迷药,这种迷药对身体没有什么害处,只是会昏睡一段时间。”

苏墨快速的解释。

娇儿瞪大了眼睛,那个小镇上的人,竟然给苏墨下药,娇儿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可是无冤无仇,为什么会给苏墨下药呢。

怪不得后来苏墨的情绪不会,还会突然出手。

“好,苏墨哥哥你睡吧,有我看着没事。”

娇儿点头道。

苏墨也确实有些支持不住了,要不然也不会让娇儿撑船,他直接在船舱中躺下便睡着了。

这迷药之所以这么就才见效,是因为苏墨的寒症,他的身体常年冰冷,体内的血液流淌比普通人要慢一些,所以才延缓了迷药的发作。

他们的小船就是普通的一叶轻舟,一个圆拱形的船舱能遮遮烈阳。

娇儿看苏墨睡着了,就站在船头,拿着竹竿撑岸,小船慢慢的前行。

她时不时的看看苏墨,这都两个时辰了,苏墨还没醒,娇儿确认苏墨没事,只是睡着了,这才稍微放松。

小船在水域上前进,按照他们早就说好的方向,慢悠悠的往南方走。

不知走到了哪里,附近的风景很是漂亮,要是苏墨醒来的话,肯定就能给娇儿讲讲这里是哪里,虽然苏墨也没出过门,但苏墨什么都知道。

附近偶尔能看到行驶的船只,继续往前走着,船突然多了起来,好像是这些人都要赶往哪里一样。

娇儿他们的小船在其中非常不起眼,鬼脸面具之前掉落了,幸好娇儿聪明,带了之前买的斗笠,斗笠上有白纱,能遮住脸。

只是这么一个像是几岁的孩子撑船,实在有些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