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豪门:权少宠妻太凶猛 > 第九百四十九章 玩弄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像是尸体一样男人突然睁开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个让人心中发寒的笑容。

“啧,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男人笑着道。

花容不敢有任何反抗和不该有的表情,低着头站起身来给这男人穿上外衣。

男人要出门,花容低着头跟上。

男人突然停了下来,“花容,你就在这里守着吧,附近如果有人靠近,格杀。”

花容低头应是,然后停了下来。

男人走后,花容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上,后背全都被汗湿了。

她很想一走了之,反正现在有人攻打这里,也顾不上她一个人,就算现在逃跑了,也没人会发现的。

花容就这么坐在地上,瘫软了很久,但终究还是没有鼓起勇气逃走,她站了起来喝了点儿水,缓解了一下因为紧张干涩的嗓子,然后便老老实实的守在这间房子门口。

花容并不觉得是自己没出息,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可怕,她想反抗,可反抗的人都已经死了,她不想死,所以就只能这么没出息的听话。

男人走了出去,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能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他没有任何不适应,反而还勾着嘴角邪魅的笑了笑,像是觉得空气中的血腥味儿还不够。

他在朝着白灵汐的方向走去,穿着黑色西服,脚步优雅。

对于危险的天生感知,让白灵汐微微皱眉,觉得不对。

两个小家伙更是敏锐。

因为人鱼血脉不要命的冲过来,白灵汐和宫越辰被迫隔开了老远。

“我们换个方向。”

宫子护说着拉着白灵汐的手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宫子念警惕的看着周围。

过了一会儿,宫子护在继续换方向,但他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这样不停的变换方向,让白灵汐离宫越辰的距离越发远了。

那男人感觉到了宫子护他们的动作,像是老鼠逗猫一样,逗着他四处逃窜,仿佛很喜欢玩这种追击游戏。

宫子护发现无论换几次方向,那潜意识的敏锐,让他依旧感觉笼罩着一种危险当中,他和子念现在都非常强大,在外面锻炼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强大的进化者,他们也不会觉得害怕。

可此时,宫子护现在有一种感觉,前方有危险,他们打不过来人。

这种感觉让宫子护很挫败,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真的打一架再说,但他感觉到这人是冲着白灵汐来的,他不敢拿白灵汐安全冒风险。

“我们退回去。”

宫子护突然道。

宫子念微微张嘴,“宫越辰不是让我们的带着汐儿先离开吗?

我们现在要退回去吗?”

宫子护点点头,他现在觉得很不安全,但他潜意识的认为,只要退到宫越辰身边,那就是安全的。

宫子念向来听哥哥的话,对,要退回去,虽然觉得有些没面子,但依旧二话没说,一左一右的护在白灵汐身边,开始撤回。

白灵汐微微的皱着眉头,她的直觉,比起两个小家伙来说,更加的敏锐,感觉对方已经被盯上了他们,无论怎么动作,对方都死死的盯着他们。

那男人阴霾的笑了笑,依旧迈着优雅的步伐在前进,“感知危险的能力倒是不错,不过真以为还能逃得掉吗?”

白灵汐并不是弱者,但此时,他们三人都没有任何一点犹豫的,就往回跑。

可下一刻,三个人的脚步突然停下,在他们的斜对面出现了一个男人,一个像鬼魅一样脸色惨白的男人,没有任何预兆,仿佛突然就出现了,就连感知危险的能力如此强大的宫子护,都没能成功的避开这个男人。

宫子念和宫子护,第一时间把白灵汐护在身后。

“哪里来的小家伙,倒是有趣的紧。”

男人朝着宫子护他们笑了笑,看起来颇为友好。

大概是看清楚了子念和子护的骨龄,知道他们年龄还小,但却这般强大。

这人对于那些超乎常理的事,都觉得有趣。

要是这个男人知道,两个小家伙是白灵汐的儿子,那大概会淡定不起来,但此时他不知道,只是多看了几眼,便把目光放在了白灵汐身上,白灵汐就这么送上门来了,这真是一件愉快的事儿。

“子念,一会儿你用最快的速度带着汐儿先离开,回去找宫越辰。”

“不,哥哥,我来拦住他,你们先走。”

两个小家伙都在推,想把危险留给自己。

“小朋友,这个时候还想逃吗?

你觉得有可能吗?

当然我看你们挺有趣的,可以不杀你们,把白灵汐送过来,我收你们为徒。”

男人这么说道。

本来他的目的只有白灵汐,可这个时候,竟然起了几分惜才之心。

宫子念脾气本就不好,听着人说让他们把白灵汐送过去,当即就怒了,“哪里来的神经病,滚蛋。”

本来宫子念是想说点脏话的,可白灵汐在这里,他可不想白灵汐听见他说脏话的不美好形象。

“呵呵,还是只小刺猬,敢这么对我说话,真是不怕死。”

宫子念和宫子护没有在回话,因为这男人一直在慢慢朝着他们走过来,他们两护着白灵汐一步一步后悔,警惕的盯着这个男人。

白灵汐看着两个小家伙这么护着自己,无奈又想笑,淡然的开口道,“既然不能逃,那我们三人联手,灭了这人吧。”

于是白灵汐从两个小家伙身后站了出来,带着万分的气度和骄傲。

两个小家伙也忍不住一笑,是啊,打不过就不打了吗?

打不过也要试试的呀!他们可是白灵汐的儿子,白灵汐骄傲至此,他们当然也不能弱了。

这么想着,两个小家伙站到了白灵汐身边。

那男人的神色倒是稍微郑重了几分,大概是没想到,三只老鼠而已,竟然能直面他,不再逃窜了,也没有害怕的神色。

没有人有动作,但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动了,在面对其他人几乎所向无敌的公子念和宫子护,此时发现像是陷入了沼泽之中那么难受。

他们所在的一片空间都带着一股血气,仿佛空气中都是粘稠的血液,整个空间不再清晰,带着一种粘稠,让他们的行动都受到了限制。